狂魔

435 回怒剑式

435回 怒剑式

吴天手一挥??天愁神剑重新飞入他的手中??他身上红光暴涨??强行提法??口中念动沈三教的咒语??一道红光涌向了天愁剑之上

天愁剑发出正气的白光??虽然里面有一丝的血气??却仍然与吴天身上的红光格格不入??要挣脱他的手而飞出

吴天内法一吐??强行抓住天愁神剑??然后将那红光逼入天愁剑内

天愁剑并不服输??生出阵阵的白光与之抵抗

吴天的身体周围顿时生出一股的旋风??沈三也被吹得连忙后退

突然一股风过??云夫人飞出??手中光芒一闪??御开了吴天身上生出的旋风

而吴天仍在强提内法??天愁剑则与之抗衡

突然??吴天怀中的魔彩珠飞出??发出强烈的异彩??似乎在帮吴天的忙

吴天眼中射出红光??发出一阵的狂笑??有魔彩珠帮助??吴天似乎就要成功

“不好??如此下去??吴天与天愁神剑必定会拼个你死我活??而伤了其中之一??”沈三说着??身上红光一闪??一片红光张成一张巨网??罩了下去

吴天和两件异宝被罩在其中??那张红网一收

“嘭”的一声

红网被震开??沈三被震的倒飞出去??身上红光闪动??才停了下來

但是脸上光芒闪烁??似乎也有张狂之意

徐若琪心道不好??这月光对他们父子二人都有影响??别小的还沒有好??老的再发狂起來??便无法应付了

想着连忙念动沈三教的佛经??空中几尊佛像出现??发出佛光射向了吴天

吴天被那佛光一照??脸上红光一淡??似乎清醒了一些

“甚好??我挡住月光??”云夫人说着??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一挥??空中顿时飞來一片云彩??摭住了月光

月光一去??吴天身上的红光再弱了一些??只是魔彩珠依旧闪个不停

“我來施法压制魔彩珠??”说话的是黑月??她说完口中念动咒语??一道黑气生出??罩向了魔彩珠??魔彩珠的异彩顿时弱了许多

天愁神剑有了强援??突然光芒大盛??“嘭”的一声??吴天被震了出來??居然昏了过去

红光一闪??沈三已到了吴天的身边??轻撘下他的脉门??然后道:“无妨??只是内法受制??暂时的晕厥??”说着在吴天的胸口轻点??吴天长出了一口气??睡着了

沈三手中红光一闪??摄起吴天??飞到了山坡下面的那处山洞之中

徐若琪则提起了天愁剑??与众人齐回到了山洞

山洞之内??云夫人轻轻擦着吴天脸上的汗水??一脸的担心

沈三看看吴天??再看看徐若琪手中的天愁神剑??摇摇头道:“看來要想别的办法了??如下下去??只会让天愁神剑和他拼个两败俱伤??而终达不到目的??”

“沈大叔??”徐若琪道:“早晨之时??吴师弟发出的那道剑气??不是已经很强了吗??”

沈三再摇摇头道:“那道剑气虽强??却是徒有其表??若以那股剑气攻击新魔尊??对方一定可以躲开的??因为那道剑气聚集起來极慢??发出之时也极慢??”

“那如何是好??”徐若琪急道

“其实天儿已对那招法术掌握纯熟??只是无法通过天愁神剑发出??有如此神器在手??却用不上??岂不可惜??”沈三道

徐若琪突然想到一事??于是道:“沈大叔??吴师弟原本有自创的一招??说是以虹光派内法为基而发出??我看却是以他本身之怒意而出??若是用那一招??是否比您教他的那一招厉害??”

“哦??”沈三一愣??“他有自创的一招??”

“是的??那招威力极强??全凭一股怒意驱动??”

“那是什么招术??”

“怒剑式??”

清晨??山坡之上??吴天挺剑迎风而立

清晨风缓??只是吹动他的衣襟微抖??然而吴天酝酿已久??手中剑芒和身上红光渐渐的升起??最后一声暴喝??身上红光如爆炸般的散开

“怒剑式??”

天愁神剑飞祭而出??一道华彩??冲上了九霄

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七色彩虹??横亘于天际??仿佛一架虹桥??连通了天地

此时万丈以外的九霄之上??蓬莱仙岛正好飞过??轻尘和惹尘对饮清茶

而不远处的房间之内??则传出了如云夫人撕心裂肺的叫声??似乎她的身上正在发生着一件十分痛楚的事情??而幼龙也盘旋于那房间之上??似乎也在为如云夫人担心

惹尘轻呷一口茶??忍不住向那房间看看

“你我虽贵为仙体??却也不知女人生育之事??”惹尘话语间不知是无奈还是焦急

“此处有仙溪之水??不论有何事情都可以保住她的性命??”轻尘道:“只是如此一來??咱们这蓬莱仙岛之上??便有了污秽之血??实在不祥??”

“已过去了几个时辰??居然还沒有生出來??难道生个孩子怎么难吗??”惹尘急道

“我看是那孩子与魔道有关??似乎不敢降生于仙岛之上??”轻尘道

“怎会这样??那如云自怀孕便到了我仙岛之上??饮仙溪之水、食林间仙果??按理说已将她服中胎儿的魔性消除??相反还有拥有了我仙家之气??”惹尘道

“理应如此??那等仙气??需得凡人修行数十年??也未必能达到??这孩子有如此机缘??也是幸运之极了??我看他不敢出世??乃是因为他非是普通的魔族??”轻尘道

“你是说??他是魔尊之后??”惹尘道

轻尘点点头??然后道:“他体内魔性??已几乎消失??只是在降世之时??却又被诱发了出來??或许??他是在等待什么力量支持他??”

轻尘话音未落??突然两人脸色一变??连在旁边打嗑睡的青龙也突然飞起

一道剑气从下冲上??直向蓬莱仙岛冲來

“天愁剑??”惹尘惊道

“但却是以魔尊魔法祭出的??”

两人说着??双手齐挥??两道玄光飞到了蓬莱仙岛之下??挡住了扫至七色彩虹

“轰”的一声??整个蓬莱仙岛都颤了一颤

“几日不见??那小子的法力又提高了不少??”惹尘道

轻尘刚要说话??突然那房间之内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之声??响遍了整个的仙岛??即便是两位仙人??也都面露喜色

轻尘袖子一甩??一粒仙丹落入旁边的石碗之中??而石碗之中早已盛好了仙溪之水??仙丹一进入水中??石碗之内发出一道的光彩??然后那团光彩又收于石碗之内

然后玄光一闪??那石碗飞入了房间之内

“多谢两位仙长??”里面传出如云夫人虚弱的声音

“不必客气??你快将这碗水喝下??”轻尘道

“是??”

不久之后??那房间之门一开??如云夫人抱着一个婴儿慢慢的走了出來

只见她的脸上带着红润??岂是像刚刚生产之后的样子??倒像是将要出嫁的新娘一般的滋润

“多谢二两仙长??”如云夫人抱着孩子轻轻万福道??看來那粒仙丹和仙溪之水功效十分的强大??居然能让刚刚生产之人恢复如常??甚至比生产之前还要美丽

“好好??快让我们看看孩子??”惹尘心急道

如云夫人却面有难色??“仙长??这孩子……与常人不同??”

“有何不同??”惹尘说着??居然上前几步??如云夫人只好打开了怀中的襁褓

襁褓之内一道玄光散出??蓬莱仙岛之上闪过一片的光彩??青龙和幼龙都飞上了天空??似乎也想看看那孩子有何特殊之处

惹尘从襁褓之中??抱出了那个孩子

只见那个孩子身上光芒闪动??眼中精光四射??而更为奇特的??是他的后背之上??居然生出了一对的肉翅

如云夫人看着那对肉翅低头道:“其父乃是魔族之后??所以他才是这般的模样??”

惹尘看后却是“哈哈”大笑??“你有所不知??这孩子的魔性已经基本消失??此时身上发出是乃是我仙家之气??这多半要归功于你的先天之体??”

“我??”如云夫人奇道

“不错??你猎龙族??原本便是流落于凡家的仙家之后??否则我们又怎会收留你??”轻尘道

如云夫人听了一惊??然后大喜??看來这孩子不会像其父那样时不时的坠入魔道了

“你现在做何打算??”轻尘问道

“我……我想带着孩子见见他的父亲??况且在下界我还有一事未了??”如云夫人道

“也好??只是下界将有一场大战??而你此时虽然食了仙丹喝了仙水??却仍未恢复元气??你且休息一会儿??等你恢复了运气再去??”轻尘说着将那孩子重新放回到了襁褓之内

如云夫人包好孩子??施礼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如云夫人的背影??轻尘轻叹了一口气道:“兄弟呀??咱们在凡间的使命??就要完成了??”

“大哥??你是说这孩子??”惹尘惊道

“不错??这孩子的法相已现??他便是接替咱们的下任巡天天使??”轻尘说着看看远方??再次叹气道:“你我巡天数千年??每日看着凡间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如今要离开??却有些不舍了??”

天愁剑急飞而落??吴天接住之时??居然被震退了数步才停下

他吃惊的看着天愁神剑??再看看天上??对着走近的沈三道:“父亲??似乎天愁剑击中了什么东西??”

沈三抬头看看空中??“我感觉到天空有股极旺的阳气飞过??”

吴天也有同样的感受??而且沈三所说的那道阳气??却是极为熟悉??难道是蓬莱仙岛

此时沈三却无暇顾及这些??他对吴天道:“天儿??你的怒剑式威力极强??早已超过了虹光派剑法的范畴??你以己念贯通魔法与天愁神剑??确实已算是突破了??”

“意驱气??气御剑??招为虚??”吴天突然背出了吴尘飞教的口诀

沈三听了微微一想??然后笑道:“看來中原果然有高人??居然能有如此的境界??世间不论是道法、魔法、佛法??都是由心而出??修炼??其实便是修心??而天愁剑虽强??也是要用心御动??既然都是以心御动??所以便可以贯通了??你舍末而逐本??实在高明??”

“这是虹光派吴尘否师叔留下的口诀??”吴天喜道

沈三点点头道:“只是你体内的魔法随虽然是透过天愁神而发出??却仍然不顺畅??否则刚才那一击??威力还会更强??”

“是??我多加练习??”吴天道

那莫族祭坛之内??突然传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之声??原本守在祭坛四周的多诃族人听到了这笑声??反而急速的飞远??连得晨与断径都站在远远之处??看着发出红光的祭坛

那张红脸??此时正在兴奋之中??他看着墙上共工与颛顼大战的壁画??发出了狂笑??似乎是悟出了什么

突然??一股强大的剑气由北方传來??他急飞而出??向北看去??只见一道巨大的彩虹居然连到了天上??红脸一阵恨恨的表情??身上红光开始闪烁??突然一声的大喝??一道红光急冲而出??在空中化成了一只的红鸟??翱翔于天际??发出阵阵的嘶鸣??最后击中了远处的一座小山

“轰”的一声??那座小山居然被彻底的平了

不远处的得晨脸上的肌肉一阵的跳动??旁边的断径也是大惊

“魔君??这是什么法术??与那莫族的御气之术十分的相似??”

“沒想到??他居然学会了那莫族的法术??如此一來??虽然吴天的剑气又强了一层??可是他却依然更强??”

法相寺外??司马空等人正在指导着中阵练习

虽然苏昊的资质要比徐若琪差一点??却也算是极有天份??经过多日的同练??也和其他六人配合无间??只是司马空仍然不满意??还在指导他们练习

一套招法过后??中阵七人停手

司马空点点头??然后再指点几句

突然??南方的天空出现一道巨大的彩虹??挂上了九霄??虹光派众人都是一惊??连其它三大门派之人也都飞了出來??吃惊的看着南方的天空

“这……这是虹光剑法吗??居然有如此的威力??”李玦惊道

司马空脸上表情复杂??不知是高兴还是紧张

“恭喜司马掌门??”叶孤云道:“看來是吴兄弟的剑法又有了提升??”

“哼哼??”上官青云冷哼一下道:“虽然形似虹光剑法??却是由那魔族法力发出??似邪而非正??”

旁边的司马婉茹正要争辩几加??突然一只巨大的红鸟出现在了南方??更强过刚才的剑气

此时谁也沒有说话??几位掌门都是脸色铁青??而各派二代弟子之中??大都面露恐惧之色

“他二人只比法力??却不交手??不会是要联手吧??”刚刚伤势好转的上官宇突然道

四大掌门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便已强大无敌??需要四人舍命一击??还未有胜算??若是两人

谁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南疆通往中原的狭长的山谷之内??一个身披黑袍的女子正慢慢的行來

她不时的抬头看看北方??然后擦擦额头的汗水继续赶路

这人正是红羽??她离开折枝的队伍之后??便一路的向北??准备进入中原去找吴天

如今她的族人尽亡??世间只有吴天这一个牵挂了??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因为吴天是她腹中胎儿的父亲??孩子生下來??怎么能沒有了父亲呢

一路向北??天气便凉了起來??再加上需要经过那莫族人的地盘??所以红羽从一间那莫族人的竹楼之内??取了一件那莫族的黑袍穿在身上??以防在碰到那莫族人之时??遇到麻烦

然而一路行來??路上却沒有遇到一个活着的那莫族人??相反??尸体却是有不少??大都是七窍流血而亡??这让红羽想起了自己的族人??也都是这个样子??被新魔尊杀死的

而那些尸体之中??让红羽最有感触的??便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这新魔尊难道一点人性也沒有吗??连孕妇都不放过??是了??他是魔??怎么会有人性呢??可是吴大师也能变成新魔尊的样子??他虽然有时张狂??却从不滥杀无辜

一路之上红羽边想边行??顺利的通过了那莫族的地盘??來到了南疆和中原的接口之处??一路的疾行??她早已筋疲力尽??根本无力飞行??面对那条狭长的山谷??她咬了咬牙??一步步走了过去

走了小一天??天近傍晚??前面已隐约看到了山谷的出口??于是红羽心中大喜??仿佛吴天已在山口之处等她??于是身上又來了力气??行进的速度反而快了起來??她想要在天黑之前穿过山谷??因为据说夜间??这山谷的两侧会生出有毒的瘴气??弥漫了这山谷??所有断然不能在晚上逗留

红羽正想着??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巨大的法力冲到

那是一团红光??虽然离自己还有很远??那压迫之感已经让她感觉呼吸困难了??更可怕便是那团红光中的笑声??凄厉而刺耳??听到者的心脏仿佛要炸开似的??而这笑声红羽曾听过??她全族之人便是死在这笑声之中

那团红光越來越近??那笑声也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