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90 回腹下的暗器

490回 腹下的暗器

徐若琪将那粒丹嚼碎了??口对口的喂入了吴天的口中??以自己的舌头帮他咽下??然后五彩一闪??迎飞虎飞去??刚才來时??经过了数条的岔道??将飞虎引入别的岔道它便不会发现吴师弟了

不知过了多久??吴天慢慢的醒來??四下里一阵的安静??他想揉揉眼睛??却发现天愁神剑还在他的手中紧握

凉风吹过??他身体疲乏之极??他原本想提内法飘起??可是刚刚发功??却发现体内的法力已恢复到了原來的状态??两虹境界??再摸摸丹田之处??那个滚烫的球又出现了

吴天脸色一变??再次试试??旁边的天愁神剑发出光芒??照亮了四周??只是这光芒很弱??与和大战飞虎之时??已是天地之差别了

吴天叹了一口气??刚刚与徐若琪做过男女之事之后的强大法力又消失了??又重新聚集到吸丹田之内??与剩下的灵气重新凝聚成球??难道以处子之血也不能引导出那强大的灵气吗??还是……吴天沒敢想下去??徐师姐已不是处子之身

他身上各处都十分的疼痛??刚才与飞虎大战之时??地面突然的爆炸??自己为了保护徐师姐同时对抗飞虎??而沒有闪开??身上受了几下爆炸的重击??当时法力尚在??若是放到现在??受那几下便已被炸死了

又一阵凉风吹过??吴天四下看看??才发现自己原來是在山洞之中??若是平时他亲自下來??常去之处他可以认得路??而此时他是被徐若琪带进來的??自己身在何处便不可知了

涯下的大战如何??落入后涯的衫妹又如何了??邪教可退??白虎可走??飞虎又是怎样??还有徐师姐??她在爆炸之中受伤了吗??她又去往了何处

带着这众多的疑问??吴天勉强的站起??以天愁剑支地??慢慢向一个方向走去??只是走了片刻??吴天突然腿上一软??倒在了地上??他无奈的摇摇头??盘膝坐地??调息片刻

他调息之时??那天愁神剑似乎也受了他内法的影响??发出微微的光芒

而上面的七点亮星??则轮流的闪动??似乎与吴天周天运行的内法相应对

渐渐的??吴天已进入了空明的状态??内法在他的体内急速的周天运行??然而旁边天愁剑??似乎已与他融为一体??此时的内法不只是在吴天体内运行??也似是在天愁神剑之内运行

天愁神剑的灵气似乎和吴天体内的灵气合到了一起??只是吴天本身的内法此时太弱??无法引导出更强的天愁神剑的灵气

即便如此??吴天身上的伤痛也极快的好了起來??只是另一股莫名之力??也汹涌了起來??吴天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与徐若琪肉搏之时的场景??他的内法一乱??他连忙停下??大口的喘着粗气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想起了那些??而且身上的热流流动??动了情欲

吴天不知??徐若琪为了让他恢复的快些??让他吃下了一粒江小贝配制的催情之药??此药虽然有雪参丹的疗伤之奇效??还有极强的催情之效

吴天此时**中烧??都有些抓耳挠腮了??而且一通的调息??借那天愁神剑之灵气??伤势居然好了许多

吴天四下看看??急想出去扔人厮杀一番??以解去心头烦躁

然而就在此时??吴天突然听到了幽幽的哭声??顺着洞内的风从很远的地方传來

一个女子的哭声

吴天心头一动??紧张之中有些兴奋??仿佛是饿极了的狼嗅到了腐肉的味道??却又怕有狮子在旁

吴天收去天愁剑的光芒??向那哭声的方向慢慢的走去

哭声越來越大??而距离那人也越來越近

再转过一个洞口??便是那人了??可是那女子依然在哭泣??似乎并未发现有人靠近

吴天心中大奇??如此深洞之中??涯上涯下又是正在大战??何处來的女子痛哭呀

自己此时法力不强??虽然有天愁神剑??却不能发挥出它威力的万一??而这个哭泣的女子不知底细??自己是否应该转过去呢

正在吴天犹豫之时??突然听到了那女子哭道:“有人吗??有人吗??救救我來??救救我??”声音颤抖??不似是假装??而且呼吸急促??似乎有喘不过气的意味

吴天心头一惊??心道莫非是附近的山民家的女子??躲避战乱迷路在这山洞之中??想走上前几步??天愁神剑发出微微的光芒??照亮了那女子

吴天大惊??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抱膝蜷缩于山洞的一角??身体瑟瑟发抖??而她此时正抬头向发光之处看來??一对白白的眉毛分外的显眼

“是你??”原來是在涯上驱动白虎的红衣少女??吴天心知此时不是她的对手??于是连退几步??便想离开

沒想到那个女子见到了吴天??突然身上光芒一闪??合身扑了上來

吴天大惊??天愁神剑急刺??一道剑虹飞出

惊鸿在空中突然转身??绕过了天愁剑的剑气??一下子抱住了吴天

吴天刚要举剑飞刺??却感觉出那女子身体正在瑟瑟发抖??声音颤抖道:“求求你??带我出去??我拍黑??”说着??把吴天抱得更紧了

惊鸿的身体柔软而丰满??此时紧紧的贴在吴天的身上??吴天心中**中烧

他轻轻的揽住了惊鸿的腰??原以为惊鸿要反抗??沒想到惊鸿身上的颤抖反而小了一些??哭声也小了许多

吴天早沒有了杀心??手中的天愁神剑垂了下去??身体的一个部位却挺了起來

惊鸿似乎根本便不在意??依然紧紧的搂着吴天道:“快带我离开山洞??我害怕??”

“你……你是谁??”吴天揽着惊鸿问道

“我叫惊鸿??白眉教主乃是我的父亲??”惊鸿道

吴天心头一惊??怪不得她有着一双与白眉一样的眉目??原來她是白眉的女儿??刚才还带着白虎要取我性命??此时为何却紧紧抱着我不松手

“你怎么了??”吴天道

惊鸿沉吟了片刻??沒有回答??而是在反复的肯求吴天带她出洞??其实吴天也迷了路??此时也不知洞口在何处

他原本要推开惊鸿??可是自己的法力在惊鸿之下??几推之后??非但沒有推开惊鸿??反而被她抱得更紧

刚才惊鸿见到有人过來??只顾高兴??便不由分说的抱住了吴天??此时她的心情稍安??看到了吴天手中的剑??心中也是一惊??居然是他??吴天

想着便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情急之下说出了是白眉之女??白眉与吴天乃是死对头??若是如此吴天必会加害自己??想着手掌之上光芒闪动??便要向吴天的颈上切去??可使行至一半??又停了下來

原來惊鸿自一两岁起??便被云霄逼着去修炼那驭兽之术??开始之时??她不停的痛哭??于是云霄一恨心便把她与那虎符关到了一间的黑屋子里??一天之后??打开屋子之时??发现惊鸿居然已哭的晕倒

云霄也是心疼??可是为了让她修炼异法??于是又狠心将她关进去??一日后打开之时??惊鸿仍然是昏迷

如此三四次??惊鸿都是昏迷不醒??而且脉相越來越弱??云霄此时才感觉了不对之处??于是请來了西夜国的国医诊治??却原來是惊鸿已落下了幽闭恐惧之症??不论其法力高低??若是在黑暗而封闭的空间之内??便会害怕的要死??甚至停止了呼吸

云霄大惊??于是便不敢让她独处于黑暗的空间之中??而是找了一座山峰??在一处半开放的山洞之内修炼??但那病症却留了下來??即便此时惊鸿已有驾驭白虎之能??依然不敢独自呆在黑暗之处

而傍晚之时??惊鸿原本要杀死吴天??可是储志宏突然出现??她大惊之下手中的仙笛被吴天震飞??储志宏接住之后??便钻入了涯后的洞中

惊鸿心知能仙笛的重要性??再加上并不知那凝碧涯之上的山洞错综复杂??她急追入之后??三转两转便被储志宏甩开??而她自己也迷了路??此时她才想起自己幼时患有那幽闭恐惧之症??于是心头大急??便想快速的出來??沒想到越走越远??心头便越來越急

终于开始感觉呼吸困难??行走困难??于是自己坐在一角哭泣了起來

想到这里??惊鸿抬起的手又放了下來??若是自己结果了吴天的性命??那洞中便又只剩下自己了

吴天感觉出身上的惊鸿内法有了变化??于是也要运起内法

此时惊鸿的双指已放到了吴天后颈之上??然后道:“吴天??你别乱动??否则我取你性命??”

吴天一惊??心道莫非是自己刚刚中了她的诡计??而此时被她制住??她要出什么怪招了

傍晚之时??在凝碧涯顶之时??便是这个叫惊鸿的将衫妹推下了山涯??想到这里吴天身上杀气一现

抱了吴天许久??惊鸿心中的恐惧之感已好了许多??神志也基本恢复??此时她冷笑道:“我已觉出你内法不济??即便你全力一击也未必能伤我??”话音未落??惊鸿的玉指轻点??点中了吴天右臂上的穴道??吴天只觉右臂一麻??便不能动态了??幸好他正紧握着天愁神剑??剑未落下

惊鸿见天愁神剑未落地??也是微微的一惊??只是他已觉出吴天手臂不小动弹??于是再笑道:“我已说过??你少动邪念??还不快收去你腹下的兵器??”

“腹下??”吴天一愣??那里哪是什么兵器呀??明明自己的右手已被惊鸿点了穴??而左手揽在她的腰间

惊鸿的玉指之上微微的发力??吴天后颈之上一疼??发出一声的轻叫??身子一晃

惊鸿被那物一顶??心中居然一荡??心道听说中原之人擅长暗器??这人双手都在外面??难道此时是用暗器对住了自己??于是手上再加了把劲儿道:“你若不放开你的暗器??不便不客气了??”

吴天又被弄疼??身子连晃几下??惊鸿却发出了一声的尖叫??咬着嘴唇道:“好好??我求饶??我先收去法力??你再收去??”说着双指离开了吴天的后颈

可是吴天那物还在??惊鸿脸色一变道:“亏你还是个男子??居然如此不讲信用??”

“我如何不讲信用了??”吴天奇道

“我都收去法力了??你还不撤去你的暗器??”惊鸿脸红道

“暗器??”吴天一愣??“我从不用暗器的??”

“你……”惊鸿又咬了咬嘴唇道:“你身上的暗器??此时正顶在我**穴之上??还说沒有??”

“会……**穴??”吴天的脸上一红??知道惊鸿说的是什么了??可是吴天此时正在兴奋之中??恨不得马上将怀中的惊鸿扑到??哪里能收的回去呀??被她这么一说??反而又长了寸许

“你……”惊鸿被这一顶??几乎要说不出话來了??发出一声的呻吟

吴天心道这小姑娘未见过世面??对男女之事更是一窍不通呀??于是道:“那……那不是暗器??而是……而是我身上的……”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

惊鸿一愣??突然想起來那些动物们**时的样子??雄性的腹下都有一根长长、硬硬的东西??于是发出一声的惊呼??“难道??难道说下面是一条人鞭??”

“鞭??”吴天头次听到以鞭这个词來叫那东西??于是一愣??想了一下点头道:“正是??”

“你……”惊鸿大窘??心道自己的要害之处居然是被人鞭顶了许久??此时已是湿露露的??于是内法一吐??便要推开吴天??可是二人刚刚分开一点??她便又看到了四周的黑暗??于是发出一声的尖叫??又搂了回??双腿紧紧缠住吴天的腰??双臂死死搂住吴天的脖子

吴天原本以为她要离开??心中还有些意犹未尽之意??此时惊鸿又突然楼了回來??自己的那条人鞭正被她坐上??此时他的后颈一热??显然是惊鸿又施法对准了那里的大穴

“吴天??你听着??你按我所说带我出了这山洞??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现在便结果了你??”惊鸿道

吴天心道我此时还不能死??还有许多的事情等我去做??不妨先依着她??等出山洞之时或许右臂的穴道已经解开??那时再想办法脱身??于是点点头道:“好好??我便带你出山洞??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能不能向上一点??我那人鞭被你压得要断了??”吴天脸红道

惊鸿也是一羞??但是吴天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她还是向上动了一动??可是她向上一动??那人鞭却向上顶了三顶??正顶到了惊鸿的要害之处??她心中一荡??尚未來得及尖叫??吴天已走了起來??只是洞中的地面不太平整??吴天每走一步??都会上下的晃动这身体??而那她人鞭便会在她的要害之处一下下的顶着

惊鸿哪里受得了这些??片刻之后便是喘息声不断??她却又怕已吴天听到笑话自己??只有自己将自己的嘴捂上??只从鼻子之中发出“恩恩”之声

吴天抱着惊鸿走出去百余丈??那东西便在惊鸿的要害之处顶了千余下??而且那暗器越是顶撞??便越是在不断的变长、变粗

这一定是吴天对自己施了什么法术??否则怎会手脚无力??一种特殊的感觉窜遍了全身了??此时惊鸿则是紧咬嘴唇??紧闭双眼??强忍着不发出呻吟之声??以免被她的敌人吴天笑话

放在吴天后颈之上的双手早已拿开??此时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正紧紧的抓着吴天**的后背??指甲都要插入他的肉中去了

走了这若干步??吴天比刚才舒服了许多??只是他依然不知路在何方??四下看看??又返了回去

如此几次之后??惊鸿终于睁开了眼睛??咬着嘴唇道:“吴天??此处咱们刚刚离开??你怎么又返了回來??莫非……”惊鸿想到了自己腿间的那物??莫非他是要借机发坏

吴天叹气道:“惊鸿姑娘??如此深的山洞之中??我也迷了路??恐怕一时半会儿便走不出去了??”

惊鸿咬了咬嘴唇道:“吴天我且问你??外面的战事如何了??”

“我四大门派正在与你父的邪教激战之时??你父突然撤身??引爆了地下炸药??我便是如此才跑入了洞中??”吴天把惊鸿向上托了一托道

可是惊鸿却情不自禁的又向下坐了几坐??“白虎如何??”

“白虎一直在云端咆哮??未见其踪影??”吴天道

一听此言??惊鸿的脸色微变??脸上怒意一现道:“幸好白虎还沒有发威??否则不说是你们四大门派??便是我父亲他们也要深受其害??”

“为何??白虎不是听你的指令吗??”吴天奇道

“我能驾驭白虎??全凭那仙笛之灵气??此时仙笛被你派中那人抢走??而白虎一旦脱离控制两个时辰以上??便无法再控制??而恢复其虎性??伤人吃人??不分敌我??”惊鸿沉声道

“啊??”吴天大惊??此时离储志宏抢走仙笛已过去几个时辰??如此说來那白虎必定已脱离了控制??邪教好对付??那白虎却是无人能敌??包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