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61 回传信

461回 传信

秦弄玉上前一看??连忙拉开腾飞??任由王一鸣的尸体倒在地上

“秦师兄??你……”腾飞急道

“不可鲁莽??他身上有毒??”秦弄玉说着指指腾飞的双手

腾飞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刚才接触王一鸣的双手??都已微微的发胀??此时已是有些发紫??他心中大惊??此时李玦连点头双臂之上的几次穴道??将一粒丹药放入他的口中??腾飞连忙坐下调息

秦弄玉等人手中剑早已剑气四射??他们将那个房间围住

刚才简单的查看王一鸣的尸体??发现他的致命之伤是在胸口之处??那里有处不大的伤口??此时还流出了黑血??显然是中了什么人的暗器

“王师弟尸体还热??凶手必未走远??”接触过王一鸣尸体的腾飞忍痛道

“好??”众人答应一声??秦弄玉一施眼色??他与李玦、张名玉分三个方向冲了进去

里面只有两具尸体??是那两位天玑堂的师弟??他们原本要陪大师兄來擒奸细??沒想到却中了埋伏送了命

“休走??”突然外面的苏昊一声的大喝??两道剑气飞了出去

秦弄玉等人破窗而出??远远看到苏昊和卢超正向西飞去??而他们的前面??却有两人飞的正急??那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天龙帮的衣服??而女的的飞行姿势不是中原武林所有??却象是邪教中人

于是秦弄玉等人也追了过去

那两人飞得虽快??却不是擅长飞行的苏昊、秦弄玉等人的对手??听到后面之人要追上??他们各自从怀中取出两只信鸽??向空中一抛??四只信鸽展开双翅向西飞去??分不同的方向

而那两人却突然转身??手上绿光一闪??几件暗器抛了出來

苏昊等人大惊??手中剑突然化成一道六色彩虹

“当当”数声??那几件暗器被震飞??那两人见状??同时出手??两股绿气击出??带着一股的腥臭之气??显然有剧毒

此时后面的秦弄玉等人已赶到??他们不敢大意??同时出手??几道剑气将那绿气吹回??两那两人被自己喷出的绿气围绕??突然发出两声的惊呼??显然是吸入了绿气??脸上绿光闪动

他们发出之毒??居然连自己都解不了??可见是何等的歹毒心肠??或许只有邪教绿袍的门下??才能研出如此的必杀之毒

那两人知自己命不长矣??对视惨然一笑??突然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

“别让他们吃??”秦弄玉大喝一声??天殇剑飞出

可是那二人却不管那剑气??而是将那东西塞入了口中??只见一股的绿气从他们的喉咙间升起??那二人的身体也软了下來??似乎要化掉

他们却用尽最后之力??向秦弄玉扑來

天殇剑穿过了他们的身体??却如银针穿雨??几乎沒有遇到阻力

秦弄玉大惊??刚才那二人吞下毒药药性极强??片刻之间便将两个活生生的人??化成了毒血水

只是这念头只是在秦弄玉的心头一闪而过??他此时向前太猛??正迎上那两团血水

“小心??”

旁边的李玦、苏昊、张名玉、卢超同时出手??四道剑气在空中凝成一道气墙??挡开了秦弄玉??也挡下了那两团毒血之水

毒血水落到地上??地上的石块都被烧出“丝丝”之声??可见毒性之强

几人连退数步??站稳之时??那四只信鸽早已飞得无影无踪了

秦弄玉念动咒语??天殇剑飞回??地却不敢用手去接??因为上面也沾满了毒血??剑身也变成了绿色??他正要找个地方清洗??突然空中传來了御空之声??四大掌门从天而降

“掌门师兄??”秦弄玉等连忙向薛不才施礼??只见薛不才脸色铁青??看看四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居然都跑下了山??”

上官宇见状也知事情不似自己所想那样??因为那地上血水之中??正在溶化的??明明便是本帮的衣服

秦弄玉等人正要回答??突然听到那间屋子的方向传來丁引的叫声:“一鸣??一鸣??”

众人此时也忍不住的落泪??毕竟同门一场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明海合什道:“怎会是如此的情况??”

秦弄玉叹了一口气??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看着地上只剩下一角的本帮衣服??上官宇终于沒有说什么??而是把袖子一甩??向分舵飞去

薛不才对于王一鸣之死也是伤心之极??只是他现在是一派之主??又是大敌当前??他无暇伤心

区区两个探子??便要了天玑堂首徒王一鸣的命??若是传说中的白虎真的出现??中原岂能完存

而且绿袍弟子在此出现??那么便要小心他们是否在食物饮水之中下了毒??薛不才想着??突然起身向西山分舵飞去

剑魔徐师伯只能与玄武战成平手??而四圣之人白虎实力传说最弱??想來与玄武不会差得太多??大阵都困不住剑魔??那么同样不是白虎的对手??而那只飞虎??都能和中阵战成平手??如此说來??需得好好商量一番??但原本定好之计??此时已被四只信鸽带回??邪教与西夜国之人必定早有了准备

这该如何是好呢

想到此处??看着西方的天空??薛不才突然心生一计

薛不才安排几人收拾三人的尸体??自己则急向西山分舵飞去

晓峰和明海方丈见他若有所思的向回飞去??心道他必定想起了什么事情??于是也跟着飞回

上官宇刚刚落下??薛不才便从后面追上

上官宇心道不好??这薛不才该不会是來找自己算帐了吧??不过奸细虽然穿着本帮的衣服??却未必是本帮之人??况且此时衣服都已被化去??他也沒有证据了??想着冷冷一笑??转身对着薛不才

“上官帮主??刚才薛某言语有失当之处??还请多多的包含??”薛不才突然抱拳道

上官宇一愣??这话与他原本的想象完全是两回事??于是心中也有惭愧??连忙还礼道:“薛掌门之言让宇惭愧了??”

薛不才见上官宇也说了软话??此时明海和晓峰也飞到??于是又道:“如此大敌当前??我们四大门派一定要精诚团结??才能度过如此危机??况且贵帮为天下第一帮会??若是无贵帮之力??我们岂能战胜邪教和西夜国人呢??”

上官宇听薛不才口中说出天龙帮是天下第一帮??而且还要倚仗本帮??心头大爽??于是“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天龙帮向來不是缩头乌龟??此次定会全力以赴??”

薛不才点点头??然后向晓峰和明海使个眼色??拉着上官宇率先向屋内走去??其它一干人等??不论是长老还是首座??都被拦到了外面

晓峰和明海看着薛不才与上官宇牵手的背影??心中不免的敬佩??薛不才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肚量??原本是虹光派占理之事??他却向上官宇赔不是??而让四大门派尽释前嫌??同心协力??此举看似简单??却需极大的勇气

此时四人进到屋内??薛不才四下听听??附近十丈以内并无人声??于是对三大掌门道:“方才邪教的奸细??临死之前拼命放出了四只信鸽??看來早已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而据一鸣师弟生前说??那人乃是自峰顶而下??我等说话之时他已在场??当把火攻、突袭之事听走??传与了邪教??”

“是呀??”晓峰点头道:“原本火攻乃是一良策??若是邪教提前做了准备??此计便事倍功半了??”

“那怕什么??”上官宇道:“咱们与他们硬拼??难不成还怕了那些野兽不成??”

薛不才摇了摇头道:“上官帮主所言虽然不错??但我四大门派乃是活生生的人??而对方是未开明之野兽??我们岂能让自己帮派的弟子与之拼命呢??”

“阿弥陀佛??”明海道:“薛掌门所言差矣??不论是豺狼虎豹??还是蝼蚁飞虫??都是一命??与我凡人并无不同??不分贵贱??”

此言一出??三人一愣??薛不才连忙赔礼道:“惭愧惭愧??不才佛缘不深??无法领会方丈之言??只是也知自己错了??”

晓峰见话題被明海岔开??于是道:“人之躯体??本无善恶之分??只是以心分之??狼虫虎豹??也无善恶??只是驱动它们之人心恶??它们便是在做恶事??”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师父在世之时??常说无忧谷之人与佛有缘??如今听晓峰谷主一言??果然如此??”

“多谢夸奖??只是百兽不知方丈的善心??咱们对付妖邪??还需全力而为??速战速决??”晓峰又道

明海听出了晓峰之意??于是连念几遍佛经??不再说话

上官宇早已不耐烦??于是立刻问道:“薛掌门??你可有何良策??”

薛不才点点头??低声道:“既然他们已知我们火攻之计??必定会有防备??邪教之中赤发老祖擅长御火??所以必定会让他率先出阵??”

晓峰听了眼中一亮道:“薛掌门的意思是??”

“咱们便将计就计??出奇兵一举拿下赤发??然后再用火攻??打邪教个措手不及??力争在白虎出现之前结束战斗??”薛不才道

“如此甚妙??”众人点头道:“那具体应当如何??”

薛不才想了一下??在众人面前低声的说了起來……

信鸽善于飞行??而且极少迷路??还能记住路线??所以各帮各派甚至于邪教都喜用它们作为传信的工具

信鸽飞行之快??若非是御空之术的高手??根本无法追上??即便是御空术的高手??若沒有绵长的内法??即便能够跟上信鸽的飞行速度??也无法如信鸽一般的长距离飞行

除非有徐若琪那样的五彩霞衣??然而五彩霞衣只有一件

这四只信鸽分飞不同的路线??却是飞向一个目的地:沙漠之边的西夜国阵营

若是平时??用信鸽传书原本是便利之事??然而此时用信鸽传书??却是个错误

为了防止四大门派的突袭??白眉安排在百兽营地的东侧十里之外??由惊鸿带來的猛禽摆出了一道防线

这几日西夜国的兽师们不断的从各方驭來野兽??充当猛兽猛禽的食物??可是这些食物却远远不够

曾有人建议马上进攻??可是白眉和云霄却沒有答应??因为他们还在等一个消息??四大门派之人既然已查探了己方的虚实??那么必会出对策??只等邪教的卧底带來消息之后??他们便可有的放矢

可是他们却沒想到那两个奸细被王一鸣发现??而在頻死之际还忠于职守??放出了信鸽??放信鸽沒有错??错便错在那头道防线??乃是由猛禽们布上

俗话说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猛禽眼中??那信鸽便是美味的食物??况且它们这十多天來??从未吃饱过

那些外围的猛禽们??见到可食之物??都恨不得一口吞下??就连被饿晕了的同伴??也时常成为大家的口中之食??有些实在饿急了??居然连附近的树皮都被吃了??巨型的鹰、雕何时吃过树皮呀

正午时分??太阳正毒??猛禽正在山颠、树稍的阴凉之处歇息??有得闭是了眼睛??有的将头埋到了翅膀之下??在四周却是一片的安静??虽然已是秋日??可是靠近沙漠之处??依然干热

只是突然之间??众猛禽突然齐齐的醒來??原來空中传來振翅之声??众猛禽精神为之一震??同时张开了翅膀??锐利的目光向天空看去

只见一羽的信鸽远远的飞來??虽然看上去肉少的可怜??可是众猛禽一阵的兴奋??同时振翅而起??扑了过去

铺天盖地

数千只猛禽去抓一只信鸽??实在太过于夸张??可是实事就是这样??那仗信鸽虽然受过训练??可是看到了如此的阵式??居然连翅膀都忘记挥动了

前面的猛禽虽然咬到了信鸽??尚未來得及撕咬??便被后面的同类吃掉

此时更远处的猛禽不知这里只有一只信鸽??以为有大批的食物??于是不知真相的冲了过來??拼命的撕咬着前面的猛禽

空中不断的有羽毛飘落??却未见有肉条甚至骨头落下

此时又空中又传來了振翅之声??又有两只信鸽飞來??只是片刻之间便成了众猛禽的食物

此时惊鸿发现了这边的混乱??驾鹏而來??见数千只猛禽乱到一处??还有其它的猛禽不停的飞來

她脸色一变??取出竹笛吹了起來

笛声响起??众猛禽终于安静了起來??片刻之后??终于不在有猛禽飞入??而那些打斗到一起的猛禽也越來越少??最后剩下几十只遍体鳞伤的??也无力再战

惊鸿的笛声突然一变??数道声波飞向了场中的受伤猛禽??那些猛禽同时发出尖叫??全身的羽毛都竖了起來??然后几声的哀鸣??身体僵硬??坠落了下去

惊鸿收起竹笛??向回飞去

突然??一声细微的振翅之声传入了她的耳中

她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羽信鸽飞了过來??而附近的猛禽早忘了她刚才的惩罚??扑了过去

禽兽毕竟是禽兽??中原有句乡间俗语叫:记吃不记打

惊鸿已看清楚那是一只信鸽??连忙取出竹笛

笛声飞出之时??飞在前面的一只鹰一只雕两啄之下??早已将那只可怜的信鸽撕成了两段??吞到了腹中

惊鸿连忙吹笛将二鸟驭來??然后向西飞去

此时白眉等人正在阴凉之处打座养神??听到了空中的鸟飞之声??纷纷的睁开了眼睛

惊鸿带着两只鸟落下

“大兽师??有信來了??”惊鸿道

白眉听了大喜??连忙道:“信在何处??”

惊鸿的笛声再次一变??那只鹰和雕齐齐的被震死在了地上

惊鸿跳下??化指为刀??在二禽的颈下切入??鹰的食道之中??只有信鸽的半截身体??而从雕的腹中??找到了一个小纸片??上面只剩下两个字“攻兽”

白眉眉头一皱??一只手接过带血的纸条??另一只手依然伸向惊鸿??于是惊鸿再次检查了一遍两只猛禽的腹中??最后向白眉摇了摇头??旁边有人端上一盆水??惊鸿洗手

白眉脸上微怒??见惊鸿已开始洗手便收回了手??看着那半截信道:““你的鹰为何会把信鸽吃掉??”白眉道

那边惊鸿听到了白眉的呵斥之声??也哼了一声??虽然带着面具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也能感觉出她此时的脸色也十分的不悦

旁边的原本脾气极大的云霄??此时却是有些紧张??连忙道:“你们莫急??此事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惊鸿重复两遍云霄的话道:“咱们即已來到中原??何不一鼓作气杀将过去??在此每待一日??便要损耗许多的食物??我看这些禽兽未上战场??便要都被饿死了??”然后看着白眉等人道:“在你们眼中??这些禽兽只是畜类??死伤无妨??而在我西夜国人眼中??此禽兽们却都是朋友??虽然脾气暴躁??却也是虎毒不食子??”惊鸿说完??狠狠的看着白眉

云霄闻听此言??脸色一变??低声呵斥道:“惊鸿??不可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