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24 回好厚的脸皮

524回 好厚的脸皮

秦香说着??便摆开了架式飞起??可是她却沒有飞起??而是转头看着思涯

思涯想了一下??突然问道:“你可知汾水镇在什么方向吗??”

秦香听了大喜??这明显是要带上自己了??于是点头道:“我自然知晓??”

“那好??你带我去??”思涯说着??带秦香飞到了空中

“哪个方向??”思涯问道

秦香朝一个方向一指??“这边??”

话音未落??只觉身体四周“呼呼”的风响??思涯已带他急速的飞了起來

只是开始之时飞得较低??而离开云州很远之后??才高高的飞上了高空

此时已是天光初亮??高空的二人已看到了东方的鱼肚白??而地面之上的一个个的城镇之中??早起的家庭却依然点着灯

“哇??原來碧云山外??除了云州城外都是那么的漂亮??”秦香叫道

思涯微微一笑??平时他接触的女子只有念玉??而念玉乃是大将军飞将之女??乃是大家闺秀??说话举止都十分有分寸??而秦香自幼被父母和派中首要们宠爱??骄横跋扈、刁蛮刻薄??却是有话直说、敢作敢当的性格

虽然她现在是思涯手中的人质??可是思涯感觉与她在一起??沒有紧张严肃之感??根本不用提防于她??反而十分的轻松

想想也是??思涯原本并未要带上秦香??是秦香自己要跟着思涯的??若是反过來说??谁是谁的人质还说不清楚了??思涯想着??感觉自己办了一件胡涂事??她当初要求自己带她之时??自己为何沒有拒绝呢??对了??等她把自己带到汾水镇之后??自己便独自离开

虽然虹光派高手如云??自己凭借外公的几十年法力??脱身还是沒有问題的

只是沒飞多久??秦香便道:“我饿了??咱们下去吃点东西吧??”

思涯眉头一皱??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前面有一座小镇??二人在镇外落下??走了进去

秦香一入镇子??镇中人齐齐的发出一阵的惊呼??因为秦香不但美丽??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再加上她原本是在睡觉时被思涯惊醒的??此时身上只是穿了薄衣??内衬之衣若隐若现??曼妙的身姿毕现

看着众人的欢呼??秦香一阵的高兴??那种成为众人的关注中心、受众人称赞的美妙感觉又回來了??于是她高高的挺起了胸膛??含笑的看着大家

只是众人在赞叹秦香美丽之后??还发出惊奇之声

思涯听到有人惊讶自己一黑一白的眉毛??于是眉头一皱??心道如此极易被别人认出來??被虹光派人发现??于是看到旁边一家成衣店??便拉着秦香闯了进去

这是一家新店??刚开张一个月??此时经营惨淡??原因是这镇子上已有两家多年的老店??这家成衣店开张之时??那两家居然是低价促销??一下子把这新店开张的喜兴劲儿

此时老板听到了外面的喧哗之声??正要出门看看??却发现一男一女闯了进來

这二人一进店内??顿时满店生香

“二……二位??有什么需要??”老板用力的吸了一下问道

思涯沒有说话??而是顺便找了一个黑布条??束在了额头??把头两只眉毛摭住

而秦香转头看见了几身漂亮衣服??忍不住放在自己身上比了起來

思涯看秦香穿换好了衣服??他的眼中又是一亮??此时她穿了一件粉色的长裙??向前走几步??裙摆摇摆??再加上身上散发出的香味??简直就是一朵香艳无比的鲜花

秦香见思涯看着自己发愣??于是嫣然一笑??心头那种感觉又死了起來??这思涯原本是和念玉在一起的??连他此时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自己此时一等是非常的漂亮了??于是满脸的高傲??有股居高临下的意思

思涯脸上一红??拉着秦香向外走去??刚刚走到店门口??老板追了出來

“少侠??您还沒有付钱呢??”老板道

“我……沒带着钱??”思涯脸不红、心不跳道

秦香忍不住想笑??心道原本便是要抢人家衣服的??却是抢的如此的大言不惭??这句“我沒带着钱”说出之时??仿佛是在说一件庄严而肃穆的大事??而且还带着凛然正气??似乎全世界的道理都在他这一边??沒带着钱??不给钱便应该的了

老板也是一愣??这种表情??应当是说出重大事项才对??怎么却是要赖钱??他经商不久??所以从來沒见过如此脸厚之人??甚至想到是否是另外的两家成衣店故意找來捣乱之人

此时店外已围上了许多人??其中有不少当地的小混混们??自己若是示弱了??难免那些人不來欺负自己??于是他一挺胸??便要发火

此时秦香冲她嫣然一笑道:“老板??我们真的沒带钱??”

这一笑??让老板原本雄起的胆量又软了下去??“沒带钱呀??那便算了吧??”

这话一出??直惹得众人一阵的大笑

秦香却不着急??而是摆了几个漂亮的姿势道:“这家店里的衣服真的不错??非常漂亮??”

众人发出一阵的惊呼??因为秦香穿在身上真的非常的漂亮

思涯不想多留??远远看到一个早点摊??便拉着秦香走了是去??后面众人还要跟上??思涯突然脸色一变??左手一挥

“轰”的一声??在地上劈开了一条深深的大沟??然后对着后面之人狠狠道:“你们若再跟着我们??我便不客气了??”

后面之人大惊??不敢再跟上??而是挤在了沟的那一边

早点十分的简单??秦香点了许多??吃了不多

而思涯点了很少??却吃了很多

二人吃饱??便要起身??卖早点的掌柜道:“两位??一个大子??”

一个大子??已是极少的钱了??现在中原富足??连普通孩子出门身上都带十來个大子的??可是思涯和秦香二人偏偏身无分文

“我沒有钱??”思涯依然面色不改道

此时秦香终于有些不好意思??正要故技重施??可是早点掌柜是个女子

正在这时??一人突然跑了过來??思涯大怒道:“我不是说过不许跟來的吗??”

可是转过头时却发现來者却是那个衣店的老板??思涯以为他又是來要钱的??脸色一变

沒想到那个老板对着早点掌柜道:“这二位少侠的钱??我來付??”说着扔下几个大子??然后捧出些碎银子??交到了秦香的手里

“这是什么意思??”秦香惊道

“多谢姑娘??姑娘刚才说小店的衣服漂亮??您二位一离开??小店内的衣服便卖光了??而且订单到了一个月后??”老本喜道

“哦??那样最好??只是这银子我不能收的??”秦香笑道

“您一定要收下??”老板道:“小店开张一月??沒做过几单生意??可是姑娘这么一來??小店顿时时來运转??姑娘若是嫌少??我再去取些來??”

老板说着??便要转身跑回??秦香却叫住了他

“掌柜不必了??你若真想谢我??便回答一个问題好了??”秦香笑着看看思涯

思涯不知她在笑什么??一脸的莫名

“姑娘请讲??”掌柜毕恭毕敬道

“请问老板??汾水镇在哪个方向??”秦香笑道

老板抬头看看天??朝一个方向指指道:“这个方向??还有五百多里??”

“多谢了??”秦香做个万福??然而对发愣的思涯道:“现在已知汾水镇的方向了??你还不快走??”

思涯一脸的苦笑??带着秦香走出了镇子??二人才腾空而起

“你……并不知道汾水镇在哪里??”思涯道

“我若说我不知道??你岂能带我出來??”秦香道

“哼??你们中原人真狡猾??怪不得我圣教会灭于你们之手??”思涯道

“你说得圣教是什么教??”秦香奇道

“西域圣教??”

“西域圣教??听着有些耳熟??对了??便是十八年前被消灭的邪教吧??”秦香道

“不可胡说??”思涯脸上杀气一闪??停了下來

秦香看出思涯不是说着玩的??而且听父亲讲过??邪教之人最恨别人叫他们邪教??于是摆摆手道:“对不起??对不起??是圣教??”

思涯的脸色才缓和了下來??二人继续向汾水镇飞行

“那你外公是何人??”秦香又问道

“我外公乃是圣教第四代教主白眉老祖??”思涯说出白眉的名字之时??一脸的崇敬

“白眉……教主??曾是我派的死敌??怪不得你要來报仇??”秦香道

“其实我來中原??真正的仇人只有两个??一个人虹光派前任的中阵阵首吴天??他是我外公的仇人;另一个便人徐若琪??她是我母亲的仇人??”

“啊??”秦香一惊??“吴师叔已失踪十八年??至今不知所踪??甚至有人传说他已羽化成仙??而徐师叔法力高强??你也见识过的??你虽然也不弱??但却不是她的对手??”

“哼哼??”思涯冷笑一声道:“吴天在何处??你们不知我却知晓??至于徐若琪??即便虽然她法力高强??但母命难为??”

秦香看看思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将这事情都告诉了自己??岂不怕自己泄露他的秘密??再或者??他会杀我灭口??想着背上一凉??有些害怕了

“你带我到了汾水镇之后??你便走的远远的??咱们便各不相欠??”思涯道

秦香一听此言放心了许多??对了是自己救了他的性命??否则他此时早已被掌门师伯等人擒下??另外他说报仇的两人??都是法力高强??他定然不是对手??那么报仇之事便无从谈起了

秦香想着??脸上露出了笑??突然对思涯道:“你这人看起來挺凶??其实还是不错的??不像那吴剑??看起來对我挺好??其实是个妖怪??背上居然生着一对肉翅??”

天枢峰之上??第一缕阳光射入之时??光芒正好照耀在了天枢殿的牌匾之上??上面天枢殿三个金之闪闪发光

吴剑幽幽的醒來??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天枢堂弟子的房间之内??而母亲一边靠墙睡着了

自己**着上身??身上只盖了件单子??刚一起身??被单滑落??那对肉翅露了出來

他下意识的想要摭挡??却想起自己已在几乎全派的师兄弟面前显露召开了翅膀??不论如何隐藏??都无济于事了

况且……想到这里吴剑笑了??只有吴天之子才有这一对肉翅??如今自己再也不是无名小卒??而是名家之后了

虽然只是过去了十八年??可是吴天的事迹似乎已成为了上古的传说??驱玄武、战青龙朱雀、诛白虎、灭新魔尊、误杀四大掌门、以一己之力铲除邪教??上述事情??即便只做成过一件??便已是惊天动地的大英雄了??而这些??他都做到了

而做过这些事情之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此时英子感觉出了动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吴剑在怪笑??她的心头一惊??以为吴剑入魔还沒有醒來

“剑儿??”英子小心的叫了一声

“娘??”吴剑答应一声??将英子搀了起來

看儿子无事??英子才放下了心

“娘??昨天我是胜了还是败了??”吴剑突然皱眉道??他此时只记得自己和思涯战到了酣处??自己的肉翅展了开來??却想不起自己是胜是负

英子摇摇头道:“看來你与吴师弟一样??入魔之后的事情几乎不能记得了??昨日你们未分出胜负??可是思涯暴露出了本來的面目??在掌门师兄和你师父等人的围攻之下??他逃走了??”

“本來面目??”吴剑一惊

“他原來是邪教之人??看來邪教死灰复燃??尚未除尽??”英子感慨着??想起了十八年前的惨烈大战

吴剑沒有经历过那场大战??此时想起自己已入中阵??而且师父已将秦香许配给自己??心中一阵的高兴??他也不穿衣服??便向外走去

“你去哪里??”英子叫道

“我……”吴剑的脸上一红??扭扭捏捏道:“我想起拜见师父??另外见下秦师姐??”

英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你秦师姐她……”

看着母亲的脸色不对??吴剑脸色大变??上前一步急道:“秦师姐她怎么了??”

“她……她被思涯掳走了??”英子道

“啊??”吴剑一下子跳了起來??自己的未婚妻被人掳走??这还了得??他想着手中光芒一闪??那柄短剑和天殇剑飞到了手中??他便要向外飞去

“你去做什么??”英子拉住他道

“我去救回秦师姐??”吴剑说着便要推开母亲

此时门口闪过一人??拦住了吴剑??“吴剑??不可鲁莽??”

吴剑一看??抱下拳道:“江公子??思涯那恶贼掳走了我的未婚妻??我必须马上将她夺回??若是晚了……后果不堪设想了??”

江文广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只是你可知思涯去了什么方向??他又会去什么地方呢??”

吴剑一愣??感觉有道理

“你若是追错了方向??岂不南辕北辙??”江文广道

吴剑身子一震??心道若是自己瞎找一通??岂不是如大海捞针??吴剑想到这里??脸色煞白

英子突然道:“剑儿??江长老父子足智多谋??你不妨请他们指点指点??”

吴剑恍然大悟??连忙抱拳道:“还请江公子指点??”

江文广点点头道:“秦香被掳??不只是你的事情??也是我派中大事??此时父亲与掌门以及秦首座等人正在正殿商议??你可以过去等候安排??”

“是??”

英子此时已拿起件衣服??给吴剑披上??“面见掌门等人??不可失礼??”

吴剑点点头??收好了双剑??穿好衣服??跟着江文广向正殿走去

大殿之上??薛不才等人都脸色凝重

特别是秦弄玉??爱女被掳??爱妻被伤??最难过的自然是他了??幸好思涯击中玄石的一掌未用全力??玄石的伤并不重

而薛不才等人凝重的脸色却不止为了玄石受伤、秦香被掳??他们担心的是邪教死灰复燃??而且隐藏的如此之深??居然差点成为虹光派中阵之人??而大家直到中阵选拔赛决赛之时??才让他露出了真面目??实在可怕

吴剑走入??向众人施礼??然后來到了秦弄玉的身前??将天殇剑还了回去

“你无事了??”秦弄玉问道

“多谢师父??我并无大碍??只是秦师姐被那恶贼掳走??要速速去救才是??”吴剑急道

秦弄玉点点头??他是秦香的父亲??他岂能是不着急呢

此时江小贝见吴剑恢复了正常??于是道:“吴剑??我们商议之后??只是想到了一个地方??思涯极可能去的??”

“哪里??”吴剑急道

“汾水镇??”江小贝和薛不才同时道

吴剑一愣??马上想起了决赛之前??带伤而归的李明昊带回了念玉被一个高手擒获的消息??思涯闻听之后便要去营救??看來他与念玉关系不一般??才如此急切的??后來见徐师叔和几位首座、副座前去营救??才留下与自己比武的

如此说來??思涯极有可能去了汾水镇??不愧是长老和掌门??心思果然缜密

“多谢??”吴剑说着一抱拳??便要转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