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8 回心中疑惑

438回 心中疑惑

徐若琪、得晨、断径的三股法力眼看要困不住沈三了

得晨大急??叫道:“吴天??你还不出手吗??”

吴天也十分的犹豫??只是若强行出手??自己也沒有把握??是否要赌是一赌呢

“等下出手??”云夫人一声的大叫??身上光芒闪动??飞身而出??在空中抱住了沈三??向一旁飞去

五十丈外??便是阳光射到之处

“娘你要怎样??”吴天流泪道

“你要好好活着??娘陪你爹去了??”云夫人叫着??背上却透出了红光??显然是被那戾气击穿了身体

还有十丈

吴天胸中一团怒火生出

徐若琪、得晨、断径也随之而上??不敢放松

三丈

云夫人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轻声在沈三耳边道:“阿枝??我随你來了??”

此言刚落??他们已飞到了阳光之下??那狂笑之气突然弱了许多??沈三脸上又重变回了凝重之色

他看看云夫人??微微的点头??然后高声叫道:“出手??”

吴天一声的狂叫??天愁神剑光芒从沒有如此的犀利??从沒有如此的绝情

“天下??你们都欠我父母两条命??”吴天狂叫一声??响彻了天地??天愁剑穿过了沈三和云夫人的头??一团红光在他们身体周围升起??那张红脸便被困在其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再然后??那团红光在阳光之下??慢慢的散了??仿佛掉入清水中的鲜血??渐渐的变淡、消失了

一阵风过??空气中的红气被吹散??仿佛从來都沒有过似的

吴天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空中??面无表情

得晨长出了一口气??看看不远处黑月的尸体??心中大宽??自此以后??南疆便是他的了??可是自己曾算计过吴天??他会不会秋后算帐呢??想着看看旁边的吴天??眼中露出了杀气??吴天此时法力正弱??何不趁此良机??斩草除根??得晨提血剑向吴天走去??可是五彩一闪??徐若琪横眉立目挡在了他的身前

得晨此时也有了内伤??他看看徐若琪背上的羽翼??手中的金蛇剑??再看看旁边的吴天??心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已是难对付??一时半会儿未必能拿下她??若是与她打斗之时吴天再发起狂來??自己与断径断然不是对手??反正南疆已经到手??中原未必要图??况且毕竟中原还有是四大门派??他们实力几乎沒有受损

想到这里得晨“哈哈”大笑??他收起血剑对吴天道:“吴天??别忘记了我对你说过的话??我族护法之位会为你保留??你若有意??随可以到树宫找我??”说完看了一眼徐若琪??带着断径向南飞去了

吴天依然呆呆的看着空中??仿佛天上的白云之中??现出了父母的身影??他们相互依偎着??朝着自己微笑??下向自己摆手再见

二十年??自己终于找到了父母??可是相聚不过几天??双亲却是双双离开了人世

“爹??娘??”吴天狂叫一声??身上法气暴涨??旁边的徐若琪也被吹到了一旁

吴天身上的红光又突然的消失??整个人也软了下去

天上光彩闪过??天愁神剑飞了回來??插到了吴天的身旁??而吴天手中的魔彩珠的异彩??则被天愁剑的光芒压制了下去

徐若琪艰难的爬起身??看着吴天身边的异像??微微的一惊??看來被吴天以血祭之法淬火的天愁神剑??比原來要强出了许多??居然能将魔彩珠压制

沈三夫妇一直对自己很好??甚至让她感受到了父母之爱??然而只是相处几日??这二位长者便潸然而去??徐若琪心头也忍不住一阵的伤心??眼中含满了泪水

而那边的吴天突然倒在了地上??一场大战??对方又是法力高于他许多的新魔尊??难道他也受了致命之伤??也要离开人世吗

五彩一闪??徐若琪飞到了吴天的身边??轻搭下吴天的脉门??心中一松

脉相还算不错??或许只是大战之后??再加上伤心过度??暂时的昏迷罢了

徐若琪四下看看??几里之外的山洞之内??放着冰冻黄衫的大冰块??此时那小山已被刚才的大战震毁??不知黄衫现在如何了

徐若琪想着??内法轻吐??摄起地上的吴天和两家法宝??向黄衫所在之处飞去

飞行不过飞行了百丈??徐若琪已是气喘吁吁??而那小山早已被震塌??还被强大的气流激荡??看不出样子

徐若琪四下的打量??只见一处的地面浸出了水渍??徐若琪大惊??心道这里原本是溪水??还是冰块溶化了

徐若琪脸色大变??刚才二人对抗法力极强??虽然黄衫距离较远??可是方圆几里都被夷为了平地??保不齐冰块之上的天钉松动??掉了下來

对了??那天钉原本已经松动??还差点被黑月拿下來

徐若琪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内法一吐??一金蛇剑化成一条金蛇钻到了地下??片刻之后??那块地上金光闪过??一件东西被托了起來

冰块还在??里面的黄衫也安然无恙

徐若琪放心了许多??可是只是一下??她便发现了不妥之处??为何这冰块不停的掉下水滴??原本只是一整个的冰块??遇热之时??也只是周围生雾??冰块本身却从未溶化过

徐若琪将冰块轻放到了地上??仔细看去??原來是那天钉已被弹出了半截??还剩下一半插在冰块之中

徐若琪大惊??她连忙上前将天钉塞成原來的样子??可是她不会梭罗族的法术??那冰块溶化之势却丝毫未减??徐若琪再仔细看看??这冰块虽然在溶化??可是溶化的速度并不太快??看样子还要四五天才能完全的解冻??于是心中稍缓??此处地处中原南部??天气虽然不及南疆??却也是极热??徐若琪心道此时阳光正盛??不可让冰块曝晒于阳光之下??想着内法一吐??将那冰块推入了那坑中??然后金蛇剑急飞几圈??盖上了土

事情做好??徐若琪已是筋疲力尽??她再看看旁边的吴天??心道吴师弟你快些醒來吧

想着身子一软??连续的强行运法??让徐若琪也透支了体力??她连忙盘膝坐地??集气凝神

法相寺之内??众人脸上都是一片的喜悦之色??而虹光派的那些弟子们??特别是以江小贝为首的天权堂众人??则是一脸的担心之色

虽然他们的法力与修为??无法与四位掌门??以及几位法力高强的长老、首座、舵主相比??也不足以感知那两股法力的细微变化??然则他们也能感觉出來??那两股法力突然的消失了

其它三大门派??都在高兴魔尊与吴天火拼??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如此一來??中原便免去了百年之前的浩劫??而各门派也不必再有伤亡了??剩下之事??便是专心对付邪教??争取斩草除根

邪教经过若干战??已不复十几年前之勇??想來只需几大门派联手??便可轻易的灭掉

各派的弟子们??特别是二代弟子们??都是面露喜色??而四位掌门和几位长老级的人物??却一脸的凝重

年轻人高兴的太早了

虽然那两股强大的法力消失??难不保哪天会恢复起來??重入中原??只是交战之时??那两股法力已强到了不分高下??而且距离太远??众人也分不出是谁胜谁败??或许只是两败具伤??而非同归于尽

“阿弥陀佛??”了色突然高声道??声音响彻法相寺

众年轻弟子安静了下來??此时他们才发现四为掌门的脸色依然凝重??并无喜悦之感

“此事尚未结束??需等一切大白之后??再放松也不晚??”了色道

了色方丈德高望重??而且此处又是在法相寺??所以了色一出此言??众人纷纷称是

“大家各守各位??不可放松??消息一日不确定??一日不可大意??”司马空也高声道

“是??”虹光派众弟子齐声答应??而心中却是另一番的心情??或许吴天还活着

而叶孤云、上官青云也示意本帮派弟子少安毋躁??先各回各处

虽然众年轻弟子纷纷的走回??可还是难掩心中的兴奋??即便魔尊和吴天都还活着??那么也必定身负了重伤??威力不比从前

见众弟子散开之后??四位掌门却依然凝神看着南方

“了色方丈??我看还是派人去看看为上??”上官青云道

“阿弥陀佛??理当如此??只是事情未明之前??咱们四人不能自乱阵角??若是咱们失了分寸??天下便无人能是他们的对手了??”了色道

“既然如此??便由各帮派派出一个擅长飞行之人??同去南方察看??也好有个照应??”上官青云道

司马空看看上官青云??心道他还是对其它门派不甚信任??让四大门派各派人同去??说是彼此照应??其实相互监督

“阿弥陀佛??”了色道:“上官帮主此提议甚好??我寺便由我了言师弟前往??”

“了言大师曾在本帮大会之时??两日间于本帮总舵与法相寺之间??飞了个來回??其御空之术??老夫十分佩服??如此??我帮便由东海分舵贾兄弟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