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25 回汾水镇之战

525回 汾水镇之战

“慢??”薛不才叫住了他??“思涯法力极高??不在当年的白眉之下??你一人去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已确定了去向??便有我亲自出马??与秦师弟和吴剑同去??相信我们三人合力定可擒下思涯??救出秦香侄女??”

“掌门??你不必亲自出马吧??”江小贝道:“如今邪教死灰复燃??你还是留在派中支持大局??与其它两大门派商议一下以后之事??救秦香侄女之事??便由我去就行了??”

“江师叔祖??你虽然机智过人??可是法力稍差??若是与思涯对战??恐怕……”薛不才道

江小贝摇摇头道:“这个掌门不必担心??我可以带上文广??另外徐若琪等人已先行出发??可是他们并不知思涯之事??所以未必对思涯有所防范??如此一來??反而容易着了思涯的道??”

“呀??正是??”薛不才急道

“那便如此定了??秦首座、吴剑、文广??咱们马上出发??”江小贝道

“是??”那三人齐声的答应

于是江小贝也向薛不才等人抱下拳??薛不才道:“江师叔祖、秦师弟??你们多加小心??”

“好说??”江小贝答应一声??带众人快步的走出了天枢殿??片刻之后??便听到了腾空之声

薛不才叹了一口气??自语道:“邪教果然不肯罢休??已经过去十八年了??他们还想卷土重來??虽然邪教已无强大战力??可是围剿他们??难免会让中原的百姓惶恐??十八來來安宁的生活就此被打破了??”

“阿弥陀佛??”随着一声佛号??明海和晓峰走了出來

“薛兄弟??你自可不必如此伤心??十八年前咱们损兵折将??依然取胜??更何况现在咱们兵强马壮??还怕邪教何干??咱们此时应调动人马??将邪教來势扑灭于未燃??”晓峰高声道

薛不才点点头??抱拳道:“晓峰大哥教训的是??兄弟知错了??”

晓峰连忙扶住他??“我岂是教训兄弟??只是邪教虽然缠人??可是只出现了一个思涯??倒是那抓住念玉的那伙神秘之人??才需要更加的防范??”

“阿弥陀佛??我看咱们三派也要做好分工??各司其职??”明海方丈道

“好??我虹光派在中原之西??便由我派注意西域之事??我当马上休书给西域皮山国月滛女王??请她也加强防备??”薛不才道

“如此甚好??那帮神秘之人似乎与南疆的多诃族有关??我无忧谷地处南疆??便负责监视南疆的动静??”晓峰道

“阿弥陀佛??我法相寺居中??中原各处有难??我当分兵支援??”明海道

“好??”三人说着相互击掌??然后“哈哈”大笑

旁边之人见了如此情景??突然一阵的心安??有如此三位精诚合作的掌门??中原能不安宁吗

汾水镇距离碧云山不过七八百里??徐若琪等人一阵的疾飞??掌灯之时??便已到了汾水镇的上空

此时叶长河和婷婷已追上了徐若琪等人??六人在镇外落下??并沒有急于进去

徐若琪向镇内看看??对众人道:“以我观之??此时镇中并未有法力极强之人在内??不是那帮人已离开??便是隐藏了气息??”

众人点点头??储志宏道:“只是如此仍不可放松??我看咱们不妨分开??从四方入镇??四处是搜搜??若有发现马上长啸通知大家??”

“好主意??”李玦道:“我便从西方入镇??”

“我自南方??”徐若琪挥下手中的破军剑道

“几位前辈??晚辈二人自东方入镇??”叶长河道

储志宏点点头??“我与丁师弟便自北方进去了??”

几人说好??从各自的方向入了汾水镇

此时的汾水镇虽然繁荣??却是不大??而且此时还不算太晚??街上却很少有人??所以片刻之间??六人便在镇子中间相遇??相互摇了摇头

“几位前辈看这里??”叶长河突然发现街旁边的一座客栈门窗有些破损??显然还有修过的样子??而客栈的门口一个大大的招牌:汾水客栈

李明昊说过??他追上念玉之后??便生汾水客栈落脚??二人正在说话之间??便受到了袭击??如此说來??便是这里了

“进去看看??”李玦说着便要闯进去??储志宏叫做了他??“李师兄??且慢??”

储志宏说着抬下巴指指旁边的一个钱庄??只见这家钱庄虽然不大??却是装饰的富丽堂皇??如此华丽的装饰??只有天下第一的鑫瑞钱庄才能装的起

众人抬头向上??果然门楣之上的牌匾有几个鎏金的大字“鑫瑞钱庄??汾水分号??”储志宏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此时钱庄已经打佯??储志宏用力的敲着门??里面的掌柜和伙计被吓了一跳??掌柜颤声问道:“小店已打佯??您还是明天再來吧??”

“掌柜莫怕??我们是虹光派之人??”储志宏低声道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却沒有马上打开门

“这位大侠??我们这里不太平??你还需出示腰牌为证??”

“好??”储志宏说着??将自己的腰牌从门缝塞了进去

里面的掌柜接过腰牌??似乎是仔细的看了看??马上换成了笑声??“原來是虹光派的储首座??伙计??快去开门??迎接贵客??”

“是??”伙计答应一声??便打开了大门

储志宏微微一笑??迈步便向里走去

门开之时??带出了一阵风??徐若琪鼻子灵敏??突然嗅到内风中有血腥之气??心道不好??于是大叫一声:“储师兄??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

钱庄之内突然闪过一道红光??储志宏大惊之下??连忙运起内法??向后飞去

可还是晚了一步??一道红光正中他的胸口??“轰”的一声??将他震飞??储志宏未及落地??便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又是几道红光追击而來??徐若琪手中破军剑剑气一闪??“轰轰”几声??接下了那几道红光

丁伟此时扶住了储志宏??只见储志宏口喷鲜血??他沒有防备之下??显然受伤极重

李玦、叶长河、婷婷同时祭起了宝剑??几道剑气向庄内击去

却见庄内红光一闪??“轰”的一声??三柄宝剑居然被同时弹回??那三人更是连退数步

徐若琪脸色一变??因为刚才的那道红光十分的熟悉??而且之人的法力??擒下念玉只能是他了

她想着??掐动剑诀??手中破军宝剑在空中化成七点十字剑星??射入了庄内

同时庄内飞出一道红光??迎上了剑星

“当当当”几声??徐若琪居然被震退数步??胸中气血翻滚??只是那气血翻滚并非是由刚才那一震所造成??而是一道血光从出來之人身上射出??让她气血不宁

出來之人突然一阵的大笑:“徐若琪??沒有了五彩霞衣和金蛇剑??你的法力不比当年了??”

声音非常的熟悉??而他手中之剑却更加的熟悉

那是一柄通体血红的宝剑??此时血光从上面射出??便是强如徐若琪??也感觉到了心血不宁??而法力较弱的丁伟和受了重伤的储志宏??则已退出了好远

“血剑??”徐若琪狠狠道??然后抬头盯着那人的脸庞道:“魔君得晨??”

“哈哈哈??正是老夫??”得晨大笑着上下打量打量徐若琪??然后一惊道:“近二十年未见??你居然未见衰老??”

徐若琪冷冷一笑道:“你快将念玉交出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得晨再次大笑??拍拍手??身后走出几人??徐若琪脸色一变??因为其中三人法力极高

断径、折枝还有一个二十來岁的少女??那少女虽然年轻??可是眉宇间却是高傲之色??她的高傲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她的身上发出一股强大的法力??这还不算??一股强大的灵气也从她身上发出??显然她身上带着一件异宝

然而徐若琪无暇打量他们??因为断径手中押着一人??正是念玉

只见念玉面上被一团红光笼罩??双眼紧闭

“你们将她怎么了??”徐若琪惊的上前一步??而得晨手中血剑血光一闪??徐若琪停了下來

得晨等人看看徐若琪??再看看念玉??然后笑道:“果然很象??我见到她时还以为是你??大大的小心了一番??只是她的法力远不及你??白白让老夫担心了一把??看來你与她的关系非是一般??不过你不必担心??她只是被老夫以多诃族法术制住了行动??并无大碍的??”

徐若琪冷冷一笑??手中破军剑光芒闪动??“知趣的马上放开她??否则我便要出手了??”徐若琪说着??破军宝剑已飞到了头顶

得晨“哈哈”大笑道:“此处虽然是中原腹地??老夫却不怕你??你若有五彩霞衣和金蛇剑在手??老夫可能难以胜你??可是此时那两件宝贝都不在你手??你凭什么和老夫斗??”

“你??”徐若琪虽然心急??却知得晨所言非假??自己若有五彩霞衣和金蛇剑??尚可与之一战??此时手中只有破军??无法施展金蛇密籍的法术??她想着??扫了一眼念玉??只见五彩霞衣此时已化成了一条五色彩带缠绕在念玉的腰间??同时金蛇剑缠绕在念玉的左臂之上

徐若琪冷冷一笑??突然念动咒语

念玉身上的五彩霞衣和金蛇剑同时发出光芒??便要急飞而出

得晨脸色大变??正要施法??却见后來走出的那个少女口中念动咒语??手中祭出一颗红彤彤的珠子

那颗珠子发出一道光芒??居然压制住了五彩霞衣

但还是慢了一步??一道金光闪过??金蛇剑飞回到了徐若琪的手中??金光大盛

得晨大怒??喝了一声“把她带走??”

那少女带着念玉退回了钱庄

徐若琪冷冷一笑??此时手中有了金蛇剑??心里有了底气

她收起破军??金蛇剑飞祭而出

金蛇剑在空中化成一条丈许的金蛇??击向了得晨

得晨脸色微变??手中血剑飞起

“轰”的一声??迎上了金蛇

徐若琪被震退数步??而得晨的身子只是晃了一晃??而金蛇剑回手之后??此时还在不停的颤抖??显然受了血剑一下??受惊非轻

徐若琪脸色一变??十八年未见??得晨的法力又提升了许多??而且将血剑使用的相当的熟练??自己沒有五彩霞衣??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女儿被制??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救的

徐若琪想着??只觉旁边的李玦、叶长河和婷婷同时祭出了宝剑??徐若琪心中微宽??有同门和武林正道相助??念玉一定可以救下的??想着再次攻上

徐若琪对上了得晨??虽然她落于下风??可是救女心切??处处拼命??得晨一时间居然拿不下她

而李玦与折枝大战??却是明显的下风??当年李玦受了重伤??再加上这些年來忙于助月滛女王处理皮山国之事??疏于修炼??此时法力比起薛不才等人已落后了许多??而折枝虽未长进多少??可是他原本便很厉害??此时已是占尽了上风

片刻之后??李玦便挂了彩??若非丁伟放开储志宏來助战??他早已败了

而叶长河和婷婷双战断径??他二人双剑合璧之术配合默契??居然微微的占了上风

不大的汾水镇??因为几人的大战而变的鸦雀无声

夜空之中皓月当空??然而那几人兵器之上发出的光芒已超过了皓月

可怜汾水镇的百姓此时只敢蜷缩在**??以被子蒙头??前一日的大战??已伤及了不少无辜??有胆小之人已带着细软离开了汾水??而此时的大战??则远超上次

徐若琪、李玦等人发现有不少无辜的百姓受到了伤害??那是飞散而出的剑气将百姓的房屋震塌??砸伤了里面之人??于是徐若琪引着得晨等人到了镇外

然而双方大战一个时辰之后??徐若琪等人已慢慢落入了下风??得晨面露喜色??手上加紧??徐若琪堪堪避开一招??身上被那血剑之气扫中了一下

徐若琪等人已被围在了储志宏的四周??只是招架之力了

此时储志宏虽然不能再战??却是看着场中的形势心知不好??于是他计上心來高声叫道:“大家再坚持一下??此处乃是中原腹地??相信如此大战??附近的帮派早已得到了消息??或许片刻之后??便会有友帮施于援手??”

此言一出??徐若琪等人精神大振??却正好点到了得晨最担心之处

他此次进入中原??原本是要秘密行事??以便悄然完成自己原本是设想??可是在赶往碧云山之时??暂住汾水镇??却发现了“徐若琪”??当然??此时已知那不是徐若琪??而是念玉??一个与徐若琪长的十分相象的女子

当时得晨大惊??以为是虹光派发现了自己的行踪??而派徐若琪來探查??于是便匆忙出手??想要拿下徐若琪

刚一交手??见到了五彩霞衣和金蛇剑??他更加确定对面交手的便是徐若琪??可是交手几招??却发现对面“徐若琪”的法力远不及当年的徐若琪??难道是这些年來??徐若琪沒有修炼??法力退步了

只是擒住之后??才发现自己抓错了人??但是对方逃走一人??让其有些担心

只是得晨思维十分的怪异??他知道虹光派与鑫瑞钱庄关系不一般??即便虹光派派人到了汾水镇??也会先去发生战斗的汾水客栈??而不在意旁边的鑫瑞钱庄

所以他便带人明目张胆的离开了汾水客栈??而又悄悄潜入了鑫瑞钱庄??将里面之人全部杀死

所以储志宏自作聪明敲门之时??对方仍不敢确定??才让他先塞腰牌??其实那是在观察对方一共來了几人??发现只有区区六人之时??才打开了门??一击之下重伤了储志宏

此时储志宏说后援马上便到??得晨心中有些着急??若是中原大队人马赶到??自己脱身不是问題??可是自己要办之事便难以完成了

只是此时对方已落入了下风??若是抓紧??片刻之后便能拿下下了??徐若琪在虹光派之中地位不低??而且刚才那个叫储志宏之人??腰牌上明明写着天权堂首座??若是将此二人擒下??必可以打探出那人的下落

“大家加把劲儿??速速将他们拿下??”得晨高声道

此时那个看押念玉的少女也参战??徐若琪等人顿时感觉压力倍增??丁伟也受了一击??口吐鲜血??若非是徐若琪的金蛇剑缠住了得晨??他们此时便要败了

正在此紧要时刻??突然空中传來一声大喝??“虹光派的朋友们莫急??天龙帮到了??”

随着这声大吼??只见一人直冲而下??一道金光闪过??八条金龙呼啸而至

折枝见状挥动手中的枯木枝??一道红光迎上

“轰”的一声??折枝居然被震退几步??而空中之人借着反弹之力身形一转??落到了徐若琪等人身前??挺胸而立

得晨不知虚实??连忙停手后退

接着有近百人陆陆续续的赶到??摆成了阵式将众人围在当中

“徐师妹、李首座、储首座、丁副座??李宽來也??”

徐若琪等人大喜??虽然他们知道这些年來天龙帮的实力大减??已不复当年之勇??更不能和那三大门派相比??但是此时出现??却是生力军??正好让得晨有所顾及??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