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78 回三派聚齐

478回 三派聚齐

吴天摇摇头??“毫无进展??”

虽然算是在薛不才的意料之中??但见吴天毫无着急之心还是不免的心惊奇怪??于是他又道:“刚刚接到消息??邪教和西夜国人在法相寺受阻??飞虎被击伤??邪教现在转向无忧谷攻去??”

听了此话??吴天的眉毛终于一挑道:“沒有召唤出白虎吗??”

“应该沒有??”薛不才道

“哦??”吴天答应一声??不知又在想什么

薛不才心中暗急??刚才的猜测似乎又被验证了一步??吴天定是修炼过急??而走火入魔??而神志不清楚了??想着便责怪起徐若琪來??她每日给吴天送饭??定然知道此事??为何不早报告

“吴师弟??虽然邪教猖狂、白虎凶猛??但修炼还是不必着急??需要循序渐进才行??”薛不才道

吴天看出了薛不才的担心??于是笑道:“掌门师兄??你过虑了??这两日我只是在静思??而沒有再修炼虹光十字剑法??”

“啊??”薛不才此次是大惊??他居然沒有修炼

吴天再笑道:“其实无论是司马天师叔借别人掌力使气息逆行??还是伍飞长老所说的以快速的移宫换穴术倒转穴道??以及徐师伯被血剑血气侵体而气血倒流??似乎都不是虹光十字剑法的关键所在??”

“不是??”薛不才奇道??只是两天??吴天又推翻了他的观点??“那是什么??”

“不知道??我只觉着还有其它的法门??”吴天道

薛不才苦笑一声??心道师弟呀??不论是什么法门??找与找不到??都來不及了??或许趁着飞虎受伤??凭借吴天得处子之血后的威力??可以攻其不备??看來只得如此了??不知江师叔祖和徐师妹说的如何了

薛不才想到这里??便向吴天告辞??转身飞下了凝碧涯

吴天则又呆呆的坐到了涯前??一动不动了

薛不才疾飞下涯??正好看到了江小贝??于是落下问道:“江师叔祖??那事你与徐师妹说了吗??”

江小贝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薛不才大奇??心道同门们这是这么了??一个个都如此神道??“江师叔祖??那是说了还是沒说??”

“我刚说一半??徐若琪却转身走了??留一下句话??”江小贝道

“什么话??”

“她说‘吴师弟与我已经约定好了??你不必费心了??’”江小贝道

“哦??”薛不才撇嘴道:“以他们的关系??约定好也在情理之中??”

江小贝点点头??然后问道:“吴天那边如何了??”

薛不才一咧嘴??“我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江小贝一愣??心道他怎么学我说话呢

第二日早晨??薛不才被一声的怪叫惊醒??他提剑飞出了草屋??却见李玦怪叫着??冲了出來??一脚踏进了柴火堆中??都无感觉

“怎么回事??”江小贝边穿衣服边问

薛不才看着李玦脸上气血不定??身上光芒闪烁不定??心中一惊??莫非江师叔祖真的猜对了??李师弟他仍在修炼移宫换穴之法

想着身形一闪??指上发光??想在李玦胸前的穴道之上一点??让他安静下來??可是薛不才的手指一触到李玦的胸口??只觉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生出??居然将他弹出两三丈开外

薛不才大惊??按理说李玦的内法比他弱半成??可是刚才那一下自己居然被弹开??而李玦只是身体微微一晃??又接着怪叫着狂奔??直到撞毁了一间草屋

五彩一闪??那间是徐若琪的房间??徐若琪腾空而起??看着李玦??眉头一皱??她突然冲下??在李玦的后背之上一点

光芒四射??徐若琪被震回??脸上大惊??她这一下原本是要点中李玦后背的穴道??可是这一下点下??却似点到了李玦的丹田之上??巨大的反弹之力??将她弹了回來

“李玦修炼移官换穴之法??此时必是身上的穴道错乱??你们不可再点他穴道??以免点中了死穴??”江小贝叫道

“好??”薛不才和徐若琪答应一声??同时飞起??分别发出一道的光芒??想将李玦制住??可是李玦此时非但是穴道错乱??还神志似乎也不清楚??居然祭起了手中剑

一道七种颜色缠到了一起、弧线向上折去的彩虹飞出??徐若琪大惊??不知该从何处接下??只好向后退去??薛不才也是大惊??连忙的收手

李玦走火入魔之后??内法混乱而古怪??众人近不得他身??若是如此下去??恐怕不消多久??他便会气血紊乱而亡了

大家再试一次??依然被李玦震回

正在不知所措之时??突然空中传來一声的佛号:“阿弥陀佛??”接着佛光一闪??一只巨大的佛掌从天而降??压住了李玦

掌中的李玦显然不想被压制??身子一扭??发出一道剑气??便要穿破佛掌

突然??一道佛光升出??佛门至宝金舍利从天而降??在李玦头顶三尺之处停下??源源不断的放出佛光??李玦挣扎几下??终于老实了下來

又一声的佛号??明海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僧从天而降??落到了薛不才的身前??而那佛光印??便是由那老僧发出的

大家连忙过來见礼??在碧云山一战之中??见过那位老僧??他便是那八位神僧之一??法相寺觉字辈的神僧??高出明海两辈

明海和老僧因为正施法制着李玦??只能向众人点点头

薛不才十分的尴尬??连忙向明海说明了李玦的情况

明海一听脸色也是一变??“阿弥陀佛??李施主此时身上穴道已乱??必须以强大的内法将其穴道一一归位才行??否则便有性命之忧了??”

“正是正是??”江小贝高兴的看看金舍利??又看看那位老僧

“此事由我來??”空中传出一声的大喝??几个白衣之人从天而降

“晓峰谷主??”薛不才大惊??他抱下拳再看看明海道:“难道你们是一起來的??”

“哈哈??”晓峰大笑一声??显然心情极佳??“先由我帮李师弟归顺了穴道再说??”说着怀中光芒一闪??钻石蛋飞腾而出??钻入了金舍利的光芒之中??在李玦身上缓缓的游走着

李玦原本狰狞的脸色??渐渐的平缓了下來??显然是身上的穴道被一一的归位

两刻的功夫??晓峰停下??额头已冒出了汗水

明海也收起了金舍利

只见李玦此时已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储志宏等人连忙把他抬到了屋内休息

薛不才看着明海和晓峰??似乎明白了什么

“哈哈哈??”江小贝突然笑道:“原來飞虎受伤??是因为轻敌??邪教和西夜国人沒有想到??原來钲石蛋也在法相寺内??”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江公子足智多谋??什么也瞒不过江公子的法眼??”

“我离开碧云山之后??只是让师兄弟们直接回谷??我去与明海方丈直接去了法相寺??以我算來??邪教随后便会直扑法相寺??”晓峰道

“只是邪教此时已向无忧谷扑去??你谷中可有准备??”江小贝惊道

晓峰又是一笑道:“此时谷中应当已布满了炸药??而谷中的弟子已奉我之命??暂时撤入了南疆??”

“晓峰谷主弛张有度??果然大家风范??”薛不才不由赞叹道??“只是不知几位到此??所为何事??”

明海刚要回答??突然他怀中的金舍利和晓峰怀中的钻石蛋同时发出共鸣之声??然后微微的放出光彩

“阿弥陀佛??三大奇珠再次重逢了??”明海说着??空中已落下一人

吴天吃惊的看着众人抱拳道:“你们怎么來了??”

只是吴天话音未落??他怀中的魔彩珠腾空而起??众人连忙后退??可是有那两大奇珠光芒摭挡??众人被那异彩照射后的感觉并沒有想象中的难受

只见三大奇珠在空中相互转个不停??不知是在打招呼??还是相互不服??总之三大奇珠的光芒越來越盛??附近之人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阿弥陀佛??”明海突然道:“咱们快收起珠子??再强恐怕便无法控制了??”

“好??”吴天和晓峰齐声答应??然后同时施法

三大奇珠终于被三人摄下??各自的收好

贵客光临??虹光派弟子连忙烧水看茶??薛不才请法相寺和无忧谷的贵宾们习地而坐??围在了一起

看着或坐在石头之上或盘膝打座的几位??薛不才尴尬一笑道:“我派遭受大难??对诸位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如今乱世??能有一处清静之所??胜过千万般的招待??”

“正是正是??”晓峰道:“咱们以草为席、以天为帐??枯枝煮水、石碗沏茶??以松木为邻??听山风轻唱??岂不美哉??况且此处乃是邪教旧地??能在邪教总坛喝茶??若在十几年前??实在不敢想象??”

众人听了一阵的“哈哈”大笑??连日的沉重??终于有了片刻的开心

众人大笑之后??晓峰的正色问道:“吴兄弟??最近身体可好??”

吴天笑笑道:“已恢复了一些??”

此时那位觉字辈的神僧上下打量着吴天??突然发出惊奇之色

吴天被看得不好意思??连忙抱拳道:“神僧??晚辈可有不妥之处??”

“阿弥陀佛??老衲只觉吴施主精气饱满??身上佛光闪动??难道近來曾受过我们佛门中高人指点??”老僧道

吴天一愣??摇头道:“沒有呀??”

旁边的徐若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插嘴道:“神僧??我吴师弟这些日子一直在念诵一段佛咒??以求根除体内的魔性??”

老僧听了一奇??连忙问道:“阿弥陀佛??吴施主能否赐教??是何佛咒??”

吴天看看徐若琪??点点头道:“是??”然后他起身??略施内法??念起了徐若琪教的佛咒

佛咒刚起之时??空中腾出一片的佛光??明海与那空字辈的老僧听之点点头??明海道:“此乃《心经》??”

吴天也是微微一笑??接着念了下去??突然那空中的佛像突然的扩大??合身向下扑來??明海与那老僧脸色一变??身上居然闪出佛光??似乎要与之抵抗??然而空中的佛像突然是回身??又变的慈眉善目起來

佛咒的最后??空中的佛像已有些模糊??只见其中一个光影??可看不出他的面貌了

众人只觉此时已是心清气爽??一片的宁静

吴天念完??看着众人

此时众人似乎还在不舍佛咒之中的宁静之感??吴天停下??众人似乎大有意犹未尽之感

“阿弥陀佛??”那位老僧突然合什道:“方丈??你可听出其中的奥妙??”

明海连忙低头合什道:“晚辈只听出开始之时??乃是《心经》而起??而后便是突然一变??似乎非是佛门咒语??而似魔咒??再后居然是将两种法咒揉合到了一起??魔咒是引??佛咒是清??如此便将魔性去除??”

空字辈的老僧点点头??“阿弥陀佛??方丈所言不错??只是这佛咒必是由绝世高人所创??而且深谙魔法??吴施主??请教这佛咒是从何而來??”

吴天一愣??看看徐若琪??若是如实说出??则会暴露吴天的身世??若是不说??怎么回答这老僧呢

徐若琪一笑道:“禀神僧??此咒乃是我与吴师弟机缘巧遇??得自中原云夫人??”

一提云夫人??在场的年轻人大多不知??知道的也只是略有耳闻??而不知其详

那位老僧不露声色??合什道:“阿弥陀佛??依老衲所看??这佛咒必与南疆的魔尊有关??”说完双眼低垂??而吴天却感觉这老僧是在注视自己??于是有些心虚??他若是知晓自己乃是魔尊之后??那便会如何呢

紧张之中??吴天和徐若琪脸对视一眼??不敢开口了

“老衲当年曾闻听先师与魔尊大战??这佛咒的后半段??与那魔尊当时口中所出的魔咒有些相象??”

“啊??”众人齐声的大惊??连忙的站起??这老僧曾经历过当年的法相寺一战??如今年龄该有多大了

“阿弥陀佛??”明海也起身道:“空闻师祖如今已有一百二十岁??当年法相寺一战时??他刚刚一十六岁??”

众人一听??心中更加的敬佩??齐齐的向老僧再次施礼

老僧微微的颔首

众人又坐下??吴天与徐若琪再次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应答

江小贝见状笑道:“神僧??且不说此咒由谁而创??我只想问此咒如何??”

“阿弥陀佛??”老僧合什道:“一切皆是虚无??佛、魔、道、妖都只是表象??此咒应是为魔族清除身心的魔性所创??合魔、佛两家之长??必定效果非凡??”

徐若琪闻听此言??想起当年曾用此咒将吴天从入魔之中弄回??而魔尊沈三??更是多年來以此咒去除魔性??可见此咒之强

众人正在说着??突然南方远远的传來一声的巨响??地面也跟着颤了一颤

晓峰叹了口气道:“邪教行动挺快??他们已到无忧谷了??”

无忧谷外??白眉等人看着已炸成一团的无忧谷??一阵的冷笑

“晓峰小儿如此狠毒??”晓月在旁道:“若非是教主小心??我等此时早已被炸的粉身碎骨了??”

“法相寺飞虎受伤??也必与这小子有关??”白眉道

“爹爹??”惊鸿此时面带不悦道:“法相寺之时??为何不让我放出白虎??”

白眉轻拍拍女儿的肩头道:“召唤白虎??想当耗费法力??岂能轻用??需要之时??我自会提醒你的??只是你要好好保重??时刻在爹爹的身旁??以免再有人偷袭于你??”

“好??”惊鸿心中一暖??把头靠到了白眉的肩头

“教主??已得到消息??天龙帮一干人等??已齐聚到了其东海分舵??而且还在备船只??准备出海??”此时一人跑上來道

白眉等人听了“哈哈”大笑??“天龙帮鼠辈??被我等接连拿下是个舵口??已被吓破了胆??此是要出海避难了??”

“教主??咱们是否疾杀入其东海分舵??趁其士气最低之时??将天龙帮斩草除根??”晓月道

白眉想了一下道:“不急不急??东海分舵是要去的??不过最重要是要找到其它三大门派此时去往了何处??”

“教主??据附近的百姓讲??无忧谷已集体退入了南疆??”晓月再道

“这只是表象??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其大队入了南疆??其精英必定还在中原??而且很可能与虹光派、法相寺的精英在一起??准备给咱们反戈一击??”

“为何??”晓月奇道:“四大门派??经过两战之后??已被白虎重创??他们怎么还会有对付白虎的能力呢??”

白眉摇了摇头??吩咐中原各处的眼线??多注意三大门派的动静??然后一挥手??“出发??天龙帮东海分舵??”

“师兄??”绿袍飘到了白眉的身边道:“西山分舵距凝碧涯不远??”

“是呀??师弟??除了上次檀心花开之时??咱们已有十多年未回凝碧涯了??”白眉说着??眼光朝着凝碧涯的方向看去??心中却在想着一个人??那人曾屡次坏自己的好事??更曾战败新魔尊??此人一日不陈??中原四大门派??不??三大门派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吴天??你小子躲到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