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07 回乱战

507回 乱战

婷婷则是遇到了那高瘦的少年??她原本只是想挡住他一下??可是那少年见李剑对“花仙”下了重手??心下一急??手中木剑飞起??化成一道七色彩虹击向了婷婷

“轰轰轰”三声??伴着一声惊叫

“花仙”被李剑震退一丈??婷婷则惊叫了一声被震退数丈??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叶长河见婷婷被击退??心头大怒??手上剑光芒大盛??高高跃起击向了那高瘦少年??那少年冷冷一笑??一道七色彩虹飞出

“轰”的一声??叶长河被震退数步??那高瘦少年也后退几步

而那华服少年见“花仙”被震开??脸上微怒??一道六色彩虹飞出??击向了李剑??李剑还以七彩彩虹

一时间两对人战到了一起??场中剑气四射

婷婷、花仙和秦香的脸色都变了??特别是秦香??若是说起來此事是由己而起??原本想让李剑教训下那三人??沒想到那三人的法力居然不在李剑之下??还扯上了无忧谷的两人??此时已是大急??她心知父亲的脾气??若是怪罪下來??自己定要受到责罚的

“别打了??”婷婷叫道

“王子、思涯??不要打了??”“花仙”也叫道

只是场中四人已战到了酣处??谁也不愿率先停下

金梦洁眼见局势就要控制不住了??身上光芒一闪??破军宝剑从堂内飞出??她也要出手了??只是她心中沒底??能否击那四人分开

正在此时??一股强大的法气飞进??金梦洁等人脸上大喜??她來了??她來了便好办了

空中闪过一片光彩??一道金光在空中闪过??化成了一条金蛇??钻入了四人之间

那条金蛇突然暴涨??发出一声的怪叫

“轰轰”两声??四人齐齐的被震退几步??脸色一变??他们法力虽高??却仍感觉一股强大的法气向自己压迫而來??于是连忙向空中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宛若仙子

这对战的四个年轻人??都自视甚高??此时居然被人以一己之人荡开??纷纷的大惊

此时虹光派的年轻弟子们也发出一阵的惊呼??虽然与徐若琪是同门??可是她一年之中十二个月倒有八个月不在山上??而且那四个月之中又有三个月闭门不出??剩下的一个月大部分时间又是在单独行动??只有与掌门、首座们聊天参加重大活动之时??普通弟子才有机会见到这位师叔??所以普通的弟子只知派中有位法力高强、美若仙子的师叔住在藏剑阁内??却极少有机会见到她

徐若琪这些年修炼《金蛇密籍》大有所成??最近几年??每年的冬春之季??她的身上居然都要蜕下一层皮肤??而里面新长出的皮肤白嫩之态甚至于赛过了少女??徐若琪大惊之下也暗喜

记得当年的云夫人说过??南疆第三族的后人一过二十便衰老的极慢??当年的魔尊沈三应当是百十多岁??可是模样只有三十來岁的样子??如今已过去十八年??吴天或许未衰老许多??此时千雪、红羽等人再如山上的英子等人一样有些老夫人的模样??而自己依然是二十多岁的妙龄??与吴天在一起??依然相配

只是如此一來??也多了许多的麻烦??她每此露面??便将帮中年轻弟子的目光都吸引了过來??甚至几位首座也都忍不便的看她??让她十分的不自在??于是从此便减少露面的机会??即便露面??也都蒙着白纱??即便如此??她的美丽依然无法掩饰??美若天仙的身姿再加上强大的法力??会形成一个超强的气场??每到一处还是会成为大家侧目的中心

徐若琪收住金蛇剑??见那些后辈们都看着自己??心头一怒??内法一吐??一道旋风吹起了沙石??砸向了那些年轻的弟子们??他们连忙的躲闪??不敢再抬头

叶长河被震退之后??见是徐若琪出面??再加上婷婷拉住了他??他也觉出了不妥??人家三人都是用的虹光剑法??而且造诣极高??他们打架只是人家虹光派派内之事??自己一个外人出手便多有失礼了??于是连忙的向徐若琪和金梦洁抱拳道:“晚辈失礼??”

金梦洁微微的点头??心道这个孩子不但法力高强??还礼数周到??再加上他原本是无忧谷之人??是虹光派的贵客??此时怎好意思多言呢??于是点点头??对着旁边的李剑狠狠瞪了一眼??而此时英子也跑了出來??呵斥着李剑

李剑沉着脸??一声不吭??只是偶尔的抬眼看看那边的那个高瘦少年??而他的手却在微微的发抖??那是刚才与那高瘦的少年连对几剑??居然将手震得有些麻木之感??区区的木剑??居然比钢铁之剑还有厉害

金梦洁虽然呵斥了李剑??也猜出了那华服少年三人的身份??可是他们毕竟刚刚回山??不便过多的责难??她正在为难之时??突然光芒一闪空中落下几人

未等众人反应过來??其中一人上前几步??挥手在那华服少年脸上就是两巴掌??那华服少年疼的连退数步??这还不算??那人一转身又给了那高瘦少年一巴掌??他正要抬手去打那被称做“花仙”的少女??徐若琪却是身形一闪??拦在了他的面前

“李师兄??几个孩子刚刚回山??你何必动怒??”徐若琪道

李玦的手停了下來??他愣愣的看着徐若琪??上下打量了一番惊道:“你……你是徐师妹??”

徐若琪看着已微微发福的李玦??想起了当年的种种??眼中不禁一热??于是伸手扯下了脸上的白纱

人群之中发出一阵的惊呼??不只是那些年轻弟子们

李玦居然连退数步??上下打量下徐若琪??“你……你真的是徐师妹??”

“李师兄??自然是我??”徐若琪说着??手中金蛇剑一闪

“可是十多年不见??你反而变得年轻了??”李玦道

此时李玦身后的薛不才、秦弄玉等人大笑着上前??“徐师妹喝过仙溪之水??返老还童也是自然??只是贤侄和你的两个徒弟却是法力了得??”

李玦又沉起了脸??对着那三人喝道:“还不快上前拜见掌门师伯??”

那三人连忙上前??对着薛不才纳头便拜

薛不才连忙把那华服少年搀起??同时袖子一挥??另外两人便沒有跪下去

三人齐惊??都暗自佩服薛不才的法力

薛不才打量着那三人??微微的点头

李玦此时介绍道:“这便是犬子李明昊??”那华服少年连忙再次抱拳

“好好??虎父无犬子??果然有师弟当年之风采??”薛不才道

李玦又指着那粉衣少女道:“她是大将军飞将之女??”

那少女却沒有马上上前??而是偷眼看着徐若琪??有些发愣

“念玉??”李玦叫了一声??那个少女才反应过來

她对着薛不才等人飘飘万福??“晚辈念玉??拜见掌门师伯、秦师伯??”念玉说着??又偷眼向徐若琪看去??眼中有许多的疑问

此时秦弄玉上下打量下念玉??再看看徐若琪突然惊道:“师兄??我怎么看着念玉贤侄女与徐师妹有几分想象呀??”

众人一听此言??纷纷的查看两人??果然如此??她们的相貌真有几分的相像??只是此时念玉穿着西域的服饰??若是换成与徐若琪一样的衣服??说她们是姐妹定是有人相信

念玉闻听此言??也不停的打量着徐若琪??徐若琪脸色一冷??重新蒙上了面纱??“秦师兄??一把年纪了还乱开玩笑??”

众人一阵的大笑

此时李玦又拉过了那个高瘦的少年道:“他叫思涯??是我在西域遇到的奇才??”

少年面不改色??向着薛不才等人微微的一揖??目光却也向徐若琪扫去

薛不才等人在空中已看到了这少年的本领??于是拍拍他的肩头道:“甚好甚好??我虹光派又多了一位年轻的俊杰??”

那少年嘴角一翘道:“掌门师伯??敢问那个叫李剑的兄弟是否是山上最厉害的弟子??”

薛不才等人听了一愣??李玦却脸色一沉道:“沒大沒小??”

薛不才却笑了笑道:“二代弟子之中??李剑确实出类拔萃??法力数一数二??”

思涯听了沒有答话??只是冷冷一笑??露出骄傲的表情??刚才的对战??他已占了上风??若他是最强??那么碧云山上弟子们??并沒有想象的强

李玦的脸沉了下來??薛不才怕他当着众人再叱责思涯??于高声道:“众位虹光派的弟子??你们有的入门较晚??未见全派中的师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派天璇堂的李玦首座

众弟子从刚才的对话之中早听出了李玦的身份??此时只是在纷纷的议论:“天璇堂的首座不是丁伟师叔吗??”

“丁师叔座是副座??李首座才是正的??只是他长年在西域??极少回來的??”

众人听了薛不才之言??齐齐的抱拳道:“参见李首座??”说着齐齐的跪倒在地??连李剑也跪拜在地

李玦眼中一热??扶扶这个??搀搀那个??有些忙乱

众人慢慢的起身??薛不才此时才招呼叶长河等人回天枢殿??天色已晚了

众人先后飞去??花仙念玉却故意的落到了后面??向徐若琪走去

而思涯转头发现念玉沒有跟上??于是回头看去??看到她向徐若琪走去??对着徐若琪??眼中居然寒光一闪??只是听到了李玦叫自己??又连忙的跟上去

徐若琪也是慢慢的走着??似乎知道念玉会來找自己

“徐师叔??”念玉抱拳道

“恩??”

“念玉在西域之时??自五岁起??便有一位蒙面的前辈在晚上将我带出将军府??授我于一套奇妙的法术??还给了我这个??”念玉说着??露出了腰间的彩带??然后对着徐若琪道:“方才我见徐师叔施展之术??与那位蒙面的前辈救我的法术相同??难道徐师叔便是那位前辈??”

在念玉说话之时??徐若琪便一直盯着她看??眼中居然流露出一股温柔的目光??只是那目光稍纵即逝??她听到了念玉的问題??慢慢道:“不是??”

“啊??不是吗??”念玉大奇

“那人乃是我族姐??故而我们修炼着相同的法术??”徐若琪道

“哦??”念玉微微的失望

徐若琪看着她微微的心疼??于是和缓了下语气道:“族姐已将她授你法术之事告诉于我??还让我在碧云山之上多多照顾于你??”

念玉点点头??心中的疑虑却沒有打消??于是心不在焉道:“多谢徐师叔??”

“你晚上子时??到藏剑阁來找我??”徐若琪道

“是??”

天枢殿内??已摆下了十來桌酒宴

正中是一桌素席??当年的虹光三杰以及各堂的首座陪着晓峰、明海方丈在座??而主席的左侧??则是玄石、金梦洁、徐若琪陪同雪飞等女眷

另外在坐的??都是各堂小阵的弟子??所以各堂的弟子都是八人??那是小阵的七人加一替补??另有老一代弟子专门陪同远道而來的江湖朋友、皮山国的随从官员等等??如郑桐等人

而最为瞩目的??便是由薛小雨、秦香、李剑??陪同李明昊、念玉、思涯、叶长河、婷婷坐在一桌??他们虽然不是各堂的小阵??只能算是陪同着叶长河等贵客

各堂弟子的目光除了有胆大的偶尔扫一眼徐若琪??大多数便向这桌瞅來

念玉、秦香都是绝色美人??薛小雨、婷婷长得也不次??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些人傍晚之时刚刚干了一架??此时安排他们的坐在一起??会不会话不投机再打一场

“量他们也不敢??”入席之前??当得知薛不才故意安排这一干人坐在一起时??金梦洁不无犹豫的表示了反对之意??原因便是如上所述??而秦弄玉听了之后便说出了上面的那句话

量他们也不敢

席中有三大门派的掌门??还有各路的江湖朋友??更有虹光派的几大首座??这些人随便哪个都在江湖之上有响当当的名号??更有高强的法力??别说他们??只是徐若琪一人便能将他们分开

“徐妹妹??”雪飞举起举杯对着徐若琪道:“这些年未见??你不但长的更加年轻漂亮??内法更是大涨??那四个小家伙法力皆够得上江湖一等一的高手??你却能以一招将他们分开??”

徐若琪摇摇头道:“雪飞姐见笑了??这四个孩子法力之高??不在当年你我之下??若是硬拼内法??我岂能将他们分开??只是我对虹光剑法和贵谷的剑法都相当熟悉??故而可以一击成功??若是要再來??我未必能成功??”

“他??他们有这么强吗??”陪坐的英子向儿子那边看看惊道

“自然很强??只是李师兄的爱徒思涯法力尚在李剑之上??而与无忧谷的叶长河实力相当??”徐若琪有一说一??并不怕有人不高兴

“徐师妹??我看那与你长的相象的女孩法力也不弱??”金梦洁道

“象吗??”徐若琪问道

“很像??”

这边几桌谈的热闹??那众人瞩目的一桌却有些尴尬

李剑和思涯怒目相对??而李明昊和叶长河想左右的招呼??却招呼不动那二人

秦香此时还在妒忌念玉抢了她的风头??气得也是一言不发??念玉不时的向徐若琪这桌扫上一扫??似有心事

这桌一共八人??婷婷与众人不熟??也插不上话

幸好有薛小雨在??她在派中仗自己年级小??又是掌门之女??特别是有个十分喜欢她的长老江小贝撑腰??所以她敢说敢做

此时她盯着李剑和思涯??突然“噗哧”一声笑了

李明昊相当的聪明??一听到秦香的笑声??便故意问道:“秦师妹??你因何发笑呢??”

秦香微笑道:“方才有人说念玉姐姐和我师父长的相象??若是出门说是姐妹??绝对有人相信??我看这二人才像呢??若是说他们是兄弟??也是无人摇头的??”

此时李剑看出了秦香是在说他和思涯??于是用沙哑的嗓音道:“谁和他是兄弟??”

思涯冷冷一笑??斜眼看了李剑一眼??低头喝了一口酒

李剑感觉出了思涯眼神中的嘲笑??于是怒道:“若是在中阵选拔赛上让我遇到你??看我不杀的你片甲不留??”

“你要有那个本事??”思涯道:“以我看來??虹光派中??除了当年的虹光三杰??以及那位徐师叔??其他人都不足一提??”

李剑一听此言??心头大怒??他突然的站起??看样子便要动手

对面的思涯也不示弱??也站了起來??二目中放出精光

他二人一站起??主席之上的众人都是一愣??薛不才、李玦等人的脸色都沉了下來??如此场合??又有各大帮派之人在场??若是这二人生出事端來??定是要重重的受罚

未等掌门等人说话??明昊王子突然笑道:“二位??想喝酒也不必站着呀??我皮山国有句俗话叫站着喝酒不算数??”

他说着??将一碗酒递到了思涯的手上??那边叶长河也反应极快??起身“哈哈”大笑道:“正是正是??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也陪二位兄长一碗??说着端起两碗酒??将其中一碗递到了李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