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68 回梦中失身

468回 梦中失身

救徐若琪之人??自然便是飞将??他原本要回答??只是此时乃是施法刺穴的关键时刻??他口刚一张开??法气一散??一棵小草钻错了位置??徐若琪发出一声的呻吟之声

于是飞将不再说话??徐若琪感觉身上的青草又有规律的动了起來??片刻之后??身上一阵麻苏苏的感觉??疼痛居然减轻了不少??她突然觉着很困??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徐若琪的身体已经被数万片的药草给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來??飞将收起了身上的光芒??此时脸色已有些发白??显然是耗费了许多的内法??于是他连忙盘膝打座??身上紫光闪过??内法周天运行

许久之后??飞将停下了施法??他睁开了眼睛??擦擦额头的汗水??走到了徐若琪的面前

沉睡中的徐若琪格外的美丽??飞将居然看呆了

直到徐若琪发出了梦呓:“吴天??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飞将此时才猛的醒來??对着面带红润的徐若琪对道:“吴天??吴天是谁??”

原來是那些药草之中??有几味原本有镇痛之效??同时副作用便是容易产生幻觉??此时药力发作??徐若琪仿佛又回到与吴天的数次肌肤想亲之时??于是脸上的红润更加的厉害起來??还不停的发出呻吟之声

她被绿草紧紧包裹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曲线诱人??而更要命的是那呻吟之声??或许她的梦中??正在与吴天缠绵、正在做着他们渴望已久的事情

徐若琪原本便是极美??此时又做出如此诱人之态??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冲动起來??飞将当然是正常的男人??而且是个喜欢女人的男人??所以他此时身体也有了反应??他爬到了徐若琪的跟前??近距离的看着她的红润的脸??轻咬的嘴唇??还有口鼻间吐出的热气

飞将心中一荡??突然口中光芒一闪??徐若琪身上的药草们纷纷的散开??于是徐若琪便那样一丝不挂的躺在了飞将的面前

飞将的手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抚过??徐若琪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起來??不时的抬起她的嘴??挺起她的胸??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飞将再也无法抵御诱惑??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她的双峰之间??徐若琪尖叫一声??那是快乐的尖叫

终于??飞将也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黝黑而健美的身体

然后??他爬到了徐若琪的身上??一黑一白两个身体结合到了一起……

天色已亮??徐若琪又被药草包裹了起來??沉沉的睡去??飞将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轻抚着她的秀发道:“按我皮山国的习俗??一个男子若是未婚??便可将看上的女子抢回成亲??女子不可拒绝??我飞将虽然已成亲??却是贵为大将军??故而再取也无不可??况且我国公主已许配给了你们中原的虹光派高手??我再取一中原女子??更显我们关系之密??”

太阳此时射到了飞将的身上??他抬头看看太阳??居然已过去了一天??不知自己的军队现在如何

他正想着??突然听到不远之处传來了野兽吼叫的声音??接着便是大队人马移动之声??飞将飞到一棵树上??向那边看去??只见西夜国人与邪教之人??带着剩下的两万多头猛兽??向中原的腹地走去

飞将心道不好??难道本国的军队已全军覆沒??自己的兄弟巴鲁呢??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的将士们呢

飞将不敢再想下去??只有回去看看才可安心??可是又担心身后的徐若琪??于是口中念动咒语??旁边的草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徐若琪瞬时间被藏了起來

飞将这才飞身而起??向着原本藏身之地飞去

飞将所到之处都是一片狼籍??或许许多的人或者动物的头骨??因为咬不碎、吞不掉而散落到了地上

飞将回到了原本的藏身之处??只见满地的头骨??更有许多皮山国人的衣服已已撕得粉碎??但仍可以看出上面的斑斑血渍??再看那片树林??已被毁去了大半??飞将脸色一变??心道不好??自己的军队果然遭到了袭击??看样子损失惨重

自己不真??巴鲁不知指挥的如何??他们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飞将想着??四下查看??片刻之后便发现了巴鲁落下的记号??方向是另一处藏身之地

飞将大喜??急飞而去

飞一会儿??便看到了那片树林??树林之外的血渍显然已被清理过??所以从表面看來??似乎这里沒有什么异常??但是飞将觉得出來??这些树上都已被本国人施了法术

“巴鲁??巴鲁??”飞将高声叫道

片刻之后??那树林之中飞出一人??满身的血污??正是巴鲁

“大哥??”巴鲁顾不上飞将的要求??在军中沒有叫大将军??而叫了大哥

只是飞将也顾不上这些??连忙迎上??拉住巴鲁的双手??二人同落于树林之前道:“巴鲁??你怎么样??弟兄们怎么样??”

“弟兄们??你这一去不回??还顾得上兄弟们??”巴鲁埋怨道

飞将心中有愧??不便飞驳??而此时那林中幸存的皮山国人??听到了飞将的声音??也纷纷的走了出來

飞将看着这些弟兄们??一阵的心酸??走在前面的几十人??虽然满身的血污??但看上去似乎沒有受重伤??而后面之人??不是细树枝做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便是用药草缠绕着身体的伤处??更有甚着他们的手臂或者腿??被那猛兽咬去了一截??此时空空荡荡

如此军队??怎能再战

飞将看着??热泪盈眶??他突然面向众人跪下??吓得那些兵士们也不顾身上的伤痛??也纷纷的跪下

巴鲁跪下扶住飞将道:“大……大将军??你尊贵之躯??怎能向我等行此大礼呀??”

“飞将不才??有愧于大家??就此谢罪??”飞将道

众人齐齐的还礼??前面一位偏将道:“此事不能怪大将军??若只是西夜国人还好说??但有圣教众人相助??所以我等才损失惨重的??”

此时巴鲁扶起了飞将??飞将又将旁边几人扶起??其他人相互搀扶着也纷纷起身

“大将军??下一步该如何??”巴鲁问道

飞将看看众人??已不能战??于是道:“后退百里??找一处休养数日??然后返回西域??”

“不打了吗??”巴鲁道??“我们可是与驸马有盟约呀??”

“我国已然尽力??如此上去??只能送死??”飞将看着众人道:“你们且好生的养伤??等中原四大门派和西夜狗战至两败俱伤之时??咱们便趁机直捣西夜国都??”

“是??”众人一听大将军还有后招??于是心中大喜

只是旁边的巴鲁早听出了大哥话中的别意??于是道:“大将军??难道你不随我们回去吗??”

飞将摇了摇头道:“你们且回??西夜狗和邪教鼠辈杀我国人??我不能善罢甘休??”

“啊??”巴鲁惊了一声道:“大哥??我与你一同留下??也好有个照应??”

此言一出??他身后数人也齐声的要留下

飞将轻拍拍巴鲁的肩头道:“你们若与我同去??谁來领导军队??况且既然我们与驸马有盟约??我此次只是想找到四大门派之人??与之并肩作战??好让他们知道咱们皮山国人非是胆小怕事之人??”

巴鲁到听他是要与四大门派之人一起对付西夜国人??才放心了不少??后面之人也纷纷的点头

飞将看看大家又道:“从今天起??你们便听巴鲁的指挥??而西夜狗和邪教群鼠已向东而去??所以你们暂时的安全了??我当赶到他们前面??找到驸马??”

“请大将军保重??”众人齐声道

飞将再次向大家抱下拳??转身飞走了

飞回的路上??飞将盘算了一下后面之事??如此看來??四大门派也已被西夜国和邪教击败??而传说中的白虎??不知出现了沒有

他看到了前面徐若琪藏身用树林??心中又是一荡??那个美丽的女子是否还在沉睡??她光滑的皮肤、丰满的胸部??还不时的浮现在飞将的眼前

飞将落下??四下一看??心中大惊

原來地上药草撒了一地??它们应当包裹在徐若琪身上才对??而摭掩徐若琪的草木??此时居然也被震碎??他布下的阵法??也被破坏了

飞将着急了起來??那姑娘此时正在昏迷之中??而且赤身**??若是被歹人掳走了??后果不堪设想??他想着腾空而起??四下的打量

哪里能有什么发现呢??飞将沒有发现什么??于是又落下??冷静了下來??再次仔细的观察现场的情况??看罢多时??他安心了不少??因为那些药草和树枝??看上去是从里面被震碎的??而不是从外面被扒下??再看旁边不远处??他帮徐若琪脱下的衣服??此时也已不见

难道是那个姑娘已经醒來??穿上衣服自行的飞走了

飞将想着??心中惊讶??那姑娘是什么体质??受了飞虎的重击??虽然有自己拼着命施法救治??那也应当躺上一天两天才能行动??可是她只是休息了一夜??居然便能破坏他的阵法了

只是她飞走了??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呀??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若是去中原??如何能找到她呢

不过如此厉害的姑娘??在中原必定非常有名??我且找到了驸马??向他打听便可

飞将想着??又飞到了空中??向着西夜国人和邪教行进的方向飞去

那个方向??便是碧云山的方向

飞行了两个多时辰??飞将已看到了那些猛兽们经过留下的痕迹

遍地狼藉

飞将已远远的看到了那群猛兽的影子了??而白眉等人飞在野兽的上空

因为此时下面还有一架藤轿??受了重伤的云霄坐在上面??被几个人高马大的乌苏国人抬着??惊鸿则在母亲的身旁??寸步不离

因为有数万的猛兽??还要照顾受伤的云霄??所以队伍行进的速度很慢

飞将心道他们朝这个方向行进??前方必定是四大门派的一处所在??四大门派中的天龙帮西山分舵和虹光派靠近西域??前面应当便是这两处所在之一

另外若是那位姑娘也是四大门派之人??她此时受伤??难免要被四大门派追上的??我不妨绕到他们前面去??设下几个法阵??阻上他们一阻??也好为那位姑娘和四大门派多争取些时间

飞将想着??起身向一旁飞去

越向东走??树木越多

飞将在西夜国人的必经之路上??找了几此树林??念动咒语设下了几个陷阱??这陷阱对于那些修真高手恐怕沒有什么作用??可是若对付那些猛兽??则是杀伤力惊人??只要它们一接触到那些机关??旁边的树枝便会如长矛一样刺來??保它们插翅难逃??况且它们大多沒有翅膀

布完阵??飞将满意的一笑??自己皮山国人??久居于缺水少木的沙漠之上??为了能够让草木按自己的意愿生长??保护绿洲??所以他们的先人创造出了御木之术??而沙漠之上草木毕竟极少??施展之处不多??而一进中原??发现这里居然遍地都生有草木??本国的法术极易施展

若是有朝一日??自己能带国人踏足中原??在这里争下一席之地??本国定可日益壮大??与中原四大门派并驾齐驱

飞将想着??向前飞着??大约过了一日??他远远的看到了前方的一处仙山

此山之上树木郁郁葱葱??而半山以上更是被云雾所笼罩??一派道家的仙境

飞将越是靠近??心境越是明净??于是他心中赞叹之余??便觉此山必是非凡之所在??莫非这便是虹光派所在之地??碧云山

若是如此??便可在这山上找到驸马了

飞将想着??加快了速度??一路直上??向碧云山上飞去

刚过云线??突然听到空中传來一声的爆喝:“什么人??”

接着便是一道六色的彩虹从天而降??击向了飞将

飞将大惊??双手一挥??凭空生出几根树枝??挡住了彩虹

“轰”的一声巨响??飞将身子一歪??飞到了一旁??而发出彩虹之人??则也是一声的惊呀??被震退数丈??停在了空中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碧云山??”空中那人喝道

飞将稳住身形??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英姿飒爽的青年挺剑飞于上空??此时正怒目对着自己

飞将收回法术??抱拳道:“这位少侠??我乃西域皮山国大将军飞将??”

空中那人一听是皮山国人??再看刚才飞将所施展的法术??心头已肯定了八分??于是也收剑道:“原來是飞将大将军??我曾听我派李玦师兄提起??在下虹光派储志宏??刚才得罪了??”

“无妨无妨??我国的驸马可在山上??”飞将问道

“驸马??”储志宏一愣??马上反应过來道:“大将军说的是李玦师兄吧??他在山上??请??”

于是储志宏带着飞将??直向天枢峰飞去

此时山上已无几个人??所以大家都聚集到了灵气最强的天枢峰上??方便彼此照顾

飞将和储志宏刚刚飞上天枢峰??就见峰上七人此时突然的飞起??七人身上的光芒在空中连接为一体??化成一柄巨剑

巨剑一出??天上风云突变??一片的宁静

飞将见此架式??心中大大的佩服

“大将军??这是我派掌门师兄在带领中阵练习北斗七星阵??”储志宏道

飞将点点头??只见那柄巨剑在空中轻灵的飞舞??显然是阵中七人配合已相当的熟练??飞将只觉头顶之上剑气习习??一种压迫之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來??旁边的储志宏身上也发出了微微的光芒??显然是在运法抵御

巨剑在空中飞转??突然剑气再涨??在空中化成一道七色彩虹飞刺而出

储志宏看了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忍不住说道:“难道他们成功了??成功了吗??”

只是此时??北斗七星阵的天玑位突然光芒一弱??巨剑一颤??凭空消失了

七人落下??只是其中天玑位的腾飞被旁边的李玦和张名玉搀扶??气喘不矣

薛不才微微的遗憾??差一点就要练成了??可惜是腾飞原本受伤最重??内法不济??半途才停了下來

旁边突然传來了鼓掌之声??江小贝上前安慰道:“甚妙甚妙??你们合七人之力??而施展出七虹境界的虹光剑法??这原本是大阵的招法??居然被你们用出??实在厉害??我看你们不必再练??而是让那四位伤重的多多的休息为妙??我那里还有几棵的雪参??”

薛不才点点头??于是伤重的腾飞、张名玉、卢超、苏昊向他和江小贝一抱拳??转身回了天枢殿

而薛不长等人也发现储志宏带上來了之人

李玦见是飞将??一吐舌头??转身便要离开

而飞将早一眼认出了他??于是高声叫道:“驸马??终于找到你了??”

李玦脸上一红??旁边众人虽然已知他被皮山国招了驸马??但听有人亲口如此叫他??还是有些吃惊

只是李玦见自己已被认出??不再好意思离开??于是连忙抱拳道:“原來是大将军??”

飞将大惊??连忙上前施礼??毕恭毕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