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7 回决战魔尊下

437回 决战魔尊〈下〉

此时红光暴涨??血剑击向了沈三??红光击向云夫人

“轰轰”两声??沈三夫妇倒飞而去

新魔尊一阵的狂笑??便要向沈三冲去

突然??一道强大无比的法气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之上??他抬头看去??头顶之上却是正午的太阳??那那股法气却是自阳光之中发出

新魔尊看到阳光??那张红脸连忙的转回??便要让开

天空之中闪过一道异彩??那是魔彩珠的光芒已到极限??连那张红脸都不免的闪烁

空中闪过万丈的光芒??一人展开双翅自阳光之中冲下

手中一柄神剑??发出耀眼的光芒

红脸一见这柄神剑??居然生出忌惮之色

吴天看看倒飞出去的父母??暴怒无比

身上传出“咔咔”之声??身体早已暴长过半

他将魔彩珠握于左手??内法狂吐??在魔彩珠异彩的光芒之下??那股内法似乎强大了若干分??而天愁神剑更是君临天下??发出浩然正气

“怒剑式??”

吴天暴喝一声??天愁神剑飞祭而出

一道剑气直冲向了新魔尊

新魔尊法力虽强??却也是身形一缓??那张红脸闪烁几下??身上发出相同的红光??血剑血气大涨飞祭而出

血剑之强??今日似乎已到颠峰??除了百年之前??上代魔尊之时

天愁剑气落到半空??才化出了七彩之色

天愁神剑被吴天以血祭之法淬火??早已和吴天血脉相连??此时吴天以意御气??天愁神剑和吴天人剑合一??那强大的魔尊魔法??借天愁神剑终于无阻的发出

血剑飞到半空??血气再涨

那张红脸发出一阵的狂啸??吴天则是一脸的狞笑

二人谁是真魔??马上便要分出了

空似乎凝固了??时间似乎静止了

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法相寺??群雄也被这两股从未见过的法气震惊了??有人甚至张大了嘴??忘记了合上

七色彩虹终于和血气撞到了一起

空间似乎被撕裂了??而时间压缩到了一起

碰撞的中心位置??光线都扭曲了起來??反而听不到任何声音

只有在百里之外的地方??才听到这里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

天崩了??地裂了

还是天地撞击到了一起

巨大的撞击之力??连吴天也沒有想到??他被那股强大的气流先是吸进??然后又猛的吹出??同时全身的肌肉、骨骼仿佛都散了架一样??疼痛过后??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來??昏了过去

许久之后??荡起的尘埃才慢慢的落定??一切重归于平静

地面之上??居然被震出了深达数十丈的大圆坑??而百丈之外的地面??再裂开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裂缝??旁边的一条小河的河水全部流了进去

吴天只觉脸上湿湿的??然后有一人轻轻抬起了自己的头??往自己嘴里喂水

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徐若琪的怀中??而徐若琪正低头含起溪水??然后再亲口喂入自己的嘴里

徐若琪的嘴唇柔软而冰冷??而入口的溪水清凉而甘甜??吴天用力的吸吮着??徐若琪惊讶之下发出鼻音

几口水入口??吴天渐渐的清醒了起來??他想起刚才的大战??自己借阳光之威??居高临下的全力一击??发出了惊世骇俗的一招

新魔尊败了吗??父母怎么样??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吗

吴天想着??双翅一震??激起了溪水??溅了老高

他人也从徐若琪的怀中飞起??本想飞到空中四下看看??可是刚起來两三丈??只觉全身酸痛??胸口憋闷??显然是受了内伤

吴天又重新落了下去??还好不远之处光芒闪动??原來是天愁神剑插在溪水之中??发出光芒??而天愁剑旁边的溪水??却沸腾了起來??显然是天愁剑神在刚才那一撞之下??已是滚烫??再远处??则是异彩闪动??那是魔彩珠在溪水的冲洗之下??发出的异彩似乎纯净了许多

吴天双翅展开平衡住了身体

“吴师弟??你受了内伤??不可强提内法??”徐若琪说着??却也喷出了一口鲜血??她关心着吴天??其实自己也受了极重的内伤

看徐若琪的样子??吴天担心道:“徐师姐??你不必着急??我还好??只是我父亲和母亲现在如何了??”

徐若琪摇摇头??吴天心中“咯噔”一下??连退几步

“你别想到别处了??我只是刚刚醒來便发现你躺在我身边不远处??并位发现令尊和令堂??”徐若琪道

吴天心中一松??然后肉翅一震飞上了空中??四下看看

方圆十几里??都已被夷为平地??不但沒有沈三夫妇的身影??也沒有新魔尊的身影??而且连他的法气??似乎也感觉不到了

“徐师姐??难道我胜了吗??”吴天喜道

“新魔尊法力已消失??应当是你胜了??”徐若琪喜道??“你这一胜??便免去了中原百姓和武林的诸多杀戮??实在是功德无量??”

吴天喜不自胜??他此时感觉到一股细微的法力??魔尊的法力??于是大喜??对徐若琪道:“我父亲还活着??”说着身上红光一闪??朝法气传來的方向飞了过去

徐若琪深吸了一口气??五彩一闪??也飞到了空中??她本要跟吴天而去??却发现五里之外的一处??一团云彩笼罩着地上的一人

“呀??”徐若琪惊出了声??难道那地上之人??便是云婶??她为何一动也不动??难道是死了不成??想着羽翼一展??飞了过去

云夫人还活着??只是也受了极重的内伤??昏迷不醒??毕竟她是硬受了魔尊的一击??而徐若琪只是被两股法气震伤??徐若琪连忙将她抱起??飞向了吴天和沈三那边

“父亲??我胜了??”吴天对沈三道

沈三点点头??口中却再喷出几口的鲜血??“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你娘如何了??”

“云夫人无性命之忧??”随着话音??徐若琪抱着云夫人从天而降??吴天连忙将云夫人搂在怀中??连叫几声

“娘??娘??”声音之中带着哭腔??自己刚刚与父母相认??刚刚品尝到天伦之乐??尚未來得及尽孝道??母亲便成了这个样子??只盼别有个三长两短

沈三见状??强提内法??手指轻点??一道红光射中了云夫人的人中

云夫人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沈三一喜??自己却又倒了下去??吴天连忙将他也抱住??于是他的父母??都躺到了怀中??只是他们都是重伤在身

看着受重伤的双亲??吴天忍不住泪流

“胜了??”云夫人轻声问道

“胜了??”沈三微笑回答

云夫人脸上露出骄傲的表情??“你们父子联手??天下无敌??”

沈三也笑了??“其实敌人也非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父亲、母亲??”吴天急道:“你们都受了重伤??都别说话了??我带你们去法相寺??找到千雪妹妹??她那里有疗伤的奇药雪参丹??”

“好好??你有此孝心我们便满足了??”云夫人说着??又咳嗽几声??口中带出血來

“儿子都让你别说话了??”沈三担心道

“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伤比我重多了??”云夫人道

沈三一笑道:“我是魔尊??魔尊天下无敌呀??”

吴天看二人还能斗嘴??心中一喜??看來他们二人性命无忧??于是想再让二人不要说话多多的休息??可是话沒出口??突然感觉到一股血气在不远之处升起??他的脸色一变

徐若琪、沈三、云夫人都感觉到了??沈三更是强提内法??身上红光一闪??居然站了起來??朝着血气发出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人手持血剑飞在空中??身上红光虽强??却不及手中的血气

“黑月??”吴天大惊??黑月怎么拿起了血剑??她要做什么

“这不是她??”沈三的瞳孔一收缩??沉声道

“不是她??”吴天吃惊的看看空中的黑月??果然??她身上的法气??不似那莫族的魔法??而是红光不停的闪动??而那红光之中??似乎有一张红色的人脸??龇牙咧嘴

“呀??”徐若琪惊道:“难道是那戾气离开了婴儿??而进入了她的体内??”

“正是??”沈三道:“天儿??那戾气刚入她体内??此时立足未稳??而且刚才似乎也受了重击??你马上以天愁剑刺她??便可将那戾气逼出消灭??”

“好??”吴天答应一声??口中念动仙姑咒语??强催内法??身上红光闪烁??天愁剑一刺而出

空中闪过一道七色的彩虹??彩虹的一端刺向了黑月

黑月身上红光一闪??血剑飞出??“轰”的一声巨响??天愁神剑和血剑各自被震回

一道金光闪过??徐若琪祭起了金蛇剑??击向黑月

黑月勉强再出招??“轰”的一声??金蛇剑被震飞??徐若琪脸色一白??再吐一口鲜血

吴天见徐若琪勉强出手助己??心头一热??于是不等天愁神剑飞回??左手紧握魔彩珠??一拳击出

八条金龙飞腾而出??发出若干声的龙吟??击向了黑月

黑月身上的戾气果然虚弱了许多??此时居然发不出招??只是闪出一片的红光??挡住了八条金龙

金龙与红光在空中对抗着??虽然戾气虚弱??可是吴天也不强??于是金龙与红光在空中相持不下

沈三一声大喝??口中念念有词??一道极小的红光射出??仅仅是穿透了红光便消失了

旁边的徐若琪一惊??心道如此无力的一击??能有何效果??想着便要再强提内法??助吴天一臂之力

可是沈三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徐若琪看了大奇??难道刚才的无力一击??得手了吗??想着向场中看去

果然??那红光只被穿出了一个小洞??那八条金龙却集中向那小洞冲去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那个小洞渐渐的被扩开??放大

黑月身上的红脸发出一阵的惨叫??却无法制止那小洞的不断扩大

终于??“轰”的一声??红光被震散??剩下的六条金龙咆哮着击中了黑月

只是在击中黑月之前??那狡猾之极的戾气已凝成一团的红光离开了黑月的身体??包围在了血剑之上

黑月在空中发出一声的惨叫??身上发出骨骼断裂之声??然后掉了下去

吴天大惊??毕竟自己也曾与黑月拜堂??此刻见她死在自己手上??还是一阵的心疼??这情景??让他想起了当年的黄衫??便是如此被自己击中的??想着手下一缓

那团红光却直向他冲來??吴天只觉对面戾气压迫??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于是情急之下??举起天愁神剑向前一迎

天愁神剑剑芒闪过??那团红光居然一颤??连忙的躲开??转而向徐若琪冲去

五彩一闪??徐若琪飞到了吴天的身后??吴天手中天愁神剑祭出??击中了红光

“当”的一声??血剑和天愁剑相撞??不分上下

沈三看到眼中??心中大急??原來这戾气此时依附有血剑之上??与血剑的血气相互结合??居然正在慢慢的强大起來

毕竟那里有六成的魔法??虽然受损??却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吴天身上只有三成不到了??他此时还受了重伤??刚才的那下硬碰??已是未分胜负??相信片刻之后??便又是血剑和戾气占了上风??那样吴天一旦被击败??那戾气再附于他的身上??如此一來??天下便无人能敌了

“夫人??替我照顾好天儿??”说着身上红光一闪??飞到了吴天身前

“父亲??”吴天见亲挡在身前??于是惊道

“天儿??你还记得我对你说战胜新魔尊??需做到的第三件事情吗??”沈三道

“第三件事情??”吴天想着??第一是要将这三成的魔法完全施展出來;第二??习成一两招威力强大的魔法;第三……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

吴天想到这里心中大惊??隐约感觉到了沈三话中的意思??此时那股戾气御着血剑飞近??沈三身形一闪??冲了上去

“啊??”吴天和云夫人同时发出一声的惊叫

“噗”的一声??血剑插入了沈三的体内??沈三微微一笑??身上红光一闪??那红脸居然慢慢的和沈三的脸重合到了一起??沈三伸手将胸口的血剑慢慢的拔出??双指在上轻轻一弹??血剑发出一声的哀鸣??掉落下去

“天儿??快动手??以血剑刺我头部??”沈三急道??显然他与那戾气相斗已是十分的吃力

“我不能??”吴天急道:“父亲??你快将那戾气发出??我与它决一死战??”

“那戾气原本生于我体??此时再入??我已无能力逼出??此时他正想极力的控制我的身体??你若不快些出手??他一旦得手??天下谁也不是对手了??包括你??”

“这……”吴天看看手中的天愁神剑??还是下不了手

此时沈三的脸色??已是一会儿凝重??一会儿的狂笑??而且那狂笑的时间越來越长??凝重的时间越來越短了??显然那戾气越來越强??而沈三原本的意识却越來越弱

“天儿??你出手吧??”云夫人说着??身上光芒闪动??击到了沈三的身上

那戾气受了一击??马上一弱??此时沈三高声道:“天儿??你还不出手??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吴天满脸是泪??他手中的天愁剑高高的举起??光芒万丈

天愁剑飞祭而出??刺向了沈三

此时沈三却是一阵的狂笑??身形一闪??居然躲开了

此举大出吴天等人的意料??难道那戾气已彻底占据了沈三的身体吗

吴天收回天愁神剑??正要再击??却见沈三身上的红光越來越强??狂笑不止

吴天此时内法已所剩无几??只剩下一击之力??若是再不中??他很可能无力再出第二击了

天愁剑的光芒闪动??却不敢击出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随着说话之声??下面飞上两人??其中一人手持血剑??二话不说??便发出一股血气??围住了沈三??另一人挥动手中的枯木枝??施同样之法

“得晨??断径??”吴天大惊??心道这二人不是与魔尊一道的吗??为何此时突然助我

“这厮杀我族人??远超过了那莫族人??还无故杀死我爱人飞叶??此刻我便要报此仇??”得晨叫道:“吴天??你已错过了若干时机??难道还要搭上我们的性命吗??”

此言一出??吴天心中一颤??得晨所言极是??此时场中还有母亲和徐若琪??若是自己再犹豫??她们也会送命的

想着一咬钢牙??狂吼一声??“好??你们替我稳住他??我这便出手??”

得晨听了大喜??连忙加强法力??徐若琪也祭出了金蛇剑??缠住了沈三

虽然三人极力施法??但那戾气的法力却还是越來越强??吴天自觉自己一击未必能得手??可是不出招??他便会更强

正在犹豫之间??云夫人发现了其中的问題所在

原來此处几人所处的位置??恰好被天上的一团云彩挡住了阳光??沒有了阳光的直接照射??魔尊的魔法自然强了起來??相反天愁剑便弱了起來

若是平时??只需自己内法一吐??便可祭出一阵风來??吹散天空的云彩??只是此时她内法不足??还受了极重的内伤??已无此法力??但若不驱开那云彩??吴天的一击便未必成功??那样死的不单是自己的丈夫??还有吴天、还有徐若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