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30 回娘亲

530回 娘亲

念玉的脸色又沉了下來道:“既然你对我有愧??为何不肯与我相认??”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你的出生??原本便是那人作恶在前??乘人之危让我失了身??才怀上了你??”

“那人??那人是谁??”念玉惊道

“他自然是你的父亲??”徐若琪说着??心情已不似许多年前??每每想起这些事情时的咬牙切齿??特别的面对着如此出色的念玉时??那时的恨意??已少了许多

念玉点点头??是了??自己懂事之后??也曾问父亲母亲之事??父亲每每说起母亲之时??便是面有愧意??说对不住她

“许多年前??大约是战败白虎之后??我知自己有了身孕之后??原本要将你打掉??然后再杀了那恶贼报仇??可是当时有求于他??才拿你和他的性命做了交换??”

“交换??怎么交换??”念玉奇道

“他做好我求他之事??我便留他性命??然后生下你交与他??”徐若琪说着??想起了当年飞将到碧云山迎李玦回西域??自己得知他到之后闯入了天枢殿??便要取他性命??只是飞将法力不低??自己几击之下只是在他的脸上划了一剑??在他的胸部刺了一下??后來师兄们拦下了自己??便要重重的责罚??可是飞将反而为自己求情??请掌门师兄不要责罚于自己??此时自己怒气稍微消了一点??想起了吴天所守护的檀心花需要皮山国的御木之术才能将活??而御木之术最强者??便是眼前的飞将了??于是她便将飞将叫到了一旁??要求飞将去凝碧涯帮吴天救活檀心花??当时李玦也是重伤??若不及时的救治??便可能失去法力??飞将一听居然沒有答应??一來飞将此行便是接李玦回皮山国与当时还是公主的月滛成亲??自然是要以救治李玦为重要??二來救治檀心花极其的耗费内法??按徐若琪所说的情况可能耗费上他十年的修行??所以飞将不愿答应??而是要先救治好李玦再去凝碧涯??徐若琪心知维护檀心花极其的耗费内法??若是去晚了??吴天很可能已内法耗尽而亡??于是情急之下??便说出了自己已怀上飞将孩子之事??飞将听了大喜??于是徐若琪以腹中胎儿为质??求飞将先去救治檀心花??飞将才终于答应??前往凝碧涯??救好了檀心花??耗费了十年的修为??而徐若琪也履行了诺言??在尚未显出身子之时??以想念母亲为名??到北山生下了念玉??并送到了皮山国

只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念玉毕竟是徐若琪身上掉下來的肉??特别是看着派中是师兄弟们纷纷有了自己的孩子??秦香、吴剑、江文广等等??当那些孩子围自己身边叫着师叔时??徐若琪便有些思念念玉了??于是便偷偷的潜入了皮山国??在大将军府中见到了念玉??不见则可??一见之下??母爱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自念玉五岁起??她便乔装教她金蛇密籍

念玉看徐若琪的眉头时紧时宽??显然是想起的当年悲喜之事??于是也忍不住动容??于是喃喃道:“十八年來??我一直以为我沒有娘??其实娘一直都守在自己的身边??比起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我已经算幸福了??”她说到这里??突然对着徐若琪含泪道:“娘??”

徐若琪从回忆中醒來一愣??“你……你刚才叫什么??”

“娘??”念玉的泪水终于流下

“孩子??”徐若琪一把把念玉抱到了怀中??热泪盈眶??“终于又听到你叫娘了??”

念玉一愣??“我曾叫过娘吗??”

“你当年在睡梦之中??曾苦着要找娘亲??我听到之时??便含泪答应??”

“那你怎么不认我呢??我见别的小朋友们都有娘亲??你可知我心中多么难过吗??”念玉苦道

“是娘不对??是娘不对??”徐若琪道

念玉在徐若琪怀中哭着??二人已空中落在了一座小山之上??“现在好了??我有了娘亲了??而且我的娘亲比别人家的都漂亮、都法力高强??”念玉笑了??可是脸上还淌着泪

徐若琪的泪水却是停不下來??“哗哗”的流着

念玉为母亲擦掉了脸上的泪水??突然道:“娘??其实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也不该再记恨爹爹了??”

徐若琪正要再说什么??突然觉到空中有几股强大的法力飞近

念玉一惊??以为得晨等人又追了上來??徐若琪则连忙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正色道:“是秦师兄他们來了??”

空中闪过几个光点??果然是秦弄玉等人飞到??其中居然还有李玦??看來那两路人马遇到了一处

空中几人飞行速度极快??而领头之人居然是吴剑??而不是秦弄玉

秦弄玉和李玦跟上吴剑问題不大??可是江文广法力稍弱??跟着有些吃力??于是落在后面

几人只顾疾飞??居然沒有发现山头之上的徐若琪和念玉

前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他们去也沒有用了

徐若琪口中念动咒语??手中金蛇剑飞起??空中闪过一道的金光

那人几一愣??连忙的停下??向下看时??才发现了徐若琪和念玉

吴剑脸色一变??也不顾秦弄玉等人??急急的飞下??奇怪的看看念玉??然后向徐若琪抱拳道:“徐师叔??秦香和思涯呢??”

此时秦弄玉、李玦以及后面的江文广也正好飞到??同时落下??诧异的看着徐若琪

李玦则是大喜道:“徐师妹??你救出念玉了??”

“多谢师父关心??”念玉脸上一红??向众人抱拳道

吴剑见徐若琪沒有回答他的话??他大急之下不敢向徐若琪发火??而是对着念玉道:“念玉??思涯将秦香师姐掳到何处了??”

念玉眉头一皱??看看吴剑

“吴剑??不可无礼??”秦弄玉心中也急??不过年岁大了??涵养更深??“徐师妹??香儿呢??”

“香儿跟思涯走了??”徐若琪说着??咳嗽了几声

“啊??”吴剑大惊??身上突然光芒一闪??怒道:“思涯这个家伙??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说着便要腾空而起??”

江文广连忙拉住了他道:“吴剑莫急??听你徐师叔如何说??”

吴剑安静了一些??再次抱拳道:“徐师叔??请问思涯将秦师姐掳到了何处??他……他可难为了秦师姐??”

徐若琪咳嗽两声??尚未说话??念玉则冷冷道:“思涯并沒有将她怎样??只是秦师伯??你们将秦香师姐如何了??她居然不肯随我们回碧云山??而愿意随着思涯而去??”

“什么??”吴剑和秦弄玉都是大惊

吴剑则是更急道:“一定是思涯那厮对秦师姐做了什么??才让她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的??思涯这厮??我早该看出他不是个好东西??”

听了吴剑此言??李玦和念玉脸色都是一沉

江文广心道李玦是思涯的师父??而念玉自小和思涯一起长大??关系密切??吴剑当着此二人面如此咒骂思涯??这二人岂能高兴??而且看來事情不似大家想象的那样??秦首座必定还有事瞒着大家

江文广想着??劝吴剑道:“吴剑??不可妄下结论??此时还有玄机??”

“有什么玄机??”吴剑怒道:“思涯以秦师姐为质??掳她离山之后??又贪图她的美色??对她做了……”

“吴剑??不可胡言??”徐若琪突然道:“以我观之??思涯和秦香关系不错??二人并非是你们说的思涯掳走了秦香??我要带秦香回山时??她却十分的不情愿??秦香到底为何离山??又不愿回山??”

吴剑刚要张口??秦弄玉一瞪了他一眼??他才沒有骂出声

此时江文广抱下拳??简单的记述了比武之时的事情

念玉听到吴剑居然是吴天之子??心中才明白为何大家前几天叫他李剑??而现在叫他吴剑了??只是听到他背升双翅??明海方丈和晓峰谷主借着金舍利和钻石蛋之灵气??才将那控制住时??大大的吃了一惊??忍不住上下的打量着吴剑

事情讲完??江文广却转头看着秦弄玉

秦弄玉脸色一变??想了一下道:“江公子、李师弟、徐师妹??咱们这边讲话??”

那二人一愣??江文广心道他终于要说出实情了

吴剑似要跟上??念玉故意道:“又沒叫你去??”

吴剑一愣??停下來脚步

走出很远??秦弄玉才道:“那晚之事??徐师妹亲见??而你们二人未见??吴剑发狂之后??要对秦香欲行不轨??秦香脱身之后??便将此时告之了我??我一听吴剑的样貌??便知他是吴师弟之子??于是便让秦香不可张扬此事??心中却想着对策??我久思之下??只好出了下策??将秦香许配给吴剑??”

李玦听了??才明白为何那晚秦弄玉当着众人之面??说出要将秦香许配给吴剑之时??而说出了占先之事??“这是好事呀??师兄与吴师弟关系甚密??再结下秦晋之好??那便是亲上加亲了??”

秦弄玉却摇了摇头道:“我也觉这是好事??可是香儿……”他说着摇了摇头道:“香儿这孩子心气高??向來都是别人敬着她??而沒有人敢抝着她??我将此事更诉她后??她居然誓死不从??我大怒之下便让其母看着她??想來发几天的脾气之后就服软了??却沒想到思涯逃走之时??闯进了摇光堂??而掳走了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