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41 回狂魔来了

441回 狂魔来了

夜深??露重

叶风和林虹的白衣都已沾上了露水??然而他们二人却一动不动

徐若琪从高处看到有二人躺在地上??而且是无忧谷弟子的打扮??于是心中大奇??此处距无忧谷不远??按说看到无忧谷弟子不希奇??只是此二人为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是死了还是受了重伤

徐若琪突然一惊??她抬头看看空中的弯月??心道刚才远远感觉到吴天在急飞之中突然内法一吐??而且还有另一股法力也出现在这里??似乎是法相寺的佛法??自她学习了沈三所教的改过的佛咒之后??便对佛法相当的敏感

徐若琪飞低些再四下查看??只见不远之处??果然还躺着一个和尚

了言大师??徐若琪心中大惊

月出之时??吴天往往会陷入的疯狂??而且他此时正急于赶回法相寺去救黄衫??难免心焦气躁??再加上他的样子非于常人??其他门派对他又已误会??见到他难免会有责难之意

以吴天现在的法力??即便随便的出手??也会取高手性命

难道了言大师和两个无忧谷之人??便是如此被他杀了吗

徐若琪想着??來不及下去看三人的死活??向法相寺方向急飞而去

此处只是三人??那法相寺却有四大门派上千人之众??而且他们此时已摆好了阵式准备出手??吴天现在的样子和法力与魔尊相似??若是四大门派见他出手??便难免造成杀戮??那样便难以收拾了

我一定要在他前面赶到法相寺??解释清楚??以免大家误伤

徐若琪想着??不顾重伤??内法强吐??身上五彩闪过??向法相寺飞去

万年古刹法相寺

寺中各类法器齐鸣??僧众分坐于各处??高诵着佛经

而四大掌门及各派人马??齐聚于法相寺门口

原本听到魔尊与吴天火拼消息??各派年轻弟子都松了一口气??而此时又紧张了起來??因为据说那魔尊并未被消灭??相反四大掌门却一脸的平静??这个时刻??终于到了

一个时辰之前??司马婉茹和贾六金飞回

二人落下之时??身上发出了白烟??大口的喘着气??根本说不出话來

于是天龙帮柯长老、虹光派的玄真子??分坐于贾六金和司马婉茹身后??运法给他们稳定心神

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四位掌门已猜出了一二??魔尊尚在??因为此时??那股强大的魔法??正疾速的向这里飞來

只是不知是新魔尊??还是吴天??再或者??是谁并不重要??因为那强大的魔法还在

叶孤云和了色方丈则是忍不住再向天空望望??希望能看到了言和叶飞、林虹的身影??司马婉茹和贾六金二人已赶回??法力更强些的了言却沒有回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叶孤云担心叶飞等人??早想问个究竟??可是眼前的二人却因强提内法??说不出话來??若非有另外两人相助??恐怕此时便要昏厥了

等??真得是一件很痛苦之事

一柱香的功夫??法力深厚一些的贾六金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站了起來

“如何??”上官青云急道

“魔尊來了??”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此言一出??众人还是一阵的**??特别是那些年轻弟子

“是魔尊还是吴天??”江小贝突然道

“有区别吗??”司马婉茹见贾六金站了起來??也要强的站起道

“为给我们赶回法相寺争取时间??了言大师和无忧谷的两位少侠??决定留下阻上魔尊一阻??恐怕此时早已……”贾六金说着叹了一口气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了色方丈突然道??象是在说了言??也似是在说自己??其他三位掌门听了??纷纷的点头??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只是此时那股魔法已经很近??而且此时刚过子时??正是阴气最盛之时??不知是何重缘故??那些修为较低的年轻弟子们??脸上的慌张之色强烈了起來

“你们慌什么??”上官青云怒道

“掌门??”靠近一些的一个少年抱拳道:“地面似乎在震动??”

司马掌门眉头一皱??感受了一下大怒道:“胡说??地面哪里震动了??”

那年轻弟子挨训??显然十分的委屈??可是又不敢争辩

“爹??”旁边的上官宇低声道:“孩儿也感觉地面有些颤动??”

听了上官宇的话??上官青云一愣??显然这是真的??可是他自己却沒有感觉

“阿弥陀佛??”了色方丈高诵一声佛号??高声道:“魔气逼近??众弟子修为甚浅??故而心中有动??此非是地动??而是心动??”说完身上佛光闪动??怀中金舍利飞到空中??发出详和的佛光

而众法相寺弟子也将诵经的声音提高了许多??整个法相寺被一片的佛光所笼罩??片刻之后??众年轻弟子脸上紧张的表情缓和了下來

了色停下诵经、收起金舍利??然后对三位掌门道:“还有半个时辰魔尊便要到了??咱们依计行事吧??”

“好??”三位掌门齐声答应??然后按照原來的约定??要众人齐到金舍利塔下等候??而外围则由法相寺众僧以十几个罗汉阵围住

“掌门??我要与你们并肩作战??”司马婉茹听了吩咐对司马空道??其它帮派之人听到她如此说??也纷纷的向各自的掌门请战

“师妹??”司马空不只是对司马婉茹道:“我三人与了色方丈??等下要结成一个强大的法阵??必定能将魔尊消灭??你们在此非但不能帮上忙??或许还会扰我等心神??”

司马婉茹一愣??想起听说过的百年之前??五大掌门战死的典故??于是道:“莫非你们要用百年之前之法??与魔尊同归于尽??”

此言一出??各派中首要们纷纷的以掌击额??恍然大悟??要代各自的掌门出战

如此状况??大出四位掌门的意料之外??连了色方丈都是脸色一变??不知如何应付

“众位听我说??”叶孤云高声道:“百年之前??五位掌门同时阵亡??乃是因为当时的魔尊太强??而今日的魔尊虽然强大??却刚刚经过大战??所以定然不及百年之前??而且我还听说他是魔蛹之时??曾被吴天重创??所以我等有必胜的把握??你们只需各守本元??不要被法气震伤便是??否则……”叶孤云说到这里突然笑道:“……否则便沒有机会与我同饮庆功酒了??”说完便是“哈哈”大笑??司马空和上官青云马上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也纷纷大笑

“正是正是??”上官青云道:“我早已安排好三日之后??在潇州城最好的酒楼??摆得胜之宴??到时咱们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好好??”天龙帮上下一阵的欢呼

“呵呵??”司马空干笑两声道:“佛门净地??上官掌门要有禁口呀??”

上官青云恍然大悟??连连的称不是

“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了色方丈道

“了色方丈佛法高深??我等佩服了??”叶孤云等人道

“阿弥陀佛??还请各派弟子先到舍利塔下防御??待我们渡化魔尊之后再曰它事??”

“好??”众弟子见掌门们都如此轻松??显然胜算在握??于是纷纷按吩咐向寺内走去??只有两三个知道真相之人??走在最后??对着四大掌门深施一礼??含泪离开了

魔法之气更近了??了色方丈首先拿出了那只小葫芦??里面装的便是佛陀之泪

此时明海从寺后飞到??在了色面前合什道:“师父??三大门派之人都已安排好了??”

“甚好??你也退下吧??”

“师父??”明海突然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阿弥陀佛??明海??你因何悲伤??”了色问道

“师父将要行百年之前智远方丈之壮举??故而弟子悲戚??”明海道

“佛曰空既是色??色既是空??故而师兄法号了空??老衲法号了色??”了色道

明海听了一愣??呆呆的看着师父了色??若有所悟

“佛再曰:一切相都是虚妄??故而我寺名曰法相寺??法相??即无相??无相还是空??故而师父是空??徒弟也是空??一切皆为虚无??何來悲戚??”了色道

明海抬头看着了色??又似是在看着远方??头顶之上??突然闪过一尊佛陀的法相

“阿弥陀佛??明海??你顿悟了??”了色道

“弟子顿悟??贪瞋痴已去??”明海起身道

了色心中大慰??明海一直是他心爱的弟子??而且悟性极高??如今能大彻大悟??实乃佛门之幸

明海合什??对着司马空等三人也行了一礼??正准备离开??突然若有所思又道:“师父??弟子愚钝??虽然有所悟??却仍有一念挥之不去??”

“何念??”

“苍生??”明海道

了色一愣??想了片刻突然欣喜道:“阿弥陀佛??明海??你岂是愚钝??此时所悟之界早已超越为师??如此一來??为师可以开心一战了??”

明海再次施礼??转身离开了

刚才这师徒二人的一番话??让司马空和上官青云听得云山雾罩??只有叶孤云不停的点头

上官青云见叶孤云不停的点头??于是问道:“叶谷主??你难道明白他们说的什么??”

“了色方丈和明海大师佛法精妙??岂是叶某能看出的??”叶孤云客气道

“阿弥陀佛??叶谷主但说无妨??”了色道

“我看明海大师非但悟空??而且还更进一步??达到了随情而动的境界??若是与了色方丈等神僧??则是万念皆空??若是与我等世俗之人??则还需留有一念??方能与我等沟通??那一念??便是心系天下苍生的悲悯之心??”叶孤云道

“阿弥陀佛??叶谷主与我佛门有缘??”了色喜道

“多谢方丈??只是今日能与三位拼死一战??才是叶某最大的荣幸??”叶孤云向三人抱拳道

其他三人一分别向他人施礼

“阿弥陀佛??魔尊片刻便要到了??我们开始吧??”了色说着??取出小葫芦??将里面的佛陀之泪一饮而尽??其他三人也纷纷喝下

舍利塔下??虽然人多地小??但各派还是各守一方??聚在一起

虹光派在舍利塔西北的位置??而面向寺门的方向??则由中阵七人守卫

薛不才向人群之中打量一圈??眉头皱了起來

“不才??有什么不对吗??”玄真子问道

“师伯??好像少了江师叔祖他们几人??”薛不才道

玄真子回头打量一圈??果然以江小贝为首的几人不在圈内??然后摇了摇头道:“情况紧急??顾不上他们了??”

法相寺的西侧??两男一女正向南方走去

那个女子挺着大大的肚子??似乎就要临产

而那两个男子??正是江小贝和冯不凡

“千雪姑娘??咱们不可靠寺门太近??否则若是斗将起來??咱们便性命难保??我等倒无所谓??可是你腹中的胎儿……”江小贝道

千雪点了点头道:“多谢江师叔祖关心??咱们便远远的看着??只希望來的是大哥哥??不??千万不是他??”千雪感觉出自己说的矛盾??于是撅起了嘴

“如此简单??”冯不凡道:“我便先飞到前面??看看是否是吴师叔祖??以免误会??”

“不可??”江小贝道:“若不是吴天??你便白白丢了性命??若是吴天……”

“是他怎样??”千雪道

“恐怕此时也已入魔??否则??他又怎能击败魔尊??”江小贝说着??脸色凝重

冯不凡和千雪也是一脸的紧张

“前方五里之处有个山峰??可以远远看见寺门??咱们便上那里吧??”江小贝说着??手中光芒闪动??与冯不凡一起托起千雪??向山峰飞去……

法相寺门口??上官青云、叶孤云和司马空将了色围在当中??分别以双掌抵在了色的身上

四人身上发出光芒??可是那三人的光芒却是向了色身上流去??了色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强??那三人身上的光芒却越來越弱

寺门口的四座佛像??此时也发出佛光??越來越强

前方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小红点??了色等四人身形一闪??飞到了寺门正中??四尊佛像中间

了色大声喝出一声梵语??怀中金舍利腾空而起??悬于了色头顶九丈之处??了色则以拇指与中指相捻??其余各指自然舒散

此乃佛门说法印

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念动了心经

念诵心经之声??居然化成一道道的佛光??那四尊佛像之口似乎也在动??光芒在法相寺门口形成一尊高达近百丈的佛像??放出万丈的佛光??向四方散去??即便远在几十里外的吴天??也都感受到了

冰块溶化的越來越快??吴天便更加的心急??他一遍遍的念动仙姑的咒语??催加魔尊魔法??再加空中月光的助力??吴天此时的身形已增大了一圈??肉翅暴涨到了三四丈之长

他的眼中射出红光??手上天愁剑也是光芒万丈??只是自从他与天愁神剑人剑合一之后??天愁剑芒中的红光??居然强了许多??甚至已经可以和原本浩然正气的白光分庭抗礼了

吴天原本一直认为自己的剑御之术速度极快??除了徐若琪的五彩霞衣??他几乎便是极致了??如今看着不断滴下的水珠??他突然感觉这剑御之术原來也并不快??于是只有一遍遍的催升内法??然而内法越强??他脸上的红光便愈盛??表情也渐渐的狰狞了起來??整个人都变的狂躁起來、疯狂起來

他哪里知道??他飞的愈快??那冰溶化的也就愈快??这与慢慢飞來是一样的

魔族的魔法??根本便是依靠一股的狂暴之气发出??所以才有当年的魔尊枝皇驱逐本身的戾气??清静自心??当然那也是受了心经净化

此时吴天已是疯狂??再加上心中焦急??于是不顾一切的向法相寺飞去

眼见法相寺就在面前??吴天一阵的狂笑??只是这笑声却惊住了了色方丈等人??他们感觉飞來之人的法力??根本不是正派的法力??而是魔族的法力??再细看下??那人居然是身形巨大??背生肉翅??眼射红光??人未到??狂笑之声已震耳欲聋

了色虽然佛法高强??可是心头还是被这笑声激荡??微微的紊乱??眼前的邪魔??法力极强??必须先发制人才有机会取胜??了色想着??接收完三位掌门的法力之后??不由分说??将金舍利飞祭而出??摆出佛门说法印??念以毕生的佛法念动《心经》

而他两侧的四尊佛像??各持无畏印、降魔印与愿印智拳印??随着了色念诵的《心经》放出万丈的佛光??那个几十丈高的佛像又变大了许多、超过了百丈??而且他似乎还动了起來??手中不停的闪过佛门五大法印??发出道道的佛光??随着《心经》之佛法扩散去??罩向了吴天

吴天原本要冲入法相寺内??寻找千雪??而眼前的万丈的佛光??照射太小他的身上??他只觉体内的魔法似乎要被抽丝剥茧的一丝丝的拉出??全身被压迫着似乎要被压扁

吴天大怒??原本想喊出声來??说出自己是是谁??可是刚刚张口??便觉那股佛法要从口中灌入??钻进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