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84 回贪心镖

484回 贪心镖

“是??”

“我命你带着兄弟们速到涯下隐蔽??待我回來??”上官宇道

“属下……属下遵命??”李宽垂泪道

上官宇点点头??取出腰间的宝棍??身上光芒一闪飞了出去

李宽众人向着上官宇飞去的方向施礼??然后快速的向涯下跑去??他们虽然不擅长飞行??却有腾空之术??几人脚下生出光芒??身体离地半尺??向涯下“跑”去

天龙帮众人离开之后??薛不才、明海、晓峰江小贝才从一处山洞之中钻出

几人看着天龙帮远去的背影??薛不才终于道:“此时形式已明朗??邪教就在附近??或许片刻之后便会攻來??以三位之见??我们当如何??”

“既然方才已说集合四大门派??共同抵御邪教??岂能不算数??”晓峰道

“阿弥陀佛??”明海道:“此地已是最后的抵御之地??若是再败??恐怕法相寺也难保了??”

江小贝听了笑笑道:“我与掌门也是此意??既然大家已聚到此处??甚至连天龙帮都到了??就应与邪教一战??”

三位掌门点点头

“只是邪教此时强大??不论白虎与飞虎??单是白眉、晓月、绿袍、赤发??还有忽尔善等几个乌苏国人??都非是我辈所能对付??”江小贝又道

“阿弥陀佛??我已请出本寺的两位前辈高僧??此时已在涯下等候??”明海道

“我无忧谷虽无高手??却还有一套无忧剑阵可以应付??”晓峰道??“他们由我叶师弟带领??正在不远之处待命??”

薛不才听了两派之言??微微的尴尬??“我派已不能成七星北斗阵??却有徐师妹和吴师弟??那么最强的两击便由他们來执行??”

明海和晓峰点点头

薛不才又道:“如今一战??咱们不必死拼??若是白虎一出??各派便马上撤退??各自休养几年之后??再行联络??”

“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晓峰说着??突然想到一人??于是转色道:“薛掌门、江公子??吴兄弟刚才似乎说过宁死不下凝碧涯??若是咱们退了??他该如何??”

薛不才看看江小贝??“江师叔祖??此时还要你來周全了??”

江小贝苦笑一声??“好吧??我去试试??看看能否劝动他??”说着向三人抱拳??重向涯顶飞去

三大掌门齐向涯下飞來??薛不才对晓峰和明海道:“两位??我徐师妹已经待命??请两位务必拖住邪教??我好与众师兄弟与她声东击西??若是一击不成??待她退回之时??咱们要顶上一时三刻??而后才能放邪教上涯??”

“好??”晓峰已知其中原故??于是马上答应

只盼吴师弟能突然的顿悟??使出那虹光十字剑法了??想着向明海和晓峰抱拳??向虹光派的营地飞去

计划多日之前已经定好??如今考验的便是随机应变了

上官宇一路向东飞去??刚刚看到东海分舵??正要疾飞落下??突然他感觉一团的绿气自下升起??便要将自己笼罩起來??而且那团绿气之中还发出一股的腥臭之气

上官宇心中大惊??心知绿袍的御毒之术厉害??即便不被毒死已免不了受些罪??于是大叫道:“是我??我是上官宇??”

绿袍自然看出了是上官宇??听到了叫声之后??才收住了绿气??飞于上官宇面前阴阳怪气道:“原來是上官帮主??你又來干什么??找到了三大门派了吗??”

上官宇心中暗骂??脸上却带着笑道:“正是正是??我已约好三大门派??正想向白眉教主禀报??”

绿袍脸上绿气一闪??目光扫过上官宇的脸道:“此事师兄已知晓??不必上官帮主通报了??”

上官宇脸色一变??显然是邪教不想领他的人情??于是抱拳道:“绿袍前辈??上官宇想见白眉教主一面??不知教主现在何处??”

绿袍阴鸷笑道:“等我教灭了四大门派??你再见他吧??”

“啊??”上官宇大惊??心道刚才是自己听错了??还是绿袍说错了??不是要灭掉三大门派吗

此时绿袍脸上绿气又强了起來??显然就要对上官宇出手

上官宇大惊??心道邪教不讲信用??这个绿袍更是阴狠毒辣??看來白眉未必授命??他便要取自己的性命了

“且慢??”上官宇突然叫道

绿袍冷冷一笑??手下并未停止??“你明知吴天在凝碧涯上??却隐瞒不报??还想留命吗??”说的一道绿气飞出??击向了上官宇

上官宇只觉一股腥风扑面??他后退几步??又大声叫道:“白眉教主尚不知吴天之事??如此一去??便有危险了??”

那团绿气就要击中上官宇了??只是绿袍一听此言??连忙挥手??那团绿气在空中一转??从上官宇面前扫过??击中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大树发出一股的绿烟??片刻之间居然倒到了地上

那团绿气虽然沒有击中上官宇??可是扫过上官宇面前之时??他还是吸入了不少的腥臭之味??此时脸上绿气闪动??已然中毒

绿袍大惊??沒想到堂堂一帮之主的上官宇内法居然如此不济??于是连忙上前??连点他身上的几此穴道??接着取出一粒的丸药塞入了他的口中

丸药入口??上官宇只觉腹中有一股说不上來的感觉??脸上原本疼痛的感觉少了许多??变成了麻木

“你快说??吴天到底如何了??”绿袍逼问道

上官宇张了张口??原本是想说我不见白眉教主是不会说的??可是五官麻木??舌唇不听使唤??发出的却是奇怪的声音

绿袍一愣??上官宇大惊??以为自己失语了??连忙再试??可是面部麻木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起來??连刚才的声音都要发不出了

绿袍皱了皱眉??只见上官宇的脸此时已肿大了近一倍??早已看不出了原本的面目??他來不及等上官宇说清楚??于是手一挥摄起上官宇向凝碧涯的方向飞去

上官宇心知绿袍是要带他去找白眉??可是他为何不向东海分舵飞去??反而向凝碧涯飞去呢

难道??难道白眉早已出发??袭向了凝碧涯

如此算來??白眉等人正好赶上三大门派聚齐之时赶到??那样免不了一场的恶战??只是李宽等人尚在涯下??自己來不及让他们撤离了

想到这里??上官宇冷笑一声??心道李宽等人对我出东海之事颇有微词??心中早已有了怨气??与我离心离德??既然如此??便假邪教之手??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吧??若是能够活下來??那时或是三大门派已亡??邪教独大与我天龙帮联盟??或是邪教被击退??三大门派也是元气大伤??我们帮与他们又在了同一起点之上??那时我定会重用于你

李宽??看你的运数了

“你哼什么??”绿袍听到了上官宇发出的声音??然后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划??划破了他的脸庞??绿色的汁液流了出來??流了上官宇一身??他身上的衣服被那绿汁一烧??居然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可是如此一來??上官宇脸上的毒气则被放去了不少??他也舒服了一点

绿袍飞行之速极快??虽然摄着一人??片刻之间??便追上了前面的大队??原來白眉行进的路线十分的隐蔽??想來是怕被三大门派人的人发觉??而上官宇则是毫无顾忌的沿最宽敞的地方飞行的??所以才沒有发现

上官宇的视线也有些模糊了??但还是看到了那两条白白的眉毛??只是奇怪??原本只应是白眉才有的??他旁边的那个红衣少女为何也生着一对相同的眉毛呢??还是自己中毒太深??看人有重影了

“教主??”绿袍抱拳道:“不出你所料??刚才飞过之人正是上官宇??”原來刚才上官宇曾与邪教的队伍擦肩而过??只是他沒有发觉??而白眉却发觉了他??所以才派绿袍去解决掉他的

白眉看着早已不成样子的上官宇??知其中了毒??可是奇怪绿袍为何留了他的性命

只听绿袍又道:“教主??这厮说吴天有异状??若是咱们硬闯凝碧涯会有危险??”

白眉眼中精光一闪??看看正在连连点头的上官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饶他吴天有通天之能??我却另有妙计??既然上官帮主好心提示于我??我便带着上官帮主??看我如何消灭四大门派??”

闻听此言上官宇心中一凉??这次沒有听错??白眉亲口说得要消灭四大门派的??这其中自然包括自己的天龙帮??想着他有些后悔了??邪教之人??哪里会讲什么信用??自己白白的被他们利用了

想到这里??他又希望吴天真的有什么异能??可以灭掉邪教??击退白虎

此时白眉旁边的红衣女子突然道:“你少得意??若是你的计划出了差错??看我不把你千刀万剐??”白眉只是呵呵一笑??并不在意

上官宇听了一奇??堂堂的白眉教主??居然还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那人到底是谁呢

上官宇正想着??白眉突然谨慎的看看上官宇??显然是怕他发现了什么??旁边的绿袍马上受意??在上官宇的后背上一点??上官宇昏了过去

“教主??何不让我结果了这厮??”绿袍将上官宇抛到一旁??他坐下几人将上官宇捆了个结实

“上官宇无能??留不留他对咱们都无影响??所以不如留下他一个活口??若是万一有变??将來还能用到??”白眉道

“哼??”旁边的红衣女子突然冷哼了一声??“你何时变得如此小心了??难道这一击还不能成功吗??若是中原之地有人可敌白虎??何至于四大门派落得如此狼狈??”

“嘘??”白眉突然压低声音道:“师妹??你噤声??”

不是惊鸿才穿红衣的吗??为何白眉身边的红衣女子不是惊鸿??而是云霄??难道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吗

“凝碧涯马上便到??大家小心了??”白眉说着??身上玄光一闪??率先飞了过去

凝碧涯下??路边的残破的石碑依然挺立??上面苍劲有力的“凝碧涯”三字??虽然历经数十年雨水的冲刷??却依旧血红明艳??仿佛是刚刚有人以鲜血将其重新刷过

然而这石碑之上却留下了一道道的刀剑之痕??那时十几年前??四大门派围攻邪教成功之后??无聊之人在上故意砍下上的

白眉轻抚着那碑上的刀剑之痕??仿佛是在安抚爱人身上的伤口

“凝碧涯??我终于回來了??只是今日之后??我不会再让四大门派之人踏上半步??”白眉说着??放眼向前??一片空地之上??已经杀气腾腾

白眉身形一展??飞了过去??他落地之后??四下看看??一阵的狂笑

“四大门派之人??我知你们已到了这里??何不快快的现身??与我一战??”白眉道

此时邪教其他人也纷纷的落下??虎视着四周

“阿弥陀佛??”随着一声的佛号??明海带法相寺众僧走了出來??“白眉教主??我等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邪教之人纷纷的亮出了兵器??看法相寺人少??便要半包过去??可是白眉一摆手??制止了众人??“且慢??等人齐了在动手??”

旁边的云霄见状??早把古埙拿到了手中

空中突然闪过一阵的寒光??向邪教众人攻去

众人大惊??连忙施法以兵器相隔??但那暗器却不是十分厉害??于是“当当”声响个不停??顿时间有不少的邪教弟子受伤??有不少身上中了那暗器??他们大惊之中看到伤到自己的暗器之时??又一次的大惊??原來那暗器之头??居然是由钻石做成的??单是这一颗钻石??便价值连城??有如此手笔的??只有盛产钻石的无忧谷

但这暗器入肉不深??似乎也沒有什么毒性??如此使用??岂不是白白送人钻石吗??于是大家连忙从身上拔下??悄悄的收了起來

“无忧谷钻石镖??不可拔下??”白眉高喝了一声??可是还有十來人已拔下了身上的钻石镖??正准备收起來??他们听到了白眉的叫声??只好那钻石镖拿在手中??不知所措

突然??他们的伤口一阵的疼痛??然后鲜血突然不停的流出??众人大惊之下??连忙点中身上的穴道??想要止血??可是却沒有作用??赤发见状连忙上前??以重手法在几人身上点点??才帮他们止住了血

“贪心镖??”白眉拿起一只以钻石为尖的飞镖道:“相传无忧谷开谷祖师叶大侠夫妇??原本武艺并非出众??可为了行走江湖??便仗着无忧谷盛产钻石之利??以钻石为尖做成飞镖??利用人们的贪心??诱人中镖后拔下??可是这钻石之上结构十分的奇特??还被施以奇法??一但迅速的拔出??便会流血不止??即便能止住??也无力再战??”

“白眉教主好眼力??居然一眼便识出了此镖??”晓峰说着??带着一队无忧剑阵走了出來

此时雪飞身子月份已大??而且两次大战也受了些伤??于是晓峰便让她带队入了南疆??暂时的躲避??所以此次无忧剑阵晓峰沒有入阵??而阵中却是以叶飞、林虹为首??当初受命于叶孤云特殊训练的一队人马组成??这些人虽然年纪不大??法力也不算高强??却是自小便共习无忧剑阵??相比普通的无忧谷弟子都是临时拼凑而成阵??反而强了许多

晓峰边说边走??他的左掌之上一团光芒升起??白眉一见??眉头一皱??那团光芒便是无忧谷至宝钻石蛋??晓峰不等开战便先祭出??显然要决心与自己决一死战了

“我谷中的贪心镖便是利用世人的贪心??以诱人受伤??据说当年初成之时??不明真相之人??居然故意中镖??以求得到钻石??多数却终落得人才两空??”晓峰冷笑道:“白眉教主已将我四大门派击溃??中原甚至天下都是你教独大??若是再过贪心??恐怕如这些中了贪心镖之人??功亏一篑??”

“哈哈哈??”白眉一阵的狂笑??“如今你们已是困兽犹斗??各派中老一辈高手已基本损失殆尽??小小娃娃还敢拿大话压我??我听说这贪心镖一百年前便已失传??你为了对付我邪教??居然又找了出來??只是这苦心白费了??”

晓峰心道失传不假??却只是在无忧谷中外姓人身上??其实这镖的使用之法是被叶氏后人给藏了起來??而叶师兄继任无忧谷主之后??深觉无忧谷在凝碧涯大战之后??高手溃泛??实力远不及其它三大门派雄厚??于是便在叶中青的协助之下??暗中布下了叶飞这一支奇兵??还允许他们重新使用贪心镖

此时明海见晓锋祭出了钻石蛋??于是也祭出金舍利??于是空中佛光一闪??明海念动佛咒??一尊金佛出现在空中??发出万丈的佛光

白眉的瞳孔一阵的收缩??他看看无忧谷的无忧剑阵??再看看法相寺的罗汉阵和那两位觉字辈的高僧??心知此役若是硬拼??己方未必能占到多大的便宜??只是自己的目标不在此处??自己只要先拖住他们一时三刻??待到大功告成之后??便可将他们一举歼灭了

白眉想着四下看看??四大门派之中天龙帮已不足为惧??剩下的九人之中上官宇已被擒下??法相寺和无忧谷的精英已尽数在此??只是为何虹光派之人却为何迟迟沒有出现呢??难道他们又要使用那一招??暗中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