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6 回决战魔尊上

436回 决战魔尊〈上〉

红羽连忙用手捂住耳朵??可是沒有用处??那声音仿佛直接传入了她的心中??心脏仿佛就要炸开??于是双手又捂住了胸口

终于??她抵挡不住??昏厥了过去??而她的腹中突然一动??一股无名的力量生出??笼罩了她的身体

昏迷之中的红羽的脸色??居然好了一些

新魔尊从上空一掠而过??他熟悉了那莫族的法术??此时正是心中极爽之时

今夜有月??所以他要趁着这月色??与吴天一绝高下

片刻之后??得晨与断径也从上空飞过

“魔君??你看下面??”断径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红羽道

“又一个被震死的那莫族人??”得晨难得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向新魔尊飞去的方向追去

天黑了下來??山谷的两旁??一股股的白烟正慢慢的向山谷的中间聚拢而來

地上的红羽动了一动??然后慢慢的起身

她看看自己的手脚??十分的诧异??自己居然又活了下來??上次是在族中驻地的山洞之口??族人都死在了新魔尊的怪叫声中??只有自己活了下來??此次……红羽想着轻轻拍拍自己的肚子

虽然此时还不显山露水??但她已知道里面已怀上了小宝宝

“孩子??一定是你想见你的父亲??才救下了娘??”红羽说着??向北看看??然后继续前行

法相寺寺门的两侧??各摆上了两尊金佛

每尊金佛都有十余丈高??低头重目??以悲悯之心凝视着脚下的众生

非但如此??这四尊佛像神态虽然相似??可手上的姿势却是不同??各自有佛门的法印

左边第一尊??屈臂上举于胸前??手指自然舒展??手掌向外??此乃佛门无畏印

右边第一尊??手自然下伸??指端下垂??手掌向外??此乃佛门与愿印

左边第二尊??右手覆于右膝??指头触地??此乃降魔印??左手中指与拇指相抵??竖食指??此乃期克印??此两种佛印??都是降魔除妖

右边第二尊两手分别作金刚拳??此乃佛门智慧印

显然此四尊佛像??便是为了对付魔尊所准备

而此时四大掌门及各帮派中人站立于佛像之前??却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南方

“阿弥陀佛??新魔尊又入中原了??”了色方丈合什道

“大战在即??我们各守方位吧??”司马空道

此时叶孤云走到了色方丈身前??从怀中取出钻石蛋??场中顿时光芒一闪??连了色方丈怀中的金舍利都一阵的轻鸣

“了色方丈??金舍利和钻石蛋同为奇珠??若是大战??还请方丈分持两珠??或许威力更大??”叶孤云道

“阿弥陀佛??”了色道:“钻石蛋乃是贵谷至宝??岂可轻易交于他人之手??”

“大敌当前??不必讲究太多??而且若是咱们也战败??空有钻石蛋又有何用??”叶孤云微笑道

“阿弥陀佛??”了色又道:“多谢叶谷主的好意??只是本寺佛法只有通过金舍利才能发挥强大??钻石蛋虽强??却不可用??”

“原來如此??”叶孤云想了想??突然转身叫道:“晓峰何在??”

“在??”晓峰走过來道

“这钻石蛋先交于你保存??”叶孤云说的将手中的钻石蛋递了过去

晓峰听了大惊??这钻石蛋世代都由本谷的谷主掌管??此时传与自己??不知是叶孤云是何用意??于是不敢接

叶孤云上前一步??将钻石蛋交于晓峰的手中??钻石蛋的光芒顿时一变??看來这灵气之珠??遇百人有百色??果然不假??“你且先代我保存??若是我有了意外??那无忧谷便交与你了??”

“啊??”晓峰连忙跪倒在地??叫道:“谷主不可??”

“事已如此??我与三位掌门要专心应付魔尊了??”说罢不理晓峰??转身站到了了色身旁

“奇怪了??”一直凝视南方天空的上官青云突然道:“魔尊已入中原??而吴天的法力却消失不见了??”

新魔尊一路的疾飞??飞到了吴天等人所在的地方??那张红脸四下的看看??四周却是空无一人??而且一丝也感觉不出來吴天和沈三的法力

新魔尊一声的大叫??身上红光闪动??四野一阵的颤动??堪比地震

得晨等人远远的停下??不敢靠近

“魔君??吴天等是难道是逃了??”断径四下望望道

“未必??”得晨想了一下道:“我魔族的魔法??都是遇月光而强??我看吴天是要避其锋芒??”

“可是吴天也是魔族中人??避开月光??他的法力不也就弱了吗??”断径道

“吴天身上法力虽然与新魔尊相同??可是毕竟弱了许多??若是等到天亮阳光正盛之时??两人同减去三成??那么便是吴天占了便宜??”得晨道:“况且吴天与我魔族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如何不同??”

“他的手上??还有天愁剑??”

“对呀??天愁神剑乃是至阳之物??遇阳光则更强??”断径说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題??“他们虽然隐去了魔法??可一定不会离得太远??若是新魔尊发起狂來??平了此地??还是会把他们找出來的??所以这一晚上??最是关键??”

得晨点点头??“相信吴天他们??早有了对策??”

此时新魔尊找不到吴天等人??早已大怒??他身上红光一闪??一道红光击向了地面??“轰”的一声巨响??方圆数里之处被夷为平地

“果然??”断径道

新魔尊又是一声的狂叫??正准备出第二击之时??很远之处一道的五彩霞光闪过??一团五彩出现在很远之处

新魔尊终于找到了发泄怒火之人??于是御动血剑??向那五彩冲去

那团五彩不与他纠缠??而是转身便飞??新魔尊则紧追不舍

新魔尊虽然魔法高强??可是徐若琪有五彩霞衣在身??飞行速度极快

新魔尊居然不能追上??于是更加的愤怒

得晨的表情缓了一缓??“他们居然要用此法拖住新魔尊??只是不知这姑娘能否坚持到天亮??”

徐若琪丝毫不敢放松??一阵的急飞

新魔尊则跟在后面??虽然法力强大??却抓不住前面之人??于是有些恼羞成怒??他只有在咆哮之中??发出道道的红光??击向远处的徐若琪

虽然距离较远??可是徐若琪每次躲闪??都已十分的吃力??因为新魔尊强大的法力一迫近??自己便有一种压迫之感??羽翼挥动都有些迟钝??身形便会一缓

幸好距离较远??否则她早已被新魔尊的法力击中??命丧黄泉了??即便如此??还是有几次新魔尊同时祭出两三只红鸟??向他包围而去??她则是堪堪从三只红鸟间穿过??才免于中招

这几次??都惊出了她一身的冷汗

沈大叔安排给自己的任务是带新魔尊“玩”到天亮??只是这“游戏”也过于复杂和危险??需得全力而为??丝毫马虎不得??而且必须坚持到天亮

幸好沈三见多视广??针对徐若琪所习的《金蛇密籍》略微的指点一二??徐若琪对于一些问題顿开茅塞??就连内法也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魔尊果然不凡??不但能在短时间之内让吴天的法力提升到了前所未有是境界??即便是随便的指点徐若琪几句??便能让她法力飞升??怪不得连南疆的大祭祀黑月都不是云夫人的对手??二十多年來??沈三一定随便指点了云夫人许多次??此时云夫人的法力也必定是超凡脱俗了

如今沈三交给自己如此重要的任务??便是要倚仗母亲传下來的五彩霞衣

子时之后??残月东升??新魔尊的法力渐渐的强了起來??那张红脸也更加疯狂

徐若琪顿时险象环生??但她还是在咬呀坚持??坚持到早晨??自己的任务便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要看吴师弟他们一家的了

东方的天际已经发出了一丝的亮光??天要亮了??太阳要出來了

徐若琪此时已是筋疲力尽??但任务还沒有完成??还有一会儿

新魔尊身上的法力却未见丝毫的减弱??似乎有了月光的照射??比上半夜还强了一点

月已西沉??天上的繁星不知何时??已纷纷的隐去

东方的天边??一束红光露出了地面

徐若琪大喜??于是羽翼一挥??向东方飞去??空中闪过一道的五彩??仿佛是早起的精灵??奔向了初生的太阳

阳光自东方射出??照亮了大地??大地万物??仿佛获得了生的动力??植物展开了叶子??动物爬出了洞穴??寻觅着食物

只是空中的一道血气飞过??植物原本有序的枝叶??突然疯长起來??原本温顺的动物们??却变的疯狂起來??相互撕咬着??最后还喷血而亡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新魔尊的身上之时??他的身形一缓??那张红脸突然弱了许多

而那道五彩??却已消失到了太阳的光芒之中

新魔尊停了下來??他似乎有些犹豫??是否应该继续追下去??还是等到第二日月出之时

风突然大了起來??迎面向新魔尊吹來

云突然疯了起來??渐渐的凝聚到了一块

那张红脸面对那团云彩似乎紧张起來??里面有一股相同的魔法??正在渐渐的强大起來??一道道的红光??从白云之中闪出??慢慢的膨胀

新魔尊一声大叫??血剑飞祭而出??一道血气击向了云彩

风起云散??那团白云被血气一搅??居然随风而散

新魔尊一惊之下??突然感觉不妙??不知何时??自己身后红光闪起??一个高达百丈的魔尊法相??正对新魔尊虎视眈眈

不怒自威??君临天下

那张红脸一闪??似乎十分的忌惮

那个巨大的法相??脸上突然大怒起來??向前冲來

新魔尊坐在血剑之上??不自觉的连连后退

只是阳光照射到了那法象的身上??那法相身上的红光也是一弱??还有些闪烁??比刚才缩小了不少??而一团白云突然出现??正为那尊法相摭住了阳光

新魔尊见状才突然醒了过來??对面的法相??其实只是徒有其表??比自己的法力其实弱了很多

血气暴涨

血剑疾飞而出??那个魔尊的法相??居然被血剑轻易的劈为两段

红光收去??沈三脸色一白连退数十丈??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云闪过??托住了沈三

“阿枝??你还好吗??”云夫人从白云之中出來??关心道

“还行??”沈三虽然说着还行??脸上却失去了血色

“太阳已出??该让天儿出手了吧??”云夫人道

沈三看看东方??太阳只是刚刚升起??阳光柔而不烈??“不可??阳光未到最强??还不最大的胜算??”

“可是阳光越强??你的法力越弱??”云夫人关心道

“这都是我造下的孽??理当由我來平??”沈三说着??推开了云夫人??身上红光闪起??向新魔尊冲去

新魔尊见沈三冲來??手中血剑血芒大涨??正要击出

却见沈三在自己胸口一击??一口鲜血喷到了手上??然后口中念动咒语??身体之上突然传出了“咔咔”的响声??然后一声的大吼

身上的衣服被法力击荡而碎??后背之上生出一对的肉翅??展开居然有三四丈之大??吴天的肉翅只有两丈许??与沈三身后之翅比起??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然而沈三身体的“咔咔”之声并沒有停止??在红光闪烁之中??他的身体变大了近一倍??身上还生出了短毛

五彩一闪??徐若琪停到了云夫人的身边??她吃惊的看着空中的沈三??当年的白毛小怪??与今日的魔尊十分的相像??而吴天虽然变身??却与那二人不同??身上沒有生出毛來??于是徐若琪惊道:“云婶??大叔他……”

云夫人眼中早已含满了泪水??“他曾发誓不再恢复成魔尊的本像??若是违背誓言??愿化成飞灰??”

“啊??”徐若琪一惊??看看空中的沈三??心道难道他已抱定必死之心了吗??可是吴师弟一家人刚刚见面??岂能如此分开??自己父母全亡??世间除了吴师弟已无牵挂??必要时刻??要替沈大叔挡下一击的??虽然与他们比??自己法力低微

那张红脸??看着沈三现出魔尊真身??又是一脸的恐惧??戾气原本便是魔尊身上魔念的一部分??此时见到真身??自然生出臣服之意

沈三双手齐挥??一团红光化成一个魔尊分身??击向了新魔尊

新魔尊大惊??居然不敢硬接??连忙的闪开

那个分身一击未中??展翅飞回??向新魔尊击去

來势并不快??于是新魔尊再次闪开

只是两击之后??那魔尊的分身已经弱了许多??而沈三身上的光芒也开始闪烁??毕竟??他身上只剩下半成的魔法??虽然魔法高明??却是法力不足

新魔尊似乎看出了沈三势弱??血剑飞起??向那魔尊的分身击去

血光闪过??“轰”的一声??魔尊分身被轻易的击散??那张红脸一愣??然后大笑不止

虽然是分身被击中??可是却好似击到了沈三自己的身上??他倒飞了出去

又是一团的云彩闪过??让沈三停了下來

云夫人含泪道:“阿枝??你不要再勉强了??”

新魔尊刚要再击??突然五彩一闪??徐若琪居然冲了过來??金光一闪??金蛇剑飞击而出

那张红脸张狂的一笑??一道红光击出??“当”的一声??金蛇剑被击到了不知何处??徐若琪似乎早有准备??羽翼一展??向旁边掠去

新魔尊早有准备??血剑飞出??徐若琪被血气一罩??突然呼吸困难??内法不畅

那张红脸一阵的狞笑??血剑血气再涨??便要将徐若琪罩在当中

沈三连吐出几口鲜血??但都被他收到了手掌之上

“阿枝??你不可多用嗜血术??常人只能用一次??用两次便要经脉尽断而亡??”云夫人说着??眼中流出了泪來??儿子和丈夫??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呀

沈三也是狞笑一声道:“我是魔尊??我是魔尊枝皇??”说着身闪一闪??一道红光闪过??化出一个分身??飞到了徐若琪之前??迎上了血剑

“轰”的一声??两股强大的法力在徐若琪之前相撞??徐若琪身上的羽翼早已将她自己包围??同时发出强烈的五彩之色

可是那碰撞之气实在太过于强大??徐若琪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然后金光一闪??居然是金蛇剑去寻找主人去了

这次是硬碰硬??可是沈三的身体却只是一震??那分身被血芒整个吞沒??而血剑來势不减

沈三口中念念有词??红光一闪??人突然消失

血剑击空

沈三出现在了魔尊的另一侧??几口鲜血再次喷到了手掌之上??然后再次的狂啸

“阿枝??不可再用了??”云夫人叫道

沈三却未加理会??身上红光大盛??分身再出

“不可再用了??”云夫人已是满面的泪水??“既然你已抱了必死之心??我便陪你同去??如此一來??便可增加儿子的怒气??好让他将那一式发挥至极致??”

云夫人自语着??身上光芒闪动??双手挥动??天空之上风云变幻??齐向新魔尊击去

云夫人此击虽然远不及沈三的分身厉害??可是威势却是非常吓人

那张红脸面对两侧的攻击??却并不十分在意??刚才的几下??他已知对方的虚实本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