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97 回随波逐流

497回 随波逐流

他轻轻出了一口气??吐出了口鼻中的水

天愁神剑在他的右侧??上面九点星光闪动??吴天身上也光芒闪动??内法在周天运行??越來越快

旁边的魔彩珠发出异彩??里面的红、白、青、黑四个光点不停的旋转着??渐渐的居然转出阴阳八卦图的样子

吴天只觉一切都很舒服??身上的疼痛消失了??一切纷杂的声响都不见了??只有潺潺的水声??只有随波逐流

他感觉自己仿佛是浮在白云之上??全身放松之后??便与那白云合成了一体??身边听到了鱼儿吐水之声??溪边水草摇曳之声??还有水底偶尔冒出泡泡之音

吴天的脚碰到了溪中的石块??身子缓缓的转动??由原本的脚在前转成了头在求??然而水流的方向未变

天愁神剑也跟着他转身??上面的光芒流动

人身之上有361个穴道??而天愁神剑之上按北斗九星之位排列的九个光点??与人体穴道有暗合之妙??此时吴天感觉在剑上运行的内法??便如在自己的体内运行

人剑合一??浅层次讲究的是剑与人与行动一致??中层次的讲究便是剑与人合为一体??然而高层次便是人便是剑??剑就是人??到达无剑的境界

虹光派的炼剑之法??讲究藏剑于身??便是将自己使用之剑以仙法收入体内??使用之时只需念动法咒??便可飞祭而出

然而普通之剑??灵气尚浅??容易驾驭??也容易修成内剑??若是灵气强大的神剑??需要御剑之人法力高强??才能修成内剑

当年的辅弼双星之所以被称为天才??便是因为他们早早便将两柄宝剑修成了自己的内剑

然而若是天愁神剑、血剑这类的绝世宝剑??非是修为通天之人??是难以修成内剑的

或许只有创派祖师紫玄道长和创出虹光十字剑的天云道长??才能达到如此的境界

吴天想着??内法与天愁剑上的灵气一起的流转??渐渐的??那种感觉强烈了起來??他感觉自己便是天愁神剑??天愁神剑便是自己

而旁边魔彩珠发出的光芒??却让自己体内的内法更加的澎湃起來、激荡起來

吴天又进入了空明之中……

仿佛看到了笑靥如花黄衫??正向自己慢慢的走來……

惊鸿急落而下??看到水潭之时??急吐内法??然而用惯了仙笛的她??还是沒有停住??落入了水潭之中

潭中之水冰冷无比??她一激灵之下??一跃而起

涯下一阵的宁静??只是却沒有吴天的影子

惊鸿大惊??高声的叫着:“吴天??吴天??”

山涧之中只传來她的回声??许久才慢慢的散去

惊鸿看着那黑黑的山洞??心道吴天不会是顺山洞而去了吧??可是自己有幽闭恐惧之症??根本不敢进入

于是惊鸿对着那山洞之内又喊了几声??声音沿着山洞传出很远很远??可是沒有一丝的回应

惊鸿看看洞口之处??有许多的脚印未干??根本看不出是谁的脚印??惊鸿想起四大门派之人已提前跳下了山涯??这些脚印应当是他们的??看來他们是钻入了山洞??而吴天下來之后??看到了脚印??必定会随他们而去

怎么办??惊鸿咬咬牙??自己是否应当进去??吴天受了白虎一击??虽然他的法力空前的强大??却仍比不上白虎??如此说來吴天必定受了重伤??他若是追不上他的同门??很可能昏倒在洞中

惊鸿正想着??突然听到那洞内传來一阵的响声??几只飞错方向的蝙蝠飞出了洞口??又飞了回去

惊鸿大惊??难道是吴天惊动了蝙蝠??此时已受到了蝙蝠的攻击

她大惊之下??便要硬闯??可是手中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了法器??自己的内法都不能充分的发挥了??想着惊鸿下意识的向兜衬那里摸去??那是她平日里放仙笛的位置??虽然她心知仙笛刚才已被自己毁坏了

她一摸之下??心中一惊??里面虽然沒有仙笛??却有一件圆圆的东西??她的手刚刚触到??那物便发出了光芒

惊鸿大喜??拿出來时??却“哗”的流下了泪水??因为那是母亲的古埙??想來是母亲倒在自己怀中之时??便知她将不久于人世??那时便将古埙塞入了自己的兜中

惊鸿轻轻的抚摸着古埙??古埙也发出了淡淡的白光??照亮了惊鸿的泪流满面的脸庞

自己已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吴天了??虽然吴天一直深爱着他的妻子黄衫??可是他对自己也算不错??肯舍命为自己挡下一击??如此的男子??原本便不应由自己独享的

想着惊鸿深吸了一口气??自语道:“这幽闭恐惧之症??多是由心生??我此时心中有念??怎能怕了那黑暗??况且……”惊鸿说着轻握握手中的古埙??“况且还有母亲陪在自己身旁??”

惊鸿说到这里??挺起了胸膛??缓步走入了那山洞中

洞内一股的恶臭之气??不过惊鸿与野兽们打交道已久??并非十分的在意??再走片刻??惊鸿呼吸有些困难??那是黑暗让她有些难受了??她将古埙之光催大??照亮了四周的山壁??那种恐惧的感觉好了许多

又走片刻??只觉脚下似乎有层粘粘的东西??原來晓峰虽然以钻石蛋之力在前清理蝙蝠屎??可是由于蝙蝠屎太多??地面也不平??他也未清理太干净??地面之上还有薄薄的一层

惊鸿想到了那是什么东西??于是身上光芒一闪飞了起來??继续向前飞去

只是古埙光芒虽强??里面的无尽的黑暗却让惊鸿胸口越发的憋闷

惊鸿一直以心中一念强支撑着自己??可是时间久了??她仿佛又想起了自己幼时??被母亲关在黑黑的房间之内??叫天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感受??越是不要自己想??那种感觉却更加的强烈起來

惊鸿的呼吸急促了起來??冷汗流了下來??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此时??山洞的深处突然传來了一阵振翅之时??而且应的古埙的光芒??还有数不清的亮点越飞越近

若是常人??听到了这种声音??见到了这种景像??必定已吓的半死??而惊鸿却笑了??她知道对面飞來的是数以十万计的蝙蝠??自己平时独自修炼驭兽之术??这些禽兽们??便是自己的朋友??有它们在??自己便不孤独了

惊鸿想着??将古埙轻轻放到了嘴边??深邃的埙声响起??那群蝙蝠居然安静了下來、整齐了下來

惊鸿大喜??埙声一转??那些蝙蝠居然在前带路??惊鸿紧随其后??沿洞飞去

山涧的出口之处??白眉的一声大喝??让四大门派之人心头都是一惊

此时众人大战一夜??水米未进??再加上两个多时辰的艰苦跋涉??此时真正是筋疲力尽之时??即便未参与大战的储志宏??此时也的大口的喘着粗气

徐若琪看见邪教众人已将山涧入口封住??身上五彩一闪??便要出手??旁边的江小贝却劝住了她??“先礼后兵??”江小贝对着众人道

三大掌门齐齐的点头??江小贝刚要上前??突然四大门派营中传來一声的龙吟之声??三条金龙突然飞出??击向了薛不才

五彩一闪??原本便要出手的徐若琪祭出了金蛇剑??一道六色的剑气闪过??“轰”的一声??那三条金龙消失??同时一人被震飞出去??落到了两队人马中间

那人居然是上官宇

“帮主??你……”李宽见状大惊??问了半句却问不下去了

“李舵主??你也看到了??是他先向我掌门师兄出的手??”徐若琪冷冷道

李宽当然看到了眼里??此时已经证明??白眉放出上官宇时所说都是真的??李宽痛苦的跪倒在地??仰面大哭道:“老帮主??您看到了吗??您的儿子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远遁东海不成??居然还投靠了邪教??”

此时上官宇从地上爬起??干咳了两声??发现自己居然能说话了??原來赤发对他的点穴之术??时间过了几个时辰已经变弱??再加上与徐若琪对上了一招??却是歪打正着的撞开了他的哑穴

上官宇看看李宽??心头也是一阵的难过??可是再看看当前的形式??四大门派已无战力??而邪教那边除了白眉还有晓月、绿袍、赤发??这四人法力高强??四大门派绝不是对手??而且自己与白眉之事已被白眉说出??不论四大门派胜负如何??自己这掌门便做不成了??于是刚才便想一掌击伤了薛不才??好向白眉邀功??沒想到徐若琪反应迅速??为薛不才挡下了这一掌

上官宇见自己沒有得逞??居然跑到了白眉的面前??深深一揖道:“白眉教主??与您的约定上官宇已然完成??还请你履行诺言??”

白眉看着上官宇不成气的样子??突然“哈哈”的笑着??“上官帮主??你难不成了忘了??我已收吴天为乘龙快婿??我与四大门派已是尽释前嫌??”

“啊??”上官宇一听此言??心道不好??居然“扑通”一声跪倒在白眉的脚下??“白眉教主饶命??我虽然未向您报吴天在凝碧涯上之事??却非有心??而是沒有想到??还请白眉教主饶命??”上官宇说到后面??居然带出了哭腔

薛不才、晓峰等人都连连的叹气??上官青云虽然行事自私??却创下了天龙帮好大的家业??若论人数??可以称为天下第一大帮??英雄一世??可是他对儿子从小溺爱??本事不大??却学足他爹性格之中的自私之气??而上官青云的大气与决断之力却是丝毫沒有学到

白眉又调侃道:“上官帮主你快起來??你乃是天龙帮帮主??你的跪拜之礼老夫可是受不起呀??”

“天龙帮沒有他这个帮主??”李宽突然高声道

上官宇不管李宽的骂声??依旧跪在地上向白眉求饶

此时李宽突然一跃而起??在空中一掌击出??三条金龙直击向了上官宇

上官宇大惊??连忙起身向白眉身后躲去

沒想到白眉居然内法一吐??将上官宇顶了回去??上官宇心道不好??连忙施法??两条金龙迎了上去

李宽虽然生气??可是对方毕竟是老帮主之子??手下一松??“轰”的一声??两人各退数步

“白眉教主救我??”上官宇虽然法力不在李宽之下??而且李宽已大战一整天??他却是休息了一整天??此时正是以逸待劳稳操胜算的??但不知为何??上官宇不敢与李宽交手??连李宽的目光都不敢看

白眉看着上官宇厌恶道:“这是你帮内之事??你若连此事都摆不平??你便与我合作??我也不会答应的??”

上官宇一听白眉的话中还有活口??于是精神大震??突然的转身??他的面容已是狰狞不矣??“李宽??你反了吗??还不快退下??”说完见李宽未动??于是一掌击出??三条金龙咆哮着

李宽悲痛欲决??举掌迎上??只是下手还是有些留情??一时间上官宇占尽了上风

“教主??何不一举而上??将他们消灭??”晓月问道

白眉四下看看道:“吴天厉害??若是吴天尚在??咱们还是小心些为上??我已派绿袍师弟回涯上探察??不久便能带回消息了??”

晓月点点头??心中佩服白眉思虑周全

此时江小贝见李宽原本便与上官宇不分上下??此时疲惫再加上处处相让??而上官宇却是处处下死手??如此下去??李宽必败??于是他高声道:“李舵主??你不必手下留情??若是上官宇留在世间??反而让老上官帮主颜面全无、天龙帮无颜面对其他门派??”

上官宇心虚??招法虽然凶猛??却是底气不足

李宽点点头??却仍是在关键时刻下不得死手

上官宇久拿不下??于是怒道:“李宽你这厮??我后悔沒有早些取你性命??还想等你为我所用??”

李宽心中一惊??原來上官宇早想取自己性命了??于是手上加紧了几分??上官宇虽然法力战优??却是连连的后退

此时三大门派之人在江小贝的招呼之下??纷纷的坐下调息??希望能借机恢复些法力

赤发有些待不住了??急着便要上前??白眉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有些急躁的看看西方的天空??绿袍师弟怎么还未回來呀

江小贝见邪教队中有些异动??生怕他们马上攻來??心道我便借机与他们聊上几句??于是道:“白眉教主??我刚刚想明白一个问題??不知白眉教主肯听听否??”

白眉此时也是心急火燎??却转而笑道:“江公子请讲??”

江小贝笑了一笑道:“我方才才明白上官宇为何未将我派吴天在涯顶之事告之教主??”

“为何??”白眉心中明白江小贝是在拖延时间??只是有事情未明了??自己不能轻易的出手??否则以吴天在涯下大战飞虎时的威力??自己合教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况且还有面前几人??还有法相寺那位觉字辈的老僧在

江小贝沒有马上的答复??而是道:“其实上官宇曾上过凝碧涯顶??想杀死吴天为其父报仇??”

白眉一愣??想想也有些道理??上官宇则是大急??心道白眉居然愿意听江小贝说下去??他所说之话必定对自己不利??于是急道:“白眉教主??我确是想为父报仇??这并无不可??”

江小贝又笑笑??心道上官宇一急??李宽便无危险了??于是他又道:“问題不在报仇之事??而是他带了东海分舵的贾舵主同去??却沒有报了仇??”

“这是为何??”白眉问道

“当然是因为吴天虽然受了重伤??但其依然法力高强??上官宇一行人包括贾六金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还相差很多??只是吴天念在同是四大门派的面子上??再加上上官老帮主确是死在吴天之手??所以吴天放过了他们一马??”

上官宇一听江小贝说的与事实不符??刚要争辩??李宽却急出几掌??压得他说不出话來

江小贝接着道:“上官宇见识过吴天的绝世法力之后??又知吴天尚在恢复之中??以后必定更强??于是便邀请其它三大门派与贵教决战于西山分舵??沒想到吴天却在凝碧涯上守护檀心花??不肯出山??”

说到这里??本來在调息的徐若琪突然脸色一变??心道檀心花之事还是少提为妙??几个时辰之前吴天已经说过??当时情况紧张??看上去白眉沒有上心??而若此时说起??白眉必定上心??看來江师叔祖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希望白眉不要觉查出不对之处

白眉是何许人也??听到吴天要守护檀心花??再想起了几个时辰之前之事??再想想冰中的黄衫??心中冷冷一笑??心道若是有变??手上便多了一个威胁吴天的东西了

江小贝并未查觉自己失言??接着道:“于是上官宇又生一计??便要引教主在凝碧涯下与四大门派绝战??待咱们两败俱伤之际??吴天必定会出手消灭贵教??到时便是天龙帮一支独大了??只是他沒想到??白眉教主却是首先灭了他的天龙帮??于是他孤注一掷??依然实施了此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