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43 回徐若琪赶到

443回 徐若琪赶到

如云夫人一愣??转头向发出蓝光之处看看??摇摇头道:“吴天已是重伤难愈??除非等到那檀心奇花??否则谁也救不了他的??”

“当年徐姐姐曾到天上偷來仙水救大哥哥??她还说你也在上面??你即有如此便利??为何不取一些來??”

如云夫人岂是沒有想到??只是她离开之时轻尘也告诉她??此时蓬莱仙岛不稳??容不得世俗之物再上去??我若硬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云夫人正犹豫之间??千雪一声的冷笑??“其实说來??大哥哥便是因为你们母女二人才落得如此下场??”说着抱起吴天身上的孩子??高高的举起

如云夫人大惊??手上白光闪动??便要向千雪一击而下

江小贝和冯不凡想要拦下??却心知不是如云夫人的对手

千雪叹了一口气??“你毕竟也是大哥哥的儿子??我爱屋及乌又岂能对他不利??说着又轻轻的放下??”

如云夫人手中的白光也消失了??她担心的看看那边的黄衫??便想过查看??此时却发现天龙帮和无忧谷众人已结成了几个阵式??将他们团团围在了当中

而法相寺众僧早已退去??虹光派之人站在不远之处??有的着急想要助战??有的咬呀??看着谷中几位师兄的意向

天龙帮原本便对吴天有隙??新任的帮主上官宇一直认为自己是被吴天击伤的??再加上他的父亲上官青云刚刚死于吴天之手??于是合帮上下齐齐的摩拳擦掌??想要手刃吴天??只有被吴天救过命的夏中和有些犹豫

而无忧谷那边??新任的谷主晓峰早已急红了眼??一來师父的骨灰被吴天撞撒??谷中众弟子对吴天忘恩负义之事早已气恼万分??二來四大掌门死于吴天之手??合谷上下也要为谷主报仇??于是在晓峰的带领之下??与天龙帮一起??将吴天围了起來

此时如云夫人发现自己被围??脸上一阵的冷笑??刚才被千雪一阵的挪揄??心头的怒火正不知发向何处??此时见众人围上??身上白光闪烁??便要大开杀戒

薛不才带虹光派并未走远??他见此状??心中甚急??虽然师父死于吴天之手??但他还是想救下吴天问个究竟??只是不只是师父司马空??其它三派的掌门也都死于吴天之手??虹光派若是强出头??难免会与其它三派为敌??特别是无忧谷和天龙帮

此时如云夫人身上白光闪烁??而周围的几个无忧剑阵和伏龙阵法也已启动??遇见一场大战便要开始

“掌门师侄??难道你不想为你师父报仇吗??”司马婉茹此时露出剑煞本色??此言一出??虹光派中不少弟子也纷纷拔出了剑

“薛不才??”江小贝心道如云夫人虽强??却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于是叫道:“不论吴天是否有错??他还是本派中人??岂容得别派之人手刃??即便有错也应带回本派??审问清楚之后再论??”

此言一出??薛不才的眉毛微微一动??显然他动心了

“江小贝??吴天乃是害死我父凶手??你虹光派若是袒护??便是与我天龙帮为敌??”上官宇道

江小贝还要说什么??突然如云夫人叫道:“你们要战便战??废什么话??”

说着手中白光闪动??就要出手

“住手??”空中突然传來一声的暴喝??五彩一闪??一人从天而降

同时一条金蛇在空中飞舞??挡开了要出手的双方

“此事不全怪吴师弟??我有要情要说??”徐若琪说着??一时间喘不过气來??半蹲在地上胸脯急速的喘息着

“徐姐姐??你可回來了??你快看大哥哥都成这样了??”千雪哭道

徐若琪看看地上的吴天??脸色一变??暗中懊恼??自己还是來晚了

接着她四下打量??却沒有找到四大掌门??心中又是一惊??难道刚才的那声巨响??便是吴天与四大掌门对上了

如云夫人知她与吴天关系??于是轻轻抬手??一道白光射入她的体内??徐若琪胸中大缓??于是连忙调息打座

上官宇带人又要冲上??此时薛不才终于有了借口??大喝一声道:“中阵??护徐若琪??”

话音未落??一道剑气闪过??挡在徐若琪身前

“薛不才你要做什么??”上官宇怒道

“上官帮主??我徐师妹既说有话要讲??何不等她说完再做决定??”薛不才道

“哼??薛不才??别以为我天龙帮不知道??你派的徐若琪与吴天早已是狼狈为奸??她的话怎能相信??”

此言一出??秦弄玉和李玦大怒??手中剑一挥??一道剑气飞出??击向了上上官宇

眼看一场乱战就要开始??突然空中闪过一道的佛光??明海与了财从天而降??挡住了两道剑气

明海落地??众人心中一惊??此时明海已换上了只有方丈才能穿的大红袈裟

“阿弥陀佛??众位施主少安毋躁??我寺已奉了色方丈遗命??由明海继任方丈之位??”了财道

明海向众人合什后微微的躬身??各派掌门也纷纷的还礼

如此一來??四大门派先后都由二代弟子做了掌门??江湖之中新的一篇开始了

只是四人刚刚即位??就遇到这个棘手的问題??如何处置吴天

天龙帮和无忧谷显然是要杀其报仇??其中尤以天龙帮杀气最重??自徐若琪來后??晓峰似乎冷静了下來??不那么急切的想要报仇了

虹光派的薛不才显然是要保吴天??虽然沒有明说??但其中阵借着保护徐若琪之名已护在了吴天的身前

而刚飞入的明海??显然是刚刚向寺中人展示了了色方丈的遗命??或许还商量了如何对待吴天??这里是法相寺的地盘??他们的意见十分重要??毕竟法相寺的两代方丈了空和了色之死??与吴天都多少有些关系

“阿弥陀佛??此乃佛门静地??众位施主少安毋躁??”明海年纪虽轻??却有大家之风

“明海方丈??”上官宇道:“贵寺了色方丈也死在这邪魔手下??难道你不想为师报仇吗??”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师父与三位掌门??为天下苍生免遭屠戮??早已报定了必死之心??如今邪魔已除、先人已逝??咱们若是再起冲突??反而辜负了四位掌门的心意??”

明海一言??终于人纷纷的惊醒??只是众人心中仍有芥蒂??便是四位掌门??毕竟是死在吴天的手上??这道坎还不好过去??只是脸上原本杀气??都少了不少

薛不才心中佩服??与明海相处几次??他从不显山露水??此时却能说出如此之话??将各派心中的仇恨化解了大半??看來法相寺只中真的是藏龙卧虎呀

于是薛不才首先收起剑??中阵之人也收起了剑??“明海方丈所言极是??此时邪魔已除??邪教赢弱??再有各派先掌门同时去世??我辈新任当继承先师遗志??励精图治??铲除邪教??还中原以太平??”

“我也赞同明海方丈之言??”晓峰挺身而出道

于是众人的目光齐落到了上官宇的脸上??上官宇见自己势孤??但还是高声道:“谁说邪魔已除??眼前的吴天不就是邪魔吗??他若不是邪魔??为何与四大掌门对战??四位掌门灰飞烟灭??他却还能苟活??”

上官宇话毕??其身后天龙帮弟子们一阵的高叫之声??其它派中的好战之人??也都都点头

“有道是除恶务尽??吴天的命??今日是一定要留下的??”上官宇说着又要上前

“阿弥陀佛??上官帮主要慈悲为怀??得饶人处且饶人??”了财道

“吴天面对贵寺了色方丈下手之时??可曾想到以慈悲为怀??”上官宇步步紧逼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哑口

上官宇一阵的冷笑??向吴天走去??中阵沒有薛不才的吩咐不敢动手??如云夫人正在给徐若琪疗伤??此邪旁顾??只有江小贝和冯不凡挺剑挡住了他

“江小贝??我劝你还是老实经营你的钱庄??何必做邪魔吴天的陪葬??”上官宇冷笑道

“上官宇??虽然吴天现在是如此身相??但以我了解他并非邪恶之辈??”江小贝道

“他若非邪魔??怎会背生双翅??又能以一敌四??”上官宇道

“他若是邪魔??为何可以手持天愁神剑??”江小贝反问道

上官宇刚要说天愁剑也有邪气??旁边的贾六金连忙咳嗽一声??上官宇心中一惊??心道险些中了江小贝之计??自己话若出口??便得罪了虹光派??因为天愁神剑乃是他们镇派之宝??那样他们便有了阻拦自己的理由

“江小贝??不论你如何狡辩??我今日定要取吴天性命??你虹光派掌门都不阻拦??你难道要强出头吗??”上官宇怒道

江小贝一时无语??他深知薛不才的难处??只是自己若说的太重也不适宜

冯不凡不管这些??他手中琅琊剑光芒一闪??上前一步道:“要來便來??废什么话??”说完眼中寒光四射

上官宇被他眼中杀气一射??居然停了下來

就在此时??突然场中光芒一闪??徐若琪飞了起來??她身上五彩霞衣展开??身上五彩闪动??一脸怒色的看着众人

“师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秦弄玉高声叫道

徐若琪沒有理他??而是看着下面的众人冷笑道:“亏你们还有脸在处讨论吴天的生死??你们可知??你们的命都是吴天一家救下的??”

众人听之??脸色一变

徐若琪手中金蛇剑飞出??在空中化成一条金蛇??对着上官宇道:“你们谁想上來??便先过了我这一关??”

上官宇脸色一变??便要上前??柯长老挡在他的身前??示意他看看地面上的如云夫人??此时也是身上白光流动??显然有应喝徐若琪之意

“阿弥陀佛??徐施主??不必动怒??有话落下來慢慢说清楚??”明海道

“若琪??你即便喜欢那小子??也不必为他胡言乱语??”司马婉茹突然道

薛不才心中大怒??本來要安稳下的局面??若因司马婉茹之言便又要坏事??于是低喝一声??“司马师叔??禁言??”

司马婉茹张了张口??终于沒有再说出话來

“徐师妹??有我们在你且放心下來??”薛不才道

徐若琪虽然相信薛不才之言??可还是不放心

“师妹??掌门师叔已将掌门之位传与薛师兄??”秦弄玉道

徐若琪终于点点头??收去法力落了下來??其实她此时还是重伤在身??虽然有如云夫人给她疗伤??也只是略有起色??而非痊愈

徐若琪落地??向薛不才抱下拳??然后高声道:“新魔尊由南疆入中原??在无忧谷外被吴师弟仗天愁神剑之威??消灭了??”

此言一出??场中一阵的混乱??众人结合这一两日南方的异变??议论纷纷

徐若琪此言一出??四位新任的掌门也是脸色一变??薛不才眼珠一转道:“明海方丈、晓峰谷主、上官帮主??此事重大??咱们且近前來商议??”

明海和晓峰闻声走到了徐若琪身前??上官宇犹豫了一下??也走了过來??只是站得较远

“徐师妹??你再仔细说说??”薛不才道

徐若琪点点头??只是还有些不放心??于是请四位掌门稍等??转身对千雪道:“千雪??你大姐姐身上的冰块正在溶化??吴师弟因此才急速的赶回想快些找到你稳定住冰块的??你先去定住冰块吧??”

千雪有些犹豫??想起刚才对如云夫人说的话??一时不好收回??“可是大哥哥他??”

徐若琪看看地上的吴天??然后道:“你且去看看黄衫??吴师弟之事我自有办法??”

千雪听了她有办法??于是脸上一喜??“好??我马上去定住冰块??”

“随我來??”如云夫人早已心急如焚??她身上白光一闪??抱起孩子??摄起千雪??向黄衫所在的山头飞去

徐若琪见有如云夫人陪着??放下心來??然后对四位新掌门道:“此事事关重大??恐怕不便让过多人知晓??”徐若琪说着??看看四周

薛不才、晓峰、明海马上吩咐帮派中人后退到二十丈以外??上官宇犹豫了一下??也照办了??徐若琪点点头??然后对四位新掌门大概的讲述了自己的所见

听完之后??四人面面相觑

“阿弥陀佛??原來是吴施主一家舍命一拼搏??才除去了新魔尊??”明海双手合什道:“吴施主虽然身出魔族??却心系天下苍生??反让我辈汗颜??”

“唉??”晓峰也叹了一口气道:“咱们险些冤枉了吴兄弟??只是四大掌门……可惜了??”说着眼中流出了泪水

“天下之事??或许早有定数??四位掌门能同日而去??也许便是他们的缘分??难道大家刚才沒有见到四位的精魄已飞升向了天界??”薛不才道

“即便徐姑娘所言为真??那伤我之事以及撞撒雷龙长老骨灰如何解释??”上官宇道

“此事我早已问过吴师弟??那日吴师弟在守护你们之时??邪教突然围了上來??还以强大法力袭击??吴师弟便连忙还手??双方法力碰撞之下??才震昏了大家??大家法力不及吴师弟??所以只觉出是吴师弟突然以内法震晕了大家??却未感觉到那后面还有邪教白眉等人的内法??”徐若琪道

“那撞撒师父骨灰之事呢??”晓峰问道

“吴师弟原本已缠住了白眉等人??想等大家赶到好??一举歼灭白眉??可是白眉的一句话??让他心急如焚??片刻都不能等的向南疆赶去??”

“什么话??”晓峰问道

“白眉说??新魔尊已经降世??正向那莫族杀去??”徐若琪道

“那便如何??”上官宇道

“吴师弟与黄衫夫妻情深??而传那南疆的那莫族大祭祀会起死回生之术??而且大祭祀黑月已答应帮他复活黄衫??所以吴师弟才带着黄衫赶往南疆??新魔尊若攻打那莫族??黑月如果受伤??甚至丢了性命??便无法复活黄衫了??所以他放开了白眉??急向南疆飞去??至于路上撞到了你们??只是巧合而已??他得知雷龙长老的骨灰被自己撞撒之后??也是痛苦不矣??”

话已说完??五人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薛不才突然道:“所有事已明了??大家还有要取吴天性命之意吗??”

“阿弥陀佛??吴施主此举??已是感天动地??”明海曾与吴天数次交往??对吴天颇有好感

“是我误会吴兄弟了??”晓峰惭愧道

上官宇虽有公子气??却非愚钝之人??刚才就是自己嚷的最凶??此时见三位掌门都已表态??自己更要表态??他连忙转身??对着旁边的吴天深施一礼??“刚才上官宇鲁莽??还请吴大侠海涵??”

吴天在昏迷之中??当然不会说话??只是旁边的徐若琪冷哼了一声

远处的各派弟子见四人这样??也都猜出了一二

“三位??”薛不才道:“薛某还有一请??”

“请讲??”

“吴师弟身为魔尊之后之事??我看便不必提起了??咱们只说是他击败了新魔尊便可??”薛不才道

“好??”三人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