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39 回阴差阳错

439回 阴差阳错

“贾舵主降龙掌法天下无双??想必内法也是极强??能负这长途跋涉之劳??”司马空道:“我派就由司马师妹前去??我虹光派摇光堂原本以御剑之术为佳??由她前去??或许可以勉强跟上了言大师和贾舵主??”

众人都点点头??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叶孤云的脸上

叶孤云尴尬的摇摇头??他想了一圈??居然派不出人來??只是叶孤云心思极深??他绝不能在四位掌门面前折了无忧谷的面子??于是笑道:“本谷几场大战之后??人才凋零??只是我已在无忧谷不远之处??留下了奇兵??我只需信鸽一羽??便可通知那里之人??”

司马空和上官青云一愣??了色则合什道:“狡兔三窟??果然妙策??”

“那咱们各自安排人手??之后再回到此地??继续练习法术??以防不测??”

“好??”

徐若琪调息不知多久??体力已恢复了小半??她睁开眼睛看看旁边的吴天??似乎仍在熟睡之中??而旁掩埋冰块的地面??又有水渍泛出??显然那冰块还在溶化??她脸色一变??连忙再次调息

我要马上恢复法力??才能有力气救治吴师弟和黄衫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來??又到了晚上

徐若琪身上五彩迸发??正在最紧要关头??突然她身后不远之处??却传來了一个声音??让她的身子一震

那声音??居然是婴儿轻微的啼哭之声

难道是吴天和黄衫的儿子还活着??徐若琪想着心头一急??体内正在急速运转的内法突然一乱??徐若琪只觉胸口一闷??“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内法愈是高强??愈是危险??愈容易走火入魔

徐若琪心急之下??居然走火入魔了

只是她此时有五彩霞衣护体??内息一乱之下??五彩霞衣五彩一闪??便略微的压制了徐若琪体内的乱窜的内法

徐若琪连忙凝神静气??渐渐的稳住了内法

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來??羽翼展开??才能勉强的走动

她再次仔细听听??刚才隐约听到的婴儿的哭声??此时又听不到了??徐若琪心中大急??难道刚才是听错了吗??是自己走火入魔之前的错觉吗

天已尽黑

徐若琪想着??却沒有放弃??她念动咒语??金蛇剑飞到了空中??发出金光??照亮了很大一片的地面??徐若琪向着刚才哭声传出的方向看看??却什么也沒有发现

看來自己真的是幻觉??徐若琪正要收回金蛇剑??突然??那个方向又传來了一阵翅膀拍打地面的声音

徐若琪一愣??难道前方是一只大鸟落到了地上吗

不对??吴天的儿子也生有一对的肉翅??或许便是他在拍打着地面

徐若琪再次祭出金蛇剑??展开羽翼向前走去

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在地上扑腾着??见有人近了??反而扑腾的更厉害了

金蛇剑的光芒照射到了那东西的身上??那居然是一个身上白毛的小怪物??背上还生出了双翅

一般人见到如此怪物??只有害怕的份儿??可是徐若琪此时见到??却是一阵的欣喜??不用多看??如此的样子??与他的哥哥吴邪当年是一模一样??除了吴天的孩子不会再是别人

徐若琪大喜??身上的疼痛似乎也轻了许多??于是她连走几步??到了那男孩的身前??伸手将他抱起

一抱之下??徐若琪大惊??因为这个男孩身子居然是软软的??一摸之下??小孩身上的骨骼居然早已寸断

他沒有死??便已是奇迹了??虽然被震碎了骨骼??看样子五内也受损??但他居然在那样强烈的对撞中间??活了下來??若非是吴天的儿子??魔尊之后??又岂能存活

徐若琪内法一吐??一股内法灌入了婴儿的体内??婴儿似乎舒服了一些??只是徐若琪连番的受伤??此时也是筋疲力尽??此时内法一缓??那孩子又是一阵的扑腾??却发不出声音

这孩子骨骼尽断??难道喉咙之处也受了伤??而无法呼吸??刚才我内法一吐??他似乎有了些力气??可是我内法此时已再难发出??他难道便要被憋死吗

还是要找吴天去??无论如何??还是他的法力高强??还与他的儿子内法同属一路??徐若琪想着??勉强走回到了吴天的身旁

“吴……吴师弟??”徐若琪话沒说出??身子一软倒在了吴天的身上

她怀中的孩子也滚落到了地上??扑腾几下??恰巧來到了魔彩珠的旁边

他停止了扑腾??而是睁开了小眼看着魔彩珠

魔彩珠似乎感觉到了这婴儿的心意??异彩一闪??飞入了婴儿的怀中

“哇”的一声??那孩子发出了响亮的哭声??骨骼尽断??岂能不疼??只是如此响亮的哭声??显然已无性命之忧

他一接触魔彩珠??吸取了里面的力量??而以魔彩珠的灵气定住了骨骼

片刻之后??孩子的哭声停止??他抱着魔彩珠??居然已是甜甜的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徐若琪只觉一股甘甜的水流喂入了自己的口中??她连忙大口的喝着??然后身上一畅??醒了过來??此时居然已是黎明之时??而对面是一张漂亮的脸蛋

“徐大师??你终于醒了??”红羽喜道

“是你??红羽??”徐若琪自己坐了起來??看看四周??吴天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吴师弟他??”

“吴大师无妨??他只是疲惫过度??应该马上便醒了??”红羽说着??脸上居然一红

徐若琪看着羞涩的红羽??突然想起??在那树宫之颠??在魔婴仪式之上??红羽曾与吴天做过男女之事??难道她來中原??便是來找吴师弟的

“红羽??你为何到了中原??”徐若琪问道

一听此问??红羽的眼圈红了??“我族人被新魔尊全部杀死??只有我一人活了下來??”

“呀??”徐若琪看着垂泪的红羽??显然她不是在说谎??“魔尊产于多诃族??他连你族之人也杀吗??”

“新魔尊乃是一个十足的狂魔??杀人不眨眼??”红羽狠狠道??“我入中原之时??他从我头顶飞过??差点害了我的性命??此时中原之内??也有不少人遭他屠戮吧??”

徐若琪摇摇头道:“幸好??和还沒來得及发威??便被吴师弟一家杀死了??”

红羽脸上一惊??然后大喜??流泪道:“爹爹呀??您的仇吴大师已为你报了??女儿只有终身侍奉于他左右??才能回报他的大恩??”说着脸上泛出了红润

徐若琪则脸色一变??她想起了千雪??此时又多了个痴情的女子??守在吴天身边了??只是若是黄衫醒后??吴天还有时间理会她们……以及我吗

红羽又喃喃道:“看來我找吴大师??便是來对了??”她说的??轻轻拍拍自己的肚子

此时不远处的吴天动了一下??红羽大喜:“吴大师要醒來了??”

百里之外??一对白衣男女正站在一座小山之顶??向北方张望

他们衣着干净利落??背后各背一把长剑??而且成双的出现??一看便知是无忧谷之人??他们就是叶孤云所说的留下的奇兵??男子是叶孤云的同门师弟叶飞??女子是叶飞的师妹林虹

叶飞不但是叶孤云的师弟??还与他同为叶家之后??早在叶孤云荣任谷主之位时??便派他二人在无忧谷外五百里之处的一座小城之内??暗中藏下了大批的金银??还偷偷训练了大批人马??为了掩人耳目??更是换去了平常的衣着??自称乃是江湖小派??此事除了叶孤云??便只有叶中青知晓

只是如此危难时刻??无忧谷内无人可用??而晓峰和雪飞另有重任??叶孤云不得已??才使用了这股力量

叶飞与林虹于半个时辰之前接到了叶孤云的飞鸽传书??心中大喜??如此一來??他们便可以无忧谷弟子的身份行走江湖了??于是不顾天色已晚??从箱中取出压了多年的无忧谷衣着??急急的赶到了约定的地点??等待贾六金、司马婉茹和了言大师

叶孤云信中特别提到??那三人乃是当世高人??既然各派的掌门派出了他们??所以他们的御空之术??必有过人之处??所以要叶飞和林虹见信之后??马上到这小山之峰等候

二人刚等片刻??只见北方便有三个亮点急速的飞來

叶飞和林虹都是一惊??他们二人原本以为掌门师兄说过头了??血肉之驱??怎么能比得过信鸽的羽翼呢

此时看到那三人已经赶到??才知叶孤云信上之言不虚??这信要早于他们三人半个时辰发出??而那三人却在信鸽飞到之后半个时辰赶到??显然那三人的飞行速度??不在那信鸽之下

周围的空中一震??那三道光芒停在了二人的身前

“三位前辈??”叶飞和林虹施礼道:“晚辈无忧谷叶飞、林虹??在此等候三位??”

三人看看叶飞等二人??心中也是微微的吃惊??都曰无忧谷实力大损??可是通过今日之事??这无忧谷反应速度极为快捷??而且所谓的狡兔三窟??仅现了两窟??至今世人都不知那第三窟在什么地方??无忧谷也是经营多年??或许他们隐蔽于世的力量和财富??不比虹光派少

三人想着??连忙还礼??各自介绍之后??司马婉茹急道:“战斗之处在何方??”

叶飞向身后指指??三人站在高高的山顶??向那里看去??果然远处的地面??与别处不同??似乎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裂纹

“好??咱们便去探个究竟??”司马婉茹说着??手中破军剑光芒闪动??人已飞了过去??其他四人连忙跟上

“吴大师??”

“吴师弟??”

徐若琪和红羽叫着??吴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茫然的看看眼前的二女??却仿佛沒有将她们看到眼里一样

他的目光擦过二女的脸庞盯着天空??喃喃自语道:“我的父母??他们真的去了吗??”好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徐若琪

徐若琪的眼中一红??然后道:“沈大叔和云大婶已经去了??你要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吴天又自语着??太阳虽然已经升起??可是倔犟的残月依然亮在空中??月亮在吴天的瞳孔之内??映出了影子??只是那影子??突然变成了红光射了出來??吴天一声的怪叫??双翅一展??徐若琪和红羽同时被震飞

吴天身上传出了“咔咔”的响声??那对肉翅长长了近丈??他的双眼之中射出红光??突然一飞冲天??对着空中的残月狂叫着:“我父母为救天下人而亡??天下人却不知他们的姓名??天下人??你们都欠我两条人命??”吴天狂叫着??声音都嘶哑了??他身上的红光四射??背上的肉翅飞腾

他的叫声和法相??正好被飞來的司马婉茹等五人看到

尚有数里??五人便感觉到了一股压迫之力

他们再向远处的空中看去??只见一个狂魔正上下飞腾于天上??咒骂着世人

“那是谁??”贾六金惊道

“那是一个狂魔??”司马婉茹狠狠道

“阿弥陀佛??魔尊便是如此相貌??”了言见过那洞中的魔尊画像??于是沉声道

吴天似乎发现了这边的法气??突然一声的狂叫??单掌一挥??一道红光飞击而來

那五人大惊??齐齐的出手??“轰”的一声??五人身体都是一震

相隔数里??这随意一击之力便有如此的威力??若是全力而战??那又是如何的情况呢

吴天一声的狂叫??便向这边冲來??下面的徐若琪发现了这边的似乎有人??心中大急??生怕吴天在悲怒之时??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

司马婉茹手中破军剑剑气一闪??便要冲上??旁边的了言却道:“阿弥陀佛??咱们只是來探察究竟??不论对面是谁??魔尊尚在??”

“不错??”贾六金道:“咱们应当马上回法相寺??禀报各位掌门??做好准备??”

“也罢??”司马婉茹说着收剑??与其他五人转身向法相寺飞去

吴天刚追两步??突然下面的婴儿被吴天的法力一激??“哇哇”的大哭起來

听到了婴儿的啼哭之声??吴天身子一震??冷静了不少

徐若琪趁机叫道:“吴师弟??你快下來吧??这是你的儿子在哭??你与黄衫的儿子还活着??”

“我与衫妹的儿子??”大片的云彩??此时摭住了月亮??吴天眼中的红光渐渐的消失了??他的身子在空中一晃??险些掉下

他看到地上一处闪着异彩??而哭声便是从那里传出的??于是双翅一震??飞落下去

地上的婴儿??紧紧抱着发着异彩的魔彩珠??发出响亮的啼哭之声

吴天看着婴儿??心中一喜??果然是我的儿子??与那吴邪刚刚出生之时一模一样

吴天的眼中露出了慈爱之色??伸手便要去抱孩子

“慢??”徐若琪突然叫道:“吴师弟??这孩子的骨骼??都已被震碎??五内也受了重创??此时只时靠着魔彩珠的灵气??才好了许多??”

“呀??”吴天伸出的手停了下來??眼中的慈爱痛苦了起來??“我父母已亡??如今还要失去儿子吗??”

徐若琪眼中也是一红??安慰道:“吴师弟你切莫太担心??这孩子虽然受伤极重??但有魔彩珠庇佑??性命应当无忧??他只需慢慢的调养??性命应当无忧??至于能不能再修炼??那要看他的造化了??”徐若琪沉了一下又道:“只是你刚才强行运法??似乎有些不畅??我劝你还是调息为上??”

“可是……”吴天想起了父母??还想再说什么

徐若琪道:“此时我已受了重伤??帮不上什么忙了??你若再不恢复??何人能去救你的孩子呢??”

吴天一愣??心道不错??我还有孩子??还有衫妹要救??想着感激的看看徐若琪??再向红羽点点头??坐在婴儿不远之处??肉翅卷起??身上散出淡淡的红光??调息起來

徐若琪见劝住了吴天??心中稍宽??她看看不远处略显潮湿的地面??心道黄衫之事还不敢对吴天说??或许等到阳光正盛??日到中午之时??再说与他听才好??想着对红羽道:“红羽姑娘??我二人急需调息??无暇顾你了??”说完不等红羽答应??便闭上了眼睛

红羽看看吴天??再看看徐若琪??居然一笑??不论你心中有沒有我??只要陪在你的身边就行了??想着突然感觉腹中空虚??原來已有一天多沒有吃东西了??于是她起身四下看看??准备找些吃的

天色已晚??满天的繁星闪烁??一派祥和之景

只是星空下之人??却心急如焚??恨不得如吴天一样背上双翅??马上飞回法相寺

以了言大师为首四人??向法相寺疾飞而去

了言等三人尚能说话??叶飞和林虹只能勉强的跟上

“了言大师??您佛法深厚??不知刚才可曾看出那人是魔尊还是吴天??”贾六金道

“阿弥陀佛??”了言道:“老衲也不敢确定??只是可以肯定之事有二??”

“哪两件??”司马婉茹问道

“其一??刚才那人身上的魔法??与当年被镇压在舍利塔下之物相同;其二??刚才能人的相貌??与法相寺后山百年之前四位掌门圆寂洞内的壁画上的魔尊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