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08 回解围妙策

508回 解围妙策

刚才李剑出手??乃是冲着花仙抢了秦香的风头??自己出手本想让落花出丑??可是与思涯的对战自己却沒有占上风??心头气恼才见谁都打的??其实与叶长河交手几招深感其法力不凡??心中也有佩服之意??此时见叶长河敬酒??于是便接下了酒杯

此时李明昊也端酒站起??脸上带笑却用一本正经的声音对思涯和李剑道:“你们有劲儿台上比去??别在这里生事??”说完将碗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带笑看着大家

叶长河也是“哈哈”一笑??一饮而尽

李剑和思涯听了李明昊之言??自知此时非是惹事的时候??只是二人依然谁也不服谁??还是相互的瞪着

“思涯??”回过神來的花仙念玉叫道

听到了花仙的叫声??思涯的才眉头一展??把酒喝了

“李剑??别让你娘着急了??”秦香也道

李剑听到母亲??侧目偷偷看去??只见另一席上的英子正面带焦急之色??显然是怕自己惹出事端來??况且又是秦香再劝??于是李剑也一饮而尽

“这样最好??”李明昊笑着??与叶长河拉二人坐下

主席那边见这桌相互敬酒??气氛融洽??于是也传出了笑声

此时薛小雨看看李剑再看看思涯??突然笑道:“我越看你们越象??对了??思涯哥哥??你的帽子热不热??还是脱下來吧??”

思涯看了她一眼??沒有说话

李明昊解释道:“这顶帽子是思涯母亲留给思涯的??他几乎从未摘下过??”

“哦??”薛小雨点点头??看桌上的气氛又有些尴尬便笑道:“其实酒席之上乃是喝酒的地方??你二人不妨多饮几碗??我们这里可是上等的好酒??云州最大的酒店里都未必能喝的到这种美酒??”

“是呀??是呀??”叶长河说着??举起酒杯“久闻虹光派自酿酒香??刚才一喝果然名不虚传??明昊王子??我敬你一杯??”

“好??”李明昊说着也举杯

二人刚刚放下酒杯??突然思涯举起一碗酒对李剑道:“你??还敢喝吗??”

李剑冷冷一笑??“有何不敢??”说着端酒一饮而尽

见二人喝完??李明昊和叶长河等人心头大喜??看來这二人之间的关系有缓和之际??毕竟是同门??而且二人法力高强??入选中阵几乎毫无悬念??若是心存间隙??将來相互之间配合不默契??中阵如何强大

于是大家连忙再给二人倒酒

酒刚倒好??李剑也举起碗看着思涯??思涯冷冷一笑??端起眼前的酒碗一饮而尽

叶长河道:“好好??咱们中原的规矩??感情好便要连干三大碗??”说着又给他们倒上一碗

二人并不多言??对视一眼??又是一饮而尽

众人以为二人不在喝??于是便相互敬着酒??薛小雨敬念玉??李明昊敬叶长河??秦香虽然不高兴??可是自己毕竟是秦弄玉之女??于是也端酒敬婷婷??六人刚刚放下奖杯??突然听到李剑喝道:“倒酒??”

旁边之人一愣??心道他尚未喝多??为何要起酒來了

于是又给他倒上一碗??却未倒满??李剑眉头一皱??伸手夺过酒坛??向碗中补酒??直到酒满而流出

李剑倒满酒??端起酒杯冷冷的看着思涯??颇有挑衅的意思

思涯哪里肯示弱??也顺手拿过旁边的酒坛??倒满了面前的酒杯

二人同时一饮而尽??然后再次满酒

同桌之人见状大惊??心道这气氛不对??二人是要拼酒呀

连干几杯之后??桌上、身上已被他们洒上了不少的酒水??手中的酒坛也空了

“你们别喝了??”李明昊脸色一沉道??他在西域贵为王子??很少有人不听他的话是??特别是在饭桌之上??大部分情况之下??同吃的的对他都是毕恭毕敬??他的一个脸色都能吓的人吃不下饭

可是这在碧云山??大家虽然称呼他为明昊王子??可是那只是个称谓??论起來他除了是李玦之子外??他还是众人的师弟

出身低微的李剑??更是看他不顺眼??于是理也不理他的话??手指一点??一道亮光飞入了酒坛之中??一柱酒水被法力摄出??直接飞入了李剑的口中

那边的思涯冷哼了两声??也以相同的法术施展

于是空中白光闪动??两柱酒飞舞??旁边之人见状纷纷的惊讶??如此喝酒??尚是头回见到

主席之上的李玦见状面露怒色??便要起身呵斥思涯??旁边秦弄玉却感慨道:“这二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法力??假以时日??修为必在咱们之上??”

薛不才点点头??想起了当年的中阵??想着忍不住叹气一声??旁边的秦弄玉和李玦也同时的叹气??三人一愣??随即苦笑

看來三人是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同一个人

于是三人向门口望去??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此时门外突然传來一阵的大笑??一人高喝道:“掌门呀掌门??如此盛宴居然不等我老人家??该罚、该罚??”

薛不才等人听之大喜??连忙的站起

旁边的晓峰一愣??问道:“难道是贵派江长老回來了??”

“正是师叔祖??”薛不才答应一声??快步的向外走去??其他人连忙的跟上

江小贝此时已是虹光派的长老??唯一的长老??而且在派中人缘极好??众人一听是他回來??于是也都纷纷的跟着薛不才迎了出去

江小贝还是中原第一大钱庄的庄主??各大门派之人对他也多有敬重??于是也跟了出去

此时那一坛酒已被李剑和思涯喝完??旁边的秦香道:“别喝了??长老回來了??咱们快去迎接??看看他给我带了什么礼物??”说着与众人跑了出去

李剑和思涯对视一眼??也向外走去??只是刚走几步??脚下居然一软??看來那酒酒力不小

李剑碰到了别桌上的一个酒坛??那坛内还有多半坛酒

李剑抱起酒坛??对思涯道:“你还……还敢喝吗??”

“有何不敢??”思涯也是微醉

天枢殿外??江小贝带着两个年轻人微笑而立

薛不才等人快步的走了出來??江小贝看到了明海和晓峰却沒有惊讶??而是向众人抱拳道:“掌门、晓峰谷主、明海方丈??”

薛不才等人连忙的还礼??“江师叔祖??”

而后面的新一代弟子??则是齐齐的跪拜施礼??“参见长老??”

江小贝微微一笑??连忙紧走两步道:“大家不必客气??”

此时李玦上前抱拳道:“江师叔祖??十年不见??您也胖了??”

“李玦??”江小贝也大喜道:“咱们彼此彼此??”

于是二人“哈哈”大笑

此时将小贝身后的两人也连忙上前向众人见礼??而众人包括薛不才等人居然对着其中一人也齐齐的还礼??那个青年面露惊慌之色??又连忙还礼??众人觉着不妥??再次还礼

江小贝见此状脸色一沉道:“掌门??我不是早说过了吗??你们见到文广只当他是个晚辈便是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父亲所言极是??掌门若再还礼??文广便要折寿了??”其中一个帅气的青年是江小贝与金贝贝之子江文广

晓峰笑着上前向江文广抱抱拳??然后对江小贝道:“文广公子虽然年纪不大??却不能说是个孩子了??若大的鑫瑞钱庄若非他打理??江长老岂腾得出那么多的空闲呀??”

“晓峰谷主过奖了??我只是让他早出來历练两年而矣??若是有什么不对之处??毕竟还有我在??若说出色??还是我师兄之子冯英雄??小小年级居然撑起了顺风镖局??中原之中一半是生意都由顺风镖局押运??”

此时另一高大英气的少年连忙上前施礼道:“江叔叔不可如此说??若非是有您指点、还有整个虹光派作为后盾??再加上十几年來江湖太平??我岂能在父亲和祖父相继去世之后??将顺风镖局的生意做大??”

众人齐齐的打量??薛不才道:“这两年多经风雨??此时肤色一深??便更像你的父亲了??”薛不才说完??众人一阵的感慨

江小贝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薛不才道:“掌门??英雄论起來辈分奇低??而文广论起來辈分又太高??而这二人从我这里论??却是平辈??我看便谁也不吃亏??都叫他们公子如何??免得大家说起话來多了许多的不易??”

薛不才笑着点了点头

“高、高??”晓峰突然笑道:“怪不得虹光派这十几年來发展的飞速??我此次前來??便是想觊觎一二??如今看來??便是薛兄弟和江长老开明灵活的治理方法??刚刚听长河说??江长老居然将秦兄弟女儿习舞之事??搞成提高帮中年轻弟子剑术之法??而且收到了奇效??如此想象力与魄力??实在让人敬佩??相比起我无忧谷便只知遵循前人之制??变化甚少??”

薛不才摆摆手??“老兄不必夸奖了??你一上任便解决了无忧剑法中男女合练的问題??此种功绩可以载入无忧谷史册了??”

“哪里哪里??我只是因地制宜的耍了些小聪明罢了??”晓峰笑道

“这个??两位??你们稍后再说??等我去取笔墨??”江小贝说着??便吩咐江文广道:“文广??快去取些笔墨來??纸要多??”

江文广一笑??已猜出了父亲的用意??只是答应却未动身

“取笔墨做什么??”晓峰问道

江小贝笑道:“两位相互吹捧??我若记载下來??便是二位的功绩薄??”

薛不才也笑道:“是了??江师叔祖原本定好是明早才到??此时却提前了一夜??必定旅途劳累??快进去喝几杯酒吧??”

“早该如此??”江小贝说着??也不客气??与众人一起走入

此时储志宏來到了江文广和冯英雄的身边??二人连忙施礼:“首座??”

储志宏拍拍二人的肩头??低声问道:“你二人此次可要参加中阵选拔赛??”

“禀首座??”江将文广道:“本派的中阵选拔乃是派中大事??若能入选中阵??则是派中弟子无上的荣誉??钱庄之事父亲与我已安排妥当??此次回山便是专心参加中阵选拔赛的??”

“好好??”储志宏大喜??因为这二人是他天权堂之人??作为首座他对这二人还有半师之恩??这二人的大半剑术??都是由他亲自传授的??所以这二人是剑术颇有他的风格??都是一手的快剑??只是这二人性格不同??虽然都是快??快的地方不同??江文广的快??能是多用虚招??冯英雄的快??乃是多拼命之术??便如他爹当年一样

“英雄呢??”储志宏又问道

“我也是如此??”

储志宏脸上笑开了花??“若是你二人参加??我天权堂便会有两人入选中阵了??”

“首座??”江文广道:“我二人这两个只顾各自家中之事??已耽误了修练??恐怕已不是同门的对手了??”

“你二人天质甚高??况且离比武还有几天??这几日带你们到仙洞之内修练内法??有道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以你二人的天份??一定可以入中阵的??掌门也对你们抱了极大的期望??”储志宏道

“是??我们定全力而为??”江文广道

储志宏看看二人??点了点头道:“当年我因为它事??而沒有参加中阵选拔赛??一直被引为终身遗憾??如此心愿要靠你们來帮我实现了??”

“是??我们一定尽力??首座??这中阵选拔如何进行??”江文广问道

储志宏一笑??“你们來了??便算是人齐了??一会儿掌门便可能讲到此事??咱们快些进去吧??”

“好??”

三人急忙的走入??却发现薛不才等人并未回到主席之上??而是正看着席上的二人眉头紧锁

那两人便是李剑和思涯

此时他们仍在以内法摄酒比拼??他们的身边已有五六个空坛子??而此时二人的摄起的酒已有些不稳当了??不时的浇到了鼻子眼睛之上

此时李玦大怒??高叫一声“放肆??”身形一闪??便要去抢思涯手中的酒坛子

思涯与李剑此时已是大醉??早已分不清楚谁是谁了??思涯感觉有人推他??突然内法一吐??“轰”的一声??李玦居然被震退数步??众人一惊??因为都已看出李玦刚才出手也是用了法力的??而他居然被思涯如此轻易的震开??可见思涯的法力与他师父相当??甚至还有高出一筹

他才多大呀??大家忍不住想起了一个人??当年连破记录的吴天

李玦大怒??便要再上??此时江小贝已看出那人大怒??而且拼酒的二人法力不低??若是硬上??必定会让场面混乱??搞不好还要伤人

“且慢??”江小贝叫道

李玦停下??面露羞愧之色??“江师叔祖??你莫要拦我??这厮极不听话??若非是我看重他的超人的资质??我早已将其逐出师门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正是??”此时秦弄玉也上前道??因为李剑乃是他天枢堂下弟子

江小贝笑笑??“你们不必动武??若要拿下他们??不需你们出马??”江小贝说到这里??转身叫道:“英雄??”

“是??”冯英雄说着是前几步

李玦和秦弄玉脸上一惊??心道虽然听说了冯不凡之子冯英雄法力不弱??却未必能达到李剑和思涯的水平??况且他此时还要同时面对两人

“江师叔祖??你是知道的??李剑法力不弱??而那思涯还在李剑之上??英雄虽强恐怕……”李玦急道

江小贝再笑??“你且看着??”

看着江小贝如此自信的样子??众人也都來了兴趣??那冯英雄到底有何能耐??可以制服那二人呢

见江小贝点头??冯英雄向那二人走去??他摘下了背上之剑??却扔给了江文广

众人一惊??心道这孩子也太托大了??即便是秦首座、李首座都不敢说必胜??他居然放下了剑??难道要赤手空拳对付那二人吗

思涯和李剑见有人走來??都有些警惕了

可是冯英雄却微微一笑??伸手拿起了旁边的一坛子酒??拍开泥封??内法一吐??那坛酒飞到了空中??坛口向下一歪??冯英雄张开海口??“咕咚咚”大口的喝了起來

片刻之后??一坛子酒便被他喝了个净光

冯英雄放下酒坛??面不改色??居然吧嗒两下嘴??感慨到“好酒??好酒??好几年沒有喝了??”然后再开一坛??向着二人道:“两位??有美酒岂能独饮??我陪二位喝个痛快??”说着将手中酒坛扔给思涯??然后再开一坛??抛到了李剑的手上??自己又拿起了一坛

那二人已是大醉??见有人招呼他们喝酒??便二话不说??纷纷的相仿??只是再喝一坛??二人已站立不稳而坐了下來

三人又连喝三坛??旁边众人都惊的合不上了嘴??连江小贝都有些担心??冯英雄能否顶住

此时李剑和思涯也感觉出冯英雄酒量超强??此时身上内法运转??身上散出阵阵的白气??将体内的酒气挥发而出

众人都已知道了江小贝的计策??此时见二人居然有如此之能??这样下去恐怕他的计策便要落空了??因为眼见冯英雄的身子也晃动了起來??只是他尚未以内法驱酒??不知是内法不足以那样??还是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