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80 回黄雀在后

480回 黄雀在后

“好爽气??”白眉假惺惺赞道:“放人??”

随着白眉的命令??邪教众人放开一条口子??不少天龙帮弟子连忙跑出了包围圈??而剩下只人??则跪在上官宇的脚下??痛哭不止

上官宇也掉下几滴眼泪??将这几人搀起道:“上官宇无能??不能保全天龙帮??如今能做之事??只有舍去这脸面??保住兄弟们一命??你们……快走吧??”说着转过了身

那几人再次的抱拳??终于转身跑开了

白眉冷冷一笑??微微的点头??远处的绿袍发出一阵的冷笑??带着几人飘然而去

白眉身形一闪??与众人飞到了上官宇的身前

上官宇一挺胸道:“白眉教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白眉上下打量了下上官宇??微微道:“果然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上官青云一世英明??其子也是如此的豪迈??”

一听白眉夸奖父亲??上官宇的胸膛再次挺高

“只可惜上官帮主如此英雄??却是死于吴天之手??想來便不可思议??”白眉叹气道

听到父亲之死??又想起自己找吴天报仇几次沒有成功??上官宇的眉毛立了起來

白眉暗中一笑??话锋一变道:“上官帮主??你若想出海??我教觉不阻拦??若想留在中原??老夫定会鼎力相助??天龙帮还是中原第一大帮??”

一听此言??上官宇惊出了声??诧异的看着白眉??不知他要做什么

天龙帮东海分舵??舵门大敞着??而正厅之内??酒气熏天??酒坛滚落了一地??李宽与几位兄弟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已大醉不醒

“邪教狗贼??老子不怕你??”李宽在梦中??还在咒骂着邪教

死都不怕了??还关什么门

此时一个白色身影飘了进來??看着地上的众人叹了一口气??四下打量一番并无异状??便悄然而去了??只是离开之时??给东海分舵关上了大门

那人飞出去很远??另一群人已在等候

“谷主??”叶飞上前抱拳道:“西山分舵如何??”

原來那人是晓峰??他此时摇摇头道:“只剩下李宽等七八人??此时居然是大醉??”

叶飞微微一愣??只听晓峰又道:“叶师弟??海边如何??”

“禀谷主??东海之上??漂來了近百名天龙帮弟子的尸体??”叶飞道

“哦??这便奇了??天龙帮只剩下这些人了??难道上官宇真的出海了??还是船只触礁而沉??”晓峰奇道

“谷主??那些人多是被毒死的??连尸体周围的鱼??也都中毒而亡??可见那毒气之强??”叶飞又道

晓峰眉头一皱??邪教之中有绿袍这个用毒高手??难道天龙帮众人非是遇难??而是被邪教截杀

叶飞看出了晓峰的心思??于是说出了最关键的问題:“尸体之中??沒有上官宇??”

晓峰眉宇间光芒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背手踱了几步道:“你们且继续打探邪教和天龙帮的动向??我需找明海方丈和薛掌门商量商量??”

“是??”叶飞答应一声??晓峰便飞身而起

凝碧涯下??徐若琪提着饭盒从空中落下??只见她眉头紧皱??显然是涯上的吴天还是无所成

正好遇上江小贝和薛不才在一块石板上喝着茶??看上去十分的悠哉??徐若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掌门师兄、江师叔祖??你们好雅兴呀??”徐若琪怪声道

江小贝笑笑??“若琪??你也不必大辛苦了??我这里有极品的好茶??你不妨过來喝上一杯??”

徐若琪哪里有心思喝茶??便要离开??薛不才却道:“徐师妹??不急离开??我刚才和江师叔祖刚刚定好一事??正好让你知晓??”说着亲手给徐若琪倒上了一杯茶

徐若琪一听二人又有了计划??于是才走近??只是她沒有坐下??而是接过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

茶一入口??徐若琪只觉此茶苦涩难当??哪里是什么好茶??明明是最低劣的粗茶??还有些发霉了??她诧异的看着二人??不知他们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相传古人有卧薪尝胆之举??我看那必是讹传??其卧薪尝胆并非是为了吃苦??而是为了增加功力??”江小贝突然道

徐若琪和薛不长同时一愣??看着江小贝

江小贝见二人的表情??“哈哈”一笑

薛不才明白了他是在开玩笑??可是徐若琪却当了真??反而问道:“难道说这苦茶是用來增强法力的??要给吴师弟喝吗??”

江小贝一咧嘴??尴尬道:“我们这是真正的卧薪尝胆??沒有别的茶??只是凑合一下??”

徐若琪一脸的失望??她放下茶杯道:“掌门师兄、江师叔祖??若是战败??你们还是要想好退路的??”

薛不才点点头??突然正色道:“徐师妹??听说千雪在山上将许多的地穴都连到了一起??你可知否??”

徐若琪点点头

“如此甚好??你若方便??还将这些地道的走向与我们说说??我们也好安排下阵式??”薛不才道

徐若琪想了想??上前几步??开始讲述千雪挖的地道

“吱”的一声??东海分舵的大门被人重新推开??而旭日之光??正好照到了李宽的脸上

李宽醒來??以手摭挡住阳光??隐隐看到一人正慢慢的走了进來

“什……什么人??”李宽说着??伸手拿过一根木棍??便要飞身而起??可是一跃之下??居然沒有站住??身子晃了几晃

昨晚喝得太多了

旁边之人听到了李宽的叫声??也纷纷的醒來??摇摇晃晃的站了起來

此时李宽已看清楚了來人??发出一声的惊叫:“帮主??”

进來的??正是上官宇??此时他却是失魂落魄??他沒有理会众人??而是愣愣的向前几步??端起一坛子酒??大口的喝了起來

李宽等人先是一愣??反过味來时??上官宇已喝下去了半坛子酒??于是众人连忙扔掉了手中的刀棍??抢过了上官宇手中的酒坛

“帮主??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一个人回來了??”李宽叫道

上官宇沒有马上回答??而是直直的坐到了地上??众人连忙检查他的身上??并未发现伤处??于是更加的心急??不知他怎么了

终于??上官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我们在东海之边??遇到了邪教??众兄弟为掩护我离开??被邪教杀的杀、擒的擒??只有我一人逃脱了??”

“啊??”李宽等人大惊

“原來邪教早有准备??他们提前夺船??我等中计??”上官宇道:“可怜那些兄弟们??”

李宽等人听之??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來此次帮主是侥幸逃脱了

“估计邪教不日便会攻击此处??我必与之死战??以告慰牺牲的兄弟们??”上官宇突然豪气大发道

“好??”李宽高兴的一击掌??“大丈夫便该如此??死也要死的豪迈??不可让其它三大门派笑我帮中无人??”

众人一阵的应喝??只是他们沒有发现??此时上官宇眼神一闪??心中狠狠道??原來他们对我离心已久??记恨我离帮而去??此帐我先记下??回头再算

李宽等人欢呼完毕??齐齐的向着上官宇抱拳道:“属下愿与帮主同生共死??”

上官宇点点头??“战也要讲究战法??我帮独自对抗邪教??只是螳臂挡车??”说着叹了一口气道:“前些日子我只顾保全本帮??丧失了许多良机??特别是邪教进攻碧云山之时??法相寺和无忧谷都派人相助??只有我天龙帮未去??如此一來??我帮便落了单??所以我帮总舵和潇州分舵受袭之时??即便是近不过几百里的法相寺??也未施援手??实在是我帮有错在前??”

上官宇一番话??李宽等人连连的点头??当时他们曾向上官宇提出过此议??可是上官宇只顾逃命??沒有采纳??此时上官宇遭难之后??方才觉悟??或许也不算晚

上官宇看众人的表情??心中的恨意又强了几分??于是又道:“所以我想联系上其它三大门派??再与邪教决战??李师兄你看如何??”

上官宇突然的客气??让李宽心中一阵的感动??于是抱拳道:“属下赞同??只是天龙帮人多势众之时??不说与三大门派联手??此时只剩下这区区**人??却要与人家联手??人家肯吗??况且三大门派除法相寺外??虹光派和无忧谷皆已被邪击教溃??此时其主力不知所踪??咱们如何找到他们呢??”

上官宇点了点头??突然道:“我知一去处??必能联系上三大门派??”

李宽等人听了一喜

上官宇带人出了东海分舵??向凝碧涯上赶去

李宽大奇??上次奇袭吴天??所知之人甚少??即便现任的潇州分舵舵主李宽??也不知晓??于是他问道:“帮主??前方乃是邪教总坛的旧址凝碧涯??咱们去那里做什么??”

上官宇看看剩下的七八人??心道邪教对我帮中之事了如指掌??虽然挖出了李国章、贺长老和周强等人??可谁知这几人之中沒有邪教的奸细??昨日在海边??亏得我反应机敏??沒有说出吴天在凝碧涯之事??否则白眉知晓之后??岂能用我??他必会自带兵马冲上凝碧涯??想着他微微一笑??沒有做声

凝碧涯下??明海和晓峰再次探访虹光派??当晓峰说完天龙帮之事时??江小贝大惊:“什么??上官宇不见了吗??”

“正是??”晓峰道:“据叶师弟禀报??那些尸体原本应被埋在了海边??因其口鼻之中有许多的泥沙??可能是被潮水冲了出來??带入了海中??”

“只是上官帮主不知所踪??”薛不才道:“他是已逃到了海上??还是被邪教擒住??还是他原本便沒有随大队而行??”

“天龙帮东海分舵??李宽等人仍在坚守??”晓峰突然道

“李宽为人正直??却是铁血男儿??不似……”江小贝还沒说出下面的话??薛不才便打断了他

“上官帮主保全之计??也是无奈??若大的天龙帮此时已土崩瓦解??他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薛不才道

江小贝知薛不才是不愿本派在别人背后议论??于是也不再说下去??微微的点头

“我原本有一计??如此一來便要泡汤了??”薛不才道

“何计??”晓峰问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薛不才道

晓峰和明海齐齐的点头??大家原本要将在碧云山上之计再用一次??等邪教攻打西山分舵之时??突然出手??击杀那红衣少女??使她无法召唤出白虎??只是此时上官宇不知所踪??西山分舵形同虚设??如此一來??怎能施那偷袭之计呀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世事轮转??必有定数??然定数便是邪不能压正??”

众人点点头??明海说得不错??然则邪正转化之中??不知要有多少人牺牲

“看來要重新考虑对策了??”薛不才道

大家正在商议之时??突然储志宏飞了过來??落到众人旁边??向着大家一抱拳最后对薛不才道:“掌门师兄??”

看着储志宏急匆匆的样子薛不才心知发生了大事

只是储志宏虽然知道晓峰与明海方丈非是外人??但沒有掌门人的允许??他还是不敢乱说

薛不才一笑道:“储师弟??此处沒有外人??但说无妨??”

储志宏再向大家抱下拳道:“十里之外??有人靠近??”

“啊??”众人一此言??定力弱的都跳了起來??比如江小贝

“你、你怎么不早说??邪教來攻??咱们要马上做好准备了??”江小贝说着??便要去通知徐若琪和吴天

储志宏一咧嘴道:“江师叔祖??不是邪教??是天龙帮的上官帮主??带着李宽舵主等人向凝碧涯赶來??”

“上官宇??”江小贝大奇??刚才众人正在讨论他的去向??如今却带人找了过來??于是众人相互看看??盘算着他來的目的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既然上官帮主到了??必定是要找咱们对抗邪教??咱们理应欢迎才是??”

众人点点头??江小贝却皱眉道:“可是他怎知咱们在凝碧涯下??难道是明海方丈告知的吗??”

明海一愣??也觉出了其中不妥之处??于是摇摇头

江小贝再看看晓峰??晓峰也摇摇头??此时旁边的雪飞突然想起一事??于是在晓峰耳边低声语两句??晓峰也是恍然大悟??于是道:“以我观之??上官帮主非是來找咱们的??而是來找吴天兄弟的??”

“此话怎讲??”江小贝看出晓峰必定知道众人不知的事情??于是急问道

“看來吴兄弟沒对你们说过??他为了四大门派之间的和睦??如此大事都隐忍了??”晓峰赞叹道:“当年我应江公子之请到凝碧涯上探望吴兄弟之时??曾见到凝碧涯顶有打斗之迹??而且下山之时发现天龙帮离山时的踪迹??后经打探??得知是上官帮主与贾舵主曾带人來过凝碧涯??”

“难道他们是來……”江小贝沒有说出下面的话??而是有些气愤的看着晓峰

“不错??上官帮主记恨其父上官老帮主死于吴兄弟之手??而要趁着吴兄弟法力全失之机??上山为父报仇??”晓峰道

“呀??果然如此??”江小贝气道:“如此大事??可气吴天居然不向我等禀报??”江小贝说完又看着晓峰??显然是在嗔怪晓峰也未向大家提起过此事

晓峰尴尬一笑道:“吴兄弟曾嘱咐我不要向大家提起此事??而且随后便是邪教和西夜国人來袭??天龙帮召集四大门派齐聚西山分舵??”

薛不才点点头??“如此一來??便为难吴师弟了??幸好是晓峰谷主及时赶到??吴师弟才沒有出事??”薛不才显然不知晓峰是在何种情况之下赶到了??如此一说??主要是给晓峰台阶下??还要示意江小贝不必再纠缠此事了

“阿弥陀佛??吴施主深明大义??处处以大局为重??此情可敬??”明海道

江小贝明白了薛不才的意思??储志宏却是气上心头??“如此一说??上官宇又要趁机來找吴师弟报仇了??”说着便要拔出腰间宝剑??薛不才眉头一皱??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听下去

“我看未必??”江小贝道:“天龙帮此时已是自身难保??而且上官宇出海不成??必定也是九死一生??他必是猜出了咱们是在联手对付邪教??所以想与咱们汇合??”

“他知吴天在凝碧涯之上??所以便向凝碧涯赶來??明是找吴师弟??其实是想通过吴师弟找到咱们的下落??”薛不才道

众人都点了点头??同意薛不才的分析

“只是……”薛不才又说了两个字??便不再说下去??而是看看晓峰和明海以及江小贝

那三人心中都是明白??如此危机时刻??万事都要小心??对于上官宇也不得不妨??特别是他能够从邪教手下逃生??便有很大的疑点??此时天龙帮势微??而邪教之中高手云集??再加上西夜国人和乌苏国人相助??天龙帮即便是鼎盛之时??也未必能与之对抗??别说区区残兵了

三位掌门以及江小贝相互交换着眼神??其中已交流许多??旁边的储志宏却有些急了??于是道:“掌门师兄、江师叔祖??他们人马上便要到了??咱们该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