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79 回恭候已久

479回 恭候已久

凝碧涯下??众人尚不知此时白眉已带领大队??向西山分舵杀來??而凝碧涯不久之后??也将成为战场

大家还在侃侃而谈

此时说到了法相寺一战??江小贝奇道:“飞虎受伤??邪教为何不召唤出白虎??”

“阿弥陀佛??白虎一出??敝寺必败??”明海道

“前些日子贵派的徐师妹重伤了那红衣少女??以我观之??她此时虽然伤势好转??可以召唤白虎??但却有些勉强??所以……”晓峰说着??抓起一把石粒??向地上一扔

看着地上散落的石子??明海和那位神僧微微的点头

江小贝和薛不才心中也感觉出了什么??只是他们虽然聪明??却不善于打这哑迷

吴天略有所思??将地上的石块一块的捡起??最后放成了一堆

众人还沒反应过來??晓峰突然轻起一掌??“呯”的一声??那堆石块被击成了粉末

江小贝见之恍然大悟??“合则碎??分则全??”

“不错??”晓峰道:“我想邪教之所以未现白虎??便是要等咱们聚齐??好一举歼灭??再或者??白眉的目标不只是四大门派……”晓峰说着??目光落到了吴天的脸上

吴天一愣??怅然一笑道:“我已失去法力??他还惦记我做什么??”

晓峰一笑道:“吴师弟诛杀新魔尊??余威震于殊俗??白眉以师弟为最终目标??也是情理之中??”

“如此说來??白眉是等咱们聚齐了??或者遇到吴天??才会放出白虎??”江小贝说着??眼中一亮??再看薛不才、晓峰也是连立点头??显然一个计策在这三人心中已经成型

“如此可以吗??”江小贝道

“自然可以??”晓峰道:“实着虚之??虚则实之??咱们正可将计就计??将上次在碧云山顶的计策再用一次??”

江小贝“哈哈”一笑道??“不错??白眉一定想不到咱们会将那招再用一次??”

三人说着??目光转向到了徐若琪的脸上

徐若琪一愣??连忙抱拳道:“掌门师兄、江师叔祖??有何事吩咐??”

江小贝笑道:“若琪呀??这件事情只能靠你了??”

徐若琪一愣??想起了前日江小贝对她说的处子之血之事??脸上一红道:“此事我与吴师弟已商议好??不需两位挂心??”

江小贝一愣??发现是徐若琪想错了??于是笑道:“不是你想的那件事情??而是另一件??”

“另一件??”徐若琪奇道

“不错??不久之后??邪教必会攻打天龙帮的西山分舵??咱们可在暗中偷袭??争取一次击伤那红衣少女??”江小贝道

徐若琪听了一喜??“红衣少女一伤??便无法召唤出白虎??白虎不出??飞虎受伤??咱们便有取胜的机会了??”

“对??机会只有一次??不论你能否得手??马上回來??按你与吴天商议好之事进行??好将邪教一举击退??”江小贝道

“是??”徐若琪答应一声??红脸看了一眼吴天??吴天也正向她这里看來??二人目光一碰??含羞一笑

晓峰自然不知吴天与徐若琪商议好了什么事情??但看二人的表情??实在不便多问??于是便道:“吴师弟??上次你问我过我移宫换穴之术??不知你问那个做什么??”

吴天心道此事关系到本派虹光十字剑法的奥妙??不知当讲不当讲??他想着??目光向薛不才看去??薛不才心道虹光十字剑法??须本派的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都到了七层的境界才可修炼??而且修炼起來极难??即便告诉他也无妨??况且此时正需三大门派精诚团结??若是说出此秘密??必可增加三方的信任??于是一笑道:“吴师弟??晓峰谷主并非外人??便与他直说了吧??”

“是??”吴天答应一声??便将虹光十字剑法的需要气血倒流才能施展的奥妙??说了出來

“气血倒流??”那空字辈的神僧听了此言脸色一变道:“阿弥陀佛??据老衲所知??我凡间的法术??皆是气血顺行而发??不论正邪??若是气血急速的倒流??便有反转阴阳、破坏凡间与冥界的结界之危险??”

众人听了齐惊??谁也沒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以那位老僧的修为??必不会打妄语

关于冥界种种??吴天曾在树宫之上??有所耳闻??此次再听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題:“神僧??难道说我派的虹光十字剑招??乃是出自冥界??”

此言一出??场中人都是脸色一变??老僧若是肯定??虹光派各位必定不会高兴??若是否定??那么便是否定自己前面之言

“阿弥陀佛??”老僧合什道:“佛魔本是同源??只是在那心念之间??佛母孔雀??便是魔头??一招一式??不论是道是魔??皆为虚空??”

众人一听此言??大部分人似懂非懂??但也基本听出老僧并无贬低虹光十字剑法之意??甚至说出佛母都是魔头??于是连连的点头同意

特别是吴天??一直以为自己乃是魔尊之后??总怕被人冷眼相待??如今听老僧这一番话??心中终于放下??是呀??佛祖尚且出于魔头之腹??况且自己了??吴天想着??连忙起身??向着老僧深深三揖??口中称谢

众人不解??唯老僧含笑不语??暗赞吴天的慧根

此时江小贝叹一口气道:“只是白虎若出??只有此招才能将其制服??”

众人也同时点了点头??明海问道:“阿弥陀佛??不知吴施主的虹光十字剑招??修炼的如何了??”

吴天摇摇头道:“虽有觉悟??却无进展??总觉此时被困于两难之地??而无法解脱??”

老僧再次的点头??明海和晓峰则是有些奇怪??不解老僧为何频频的点头

江小贝见状??眼珠一转道:“吴天既然有未解之难??如今神僧在此??何不请教??”

吴天听了也是恍然大悟??于是向着老僧抱拳道:“晚辈有一事不能得悟??不知可否请教神僧??”

“阿弥陀佛??”老僧道:“悟与不悟??皆是你与佛之缘分??你若有事??可以说出??共同参悟??不谈请教??”

“是??”吴天再次施礼道:“那日弟子偶得一禅机??两人行走??一人前一人后??后面之人想超过前面之人??我掌门师兄道:后面之人加速即可??江师叔祖曰:前面之人向后退也可??我却悟道:后面之人??只需转过身去??前面之人便已在他的身后??”

用言一出??大出虹光派众人的意料??大家原本以为吴天要请教如何气血倒流之事??沒想到吴天居然突然说出了那日在凝碧涯顶??与江小贝、薛不才讨论之事

明海听之微微的点头??“阿弥陀佛??吴施主能解此禅机??实在难得??”

晓峰想了一下??也连连的点头??深感佩服

此时吴天又道:“弟子虽然有所悟??却感觉仍未圆满??似乎还有更深的禅机??”

老僧微微的点头??合什道:“阿弥陀佛??吴施主请看那间石屋??此时屋中可有你??”

吴天看看??摇头道:“弟子尚在外面??屋中自然无我??”

“你若进去??屋中可有你??”

吴天听了一愣??“我若进去??屋中便有了我??”

“若你既在屋中??如何而屋中却无你??”老僧说完??看看吴天??再看看众人??显然这个问題不只是问吴天的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实在想不明白??人既然在屋中??却有怎样会屋中无人呢??想了片刻??不少人都放弃了??只有薛不才、江小贝、晓峰、明海、吴天等人还在凝思苦想

片刻之后??明海似有所悟??微笑的点头??其他人则依然不知其解

老僧见此状??合什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说完一段心经??老僧便闭上了眼睛??不再作声

又过了一会儿??众人实在猜不出所以??于是都有些不耐烦了

明海起身道:“阿弥陀佛??既然邪教不久之后便要到??我当与空闻师祖召集路上的本寺弟子??再來与众位汇合??”

晓峰此时也起身道:“既然如此??我便也离开此处??以免人多而被发现??”

薛不才等人连忙起身??与众人告别??约定相互之间联络的信号

晓峰带着无忧谷之人离开??明海与空闻腾空而起??向法相寺飞去

二人飞在空中??空闻突然问道:“方丈??刚才你所悟为何??”

“弟子所悟??正如师祖所提醒的??空既是色??色既是空??心中空??则屋中空??心中无??则万象无??”明海道

“阿弥陀佛??你所悟甚高??乃是佛祖之境界??吴天即便悟出??反而对他的修炼未必有好处??”空闻道

“师祖以为他应如何悟得??”

“人即是屋??屋即是人??同为一体??何來空无??”空闻道

明海听了一愣??马上明白??“阿弥陀佛??师组刚才何不向吴天直言??”

“此事只有他自己悟出??才能有效??”

自明海和晓峰离开之后??吴天更是沉默寡言??他整日坐在涯顶??看着那檀心花若有所思??甚至还有时呆呆的坐在石屋之中??手捧着天愁神剑??看看屋子、看看剑??再看看自己??然后口中说着不知所云的话

有时徐若琪來给他送饭??他都不予理睬??有时却会莫名其妙的问上一句:“徐师姐??你说我现在是在屋中??还是在屋外??”

徐若琪看看不远处的石屋??这看看吴天??只是微微的叹息??如此的吴天还能再战吗

徐若琪下涯之后??将吴天的情况告诉了薛不才和江小贝??沒想到二人却笑了

徐若琪诧异的看着这二人??心中怀疑这二人是否也有问題了

江小贝看出了徐若琪的怀疑??于是笑道:“如痴如醉??不痴如何有所悟呢??”

薛不才也点点头??“看來吴师弟要开化了??”

徐若琪瞪了这二人一眼??心道人都傻了??还开化什么呀??于是转身离开

徐若琪走后??江小贝和薛不才停住了笑声??脸色也凝重了起來

但愿吴天能够快些参透禅机??邪教不会太远了

天龙帮东海分舵

一辆辆满载的车辆正驶出舵门??向东行去??上官宇看着这些车辆??脸色惨白

数百年的基业??如今便要毁于己手??自己将來有何脸面去面对帮中的前辈

“帮主??真的要离开吗??”李宽忍不住问道

上官宇看看李宽??惨然一笑道:“如今我帮两处分舵和总舵已被邪教攻破??帮中兄弟们死的死散的散??此东海分舵也无险可守??只好出东海??暂且的保存实力了??”

李宽看了看落沒的房屋??自己自小到大便在这里长大??如今一去??这里便要任由邪教催残了??他想想死去的师父和师兄弟们??突然一咬牙道:“帮主??我不走??”

“不走??”上官宇惊道:“邪教势大??你留下只是白白送了性命??还是与我出海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待将來邪教势弱??咱们再回中原??”

李宽摇了摇头道:“帮主??若是都是你这般想??邪教何日能除??即便我不是邪教对手??也要拼死一战??与东海分舵共存亡??”

上官宇看看李宽??点头垂泪??不再说什么??人各有志??又能如何

“也罢??你若在此死战??还能为我们离开争取一些时间??”上官宇道

李宽心头一凉??自己即将死战??帮主却还在想着他自己如何逃生??于是不再理他??而是对着众人高声叫道:“众位兄弟们??我天龙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有人愿意与我与邪教死战??”

此言一出??大部分天龙帮弟子都摇了摇头??其中不少人自西山分舵败退开始??后到总舵??后到潇州分舵??如此算來??已连败三次??此时早已沒有了斗志??特别是老上官帮主亡故??柯长老和两位老舵主战死之后??帮中早已沒有了主心骨??四大门派联手都不是邪教的对手??别说自剩下的区区几人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几个东海分舵的弟子举手响应??站到了李宽的身旁

李宽含泪看着这七八人??点点头道:“好兄弟??今晚咱们煮肉喝酒??一醉方休??”

“好??”众人齐声的欢呼

众人向着上官宇抱下拳??转身离开了

上官宇看着众人??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自己是帮主??却沒有李宽的豪气??于是叹气一口??转身对着其他人轻声道:“出发??”

上官宇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东而去??不到一日??便到了东海之边??海中几艘大船已准备停当??上官宇微微一笑

只要离岸之后??便可暂时的远离这里的纷争??传说开帮祖师??便是自东海之上学得了降龙掌法??才使本帮逐渐壮大的??而后來吴天所使出的翔龙拳法??却与先祖传下的掌法如出一辙??或许那掌法之源??便在东海升龙岛

上官宇想着??招呼大船放下闸板??好让他们登船

旁边一名天龙帮弟子高呼道:“船家??船家??我们到了??”

随着声落??那大船之上出现了几人??为首一人一对白眉十分的扎眼??而他的身旁一边是一中年美妇??另一侧则有一个漂亮的红衣少女??粗粗看來??那美妇虽然上了年级??可是姿色却在那红衣少女之上

只是天龙帮众人根本无法欣赏这对母女??他们看到那两条白白的眉毛??便已被吓破了胆

“啊??白眉??”上官宇惊得后退两步??邪教怎么跑到自己前面了

“上官帮主??这是要去哪里呀??”白眉阴阳怪气道

“帮主??”旁边一年长者对上官宇道:“你速速后退??赶往法相寺??或许只有那里还算安全??属下拼死挡上一挡??”

上官宇点点头??只得如此了??只是这几十车的家底??便带不走了

上官宇想着??转身便要向后退去

可是身后突然传來了一阵猛兽咆哮之声??不知何时??已有数千只猛兽将自己包围??上官宇一脸的苦笑??今日??是逃不掉了

邪教和西夜国人将天龙帮众人围在了当中??不少天龙帮弟子看着那咆哮的猛兽??已被吓得瘫倒在地??哪里还有战斗力呀

上官宇见状??长叹一声??堂堂天下第一大帮天龙帮??如今便要毁于自己手上了??想着取出一把匕首??便要刺向自己的心窝

“上官宇??”白眉突然喝道:“你死便死了??还要追随你的这些兄弟成为虎狼口中食吗??”

上官宇的手停了下來??微微一愣??听白眉这话似乎还有生机??再看周围兄弟们期望的眼神??上官宇有些犹豫了

白眉心中冷冷一笑??心道上官青云一世的英雄??却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如此贪生怕死、优柔寡断之人??怎么掌管天下第一大帮呢??只是如今天龙帮虽然散乱??可是帮众过万??我若是击败四门派之后??便需人手治理中原??这天龙帮便是现成的架子

上官宇见白眉虽然围困了自己??却一直沒有动手??于是扔掉手中匕手??向着白眉抱拳道:“白眉教主??只要你放过我帮中兄弟??上官宇任由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