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69 回生意人的生意

469回 生意人的生意

李玦有些不太适应??于是转话題道:“我來为你引见??这位是西域皮山国大将军飞将??这位是我虹光派薛掌门??”

薛不才与飞将彼此见过礼??只是薛不才和江小贝对视一眼??同时心道这皮山国大将军独自拜访碧云山??看來他们已与西夜国人交手??而且也是败了??只是虽然心急??却不便马上问出??于是请飞将到天枢殿中说话

路上飞将又想起了刚才见过的阵法??于是挑大指道:“贵派的北斗七星阵果然名不虚传??如此的威势??恐怕即便白虎出世??也未必是对手??”

一听此言??薛不才苦笑一声道:“让大将军见笑了??我派的中阵??只能和飞虎战成平手??”

“啊??”

薛不才又是尴尬的一笑??请飞将入殿后坐客位主座??可是飞将见李玦不坐下??于是也不敢坐下??薛不才和江小贝“哈哈”一笑??请李玦也坐了下來

飞将落座之后??将他与西夜国人大战之事说了一遍??薛不才等听后微微的遗憾

“可惜大将军一入中原便与敌遭遇??否则我四大门派与大将军的兵马合兵一处??虽然未必取胜??却可以重创西夜国人和邪教??”薛不才于是将四大门派与西夜国人大战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飞将久经沙场??听完之后还是一下子站了起來:“什么??白虎真的被他们召唤出來了??”

“正是??”薛不才也站起道

“这便麻烦了??这便麻烦了??”飞将道:“连中原四大门派都斗不过白虎??看來此次西夜国要做大了??”

薛不才等人岂不是犹豫于此??于是也纷纷的摇头

飞将想了一下??突然笑道:“薛掌门??都说你们中原之人为人处世藏而不露??年中原四大门派经营多年??藏龙卧虎??岂能沒有高手??况且连一个区区女子便能与飞虎周旋??”

“女子??”薛不才惊道??“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她身上散发出五彩之色??背上生出一对的羽翼??貌若天仙??”飞将道

“徐师妹??”薛不才和李玦同时道

“你见到我们徐师妹了??她现在人在何处??”李玦担心道

飞将一愣??“那女子性徐吗??是你们虹光派的??”然后想了一下又道??“不错??一定是虹光派的??她所用的法术与刚才所见一模一样??”

“正是??”李玦道:“我等大败而归??受伤者颇多??徐师妹为了给我们争取出养伤的时间??所以只身向西??”

飞将此时惊道:“难道她还沒有回來吗??”

“当然沒有??”李玦道??“你是如何见到的徐师妹??”

飞将心中暗道能徐姑娘若是因为我给她治伤而遇害??难免会受到驸马的责罚??她正好未见过我的真容??而且我与她说话之时??正在施法??所以不敢大声??而且当时嗓音还有些沙哑??她也未必能听出是我

想罢飞将道:“我部与西夜国大战之时??若不是徐姑娘引开飞虎??况且我军将全军覆沒??我此來碧云山??一來是与贵派协商下步的行动??二來便是找出那位姑娘的门派??向她表示感谢??既然徐姑娘与驸马同是虹光派之人??那便方便了??”

薛不才和李玦担心的对视一眼??心道飞将大战之后都已赶到了碧云山??而徐师妹为何还沒有回來

此时门口突然传來了秦弄玉的声音:“师门师兄??徐师妹回來了??”

随着话音??只见徐若琪向内走來??身上的五彩慢慢的散去??显然是刚刚急飞而归

飞将一见徐若琪??“腾”的站了起來

徐若琪沒有看他??而是向薛不才抱拳道:“掌门师兄??我已尽了全力??但西夜国人和邪教恐怕明日便要到了??”

“徐师妹辛苦了??”薛不才上下打量徐若琪一眼??看她面无血色??身上的衣服还有许多处的破损??于是又道:“你可受伤??”

徐若琪笑笑道:“一点小伤??无妨??”

飞将心道??她岂是受了小伤??若不是我救治的及时??她连命都沒有了??据说这中原女子不够开化??她曾被我脱光了衣服??所以不愿说出被人治伤之事??而且看來她还未知我对她做了男女之事??此处是虹光派??我也最好别说??否则人家生起气來??恐怕连驸马也不会帮我

“徐师妹??这位是皮山国的大将军飞将??特來向你道谢的??”薛不才道

飞将连忙上前行礼??徐若琪还礼??诧异的看着他

“若非是徐姑娘引开了飞虎??我军恐怕已全军覆沒??”飞将道

徐若琪点点头??想起自己偷袭云霄之时??西夜国人正与另一支人马对战??原來便是皮山国人??想着向薛不才抱下拳??急着去看吴心了

徐若琪走后??薛不才又吩咐人安排飞将休息??见飞将走出了天枢殿??薛不才才道:“秦师弟??储师弟??你们也听到了??西夜国人和邪教明后天便到??山下的百姓疏散的怎样了??”

秦弄玉叹了一口气道:“聚集到山下的百姓??原本便是在前些阵子??受了猛兽侵袭之苦??才投奔到咱们碧云山下的??此时劝他们离开??他们却是多数不肯??他们说若是连碧云山下都不安全了??天下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呢??”

薛不才听了心中感动??“我派先祖经营多年??才使我虹光派成为四大门派之一??才让天下百姓对我虹光派寄予厚望??信任有加??而不才无能??如今可能要成为四大门派之中??第一个被灭掉的了??”

“掌门师兄不可如此??”储志宏道:“若你都沒有了信心??其他师兄弟们又该如何呢??况且咱们也只是一时失利??别忘记了??我天权堂??还有最强一人未曾出手呢??”

“最强之人??”薛不才看看储志宏??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坚毅的目光??他再看看秦弄玉和李玦??这二人眼中也是颇有信心

于是薛不才突然“哈哈”大笑道:“不错??咱们还有最强的一人??最强的一招??”

久未说话的江小贝此时道:“我离开凝碧涯之时??他已在参修虹光十字剑法了??”

“当真??”薛不才惊喜道

“当真??所以眼前之计??便是为他争取时间??”江小贝道

“好??那咱们中阵??明日便与邪教拼死一战??”薛不才道

吴心此时睡得正香

答应吴天帮他照看吴心的冯不凡则抱着剑在旁边打座

徐若琪一进來??冯不凡便醒了??连忙起身施礼??“徐师叔祖??”

徐若琪摇摇手??示意他别大声说话??以免惊醒了吴心

冯不凡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徐若琪看看吴心??此时他睡得正香??或许他也感觉到了徐若琪回來??把小嘴“吧嗒”几下??发出了一声沒有任何意义的声音??然后翻个身又睡觉着了

徐若琪微微一笑??几日的劳顿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她在吴心的小脸之上轻轻的亲了亲??然后给他压了压被角??转身出了房门

冯不凡果然还沒有离开??见到了徐若琪出來抱下拳

“邪教和西夜国人明后日便到??”徐若琪道

冯不凡拍拍怀中剑冷笑道:“來一个杀一个??”

徐若琪知其打架不要命??于是道:“飞虎都能与中阵斗的不相上下??而白虎更是一招破坏了四大门派的最强法阵??这一仗恐怕凶多吉少??”

“大不了一死??”冯不凡道

徐若琪听着叹了一口气??心道都说虹光派中我与他说话最冷??如今看來??自己是甘拜下风??“你若死了??吴心怎么办??”

冯不凡听了一愣

“其实并非沒有胜算??”徐若琪又道

“如何??”

“若是吴师弟恢复了法力??或许还能战胜白虎??毕竟连新魔尊都不是他的对手??”徐若琪道

冯不凡眼中也发出了亮光??因为他对吴天一向敬佩有加

“此时吴心熟睡??不便行动??明日一早??你便带着吴天和魔彩珠离开??将魔彩珠亲手交于吴天之手??那对他恢复内法十分有帮助??”徐若琪道

冯不凡想了一想??终于点了点头

徐若琪放心道:“你且回去休息一晚??明早过來便马上出发??”

“好??”冯不凡说着??转身离开了

徐若琪回到房中??再看看吴心??然后胡乱的吃了些东西??便在旁打座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冯不凡早早的來到了徐若琪这里??徐若琪将吴心在他的背上捆好??然后三人走出了天枢殿

在吊桥之旁??徐若琪又嘱咐道:“此魔彩珠之内已充满了仙坑的灵气??你一定要告诉吴天??”

“好??”

徐若琪说着??便要从怀中取出魔彩珠

可是伸到怀中的手停了下來??她的脸色被变了

魔彩珠??不在怀里

“你且等等??”徐若琪说着五彩一闪??也不顾是在天枢峰上了??径直飞回了房中??在昨晚吃饭休息之地找了一圈??还是沒有找到魔彩珠

她连忙让自己冷静下來??仔细的想了一想??路上掉落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魔彩珠乃是灵物??若是突然落下??必然会发出光芒的??自己岂能沒有发现??如此说來??只有一种可能了

自己曾被人脱光了衣服??而魔彩珠放在怀里??定是脱自己衣服之人贪心??拿走了魔彩珠??如此紧要时刻??怎么能丢了魔彩珠呢

她想着??又飞了出去

她这飞來飞去??惊动薛不才等人??他们跟着到了吊桥之旁

“徐师妹??发生什么事情了??”薛不才问道

“掌门师兄??魔彩珠丢了??”徐若琪道:“原本是要用來给吴师弟恢复法力所用的??”

薛不才等人听了??脸上也是一惊??心道这魔彩珠灵气极强??若是有其在手??内法起码可以提升大半??若是遗落到邪教手中??那岂不是助纣为虐了

“掌门师兄??我现在便去寻找??”徐若琪说着??背上羽翼伸出??腾空而起??人已到了几十丈外

“慢??”随着叫声??几根藤蔓凭空生出??挡在了徐若琪的身前??徐若琪一愣??只好停下

“徐姑娘??你说得是这个东西吗??”飞将跳了出來??手中拿着一个白光闪动的珠子??魔彩珠

“正是??”徐若琪大喜??连忙落下??从飞将手中一把抢过??上下打量沒有损伤??于是放到了吴心的怀中??对着冯不凡道:“你快些走吧??”

“是??”冯不凡向薛不才等人抱下拳??也不等他们答应便腾空而起??向东飞去

看着冯不凡已经远的看不见了??徐若琪才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題??魔彩珠为何在飞将的手中??难道他便是脱光自己衣服之人吗

徐若琪想着??突然转身盯着飞将??飞将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此时与她目光相遇??连忙的收回??他知徐若琪想知道什么??于是道:“刚才那件宝贝??乃是我向碧云山赶來之时??在一树丛之中发现的??”

“如此宝物??必定有光芒??很容易被发现的??”薛不才道

徐若琪咬了咬牙??终于沒有再问别的

众人正要散去??突然山下传來一声的野兽咆哮之声??大家脸色一变??西夜国人和邪教居然來的如此之快

“山下百姓可曾全部撤走??”薛不才问道

“山下尚有百十号当年北山熔岩爆发之时??投奔而來的百姓??”储志宏报告道

薛不才眉头一皱??“眼下撤离已來不及了??储师弟??你速带这百人上碧云山躲避??”

“是??”储志宏答应一声??飞了下去

薛不才听着远处的百兽咆哮之声??攥紧了拳头??如今已是虹光派生死存亡之机??若是一招走错??便是必败无疑

若是此时撤退??以中阵之威力??定可保全??只是如此一來??便会留下虹光派贪生怕死之言??数百年的清誉??便毁于一旦了

此时飞将也看着薛不才??等待着他的决定

战是不战??这是个问題

若是战??便只能留下中阵??其他人必须全部撤走??而此时中阵天玑位的腾飞重伤??法力大减??不说白虎??此时恐怕连飞虎都斗不过

“掌门师兄??”剑气一闪??一人从天而降??居然是腾飞

“掌门师兄??腾飞请战??”腾飞抱拳道

薛不才上下打量腾飞几眼??只见他此时面带红润??气息饱满??根本不像是重伤之人??薛不才向李玦使个眼色??李玦上前搭下腾飞的脉门??跳动有力??虎虎生风

李玦脸上一喜??惊讶的看着腾飞

薛不才自然看到眼里??于是点头道:“既然你已能战??咱们便拼上一拼??争取多斩杀敌人??为四位首座报仇??”

“是??”众人答应道

“掌门师兄??西夜国中有两个女子??其中年岁较长些的??已被我重伤??”徐若琪突然道

“啊??”旁边的飞将听之大惊??“你将云霄大兽师击伤了??”

“正是??”徐若琪答道

飞将听了脸上大喜??“西夜国的大兽师云霄受伤??那么那些猛兽的威力便要打折了??”

“听这动静仍有数万??我们人手太少呀??”李玦道

飞将一笑道:“禀驸马、薛掌门??我昨晚观察宝山之上的草木??皆有灵气??若是许我御动??威力强过普通树木的数倍??”

“你可以用??”薛不才喜道

“好??那么那些猛兽便全部交给我了??”飞将道

“有数万只野兽??你一人行吗??”李玦道

“不行??”飞将道

“啊??”

薛不才听出了飞将话中有话??于是道:“大将军??你需要我们怎么协助你??”

“我只有一些诱饵??能将那些猛兽引到我布的阵中??”飞将道

“什么诱饵??”

“刚才不是说??会有百十百姓要上山吗??若是以他们为饵……”飞将道

“不可??”薛不才断然道:“他们投奔碧云山乃是保命??我们岂能以他们的性命做饵呢??”

飞将叹了一口气??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掌门??”江小贝突然道:“若是任由这些猛兽上山??我们可否将其全部杀死??”

薛不才想了一下道:“若是只有这些猛兽??自然不在话下??若是再加上邪教众人和飞虎??我们自身难保??”

江小贝点点头又道:“若是我们战败??那百名百姓性命可保??”

“难保??”薛不才道

江小贝又道:“若是这些猛兽不除??任由它们在中原肆虐??是否会伤及成千上万的百姓??”

薛不才一愣??“江师叔祖的意思是??”

“我们生意人便是追求最大的利益??牺牲这百十人??而救下成千上万人??才是最大的利益??”江小贝道

薛不才听了一咬呀??“好??既然如此??此骂名便由我背了??大将军??你打算在何处设阵??便与储师弟商议去吧??”

“好??”飞将说着??看了一眼徐若琪??向储志宏飞去的方向追去

百兽的咆哮之声又近了许多

薛不才道:“既然要死战??也要讲究战法??以求事半功倍??江师叔祖??你可有何良策??”

江小贝看了看众人??突然道:“我倒是有一策??操作得当??不但可以重创敌人??或许还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