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83 回涯上的吴天

狂魔无弹窗 第六卷 天龙帮大会 483回 涯上的吴天选择背景颜色:??选择字体大小:??

江小贝带着上官宇等人一同来到了凝碧涯之顶。

原本预料储志宏已告吴天相关的事情,二人应当在迎接自己和上官宇了。

可是远远看去,涯顶之上并未有人来迎接。只有那几间石屋孤灵灵的伫立在那里,分外的凄凉。

再走两步,便看到了吴天。他此时正坐在涯边,呆呆的看着檀心花,继续发着他的愣。

江小贝心中一急,吴天都看到了,为何还不见储志宏的影子?

上官宇看到了吴天反而停了下来。以吴天的法力,他应当在自己很远的地方就可查觉出自己的气息,况且此时距他不足六丈。只是为何他此时却是一动不动呢?难道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上官宇不敢前行了,而江小贝却四下的找着储志宏。众人都停了下来,只是那些天龙帮的弟子们,看着上官宇发愣。

这个储志宏,办事如此不牢靠。这等小事情都做不好,将来怎么做一堂的大师兄呀。

李宽见江小贝和上官宇一看到了吴天都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脸上表情各异,不知在想什么。于是李宽轻轻拉了下上官宇的袖子道:“帮主,吴大侠就在前面。”

上官宇尴尬一笑道:“我在法相寺之时对他多有怀疑,此时对他无言以对呀。”

李宽想起在法相寺之时,上官宇几次要带人杀吴天为老帮主报仇。此时不好意思上前也是情理之中,于是低声道:“那便由我先去过去陪个不是,然后帮主再过去如何?”

上官宇大喜,这李宽曾受过吴天指点,而突破了降龙掌的四层境界,他与吴天一向交好,由他过去,是再好也不过。他想着看看旁边的江小贝,心中冷冷一笑,他此时装作东张西望,便是要我先过去,好受吴天的羞辱,为他虹光派提气。只是我才不会上当,李宽首先过去,迎吴天的锋芒,待他气消大半之后我再过去。

江小贝当然没有注意到上官宇正在冷冷的看着自己,他心中所想乃是储志宏去了何处,不会是在洞中出了什么事情吧?

此处原本是邪教的总坛,其中许多地道都是邪教在时挖通的。若是邪教以此为掩护,已潜上了凝碧涯,那便麻烦了。他想着,转头又向天龙帮人群中看去,那少了的一人,到底做什么去了?掌门他们可曾发现他的去向?

上官宇见江小贝皱着眉头向自己队中扫去,于是顺着他的目光扫过,也发现了问题,心中一惊。

“李宽!”他叫住了正向吴天走去的李宽。

“帮主?”李宽一奇,不知上官宇为何叫他。

“与你同留在东海分舵的,一共有几人?”上官宇惊道。

“那日与我痛饮的,共有六人,加上属下,一共七人。”李宽道。

江小贝再数一遍人数,脸色一变。“不对,咱们自东海分舵出来之时,共有九人,而此时加上你我只剩下八人。”

江小贝见上官宇脸色大变,不似假装,心中也是一惊。难道那人并非是上官宇安排离开的?如此说来,那人定是邪教的奸细了。

李宽点下人数,发现果然少了一人。于是他看看众人,众人都是摇摇头。

上官宇大怒,呵斥道:“你是如何带队?这些人都是东海分舵的旧人,我分辨不清尚有一说,你为何没有发觉多出了一人?那人难道你不认识吗?”

李宽连忙抱拳,“帮主息怒。那人属下实不认识,而且早就发觉他有些面生。只是那晚喝酒之时,并未有他。而帮主早上来到东海分舵之后,他便出现。然后追随咱们到了此处,属下还以为是随帮主一同来的总舵兄弟。”

其他人也纷纷的点头。

上官宇一听是与自己同来的,心中一凉。自己离开大船之时只是一人,并未有帮中的旁人同行。看来那人是邪教中人,原来白眉并未信任自己,那人一定是白眉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奸细。他此时离开,定是将吴天在涯上之事禀报了白眉,或许不久之后,白眉便会带人杀到了。此时尚未凑齐其它三大门派,若是他杀来,岂不暴露了我?况且白眉若知我对他隐瞒了吴天在涯顶之事,说不定会责难自己。

江小贝听了他们的对话,已猜出了其中的缘故,于是问道:“上官帮主,你逃离之时,是否十分的轻易?”

一听此言,上官宇紧张起来,以为江小贝看出了什么,于是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江小贝正色道:“若是你逃脱之时十分顺利,便是白眉有意放你一马。他算准你逃脱之后便会找我三大门派共同商量应对之策,所以才派人跟踪你。如今奸细得了消息,定已回禀白眉,如此一来,这凝碧涯也不能待了。”

一听江小贝不是在怀疑自己,上官宇松了一口气。可是表面之上却是一脸的惊慌。“江公子分析的极是。定是邪教故意设下了圈套,放我逃了出来。只是江公子也不必太过于着急吧,有贵派的吴天在此,我们便不怕邪教了。”

上官宇说着转头看向了吴天。自己几人在此如此大声的说话,即便是普通之人,也定然听到了,更别说是法力高强的吴天了。

然而吴天坐在涯边依然一动也不动,就像一个木雕。

江小贝心中一阵的担心,不会是邪教已经上山,对吴天下了毒手吧。他想着便要上前拍拍吴天,没想到他刚刚迈出两步,吴天便开口了。

“江师叔祖,且慢。你落脚之处,是一棵三天的嫩草,而草上还有几只蚂蚁,你且莫伤了它们。”吴天轻声道。

此言一出,上官宇等人大惊。江小贝早已领教过吴天的这种神经,但还是苦笑一声。吴天无事,他便放下了一半的心。只是吴天在此守候檀心花和黄衫,西山分舵大战、碧云山大战都未曾离开,此次邪教将到这里,他会不会继续坚守呢?

此时李宽却蹲到了江小贝的脚下,仔细的看看。然后惊讶道:“吴大侠果然厉害,如此距离且不用回头,便可知此处有草有蚁,李宽佩服了。”

天龙帮众人一听此言,也纷纷的挑大指,都以为是吴天法力高强,才能有如此之能。

江小贝看着天龙帮众人的表情,心中突然大悟。自己整日与吴天相见只知其内法发挥不出来而这辨物之术乃是他心有旁鹜却不知如此洞察之力若无极强的内法支撑怎能达到。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或许此时没有了魔尊魔法的吴天的内法已强到了惊人的程度。只是缺乏发挥的出的途径而被隐藏了起来。再或者是是原本的魔尊魔法太强将其它法力发挥之道全部的堵死而使其无法发挥。只有在做过男女之事之时才能凑巧打开那些通道。记得当初吴天入魔便是黄衫与其合欢之后他的魔性才会降到最低的。

此时吴天慢慢的起身向着江小贝和上官宇等人抱拳道:“江师叔祖、上官帮主。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论邪教来否我绝不会离开檀心花和衫妹半步。”

“啊!他果然如此。”江小贝急道。

上官宇也是脸色一变心道吴天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他有足够的信心对抗邪教?如此也好若是他能击败了邪教虽然不能除去三大门派却也不必离开中原了。

正在此时吴天突然的抬头看着上涯之处的空中。

片刻之后众人也感觉出那里有几股强大的法气冲来。上官宇脸色一变心道不好邪教来得太快了。

上官宇一阵的紧张可是吴天和江小贝却未惊慌。

光芒一闪薛不才从空中落下目光急速的在众人脸上扫过最后目光落都了江小贝的脸上。

江小贝微微的摇摇头薛不才才放下心来。

上官宇见是薛不才到了,脸上大喜心道薛不才果然在凝碧涯之上,于是上前道:“薛掌门,原来是你,真是太好了。”

薛不才也装作大惊,甚至还夸张的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打量上官宇惊道:“原来是上官帮主,你怎么也到了这里?自西山分舵一别,上官帮主别来无恙?”说着抱拳见礼。

上官宇尴尬苦笑道:“我天龙帮三大分舵与总舵被邪教尽毁,本座与几位兄弟侥幸逃脱,狼狈之极。哪有薛掌门能躲在凝碧涯之上舒服呀。”

薛不才听出了上官宇话中既有嘲讽之意还有试探的意味,于是摇头道:“上官帮主之言让不才无地自容,要知四大门派之中,我虹光派第一个被邪教击溃,四位首座与贵帮的长老舵主同时牺牲于西山分舵,中阵则在碧云山被白虎所破,我虹光派五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此时派中师兄弟们都不知逃往了何处,还有几人幸存。”

薛不才说着居然垂下了眼泪,只是这眼泪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悲痛。

只听薛不才继续道:“我寻师兄弟们不到,才想到了吴天师弟在凝碧涯之上,于是只好先来找他,再做打算。我此时也是刚刚到此,说来已经两日没有吃饭了。”

江小贝听了一咧嘴,心道掌门居然也没有编出新词来,居然也是两天没有吃饭了。他正想着,没想到薛不才为了把戏演得像些,居然又道:“昨晚打座之时,我还梦到自己吃了三大碗的肉丝面。”

一听肉丝面,江小贝原本忍住的打嗝此时又要发作,对了,薛不才中午之时也吃了三大碗肉丝面的。

李宽闻听此言,看了一眼江小贝道:“看来虹光派人喜吃肉丝面。刚才江公子与那位储师兄,也都说想吃肉丝面。”

薛不才听了一愣,心马上明白江小贝和储志宏一定也编了肉丝面的慌话。他想着转头看看江小贝,转话题道:“原来江师叔祖和上官帮主同到了凝碧涯,如此便有人与我共进退了。”

江小贝看看薛不才,抱拳道:“掌门,我与天权堂储志宏在涯下遇到上官帮主,此时志宏不知去了何处。”说到这里突然大惊道:“呀!他不会是私自的将那三块牛肉吃光了吧,说好要留给吴天一块的。”

薛不才自然不知牛肉之事,只是他明白此时储志宏不在涯上,吴天也未必知道众人试探吴天之事。

“掌门师兄。”吴天向着薛不才抱拳道。

“吴师弟,多日不见,你的内法恢复了多少?”薛不才道。

吴天一愣,心道掌门师兄前日还曾上涯看望过自己,只有两日便是多日不见了吗?

见吴天发愣,江小贝连忙抢话道:“掌门,我与上官帮主刚刚发现一事,需向你禀报。”

“何事?”薛不才道。

于是江小贝将刚才分析的那邪教奸细之事说了一遍,薛不才何止是知道,他与晓峰和明海都差点钻入了邪教的队中。只是他听完之后大惊道:“什么?邪教马上要攻击这里吗?那咱们还是马上离开,这里不能留了。”

“正是。”上官宇道:“我看只有联合上法相寺和无忧谷,才能对抗邪教。只是若要对付白虎,还需贵派的吴天才行。”他说着转头看看吴天。

吴天摇了摇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凝碧涯顶。我要在此守候檀心花和衫妹。邪教要来便来吧。”说完不理众人,转身坐到了涯边。

薛不才和江小贝一脸的尴尬,只是如此也好,免去了吴天说漏事情之忧。上官宇却有些不悦,心道吴天定还在记恨于自己,否则怎会连他们掌门的面子都不给?

正在这时,空中又划过两道光芒,晓峰和明海从空中落下。

上官宇见其他三大门派掌门都到齐了,心中大喜。既然他们的掌门、方丈、谷主都已到齐,那么各帮派的主力也必在附近,只需稳住他们,便可将他们一举消灭。

“晓峰谷主、明海方丈,你们也来了。”上官宇高兴道。此时的笑容不是假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虽然白眉知道自己向他隐瞒了吴天在凝碧涯上之事,但此时自己已聚齐了三大门派,而且白眉最恨的吴天也在涯上,还誓死不离开。如此一来,邪教便有了将三大门派一举歼灭的机会。

再或者,吴天强大,将白眉等人消灭,那样自己也不算失败。便是从头再来,慢慢的经营天龙帮了。

明海方丈和晓峰也连忙还礼,晓峰道:“我听闻吴天兄弟在凝碧涯上,便特来看看,没想到在涯下遇到了明海方丈,便一同上来。更没想到上官帮主也到了涯上,如此甚好,有了天龙帮的兄弟们,咱们对抗邪教便多了一份的力量。”

“阿弥陀佛。”明海身为出家人,不便打妄语,所以只好诵声佛号。

上官宇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找机会向白眉通报此事。虽然白眉此时也可能正向着凝碧涯赶来,若是自己向他通告,便可显出自己诚意,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剩下的,便是看三大门派和邪教拼个两败俱伤了。

“四位,此时不是闲聊之时。”江小贝说着,又将刚才之事向晓峰和明海说了一遍。

“呀,如此说来,邪教定会向凝碧涯攻来。”晓峰故意惊道。

“不错。”江小贝道。

“既然四大门派都已到齐,我看咱们不妨埋伏在凝碧涯下,与邪教拼死一战。”上官宇看着众人道。

三大掌门相互看看,齐点了点头。

“那咱们马上召集各门派的弟子,一个时辰之后于凝碧涯下相见,然后再商议对策。”晓峰道。

“好。”薛不才答应一声,看看上官宇和明海方丈。

那两人也都答应,于是众人向涯下飞去。

天龙帮的八人之中有几人不擅飞行,于是上官宇见薛不才等人飞远之后,便转身对李宽等人道:“咱们只有这些人马,便直接下涯。只是三大门派要在一个时辰之后才能聚齐,若是邪教提前来了,那便麻烦了。”

李宽听了有理,于是道:“帮主所言极是,咱们应当如何?”

上官宇看看众人道:“你们几人不擅飞行,便由李舵主带着到涯下等候三大门派。我向东飞行一段,去探查邪教的动向。”

“帮主,我与你同去。”李宽道:“邪教势大,你若不小心遇到,好多个帮手。”

上官宇心道你若与我同去,便发现了我与白眉的交易,于是拍拍李宽的肩头道:“李师兄,此时帮中只剩下你我二人当事。若是同去,万一有事,帮中谁来做主呢?”说着连自己都被感动了,眼圈一红。

李宽眼睛也热了,于是道:“帮主那还是由我去吧。”

上官宇摇摇头道:“你的法力虽然强过我但飞行之术却不及我所以此事还是我去。况且上次邪教放过了我此次未必会取我性命。”

“帮主……”李宽还要争辩上官宇心中着急若是在自己未通报之前邪教到了自己便少了筹码于是把脸一沉正色道:“李舵主听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重要声明:小说“”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首页,永久地址:www.ppxsw.coCopyright ?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