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60 回奸细

460回 奸细

“神僧所言不错??即便是我们中阵??也只与它战成了平手??”薛不才道

大部分人都沒有见过中阵的厉害??只有在北山破流石阵之战之中??西山分舵之人和虹光派的第二波人马见过中阵之强??若以中阵都斗不过那只飞虎??可见那飞虎之强

“飞虎便是白虎吗??”有人问道

薛不才摇摇头道:“飞虎虽强??却远不及四大圣兽的水平??只是白虎若出??却必定十分的费力??我们若出兵奇袭??速战速决??不等白虎出來便歼敌于野??或许便有胜算??”薛不才说着??眼中放光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天色已晚??咱们还是进屋细谈吧??”

薛不才听了一愣??心道该死??只顾说得高兴了??却忘记了此处人多耳杂??难免里面有邪教的奸细??于是连忙抱拳道:“明海方丈所言极是??咱们要从长计议??”

于是众人散去??天龙帮给安排伙食??各帮各派则纷纷的埋锅造饭??准备吃晚饭了

就在众人忙碌之时??一个天龙帮的弟子却大摇大摆的向山下走去

此处乃是天龙帮的分舵??天龙帮弟子走动实属正常??只是此人身后??却远远的跟着一人??那便是丁引首徒王一鸣??原來薛不发现自己失言??就在进屋之前安排几人注意在场的众人有无下山、放信鸽之事??好在刚才在场的人并不多??大家各自的分开??观察着众人??而王一鸣见那天龙帮的弟子既沒得帮中的首要吩咐??也沒有什么特殊之事??无缘无故的向山下走去??于是王一鸣起了疑心??一路的跟來

那天龙帮弟子一路向下??还不时的回头看看??渐渐的离开了西山分舵??已走出很远了

王一鸣一路的跟踪??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此时天色已晚??还好天上有月??可以隐约看清那人的背影

那天龙帮弟子离开西山分舵大概十余里??前面出现了一个村庄??王一鸣大奇??心道难道邪教的联络之人??便躲在这村庄之中吗

只见那人偷偷摸摸的靠近了村庄??在一处俯下身來??王一鸣靠近一些??心道莫非他俯身之处有地道??还是那里有藏书信的机关??只是那人一路的下山??并未见到他写信??若是如此??他传信只能口述给他人了

王一鸣正想着??突然那天龙帮的弟子学了两声狗叫

片刻之后??离他很近的一座房子之内??也传出了几声的狗叫??那人大喜??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那间房子跟前??四下看看无人??开门而入

在他一开门的时候??王一鸣看见里面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进去

王一鸣大惊??心道这里果然有人接应??他拔出了剑??慢慢的靠近那房子??准备将二人一举歼灭

可是刚刚靠到那房子的窗外??却听到那房间之中传來了二人急促的呼吸之声??接着便是二人断断续续的对话

“你怎么现在才來??想死我了??”女子说话的时候??不时的停下??显然是嘴不时的被什么东西堵上

王一鸣眉头一皱??已经猜到这二人是在做什么了

然后那男子的回答更验证了他的想法

“我岂是不想你??你这对白馒头早想用力的舔一舔了??”说到这里听到了吮吸之声??那女子发出一阵的**的笑声??显然是那男子做了如他自己所说之事

听到此处??王一鸣心中懊恼??自己追踪半天??却只是追到了一个偷情的汉子??此时屋内传來一阵的碰撞之声??看來二人心急??碰落了屋中的家什??而中间居然还有衣服撕裂之音??接着那女子便大声的呻吟起來??王一鸣乃是正派弟子??脸上一红??转身离开

走出村子很远??王一鸣身上光芒一闪??御剑而去

刚飞回到西山分舵附近??便有几人跃出喝道:“什么人??”

王一鸣连忙收法落下??只见有四人站在前面??乃是四大门派弟子各一??原來是巡山的??其中虹光派的弟子一眼认出了王一鸣??于是连忙道:“这是我派王师兄??不必惊慌??”

众人见礼

“王师兄??你大半夜的怎么跑到山下了??”天龙帮的一名弟子问道

王一鸣看了看他??欲言又止??一來自己所见之事实在说不出口??二來其中的一人乃是天龙帮弟子??此种奸情之事??对大局沒有什么影响??由自己说出反而倒是折了天龙帮的颜面??有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不如不说

况且天龙帮自上官青云开始??便自持天下第一帮派??为人骄横跋扈??总觉比其它三大门派高出一等??而这上官宇在其父身边多年??此种感觉尤甚??还有便是虹光派与天龙帮多少有些罅隙??天龙帮总是念念不忘其帮主是死在吴天手下之事??此时若是说出刚才那人之事??此时四大门派都在??恐怕会让天龙帮下不來台??反而加深两派之间的误会

于是王一鸣尴尬一笑??随口支吾道:“我只是有些私事??”说着摇头离开

那四人不便多问??于是继续巡逻??只是刚走了片刻??那天龙帮的弟子突然一捂肚子道:“三位师兄??我突然有些内急??要去方便一下??”

“呀??人有三急不可等??师兄快去吧??”无忧谷弟子笑道

那天龙帮弟子捂着肚子离开??只是他未去方便??而是到了天龙帮的营中??向着一身份高些之人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那人脸色一变??马上离开了

王一鸣回到虹光派居住之地??此时天玑堂的师弟们??发现了他不在??正在焦急之中

而中阵几人和各堂的大师兄们虽然知晓王一鸣去了哪里??却都不便说出执行任务之事??只是几人也担心??难道是王一鸣有了什么发现吗

王一鸣一回來??众人便围住了他??最后中阵几人推开别人??秦弄玉低声问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王一鸣尴尬的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终于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大多数人都撇了撇嘴??原來是个误会??大家正准备散去??只有腾飞眉头一皱道:“此事有些疑点??或许是王师兄被骗了??”

“此话怎讲??”王一鸣急道

“我也说不出來??只觉这事有些蹊跷??”腾飞道

“那……这事需禀报掌门师兄吗??”王一鸣又道

“掌门师兄与四位首座??此时正在与其他三位掌门商议作战之事??此事未定??咱们怎能打扰??”腾飞道

“此时好办??只需将那二人抓來当场审问便可??”秦弄玉道

“不可??”李玦道:“那人毕竟是无龙帮弟子??若是我们审问??岂不是越俎代庖??”

众人一听说得也有道理

只听王一鸣冷冷一笑道:“我看无妨??那天龙帮弟子做出了如此不齿之事??必不敢将此时声张??再者他们若真是奸细反而是咱们有功??天龙帮便有管教失当之过??”

“说得不错??”秦弄玉道??“你且带路??我与你一同去??”

“不必??”王一鸣心道刚才是自己失误??险些耽误了大事??这次自己要将功补过??于是道:“我看那人法力平平??我一人足以??”说着便取出了剑??剑上光芒一闪??便要飞起

“师兄??我们陪你一起去??”两个天玑堂的师弟道

王一鸣见是自己的师弟??于是点点头??向其他人一抱拳??与两位师弟快速的离开西山分舵??向那个村庄飞去

于是众人散去??各自的就地休息

秦弄玉调息片刻??听到旁边的腾飞自语道:“不对??还是觉着不妥??”

“腾飞??有什么不妥呢??”秦弄玉问道??旁边几人也都睁开了眼睛

“王师兄只说那天龙帮弟子法力一般??却未见过那屋中的女子??他岂知那女子也是法力一般??”腾飞道

秦弄玉等人听了脸色一变??因为如此说來??王一鸣可能有危险了

“你们速去禀报掌门知晓??中阵六人??与我同去??”秦弄玉道

“好??”

话音未落??中阵六人已腾空而起??追了过去

天璇堂的丁伟见在场的之人中以自己为长??于是干咳一声道:“我去禀报掌门师兄??”说着向山上西山分舵堂口走去

刚走到议事厅的??便见一个天龙帮弟子也急匆匆向议事厅走去??从后面超过了他

丁伟向那人微微的点头??那人却是紧皱眉头的看了他一眼??跑到了前面??与外面的守位之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守卫便放他进去了

丁伟走了过去??向守卫抱下拳便要进入??守卫却拦住了他??“你做什么??”

“我乃虹光派丁伟??有要事禀报本派掌门??”丁伟道

那几个守卫不敢做主??正要进去禀报??此时只听里面的薛不才高声道:“是丁伟师弟吗??快请进來??”

“是??”丁伟说着不管守卫??径直走了进去

中间上官宇坐在主位??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首座等人分列两旁??坐了三四排??此时刚才的那个天龙帮弟子正俯在上官宇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只见上官宇的脸色越听越差??还不时的看看薛不才

薛不才当然已有感觉??却是不理会

晓峰和明海都是极聪明之人??见状也知其中必有问題??只是事未关己??不便多说

“丁师弟??你有何事??”薛不才问道

丁伟看看天龙帮众人??走到了薛不才跟前??在他耳边将刚才之事简略的一说

薛不才听到王一鸣再次前往那小村之时??眉头一皱

“你等为何如此胡涂??怎能让他一人涉险??”坐在薛不才身旁的王一鸣之师丁引却突然站起怒道

丁伟一愣??很少见丁引如此发火的??于是道:“还有两位师弟同去呀??”

丁引瞪了他一眼??向薛不才抱下拳??便要亲去看看??薛不才当然知道他要去做什么??而且自己也不放心??于是点点头

丁引刚迈出几步??却听上官宇突然冷冷道:“丁首座??你要去哪里呀??”

丁引原本便看不上上官宇??此时听出他话中有话??转身冷冷看着上官宇??正要说话??薛不才知丁引等人的想法??于是抢先道:“上官帮主??我派中的一位师弟发现了什么??丁师叔要过去看看??”

上官宇冷哼了一声??冷笑道:“是发现了什么??还是怕人被人发现??”

一听此言??薛不才脸色一变??旁边的司马婉茹却已跃起怒道:“上官宇??你什么意思??”

上官于身后之人也上前一步??怒目对着司马婉茹??其中柯长老喝道:“你怎如此无理??直呼我帮主姓名??”

“阿弥陀佛??”明海和晓峰见两位要上火??连忙的起身??各劝住一方

“大家少安毋躁??此时大敌当前??不可伤了和气??”晓峰将薛不才送回到座位之上道

“阿弥陀佛??正是正是??”明海也答腔道

“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司马婉茹高声道

上官宇冷笑一声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你们心里明白??”说着侧过了头??不看司马婉茹

“我们明白什么??”马万冲见司马婉茹受气??于是也起身道

晓峰和明海见场面又要生控??于是再次拉住双方??“阿弥陀佛??上官帮主??有话不妨讲明??免得误会伤了和气??”

薛不才见上官宇咄咄逼人??心中也是微怒??于是又道:“明海方丈说得极是??上官帮主有话尽管说來??我虹光派也非是怕事之派??”

话说到这般地步??上官宇便不再拿捏??而是指示刚才先丁伟上來的那个天龙帮弟子道:“你说给他们??”

“是??帮主??”那个弟子向众人抱拳道:“在下天龙帮总舵弟子李明??方才我帮中兄弟见到虹光派王一鸣鬼鬼祟祟自山下走來??”

一听王一鸣的名字??众人都是一愣??因为王一鸣虽然不是中阵中人??在虹光派却又是小有名气??而虹光派之人正在担心王一鸣??此时又被天龙帮提起??于是十分的惊奇??只有清楚听丁伟说过事情经过的薛不才猜出了其中的的缘故

薛不才“呵呵”一笑道“方才我说漏嘴??害怕有人将计划传出??故而派王师弟等人注意观察??可能是王师弟有了什么发现??又或者是误会??才离开了分舵??”

上管宇还是冷冷一笑??“明明是你派中出现了奸细??而你不愿在众人面前露丑才故意编派的??”

“你……”薛不才心道我本是为你天龙帮着想??才未说出实情??你现在却倒打一耙??说王师弟是奸细??如今看來??这个上官宇只有他父亲的骄横??却无上官青云的大气

“上官帮主??你说我徒儿王一鸣是奸细??”丁引含怒道

“极有可能??”上官宇道

“可是我派中却未出过贺长老、李囯章、周强??”丁引冷笑道

上官宇脸色一变??“嘿嘿”一笑道:“沒错??我帮中是出过这几个败类??可是我父一知此事??便将其一一诛杀??还曾在三大门派之前自受七刀??绝沒有包庇之意??”

上官宇此话一出??后面的柯长老等人纷纷的点头??心道这新任帮主??终归还是有些水平??不至于损了本帮的颜面??刚才那几句话??明明便是守中有攻??让虹光派自惭形秽

“你是说我们包庇弟子??”丁引怒道

上官宇冷冷一笑道:“那请问贵派的王一鸣现在何处??”

“哈哈哈??”薛不才突然一阵的大笑??“前任上官帮主义薄云天??不才不才??自是敬佩不矣??只是你我在此争论到明日??也未必能辩明真伪??我看咱们不妨到现场一看??便知原委??”

“好??正有此意??”上官宇道

丁引冷冷一笑??心道上官宇只知占了理??等到了现场便有你好瞧的了

“我看还是请明海方丈和晓峰谷主同去??也好有个见证??”薛不才道

“阿弥陀佛??也罢也罢??”明海道

“晓峰也愿同往??”

薛不才向两人抱拳??然后大家一起出了大厅

秦弄玉等人顺着王一鸣飞去的方向一阵的疾飞??沒过多久便看到了前面的村落

“你们看那里??”李玦叫道

大家顺李玦指的方向看去??借着微弱的月光??只见一个房子的窗前??王一鸣正挺剑而立??一动不动

“王师兄??”腾飞叫道

几人落下??正要上前??秦弄玉突然发觉了不对之处??制止住了大家??慢慢拔出了剑

空气之中有一丝血腥之气??而飘來的方向??便是那个房间

“滴答滴答??”

王一鸣的身前传來了水滴之声??腾飞凝神看去??只见一滴滴的鲜血??正滴落到王一鸣的脚下

“啊??”腾飞发出一声的惊叫??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了心头??他慢慢的走到了王一鸣的身后??用手在王一鸣的肩头一拍

王一鸣的身子突然一软??手中剑“当啷啷”的落地??整个人也向前倒去

腾飞大惊??连忙伸手抱住了王一鸣

王一鸣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脸上一股的绿气闪动

“师兄??师兄??”腾飞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