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29 回借古喻今

529回 借古喻今

“我……”得晨这要再说什么??突然众人脸色一变??因为不远之处居然有一队人马行进??这队人马总有百人之多??此时各自打着火把

得晨等人连忙的落地??向那个方向看去??借着火把的光芒??看清楚了大旗上之字

天龙帮

原來是天龙帮离开汾水镇??一路走到了这里

“魔君??天龙帮并无高手??咱们不妨灭了他们??”落花突然道

“不可??”得晨道:“咱们办正事要紧??不必理会他们??走??”

得晨说着??看了思涯一眼??转身飞开了

思涯也不愿意惹事??他见得晨飞远??急飞而上

“思涯??等等我??”秦香突然叫道

思涯慢了下來??只觉一阵香风到了自己的身旁

“你还是回碧云山吧??那个南疆的女子落花似乎对你十分不友善??”思涯道

“我……我不回去??我回去就要嫁给那个家伙??我才不回去呢??”秦香道

“那你……”思涯不知该说什么??这个秦香虽然是秦弄玉之女??虹光派弟子??可是与自己却无半点的恩怨??甚至于还对自己有恩

“我便跟着你吧??你法力高强??有你在派中人便不能抓我回去??而且那个魔君似乎对你也有好感??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们不会伤害我的??”秦香道

思涯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你且跟我玩几天??只是玩够之后??你还是回山吧??省得你爹娘着急??”

“他们让我嫁给那个怪物??才不会为我着急呢??”秦香生气道

思涯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自小沒有爹爹??母亲却是暴躁无比??几次差点将自己打死??若非是外公阻拦??自己此时焉有命在??秦香此时有爹娘在不知沒有爹娘的苦处呀

“好吧??你跟我來吧??”思涯说着??拉秦香追上

飞行过程之中??那个叫落花的女子不时的朝秦香投來忌妒的目光??秦香只觉被她看的后背发凉??只好靠近思涯??甚至抓住了他的胳膊

“思涯??这帮人行为怪异??刚才又欲言又止??看來找吴阵首不是什么好事??你若真知吴阵首在何方??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秦香看着落花道

思涯冷冷一笑??扫了一眼得晨??心道我且问出他们要做什么??若是要阻拦的杀吴天??我自然不会说出吴天的下落的

五人飞行了一会儿??也离开刚才之地很远了??得晨率先落下??面带微笑的等着思涯

思涯与秦香落下??得晨则笑着看着秦香道:“相传北山石香族的女子身上能发出异香??让男人闻之为之神魂颠倒??又闻虹光派的秦弄玉首座之妻乃是石香族后人??莫非你便是秦首座之女??”

秦香看得晨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于是道:“正是本小姐??你们若敢为难于我??我爹和薛师伯、江长老都不会饶过你的??”

得晨“哈哈”大笑??转而问思涯道:“思涯少侠离开碧云山之时??还带着秦香小姐??一路上也不会寂寞了??”

此言一出??说得秦香和思涯脸上一红??思涯心道自己原本被薛不才等人围困??若非是秦香也想离开碧云山??自己便无法脱身??其实我们是相互利用又相互合作

“其实??不是我带她离山的??而是她跟我出來的??”思涯低头道

得晨又是一阵的大笑??“思涯少侠英雄了得??自然会博得少女们的青睐??”

“不……不是这样的??”思涯又脸红道

得晨看思涯有些惊慌失措了??于是又道:“当年白眉教主英雄了得??其后人也非是等闲之辈??年纪轻轻便要向江湖第一人吴天挑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

一听说到了吴天??思涯心中暗笑??原來他是要引我说出吴天的下落??于是抱拳道:“魔君过奖了??试才魔君说要找吴天??不知所为何事??”思涯说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得晨

得晨不自然的笑笑道:“实不相瞒??我吴天乃是我南疆人士??多年之前我们曾与他大战??至今心中仍是十分的佩服??如今我南疆兵强马壮??便想请吴天回南疆??与之共享富贵??”

得晨如此说着??目光却在秦香的脸上扫过??他见秦香听得仔细??心道來日秦香定会将我今日之话告之虹光派之人??若是那样??他们便无法猜出我的真实目的??我的计划便有机会实施了

可是思涯冷冷一笑道:“原來魔君是要重用吴天??而我是要挑战吴天??你我道不同??我看还是等我向吴天挑战完毕??他若杀了我??你再找他去吧??到时必是一场大战??你定会知晓他在何处??”

思涯说完??看看得晨??抱拳道:“魔君??就此告辞??”说完拉起秦香??并沒有飞起??而是慢慢走开

落花大怒??身上黑气闪动??便要上前阻拦??可是得晨拦住了她

“魔君??不可以让他们如此离开??”落花急道

得晨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走出了很远??得晨等人仍沒有追來??思涯终于松了一口气??显然刚才他也是十分的紧张??生怕得晨不放过他们

二人连忙腾空而起??又急飞了一段??才彻底的放了心

“你真的要去挑战吴天师叔??”秦香忍不住问道

思涯重重的点了点头??“外祖父是我一生之中最亲之人??而吴天将我外祖父打成残废??此仇不报我无言面对外祖父??”

“可……可是你不是吴师叔的对手呀??相传连白虎都不是他的对手??”秦香急道

思涯笑了??“修真之人??便是要通过修炼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法力??然后再向更强之人挑战??外祖父说过我潜力无穷??到底无穷到何等程度??我到要试试??”

秦香叹了一口气??表示无法理解思涯的心思??“你明明知道打不过他??还要向他去挑战??便是送死??”

思涯突然神秘笑笑道:“外祖父说过??有两样东西可以提高法力??”

“哪两样??”秦香奇道

“血剑和魔彩珠??”思涯毫不隐瞒道:“外公原本不知血剑落到了何处??我正不知从何找起??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工夫??刚才所见??得晨手中之剑??便是血剑??”

“啊??你不会现在要回去找他们吧??”秦香惊道

沒想到思涯真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真的要跟着我??”

秦香不知他何出此言??于是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好??”思涯说着??拉着秦香又向回飞去

再说徐若琪和念玉??虽然徐若琪受了重击??但有五彩霞衣在??她们飞行起來还是很快的

凭五彩霞衣飞行??仅需极少的法力??所以徐若琪在飞行之时还能以内法疗伤??再加上刚才吃过的丹药药力渐渐的发挥??徐若琪的感觉好了起來

念玉不时的看看母亲??见她脸色好了起來??心中也放宽了不少??想起刚才母亲拼死为自己挡下一击??心中不禁一暖??她对自己如此爱护??当初抛弃自己必是因为极重要之事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旭日的光芒照亮了徐若琪半边的脸??让她看起來气色已恢复了正常

徐若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

念玉的目光与她一碰??连忙转过了头

徐若琪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孩子??我给你讲讲我过去的事情吧??”

念玉一愣??点了点头

“你的外公与你的外婆当年在北山相遇??于是暗生情愫??有了我??只是你外公当年为救你外婆??中了南疆之人的法术??脾气变的喜怒无常??终于在血剑的影响之下??做出了错事??他在发狂之时??回到了北山居然重创了你的外婆??直到听到为娘的哭声??才突然醒來??懊恼不矣??他本欲引颈自尽??可是面对未出满月的我??还是停了下來??于是便想将我带回碧云山??交与同门之后再自从了断??可是一回山便被众师弟们推举为掌门??从此忙碌于派中的事务??”

徐若琪听到这里??看看念玉??只见念玉惊的瞪大了眼睛??“血剑??”

“不错??便是刚才得晨手中的血剑??”徐若琪继续道:“可是他哪里知道我们灵蛇之后有件五彩霞衣??你外婆以五彩霞衣定住了魂魄??算是活了下來??”

“什么叫算是??”念玉惊道

“她只有魂魄和法力??连样貌都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而沒有肉体??”徐若琪道:“我当初刚刚得知我的母亲还活着之时??也如你此时对我一样对她怨恨在心??可是听得她从前的故事之后??才体谅到她原來的苦心??只是与她相处沒有几日??她便为救我们而脱下了五彩霞衣??落得魂飞魄散??”

徐若琪说到这里??垂下了眼泪??念玉也是一阵的心酸??她想不到母亲和她居然有过相同的遭遇??她突然狠狠道:“是何人害死了外婆??你可为外婆报仇??”

徐若琪痛苦的摇了摇头道:“那人正是我的父亲??你的外公??”

“啊??前任掌门??徐……”念玉惊道

“正是??我那时才感到痛心??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而母亲也是如此??”徐若琪道:“只是我与她不同??我年幼之时她从为见过我??而你年幼之时我几乎是守在你的身边??看着你一年年的长大??越來越像我??你可知我当初的心情是何等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