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89 回中计

489回 中计

此时已是血溅当场??死于非命了

只有乌鲁木侥幸的躲开??他左右看看族人都被杀死??于是一声的怒喝??再次合身扑上

“不可??”白眉大叫一声??为时已晚

空中闪过一道巨大的刀光??劈向了徐若琪和吴天

此时吴天刚刚发现徐若琪不高兴??于是安慰道:“徐师姐??是我刚才把你弄痛了吗??”

徐若琪再看看他??微微的摇头

二人此时靠的很近??周围又有光芒笼罩??肌肤想亲之间似乎又有情欲燃起??而乌鲁木不合时宜的扑了过來??二人居然并不当回事??而是各自口中念动咒语??两道光芒闪过

空中的刀光消失了??乌鲁木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低头惊讶的看着胸口??那里插着两柄剑

一柄宽大厚实??发出君临天下的剑气;另一柄似是金蛇一般在蠕动??发出阵阵的金光

突然那两柄剑同时收回??鲜血从乌鲁木身上急速的喷出??他看看自己身上的石甲??摇了摇头道:“原來石甲也挡不住它们??”

乌鲁木巨大的身躯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了“轰隆”的声音

白眉见状脸色一变??若非是惊鸿和云霄此时不知所踪??他都要下令撤退了

然而此时徐若琪和吴天却并不急于冲上??而是在那团光芒之中说着什么

“大师兄??”此时赤发过來??气喘吁吁??他与那位觉字辈的老僧交手??已是落尽了下风??那老僧不但法力高强??而且法术奇特??将赤发的御火之术控制的死死的??若非赤发内法深厚??拼力发火??他此时已被那老僧擒下了??他此时见白眉有些犹豫??于是上前问道:“咱们是退是战??”

白眉看看场中??目光落到了飞虎的身上

而此时绿袍也飘了过來道:“师兄??咱们大战多时??为何未见晓月和他座下的弟子呢??”

晓月??白眉微微一笑??心中拿定了主意??他沒有理会两位师弟??而是飞到了飞虎之前道:“飞虎??你的主人已被那光芒之中的二人擒住??你若是能杀死那二人??你的主人便还有救??否则……”白眉沒有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飞虎乃是有修为的灵兽??若非是刚才被天愁神剑的光芒吓到??退了回來??此时恐怕已拿下了无忧谷的无忧剑阵

此时听了白眉一说??于是发出一阵的虎啸之声??身上光芒大盛??白眉见状大喜??连忙退回到了绿袍和赤发的身边??低声道:“咱们三人慢慢退后??若有四大门派之人离开??咱们务必拦下??这里便交给飞虎??”

此时飞虎一声的狂吼??一团光芒射出??在空中凝成一只虎头??张开巨口咬向了吴天和徐若琪

这二人原本还在窃窃私语??吴天一直以为自己做了错事??而在向徐若琪道歉??而吴天越是道歉??徐若琪越是说不出口她所要表达之事??就在二人为难之时??那只光虎扑了过來

二人同时感觉到了这股法力非是刚才乌鲁木等人的那般能比??特别是徐若琪曾几次与飞虎交手??还几次被它击成了重伤??于是五彩一闪??便要闪开??可是吴天此时正在狂妄之时??他见眼前的并非白虎??于是身上光芒暴涨??天愁神剑更是剑气万丈??化成一道巨大的七色彩虹??迎了上去

徐若琪大惊??心道吴天此时并未恢复完整的法力??即便恢复也未必是飞虎的对手??况且这飞虎能与中阵战成平手??可见其法力不凡??但见吴天祭剑迎上??于是也强提内法??全力施为迎了上去

事已至此??不论自己是否是处子之身??自己都已是吴师弟的人了??不论对手是谁??自己定要与他并肩做战的

当年的黄衫??不就是如此吗

空中再闪出一道的七色彩虹??虽然比吴天发出的小了许多??可是却同样的坚决??同样的一往无前

吴天看看旁边的徐若琪??他笑了

如此大战之中??对手是可以与中阵战成平手的飞虎??吴天居然笑了

他不是疯了??便是太过于狂妄了

对了??他原本便是南疆第三族??狂魔之后呀

四大门派之人惊呆了??吴天重新获取了法力??便有与飞虎对抗的能力吗

对了??还有徐若琪在他的身边

那两位觉字辈的神僧此时居然同时合什??“阿弥陀佛??”

“太师叔??”明海对着其中一位老僧合什??那便是那日留给吴天禅语的那位老僧??“吴施主难道是已破解了禅机??”

“阿弥陀佛??”老僧再次合什道:“那禅机需要极高的层次才可破解??即便破解??若无机缘巧合也难办道??”

平时不喜声色的明海微微一愣??如此说來??吴天尚未破解那句禅机??他便已如此厉害??若是破解之后

对了??他的目标是白虎??而非是飞虎

“轰”的一声??吴天和徐若琪发出的剑气在空中与飞虎发出的白光相撞??而一撞之下??却沒有马上的分开??而是粘到了一起??相互的推挤着

飞虎乃是修炼数百年的灵兽??其体内的灵气非是常人能比??一但相较上了法力??吴天与徐若琪居然被挤的后退数步??飞虎的白光更是压了过來

吴天突然一声的爆喝??他的左拳握紧??突然击出??七条金龙飞腾而出??咆哮着从另一侧击向了飞虎

飞虎大惊??内法微收??徐若琪和吴天再次的用力??居然将飞虎推了出去

“轰”的一声??飞虎震开了那七条金龙??与徐若琪和吴天战到了一处

薛不才见白眉那边沒有派人再参战??于是也并未招呼大家助战??场中的二人一兽都已太厉害了??即便有人上去??也未必帮得上什么忙

飞虎法力强于二人??于是便想处处与二人硬拼

而吴天借天愁神剑之利??与飞虎周旋

徐若琪飞速的围绕着飞虎转动??不时的出招??击向飞虎身体各处的紧要之处

吴天和徐若琪一实一虚??将飞虎缠到了中间??虽然不能马上取胜??但天愁神剑已在飞虎的身上连划出了几道伤口??飞虎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四大门派之人大喜??眼看吴天和徐若琪已占了上风??看來胜利在望立

“咦??”江小贝扫视下邪教人群之中??发出一声的轻叫

“江师叔祖??你发现什么了??”薛不才问道

“怪了??白虎仍在涯顶??那白眉等人为何慢慢后退??难道是要逃走吗??”江小贝道

薛不才也发现了白眉、绿袍和赤发慢慢的向邪教众人身后退去??只是己方无力阻拦??才沒有出声

“还有不对??”江小贝又道:“自战斗开始??便沒有看到晓月的影子??明海方丈??你刚才可曾见到贵寺的叛徒晓月??”

“阿弥陀佛??并未见到??”明海道

“这便奇了??晓月向來是白眉的左膀右臂??被白眉所倚重??从不离他的左右??如此大场面??为何单单不见了他的影子??不对??”江小贝又道:“不只是晓月??还有那跟随他的那一群和尚??都不见了??”

此时吴天举天愁神剑又和飞虎对上了一下??巨大的法气激荡着地面??一处较浅的地洞陷了下去

晓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惊道:“那晓月擅用霹雳弹??而此处下面多有地洞??”

说到这里晓峰沒有再说下去??而是惊讶的看着众人

“当年在天龙帮总舵之时??邪教便用过此计??”江小贝道

“不好??”薛不才再次打量??对面的白眉等人已退出去了很远??“快撤??”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众人的脚下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一团团的火球从下面飞出??那是一包包的炸药爆炸

饶是四大门派众人和邪教众人法力不低??纷纷的施法护体??可是那炸药爆炸來的太过于突然??还是有过半之人死伤??连三大掌门都未能幸免??各自受了小伤

薛不才被那爆炸之气催出了很远??等他起身之时??右胸之处已被炸开了三处伤口??他连忙点了穴道止住了流血??此时他的旁边石头之下一阵的动静??薛不才连忙拿起剑??却见下面爬出的居然是江小贝

江小贝虽然脸上乌黑??身上却几乎沒有受伤??他拍拍衣上之土连忙搀起了薛不才

薛不才大惊??心道他法力不及自己??为何却沒有受伤呢

江小贝尴尬一笑??指着衣服之上破开一洞道:“幸好我今日穿着父亲传给的天蚕宝甲??才沒有受伤??”

薛不才点点头??原來如此

于是二人向刚才爆炸的场中看去??只见那里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坑??而坑的另一财??飞虎被白光所笼罩??爬在另一侧的地面之上??似乎在爆炸之中也受了伤

薛不才和江小贝大惊??因为他们沒有发现吴天和徐若琪的影子??如此剧烈的爆炸之声??而那二人还在爆炸的中间位置??他们到底如何了??连飞虎都被炸伤??他们也必定受了伤

难不成??还被炸得尸骨无存了吗

空中传來一阵的大笑??白眉带着邪教剩下之人从远处飞到

薛不才和江小贝对视一眼??对着旁边的幸存之人低声道:“进地道??”

于是四大门派的幸存者纷纷的钻进了就近地道之中??暂时的躲避

白眉回到爆炸之处??四下的打量??看着地面之上或被石块压住的、或仍在燃烧的一具具尸体??发出狂笑之声??因为其中居然还有一位法相寺觉字辈神僧??此时虽然未亡??却也无力再战了

赤发刚才便是被这神僧压制的无力还手??此时见他受了重伤??于是一跃而起??一道火焰飞出??那神僧身上便燃起來熊熊烈火??然而烈火之中的老僧居然盘膝打座??口中和念诵起了佛经

只见那火焰之中闪出一道道的佛光??最后化成一道金光冲向了西方??显然是已登西方极乐了

火焰烧尽??那城中除了衣物之灰尘??居然沒有留下什么

白眉大惊之下??突然吩咐道:“快找下吴天和徐若琪??”

众人答应一声??一边在未死的四大门派人身上补刀补剑??一边找着吴天和徐若琪的踪迹

然而找了一圈??还是什么也沒有发现??白眉的脸色沉了下來

如此强烈的爆炸??都沒有将那二人炸死吗

白眉看看旁边的飞虎??抱拳问道:“飞虎上兽??你可见到那二人踪迹了吗??”

飞虎低啸几声??可是白眉并未听懂是何意思??于是飞虎在地上猛挖了几下??白眉脸色一变??自语道:“难道你是说??他们钻入了地下面??”

飞虎点点头??又爬到了地上??身上光芒闪动??看來这是它的疗伤之法

“教主??你看??”突然一名教众在不远处发现了什么??于是叫道

白眉身形一闪??飞到了近前??只见那名教众手中拿着一截被烧得只剩下一半是的羽毛??这显然便是徐若琪五彩霞衣之上的羽翼落下的

“你在哪里发现的??”白眉问道

那邪教弟子指指脚下的一堆碎石

此时晓月从一侧飞出??向白眉抱拳行礼??白眉点头赞许??却示意刚才那弟子后退??然后袍袖一甩??“轰”的一声??将地上那堆碎石击开??原來那里是个洞口

很显然??吴天、起码是徐若琪是从这里逃走的??而且徐若琪也定被炸伤

白眉眼珠转了一转??转头对飞虎道:“那二人此时已到山上??去杀你主人了??你还不快去救助??”

此时飞虎已疗伤有了效果??听白眉如此一说??连忙恢复了原來身形??自那洞中钻了进去

地上一滴滴的血迹伸向了远方??飞虎顺着血迹??再嗅着徐若琪身上的味道追了下去

“四大门派并未走远??咱们四下的找一找??务必将他们一网打尽??”

爆炸之时??吴天与飞虎战斗正凶??而徐若琪则飞在空中

突如其來的爆炸??吴天和飞虎都无暇顾及??因为一旦分神??便会被对方击中??对方的伤害要远大于爆炸之力

于是二人尽受那爆炸之力??幸好吴天身体小??目标也小??而飞虎体型巨大??受到的爆炸也多??只是吴天发现此时徐若琪正在自己的头顶之上??于是原本能躲开的几颗霹雳弹??都硬受了

强烈的爆炸让吴天与飞虎急速的分开??以自身的法力抵御着??徐若琪原本要再向上飞去??却发现吴天身上的光芒突然的减弱??再仔细看去??却是吴天双目紧闭??居然有昏迷之相

徐若琪大惊??身上金光闪起??向下冲去??抱住了吴天

只见吴天此时身上的法力已弱了许多??此时正紧咬牙关??他见徐若琪抱住了他??居然勉强道:“你别管我??快些离开??”

徐若琪心中一暖??心道如此时候??自己怎能离开呢??她刚才冲下之时??已看清楚了爆炸的形式??原來这爆炸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來自地下??此次的爆炸只是将地面炸开??而真正伤人的却是第二次爆炸??那是被头次爆炸炸出地面的霹雳弹??在地面之上爆炸??如此一來??那下面反而安全了??而且刚才徐若琪是急冲而下??此时正好可以顺势向下

她看到了一个洞口??带着吴天急飞而入

尽管徐若琪闪转腾挪??只是四周的爆炸还是沒有尽数的躲开??她情急之下以羽翼包裹了自己和吴天??内法狂吐??霹雳弹炸到了羽翼之上??几片羽毛飘落

徐若琪抱着吴天一阵的疾飞??直到身后“轰隆隆”的爆炸之声小了??她才在一处宽敞之处停下來??把吴天放到了地上

此时吴天已经昏迷??徐若琪大惊??轻搭下他的脉门??还好??脉相还算有力??除了上次被白虎所击之伤??并未增添新伤??吴天手中还死死的握着天愁神剑??只是此时天愁神剑的光芒已消失不见

徐若琪大惊??再摸下吴天的丹田??那里有滚烫的一个圆球??看來吴天体内的法气??又再次的凝聚回了丹田

不好??吴师弟身上的内法又开始渐渐的消失了??看來那**之力已经过去

徐若琪咬咬呀??只恨自己已不是处子之身??否则便可让吴天的内法完全的爆发出來

此时当如何呢??与他做一次??此时吴天只穿了件短裤??那是刚才离开地洞之时來不及穿戴整齐??他**的上身??在急蛇剑光芒的照射之下反射出光芒??肌肉毕现??徐若琪看得心头一荡

她的脸红了??只是身子一放松??才感觉到了疼痛??那是被炸的伤口??现在鲜血一直在流??徐若琪连忙点了身上的几处穴道??止住了血流

突然洞的入口之处??传來一声的虎啸之声??而且越來越近??徐若琪心中一惊??难道是飞虎追了进來??它在爆炸之中沒有受伤吗

自己刚才一直在流血??它定会沿着血迹找到自己和吴天

此时吴天昏迷不醒??若只是自己或可逃脱??而有吴天在??自己带着他以受伤之身飞不快的

想到这里??徐若琪看看吴天??低声道:“吴师弟??我去将飞虎引向别处??但愿你能尽快的醒來??”想着从五彩霞衣之内取出一粒的丹药??那是江小贝留给他们备份的丹??与他们**之前所吃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