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42 回同归于尽

第二回同归于尽

吴天大惊,然后心中默念着仙姑的咒语,身上红光大盛。

月亮此时也特别的明亮了起来,狂暴的吴天见前面的这尊馹叜盹鶅澪忿頥张憋婉徠宪缵梭谹蛌勤棒囂巨大的佛像拦住了自己的去路,一声的暴喝,手中天愁神剑飞祭而出。

怒剑式!

空中闪过一道巨大的彩虹,似乎可以连到粯駆潬籞蠋臁惘天上。

“天愁剑!原来是吴天。”司马空看到了空中的彩虹,心中大惊,忍不住手上的法力一松。

了色的脸色一变,因为司马空的一松不只是少了他的一股力量那么简单,而似原繽阨訳暏賦槴蔻鲊杁本的四腿桌子,少了一腿,便不稳当了。

只是对兠钩際巧鬽憗魂畏节蝳侁栆憟菷滚濑婰觍舔面的吴天天愁剑已祭出,自己不能不发了。于是口中念诵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一道佛光从金舍利上发出,直迎上了彩虹。

“轰”的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法力相撞,了色等人后退一步,四尊奈袎屚鏟荳犚枀脣返耍権孭皁簑鶂烹佛像微微的颤动,落下尘埃。

吴天则被震退数十丈,身上法术一松,摄动的冰块向下落去。

吴天彙掱槍薚泾楟樕娯蔣恱豲不顾胸中憋闷,急飞而至,便要将冰块接住。

“司马掌门不分神。”叶孤云突然道。

“了色方丈,有机会。”上官青云见吴天鄕葥苿鍗锺鴿崾幁勬襲懲緓栭詗璀繣鉱翊曘急冲而下,背上露出了大大的空当。

了色深吸一口气,身上佛光大盛,须发皆竖起,宛若刚针,然后将金舍利再次祭齃鄘滑齊烂蟍敕銉鴦偏颩礻融頩柃駴蚻箇出,高喝一声“唵嘛呢叭咪吽”。

金舍利化成一道的佛光,直击而去。

吴天早已感觉一股强大的压迫之力压到,若是躲开或者返身施法对抗也来得及,只是那样身下的冰块便没有了保障。吴天狂叫一声,和身爬在冰块之上,身上红光大盛,天愁神剑向后祭出,迎向金舍利。

“轰”的一声巨响,天愁剑虽强,却是急匆匆发出,力道未展。

它被金舍利击中剑身,又拍到了吴天的丄霡瑐錓鎹矈喋礵栽泈戵背上,弹向了侧面,“噗”的一声,吴天的半只肉翅被切断。

这一击之力极大,如此之后,吴天还是抱着冰块向地面蕊聓孂单岊兒銾掶趂韙芐鹾迪鄤溂倬傈坠去。

吴天一挥手,八条金龙飞出,击到了地上,借反弹之力才停了下来。

吴天不顾翅疼,连忙检查冰块,见并没有损坏,略微的放心。

“紏儨傭鯋墬啯荛闫豮宊輅徍跽汬画大哥哥,大哥哥。”远远的千雪站在山峰之顶叫着。

吴天眼中狰狞之色一减,认出了千雪。他将手中栟疈礁猢騚敊艷麾笛糊嵾帘悶鷓笵峍贴羠冰块一推,一道红光带着冰块向千雪飞去。

“唵嘛呢叭咪吽。”吴天身后又响起了响亮的佛门真言,那尊巨佛突然伸掌击出,带着万丈的佛光,罩向了吴天。而那手掌的中间,最明亮的擄侮趉婦鮚揯圵一点,便是金舍利,那团团的佛光之中,似乎有无数的佛陀罗汉,各持法器向吴天击来。

黄衫已安全,吴天无了牵挂。他挥动残缺的肉翅,一飞冲天。居然飞到了万佛之上。

月光中的吴天,张翅冲下,他身上的红光,似乎在他的身上凝出一个红色的人影,如他一般的展开双翅,眼射红光。情急之下,吴天已将身上所剩下的魔尊魔法全部施展出来,在其身后凝成了魔尊法相。

他手中的天愁神剑更是光芒万丈,君临天下,只是那霸气之中,多讥睡恅鷺伵翫莮璠簆了一股的邪性。

金舍利虽强,却少了天愁剑的霸气。

万佛罗汉虽强,却少了那魔尊法相的骁勇。

了色见状,已知这下过去,必将分出胜负,于是身上佛光暴射而出,连袈裟都被飞震而碎。

他身上的光芒扩散,本身似乎也化成了一尊罗汉,与那豺箢歘蚷燳眠閸峴鼬獟原本的巨大佛像重合到了一起。

早已耗尽了内法的司马空等三人,则在这剧烈震荡的气流之鉭仢鴛綪掠綜鬣襞猍漡琾嚗珪訉椋鸨中,被吹得向后飞去。

看着了色方丈的肉身渐渐的化成了齑粉,他们想起了了色与他眓緊磈琉蒡斤鸜瞌哫师彸们练习法阵时说的话。百年之前,智远方丈只知净除魔尊身上的魔性,而少了攻击之力。故而了色才在寺门之前锹嗑螷堿垣親鬠陇廳骶摆上四尊佛像,各持法印对付魔尊。若是《心经》未能奏效,了色便会借三人法力与金舍利,用出最后的一招。

如今看来,这最后的一招,仫礽沭箝涝婠嗆婱居然是传说中的分身之法。

三人想着,身体也被这强大的法力,碾成了飞灰。

吴天看着先到了金舍利与对面的鉦鷀伕鷾蟩賔倍?*喵重就轻,全身法力都集于天愁剑之上,迎上了分神。

两股光芒撞到了一起,居然相互的挤压成了极小的一个亮点,射出刺目的光芒。然后那个亮点突然鎬窶僧猻繓馜飴啾洫炸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附近一里之处的地面把击出了一个大大的坑,坑的中间被强大的法力撕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缝,片刻之后,居然有水喷出。而千年古刹法相寺,距离之近,当然受损最为严重,此时已被震塌了小半。

那光芒散开之力相当的强大,吴天一击之后,已无力抵御那反弹之力。光芒击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上红光一散,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飞行了两三里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七窍之中流出鲜蘛瞹焌啿詩艇浰兮絒血,翅膀扑腾几下,渐渐的不动了。

距离较近的江小贝、千雪等人,连忙撤到山头的避风之侧。即便这样也只觉地面一阵的颤动,头顶之上巨石“隆隆”,江小鞔亠悩藌艕摬茭杬驉庋掓冴蚊贑兽擛洪塈配捕贝和冯不凡连忙催动内法,以剑气护在三人头顶。千雪则以天钉插入到了冰块之上,将其定住。

许久,飓风才停了下来,虽然有剑气护体,可是三人身上还是盖了 lt**/font1>一层厚厚的土石。蓝光一闪,千雪飞了来,不顾还不时落下的石块,叫着“大哥哥。”向战斗的核心之处飞去,江小贝与冯不凡连沒嵷斴箭嬁僢撰馼諛頺翀忛飋蛢憖籫涿靁羫忙御起冰块的追上。

飞了起来,三人才发现,整座小山,都被后移了几十丈,可见双方法力之强,

巨响之后,讄氩臑湦恧壺癈凷変離诗疚鞬韒堫歃壛軫莟亳娴洧谸瀷琲澲搊坁箓畘鶼嗪掌门。”随后便是跑的跑、飞得飞,一群人冲了出来。

千雪、江小贝和冯不凡已飞到了吴天的身边,千雪不顾肚子已是很大,抱起了吴天。

“大哥哥,大哥哥,你不麇跋惇菹夷瀸能死呀。”千雪哭道。

吴天看看千雪,却已说不出话来,满口流出的都是鲜血,而他想张口说话,喉咙间却只发出“咔咔”的声音,于是只好用手指指远处冰块。

千雪拼命的点点头,流泪道:“大姐姐的事情我一定会解决好的,大哥哥你别着急,我还有几粒雪参丹。”千雪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一把,便往吴天嘴里喂去。

可是吴天满口流出鲜血,刚刚喂进去的丹药,便被鲜血冲了出来,哪里能喂进去呢。他的身体抽搐着,遇见便要丧命了。

此时冲出来的各派弟子,发现被荡平了寺门,再看看地上的惨烈之状,先是一惊,然后四下的打量各自掌门的踪迹。

“掌门呢?”

“谷主呢?”

“方丈呢?”

众人一阵的乱找,终于几人发现了残留的衣服碎片,伸手去捡,可是手指刚刚触到,那衣服的碎片居然化成了飞灰,随风而去。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四大掌门,早已少湤嵵庋畷紕诣諾懭甩爸抲?*蝆吤褕擵作壢不在了。而且,连尸首都不见了。

天空之中,一片飞灰飞过。发出亮晶晶的光芒,四大门派的弟子被着奇异的光芒吸引,齐齐的看去。

那片发光的树萒龅鼎偛坊扻谒霸潽矲鷗攄跙鸋敗东西,在空中凝成了四位掌门的模样,相互笑笑,携手向天空飞去。终于,不见了。

抻鮠夂觮蟯郞餱無歐胬啣慧芜敁屲缳澲攴咨騭见到处异景,四派的弟子们才终于明白,他们的掌门都已仙去。于是痛哭之声此起彼伏。

“阿弥陀佛。”驋鈟遛梒躳近灩窯鮶栏賚了财大师突然高声道:“了色方丈与三位掌门,参礩竖蜃崓櫪徽顺譸磂錼佐狈薠厢照百年之前智远方丈之法,与魔尊同归于尽了。”

“啊!”此言一出,四派弟子的悲慽之声又强了一分。

此时有一个弟子看到了远处的千雪怀抱着的吴天,看着到他奇异的模样,突然叫了一声,“你们快看,魔尊还未死,他在那边。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更有掱赵五疙贔剺塚晇窍駵湬莪骎髩輸邈几人高飞而起,御起了兵器。只是众人抬眼看去,只见那个背生肉翅、满身是血之人躺在千雪的怀中,一动不动了。

“他在那里,受了重伤。咱们趁机斩草除根。”有人高声叫了一声,众人纷罻淓飰礻毡牲纷亮出了兵器,围了过去。

江小贝和冯不凡见势不好,连忙拔出剑来护在吴天身前。

“你们要做什么?”江小贝喝道。

虹光派之人见是江小贝,于纷纷垂下了剑。

“不可手软。”司马婉茹说着,手中破军剑飞祭而出。

冯不凡脸色一变,一招怒剑式迎了上去。

所幸司马婉茹此时内法未恢复,一击之下,居然被冯不凡震退若干步,她的脸色一肇戈蝖构陪神檡斢轼攁公揠螒少婉茹怒道。

“司马师叔,师父此前已将掌门之位传于小侄,此事玄真子师伯可以作证。”薛不才道。

玄真子上前一步,高声道:“确有此事。”

司马婉茹脸色一变,并不是吃惊薛不才任掌门之事。以薛不才之才,任掌门之位乃是迟早之事,而且这一两年来,多是薛不才替司马空出面处理派内的大小事务,早有栽培他之意。滳貒灁欗聍墕効瓰躂讵憟逯籿她惊的是如此大事,司马空告诉了玄真子,却瞒着自己。

“掌门师侄,你即已任掌门,便要为你师报仇,手刃后面的邪魔。”司马婉茹道。

场中虹光派之人有不少赞同之声,甚至包括中阵中的几人。薛不才脸色一变,心道自己初任掌门,便要解决如此棘手的问题。若是处理不好,以后自己掌门的威望何在?

江小贝见中阵七人有了分歧,而薛不才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挺胸 lt**/font1>道:“司马蜿茹,方才是了色方丈等人先向吴天出手,吴天才被迫还击的。他为了保护黄衫,还受了一击。”

众人当然感觉出刚才是金舍利先动,吴天的魔法才暴涨的。

“那便如何?”司马婉茹道:“如此邪魔,人人得而诛之,谁先出手有什么重要。”

江小贝脸色一变道:“司马掌门派你去探查魔尊之事,你查事不明,才让四位掌门错误的出手,他们之死,你也脱不了干系。”

一听江小贝此言,明海突然一愣,想了一下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或许真如江施主所言。”

贾六金脸上也是阴晴不定,因为上官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此时薛不才看看地上不停抽搐的吴天,于是坚定道:“吴天此时已是命在旦夕,杀与不杀,没有什么区别了。”说着一挥手,中阵七人收阵而去。

司马婉茹虽然不服,却也只好跟上离开。

此时天龙帮和无忧谷之人却围了上来,江小贝心知,他们是来报巂艥笆鏆等瘎橯柼餰厠棇戗藑瘲灢愅釽兑潸仇的。

于是握紧了手中剑,急速的想着办法。

眼看众人就要出手,江小贝此时还没有想出办法来。

忽然空中一阵的龙吟,一股巨大的法气从天而降。

即便如柯长老之类的高手,也连忙的后退。

“轰”的一声,场中多了一个女子。

此女子一手朴素的打扮,却是美艳无双。她俏立于场中,脸上却是一阵的冷峻之色。

“有我在此,谁敢动吴天?”如云夫人道。

“我管你是何人,我如今便要为父报仇。”上官宇说着一挥手,身后几个天龙帮弟子飞身而上。

如云夫人脸色一变,小指一弹,四条白龙将冲而出。

旁边的柯长老和夏中和见状大惊,连忙挥掌击出。几条金龙飞出,化解了如云此招,救下了那几个年轻弟子。

仅此一招,便知眼前的女子法力不凡,上官宇脸太斌漉浦嬗赇槪呹喭魠薦鴴筜鑢姃榈趼嘵色一变,心道今日取吴天性命有些困难。只是对方虽强,我方却是人多势众,拖也要把她拖垮。他想着,脸上闪过一阵的狞笑。

此时如云夫人怀中一动,传出了响亮的婴儿的哭声。

场中人都是一惊,她怀中佢涅熪趗返謾縚晏怫崲渻聖腢蠧霄別煳朒譣抱的,居然是一个婴儿。

上官宇大喜。心道她怀抱婴儿,出手必定有所顾及,恿囹炻鶾攑婨怔睙钳懗堺槎罹罴軲于是正要带头攻上。旁边的柯长老却拉住了他。“少帮主,那婴儿身上散发出一股仙气,不可轻举妄动。”

上官醶鳕纝谘麄秏麺玌鈍脍糮霓负岺卑麧櫟宇一惊,仔细看去果然如柯长老所言,那婴儿身上果然发出一股玄光,与世间的法力大不相同。

如云夫人轻摇几下,孩子停止了啼哭。她此时才转身走到了吴天的面前,打量几下,脸色大变。

“怎会如此?”如云夫人问道。

千雪知她是黄衫的母亲,于是道:“大哥哥被误当作了魔尊,与四大掌门交战,受了重伤。”

如云夫人再是一惊。吴天与四大掌门对抗,居然活了下来,而四大掌门都已仙逝。突然她想起什么,从怀中取出一粒仙丹,让千雪塞入到了吴天的口中。

可是吴天口吐鲜血,根本喂不进去。千雪看着丹的样子,绝非凡间所有,于是情急之下把头一低,以口吸出吴天口中的血沫,然后再将仙丹嚼碎,喂入到了吴天的口中。

仙丹就是仙丹,不同于普通或神奇的丹药,虽然只是咀嚼几下,千雪便已觉着神清气爽,身上有了力气。

那仙丹入吴天口橲舚恩勘縶滑维燯隿閩句蚇之后,在其腹中生出一道的玄光,渐渐的散到了他的全身。

片刻之间,吴天七窍不在流出血来,脸色也平缓了许多。

千雪大喜,连忙摇晃着吴天道:“大哥哥,大哥哥。”

可是吴天却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千雪大惊,看看如云夫人道:“夫人,大哥哥怎么没有醒来?”

如云摸下吴天的脉门道:“此丹虽然神奇,但吴天受伤太重。所以也只是稳住他的心脉,保他不死。若要恢复一些,还需要灵丹妙药。”

“啊!”千雪叫了一声哭道:“这如何是好,你不能死呀。我腹中的孩子就要降世,你要等着他叫你声爹爹呀。”

一提到孩子,如云夫人向自己怀中看看,也将孩子抱了过去,放在了吴天的身上。

那孩子一挨着吴天,身上居然发出一阵的光芒,吴天似乎也感觉到了,嘴角似乎微微一动。

旁边的江小贝和千雪见状,心中一惊。

难道这棄蓔翹遮缓齐諹鲖便朩婴儿,也是吴天的儿子?

再仔细看去,只见那孩子虽然身上泛出仙气,身后却依然生出一对的小肉翅。这不是吴天儿子,又会是谁的呀。

江小贝突然明白,为何黄衫会突然发狂与峧绶洂砘凮盅巀駤簐铒支沼洫堚铕嫶謲吴天大战了。吴天居然和她的母亲有了关系,还生下了一子,不论是谁,也无此容人之量。

看着地上的吴天,千雪突然眼珠一转道:“夫人,你的黋疔鲃憮槶膡嬆畞女儿黄衫便在不远之处,此时冰块即舞餜崄犊抟瘾璋巅玛萵翜幸鑴酖枍諵毮备将溶化。此处只有我能使冰块重新冰冻,你若能救活我大哥哥,我便救你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