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96 回穿山过洞

496回 穿山过洞

空中传來一声虎啸??白虎从高空冲下

雷霆之势

一团白光自它的身上发出??加速击向了吴天

“快走??”惊鸿飞到吴天身边拉住了他的膀臂??可是屹然不动

吴天转过头??对她笑了??“你看这檀心花苗多么漂亮??我若是躲开了??它岂不被白虎击碎??它若是被毁了??衫妹便不能复活了??衫妹不能活过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你……你还有我呢??”惊鸿道

吴天看看惊鸿??摇了摇头??突然手中金光一闪??一条金龙飞出缠住了惊鸿飞了出去

接着吴天一飞而起??内法狂吐??手中天愁神剑和魔彩珠光芒大盛

全力的一击??比起刚才那一下??居然又有了提高??因为此击之中有了视死如归的意味

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随着笛声??一道道的光波掠过??白虎听到了这笛声??内法居然减弱了许多

吴天听到这笛声??居然有遁入空明之感??仿佛又听到了小草呼吸的声音??周围的草木与川流都在为他加油??为他助力

然而这声音之中??还有一股粗重的喘吸之声??那是天愁神剑发出的??而且剑上的灵气与自己体内的法气一样的流转不停??天愁神剑之上??原本只有北斗七星??此时却现出了北斗九星??灵气在那九点亮点之间不停的流转??仿佛自己在施法之前??内法在身上穴道之间流淌一样

难道??难道是那个样子

吴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只是他已來不及多想

“轰”的一声巨响??吴天发出的法气与白虎发出的法气相撞??他的身体如同流星一般重重的摔向了地上

吴天的嘴上却带着笑??仿佛听到了那些小草们发出了尖叫??“快接住他??快接住他??”

吴天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然后反弹而起??直坠入了后涯

只是落入涯下之时??他还瞥见了那棵檀心花??已分出了两枝??似乎要长出花蕾了??它们沒有受损??那便好了??吴天想着??闭上了眼睛

笛声戛然而止??惊鸿摆脱那条金龙飞到了涯边??她正要飞下去救吴天??白虎却落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虎爪

惊鸿看着白虎??泪流不止

“我与你一起二十年??你难道一点也不认识我了吗??也罢??母亲和他都死于你的虎爪之下??你便连我也杀了吧??”惊鸿说着??看着手上的仙笛??突然内法一吐??只听“咔”的一声??仙笛居然碎裂了

那仙笛本是上古大战之后??上古大神传下的灵器??曾是专门的制约白虎之器??只是后人法力不能与前人相比??故而需要有缘之人才能使用??而白虎对于那仙笛早要恨之入骨??此时见惊鸿毁掉了仙笛??心头大快

白虎的鼻中发出声音??举起的爪子终于放下??它看着惊鸿??一声的虎啸转身飞去了

见白虎飞走??惊鸿终于松了下來??身上的汗水已流淌了一地??自己赌赢了??她向涯下看看??自语道:“吴天??我已帮你保住了檀心花??你可不能死呀??”

惊鸿说着??飞身向涯下飘去

此时她沒了仙笛??飞行之法大打折扣??如此向下??不似是飞行??而似是坠落

只是她顾不上这些了??她想接住吴天??吴天不能死呀

薛不才等人自后涯飞下??能够飞行的勉强的御剑飞行??而还有不少人受伤太重??或是同门相互搀扶??或是御空之术时停时复以减小下坠之力??然而重伤之下??大家都不能坚持多久??即便强如李玦??御剑坚持了一会儿之后??仍不见底??于是也收气剑來向下飞去??想要在见底之时再施展御空之术

“阿弥陀佛??”明海道:“此涯之深超出了想象??众位施主重伤者颇多??如此下去即便有水也难保平安??”

“正是??”旁边的晓峰道:“明海方丈??你可还能御动金舍利??”

“阿弥陀佛??尚可??”明海道

“如此甚好??咱们二人不妨先行下去??”晓峰笑道

明海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于是合什道:“阿弥陀佛??那依谷主之言??”

二人商量完毕??同时取出钻石蛋和金舍利??内法催动??急冲而下

二人又飞行了许久??才听到了涯下潺潺的水声??雾气散去??二人已看到了那潭碧水

碧绿如玉

晓峰与明海在空中停下??看着周围的景象赞叹道:“碧云山因树木苍翠映绿了白云而得名??看來这凝碧涯之名??便是由这潭碧水而來??”

明海看看??也点点头??“如此美妙之景??却是邪教总坛??不知多少阴险诡计??便是在这碧水之上的涯顶谋划而成??”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晓峰吟了两句诗又感慨道:“景之美??不论正邪??便如兵器一般??其本身并无正邪之分??要看所持之人才能定性??”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谷主之言贫僧不敢苟同??便如这金舍利??乃是产于高僧体内??故而绝无邪意??贵派的钻石蛋不也是如此吗??”

晓峰笑笑道:“相传这钻石蛋乃是孔雀明王之泪??孔雀明王虽为佛母??却也曾是邪魔之首??如此正邪如何界定??”

“阿弥陀佛??原來钻石蛋是如此的來历??怪不得在法相寺时??能与金舍利合作??击伤了飞虎??只是谷主之言??贫僧当如此回答??正邪之间??相互依存??孔雀大明王经佛祖点拔立地成佛??故而这钻石蛋亦是一身的正气??”

晓峰见与明海对于此事达不成共识??于是笑道:“你我二人所争??其实便是为一人??”

明海也微微的点头??他们所说之人??便是吴天

此时头顶之上传來了破空之声??乃是有人落下??于是明海高声叫道:“落下的兄弟不必惊慌??我与明海方丈在下以内法接你们一程??”说着催动钻石蛋??一团光芒向上飞去

上面落下之人被光芒一托??下沉之势慢了许多??临到潭顶之时??那光芒一闪??将那人甩到了一旁??但那人落地之时还是滚了几滚??然后慢慢的起身??向着晓峰抱拳道:“多谢谷主??”

原來是叶飞??晓峰笑笑??此时明海也祭出了金舍利??也接下两人

晓峰连忙又祭起钻石蛋??又接下几人??片刻之后??他接下的一人??是师妹林虹

晓峰一愣??林虹和叶飞不以双剑合璧之法同时飞下??却为何分开而下呢

林虹借钻石蛋之灵气??在空中身形一转??然后落地??叶飞连忙接住她??沒想到林虹却在叶飞胸口轻捶一下含泪道:“若无谷主师兄??你便也会受伤的??”

叶飞笑笑道:“这不无事吗??”

晓峰此时才看明白??原來是落下之时??叶飞担心林虹摔伤??便以内法将她向上推去??所以他才第一个落下??想着心中感慨??这场战斗感紧结束吧??中原的各大门派与百姓都受了太多的灾难??需要休养生息若干年才能恢复元气的??对了??雪飞师妹现在在南疆如何了??她腹中的孩子有好

正想的??突然头顶又传出了风声??晓峰连忙施法??沒想到那人却是仗剑慢慢的飞下??原來是江小贝

江小贝向着晓峰和明海抱下拳道:“多谢二位??”

晓峰点点头??看看江小贝虽经若干次的大战??这位江公子都极少受伤??实在难能可贵

此时上面之人陆续的落下??晓峰和明海忙了起來??而先前落下之人再帮助接住那些重伤之人??片刻之后??终于再无人落下??直到涯顶之上闪光两道光芒??那是储志宏和徐若琪御着冰块飞了下來

“吴师弟呢??”薛不才再向上看看问道

储志宏摇了摇头??徐若琪道:“他要在涯顶之上保护檀心花??咱们还是马上离开吧??”

“呀??白虎凶猛??吴天必不是白虎的对手??”江小贝担心道

“我看无妨??有那个可以召唤白虎的姑娘在??他们不该有事吧??”徐若琪不无酸意道

众人点点头??那姑娘即是白眉的女儿??现在又是吴天的妻子??只是如此算來??跟着吴天的女子又多了一个??东南西北他真的都凑齐了

此时听到了李宽的声音??“帮主??你好些了吗??为何你用哑穴解不开呢??”

众人向上官宇看去??眼中露出了厌恶的神色??白眉所说的与之串通??想要一举消灭三大门派之事??众人倒是相信了大半??以上官宇的为人??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來不算太意外??只是看李宽浴血奋战的样子??他分明不知此事??况且晓峰曾亲眼见过??在上官宇出海之后??李宽与几位兄弟留守东海分舵??要与邪教死战??如此说來定是上官宇在出海之时被白眉擒下??他贪生怕死??受了白眠的蛊惑??才來召集三大门派的

于是众人不再理会他

薛不才四下看看??转头问徐若琪:“徐师妹??你曾下來过??可知这涯底何处是出口??”

徐若琪指着旁边的一个山洞道:“通过这个山洞??可以抄近路到那溪水下游??”只是看看那山洞??徐若琪想起了里面成堆的蝙蝠屎和数不清楚的蝙蝠??以眼前几人??若是徒步过去??恐怕未到那边??众人不是被那蝙蝠屎沾住??便是被那蝙蝠咬死??况且山洞的出口之处??还有许多的毒蛇

此时薛不才等人正向山洞里面看去??徐若琪又道:“我感觉若是顺溪水而下??也可出这山涧??只是路程远些??”

薛不才等人再看看溪水??相互交换着眼色

此时江小贝出面道:“若是涉水而行??太费时间??此处乃是邪教总舵旧址??白眉对此处的地形必定十分熟悉??难免再施诡计??我看咱们还是穿过山洞??速速的出了这山涧为上??”

此言一出??三大掌门同时的点头??徐若琪却皱起了眉头??“江师叔祖有所不知??这里边的山洞之内有数不清的蝙蝠??地上还有超过一尺的蝙蝠屎??相当的难行??而且出口之处还有无数的毒蛇把守??此时伤者太多??如此过去恐怕有危险??”

此时不远处的林虹等几个女子听到了一尺多厚的蝙蝠屎??一阵的恶心??想要呕吐

江小贝与三位掌门皱了皱眉??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片刻之后??晓峰突然道:“江公子所言不错??此处乃是邪教总坛??咱们还是快速的离开为上??”

“掌门师兄??那……那蝙蝠屎??”林虹说着??又是一阵的恶心

晓峰笑笑??对着明海方丈道:“若要过去??还要有劳明海方丈了??”

明海自知他所说何事??于是笑道:“好??我便祭起金舍利??驱赶蝙蝠??”

晓峰笑笑??“我便以钻石蛋清路??”

大家商量好之后??明海口中念动佛咒??金舍利发出柔和的佛光??众人连忙的靠近??钻入了佛光之中??幸好人员并不太多??否则以明海有伤之身??恐怕无法发出再大的光罩

晓峰走在最前??钻石蛋之上发出光芒??清除着前面的蝙蝠屎

徐若琪摇了摇头??带着冰块跟上去

开始之时??地上的蝙蝠屎尚浅??晓峰清理起來毫不费力??可是越往里走??那层东西越厚??晓峰只是清理出一条窄窄的路??让大家通过

这还不算什么??更可怕的是那金舍利的光芒之外??成千上万只蝙蝠在飞舞、激撞着光芒??众人听着那声音极其的吓人??生怕明海一时不慎??那光芒之上漏下了蝙蝠

若是平时??大家恐怕并不在意??只需内法一吐便可驱开蝙蝠

而此时大家已战了近一整天??即便沒有受伤??也是法力损耗极大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晓峰有些支持不住了??沒有受伤的储志宏连忙上前??发出剑气??与他一同清理??晓峰的压力顿减

而明海发出的佛光也有些不稳??他的几位师弟还有那位觉字辈的神僧同时念动佛咒??那光芒顿时又强了起來

如此大家坚持着??慢慢的行进着??突然地面一阵的颤抖??居然还有几片碎石落下??众人一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法力高绝的那位觉字辈神僧此时却合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太师叔??发生什么事情了??”旁边的明河问道

“阿弥陀佛??发生什么事情尚不得知??不过可以肯定??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法力刚才暴出??”

“呕??”徐若琪听了一奇??心中想着??莫非是吴天与惊鸿做了男女之事??吴天借惊鸿的处子之血终于引出了全部的内法

在这些人当中??除了那位老僧便要数徐若琪法力强了??此时徐若琪也感觉到了那股法力??还有剑气

“天愁神剑??”徐若琪惊道:“掌门师兄??我感觉到了一股剑气??那是天愁神剑的剑气??”她说着??众人背上之剑纷纷的发出一阵的鸣响??显然对那剑气有朝拜之意

“如此说來??吴师弟无碍??”薛不才喜道

“我看何止是无碍??简直是好极了??”江小贝也喜道

徐若琪略带酸味道:“掌门师兄、江师叔祖??你们的设想实现了??”

两人一愣??一时想不起有过什么??可是看徐若琪带着羡慕与嫉妒的表情??他们想到了一件事情??难道是处子之血之事吗??对了??徐若琪说过她与吴天**之时出了意外??那是什么样的意外呢

再走一会儿??又跨过了一个山洞??那些蝙蝠便不再跟上??只是洞内依然是一股的腥臭之气

大家刚刚要松下一口气來??徐若琪却道:“大家要多加小心??前方再走??便是蛇洞了??”

众人大惊??只是再向前去??那里的蛇不如徐若琪曾经见过的多

于是众人终于钻出了山洞??晓峰和明海收起两大奇珠??刚要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却听到众人发出了惊呼之声

原來那洞口之外??两具巨大的尸体横在那里??那便是那条巨蛇和巨蜥的尸体

徐若琪不及对他们讲述当日之事??只说:“咱们沿溪水而行??前方不远便能找到出口了??”

于是众人在溪水之中洗把脸??顺溪水而下

又走了一个时辰??终于看到前方的高山消失??还听到了惊涛拍岸的声音

那里便是出口??看來离东海不远

众人大喜??便加快了脚步向外走去??储志宏则御剑飞起??要率先飞出

可是刚刚飞到出口之处??突然一道火焰向他击來

储志宏幸好有所准备??连忙发出一道六色的彩虹??借着与火焰相撞之力飞了回來??落地之后脸色惨白??显然对方一击之力非常的厉害

此时只听一阵“哈哈”大笑??白眉飞了出來??晓月、赤发、绿袍则跟在身后

“诸位??白眉在此等候多时了??”

凝碧涯后??碧潭

就在四大门派之人离开许久之后??空中坠下一人

“嘭”的一声??溅起了两三丈多高的水花??那是吴天栽到了水里

他的口中流出了鲜血??人也已一动也不动??此时天愁神剑和魔彩珠突然发出光芒??将吴天包围??使他浮在水面之上??慢慢的顺溪水而去

吴天被光芒托着??到了水面之上??然后沿着溪水顺流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