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77 回你吃了吗

477回 你吃了吗?

“掌门师兄说的不错??当年徐师伯是因中了黑风的疯心蛊??再加上受血剑的侵体??才能气血倒流的??而司马天师叔则是中了白眉一掌??又是在濒死之际不顾重伤??才气息倒流??”吴天道

“你已可以气血倒流??”江小贝道

吴天摇了摇头??叹气道:“不行??”

二人又是一愣??对视一眼??有些看不懂吴天了

吴天知道他们心中的疑惑??于是道:“虽然我沒有弄明白??可是却有高人指点了一妙法??”

“什么高人??”薛不才奇道

于是吴天将伍飞等人之事说了一遍??薛不才和江小贝眼也亮了??原來是如此简单的办法??从前为何沒有人想到呢

“气血倒流??人们只想到跟气血较劲儿??却忘记了气血所谓的倒流??是在穴道之上??穴道反转??气血便不用逆转了??”江小贝激动道

“不错??”薛不才道:“好比一人追一人??后面之人若要追上前面之人??办法一??便是后面之人比前面之人走得快些??便可追上前面之人??”

江小贝点点头道:“办法二??还是可以让前面的人停下來??或者向回走??后面之人也可迅速的超过前面之人??”

薛不才一笑??他与江小贝都是极聪明之人??于是又道:“再或者这两个方法合到一起??后面之人加速走??前面之人向回走??”

江小贝点头认同??与薛不才相视一笑??可是他们发现此时吴天却呆呆的看着涯边的檀心花

“吴师弟??”薛不才叫道

吴天好像如梦方醒??沒有将刚才的话听进耳中去??他顿了一下缓缓道:“其实不必那么麻烦的??后面之人只需转过身便可??”

江小贝和薛不才一听??脸上一惊??对呀??超过一人??便是要让他到自己身后??而前后却是相对的??只需转过身來??那人便已在自己身后了??如此妙法??他们两个自以为聪明之人??思路全被束缚到了路上??却沒有展的更开??路原本是沒有前后的??因为有了行路之人??才有了前后??如此禅理??吴天居然悟得??难道他一直都是大智若愚吗

二人想着??脸上却露出了惊喜之色??以吴天此等悟性??虹光十字剑法有希望了??伍飞所说之法??仍然是在说两人之间的关系??而吴天所想??却已经超脱

吴天此时突然从恍惚中醒來??脸红道:“我走神儿了??”

薛不才和江小贝则是一笑??薛不才向江小贝挤挤眼??然后道:“我去看看侄子们去??”便转身离开了

江小贝知道薛不才是让自己说何事??于是清了一下嗓子道:“吴天??其实我也想出一个妙法??可以助你提升法力??”

吴天已知他所说何事??只是装着不知

江小贝又清了一下嗓子道:“南疆魔族有以处子之血祭法之事??你乃魔尊后裔??必可使用此法??”

吴天还是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只是山上与你在一起的女子??都已……”江小贝又咳嗽两声??接着道:“所以我正在派人四下寻找……”

“江师叔祖??”吴天突然提高了声调道:“你不必找??山上还有……”

“还有??”江小贝一愣??将四个女子挨个想了一遍??然后道:“难道是英子??可是她已经成亲了??”

吴天红着脸摇头道:“是徐师姐??”

“啊??”江小贝大惊??派中传说这二人五年之前便已有了关系??怎么如今徐若琪还会是处女??而且吴天要曾多次在自己面前说过对不起徐若琪??难道不是为了那件事??江小贝越想越奇怪??真得有些看不懂吴天了

吴天惆然一笑道:“五年之前??我与她都中了逍遥散??虽然我对她有所冒犯??却是保住了她的处子之身??只是老天捉弄??众人找到我们之时??我们正是衣衫不整、赤身**??”吴天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江小贝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这些年??苦了你们俩了??”

沒想到吴天突然微微一笑道:“或许一切皆由天定??当年她保住了处子之身??便是为了今日??”

只是天??会帮吴天吗

第二日??薛不才安排秦弄玉带着众女眷和孩子们离开

吴邪搂着吴天的肩头??舍不得离开??“我要等娘??回來??”吴邪道

吴天眼中一热道:“爹打败了白虎??你娘便能回來了??”

“我娘??是被白……虎吃了吗??”吴邪道

吴天摇了摇头道:“你娘害怕老虎??所以去了很远的地方??等爹打跑了大老虎??她就会回來的??”

吴邪将信将疑??此时小英子拍拍他的肩头??把他从吴天的怀中拉了出去

“英子姐??你可记劳那个佛咒了吗??”吴天问道

“已记下了??”小英子道:“我会昨晚给孩子们念诵的??”

而那边秦弄玉听说要他送女眷们离开??居然大怒??向薛不才和江小贝要求道:“为什么派我去??我要与大家并肩作战??”

薛不才拍拍他的肩头道:“护送她们??任务十分的艰巨??非是你不能完成??况且弟妹此时已身怀有孕??你若留下??她岂能安心??”

一听说到妻子??秦弄玉转头看去??此时玄石正一脸渴望的向自己看來??英雄也难免儿女情长??秦弄玉原本坚硬的心一下子软了下來

看秦弄玉的脸色变了??于是薛不才轻拍着他的肩头道:“此番的大战??不知生死??若是我们有失??重振虹光派的责任便要靠你了??”

“师兄??你……”秦弄玉一听又要着急

薛不才又拍拍他的肩头道:“若是他人??我还不放心??你我并称虹光三杰??若非徐师伯出事??这掌门之位或许便是你的??”

“师兄??”秦弄玉的眼圈红了

“你若能听到我们败了??便带着他们立即入北山??等孩子们长大之后??再做打算??”薛不才安排道

“不??我会在碧云山上摆下酒宴??等你们凯旋而归??”秦弄玉重重的握下薛不才的手

薛不才闻听此言??忍不住眼中一热

大家已准备停当??秦弄玉带着众人向薛不才、江小贝等人告辞??离开了凝碧涯

如此一别??不知是否还能相见

众人走后??吴天依然回到了涯顶??守护檀心花??守护着黄衫

徐若琪则每天给他送饭??然而涯下之人??听说了吴天修炼虹光十字剑法有了精进??便忍不住的问薛不才和江小贝

二人也无保留??将吴天所说的虹光十字剑法的法门讲了??然后还说了伍飞以移宫换穴之法??实现气血倒流的方法??毕竟不论是谁??若能修炼成功虹光十字剑法??都是派中的大幸

而剩下的几人:李玦、丁伟、储志宏、胡若愚、卢超几人得了此法门??纷纷的沉迷于其中??一天之间??居然有两人走火入魔??先是法力最弱的胡若愚??再是稍微强一点的丁伟

薛不才和江小贝沒有想到会有如此的结果??但他们也知无法阻止大家修炼??因为虹光十字剑法对于虹光派來说??那是极至的仙术??若能修炼而成??则必会在派中千古留名??可是如此下去??恐怕邪教还沒有來??自己人便要折损一半了

这日午后??徐若琪刚刚走??便又有一羽信鸽飞了过來??这仍是江小贝的留在潇洲城的眼线??白眉此次入侵中原沒有滥杀无辜??特别是连与虹光派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两大钱庄都沒有动??显然是另有目的??或许他是故意留下两大钱庄??一來为今后做打算??二來这两大钱庄必定会让将相关信息传给江小贝??他们是故意给虹光派放消息的

大家一看有信來??便纷纷的围了上來??江小贝接过信鸽??却仰望着天空??薛不才也四下看看??空中并无其它禽鸟跟随??于是才放心的展开了信

看过信后??江小贝脸上表情居然有些喜色

“江师叔祖??有好消息吗??”薛不才问道

江小贝将信交到了薛不才手中??然后对着大家道:“确实是好消息??邪教和西夜国围攻法相寺??无奈寺中佛法强盛??他们所放出的飞虎居然被击伤??”

“呀??太好了??”众人一阵的高兴

“那邪教损失大吗??”储志宏问道

江小贝摇了摇头??“邪教十分狡猾??仅是派出猛兽和飞虎出战??见飞虎被击伤??他们便放弃了攻击??”

众人又是一阵的遗憾??如此说來??邪教居然沒有什么损伤

储志宏曾进法相寺想盗取金舍利??自知那千年古刹之内??处处浸透着佛法??特别是以安放金舍利的舍利塔前最为强盛

“难道法相寺不曾追击吗??”李玦道:“难道是他们害怕对方召唤出白虎吗??”

此时薛不才看完了信道:“法相寺是靠舍利塔与金舍利才击伤了飞虎??若是出击??则缺了地利??未必是对手??”

众人听了齐点点头

“只是这次飞虎受伤??西夜国的兽师却未召唤出白虎??实在让人奇怪??”薛不才说着看看江小贝??此时二人心中所想是一样??难道是重伤之后的红衣少女??此时还无法召唤白虎??那邪教敢入侵中原??所仗为何呢??仅仅是飞虎??应当不够

“管他飞虎还是白虎??”李玦道:“待我修成了虹光十字剑法??一并将它们杀死??为死去的师尊和师兄弟们报仇??”

其他几人也是纷纷的赞同

一见此状??薛不才心中大急??虹光十字剑法若是如此好修炼??那早已有人修炼而成??岂非是数百年來??只有三人呢

“掌门??趁此时机??不妨说说此事??”江小贝低声道

薛不才点点头??对着大家道:“众位师弟??我知你们这一两日來??都在修炼虹光十字剑法??但此术之难超乎想象??否则咱们的师尊之中??为何只有吴、司马两位敢于修炼此术??而自天云道长之后、司马师伯之前??再沒人修炼成功呢??”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因为薛不才说得不假??李玦此时道:“掌门师兄??那是因为他们不知其中的法门吧??如今咱们已知法门??自然比他们來的容易些??”

薛不才又摇了摇头道:“此招由天门祖师所创??而他却并未将此招传于后人??甚至于大家在翻阅前代的典籍之时??才知原來还有如此一招??”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是呀??这是为什么呢

“如此种种??只说明一个问題??此招虽强??修炼起來却是弊大于利??天门祖师深知其害??才未传于后人??”

众人点头??因为他们这几日的修炼??已知其难??更有那走火入魔的两位??薛不才见警示的作用已到??便坦言道:“虽然你们已知其中的门??但我奉劝大家还是不要轻易的修炼??否则此剑法未成??却先自废了法力??而且若修炼此术??起码要达到七虹和七星境界才行??胡师弟和丁师弟??便是因为内法不够??才走火入魔的??”

下面的几位师弟面面相觑??终于齐齐的向薛不才道:“多谢掌门师兄??我们自此住手??”

薛不才点点头??众人散去??薛不才看看江小贝??微微一笑

只是江小贝叹气道:“我看李玦还心有不服??或许他未必会停下??”

薛不才看了看李玦的背影道:“这些人中??除了受伤的卢超??只有他到了双七境界??他要修炼??便由他去吧??但愿他能创造奇迹??”

薛不才想了一事突然道:“信中言??邪教已向无忧谷方向而去??江师叔祖为何沒有对他们说??”

“无忧谷必定难守??而邪教破了无忧谷之后??最后便是离凝碧涯不远的天龙帮东海分舵了??我若说出??你的一番劝慰??岂不是白费了??”江小贝道

薛不才点点头??又道:“江师叔祖??咱们是否应当将法相寺之事与吴师弟打个招呼??”

江小贝点点头??“我也正想将看看吴天这几日进境任何了??咱们这便上涯??”

他的话音未落??空中五彩一闪??徐若琪落了下來??薛不才低声对江小贝道:“江师叔祖??以徐师妹处子之血祭法之事??还是要提前跟她打个招呼的??”

江小贝一愣??想了一下道:“说说也是应当??否则她关键时刻不在吴天身边??计划便要泡汤了??”

薛不才听了连忙抱拳道:“江师叔祖??您是派中长辈??此事只有您方便与她说了??”薛不才说完??突然御剑而起??向涯顶飞去??江小贝想叫他已然來不及了??此时徐若琪正向这边看來

江小贝脸上一红??自己虽然辈分高??却与徐若琪年龄相当??甚至还小她一两岁??又是个未婚的男子??此话该如何说得出口呀

徐若琪见江小贝表情古怪??突然开口问道:“江师叔祖??你找我有事吗??”

江小贝暗骂几遍薛不才老奸巨猾??然后尴尬道:“是呀??我是有些事情找你??”

徐若琪一听??连忙走近??垂手而立

看徐若琪走來??一向足智多谋的江小贝却不知该有何说起??一张口??居然问道:“你吃过午饭了吗??”

徐若琪一愣??答道:“我吃过了??”

薛不才直飞到涯顶??却见吴天正坐在涯边??对着檀心花呆坐??而他身后摆着碗筷??那应当是徐若琪带上的饭菜

如此紧要的时刻??连涯下的师兄弟们都在拼命修炼虹光十字剑法??而吴天??却在此静坐??一点也不着急??莫非他已成功了

自战败新魔尊、被蓬莱仙人散去魔性之后??吴天便与以为不同了??特别是前些日子??居然能悟透深奥的禅机??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吴……”薛不才刚要叫吴天??吴天却早已感觉出了后面的脚步之声

“掌门师兄??落脚轻些??你身前半尺之处的草下??有只蚂蚁??”吴天突然道

薛不才一惊??连忙低头看去??一棵小草之下??果然有只蚂蚁??正衔着一大粒米粒??艰难的前行

吴天距此足有两丈??他又沒有回头??怎知这蚂蚁之事

薛不才正要迈过蚂蚁向前走去??吴天突然又道:“师兄且慢??你左脚落下之处??还有只青虫??”

薛不才把嘴一咧??抬起的脚又放了回去

此时吴天叹了一口气??“都怪我精力沒有集中??沒有注意到刚才有只蚂蚁爬进了掌门师兄的脚下??”

此话一出??薛不才是站了也是??走也不是

吴天终于起身??慢慢的走了过來??向着薛不才抱拳道:“掌门师兄??”

薛不才尴尬的一笑??心中想问吴天怎么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來

吴天似乎看出了薛不才的心思??笑笑道:“让薛师兄见笑了??最近整日的看的檀心花??突然感觉到了旁边的草木与昆虫??仿佛自己成了它们??”

薛不才见吴天语无伦次的话??心道不好??莫非他也是走火入魔而有些神志不清??于是道:“吴师弟??快先吃饭吧??”

吴天点点头??端起碗筷??到了大石板旁边坐下??慢慢的吃了起來

薛不才也坐到了旁边??看着吴天慢慢的吃饭??终于忍不住问道:“吴师弟??你这几日进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