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35 回来了一头猪

535回 来了一头猪

只是……关于母亲的传说??都是与吴天师叔在一起??可见二人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他们并肩作战??难免的日久生情

念玉想着??却沒有放松??身上五彩一闪??挥剑而上

此时酒店的老板本來已跑出了很远??见到酒楼被毁??哭喊着便要上前??江文广见状喝道:“这里危险??不要过來??”

可是那老板见自己辛苦经营若干年的酒楼被毁??痛心疾首??哪里还听得下去劝告??依然不顾劝告的向前冲來

徐若琪等三人又和得晨对上了一招??缺少了一人??叶长河和婷婷被震飞数丈??二人在空中牵手飞旋??才卸去了得晨大部分的冲击之力??而念玉则是身上五彩一闪??飞出去数十丈

江文广大急??情急之下叫道:“我乃鑫瑞钱庄少庄主??你用酒店我包赔??”

“鑫瑞钱庄??”那酒楼的老板听了一愣??随大喜??“您是江少庄主??”

“正是??”江文广答应一声??挥剑又冲上

“如此我的酒楼有救了??”酒楼老板大喜??转身向回跑去??可是一道剑气扫到了他??他刚跑了几步??便身首异处了

远处之人见状??纷纷发出一声的惊呼??转身四散奔逃了

然而一个房间之内??却有一人不时的探出头來??向空中看看??难道他是被吓的无力跑开了吗??非也??那人乃是偷偷跑來的思涯

思涯看着空中对战的几人??微微的点头??特别是无忧谷的二人??若只是那样法力的二人齐上??他们未必敢接下血剑的攻击??而二人法力融会贯通之后??居然增强了许多??敢于和血剑正面对抗

念玉的法力他早已知晓??正是此时有了五彩霞衣和金蛇剑在手??此时之强的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超出了思涯的想象??却仍未到思涯的水平??更不是得晨的对手

血剑太强了

空中的得晨??并无意伤他们??因为他此行的另有目的??并非是要惹怒江湖中的大门派??那样他的计划便难以实施了??此时他借着酒力个只是和四个年轻人玩玩??所以并未下死手

所以那四人虽然处于了下风??却沒有什么危险??而落花和断径早看出了得晨的意思??所以也不上去助战

“血剑??”思涯狠狠道??他终于明白为何外公说过??若要战胜吴天??必须要夺下血剑和魔彩珠了??仅是血剑??便如此的厉害??如此的张狂

思涯想着??心中又是一奇??刚才明明见到了吴剑的踪迹??此时为何却不出手相助??难道……他对自恨之入骨??虹光派之人都以为是自己掳走了秦香??而秦香更是吴剑的未婚妻

难道吴剑不露面??是为了等自己出现之时??再给自己致命的一击??于是思涯除了观战??更小心的打量着四方??找着吴剑的影子

而在不远之处??吴剑感受着外面强大的法力撞击之声??心中痒痒??恨不得马上出门??加入战团??而那战斗之人??是否有思涯呢

只是他所感觉到的??只是一股强大的血腥之气??与江文广、念玉、叶长河和婷婷四人战到了一起??其中并无别人

如此说來??那发出血腥之气之物??便应是师父他们说的血剑了??他自知江文广等四人的法力高低??能以一人之力对抗四人还占着上风??看來那人法力不凡??那血剑更是厉害

自己若能得到那把血剑??那么思涯便不是自己的对手了??只是……吴剑想着??看看窗外??月光如霜??自己体内已有一股莫名之力在躁动??若是出去??那便很可能成了那日的情况??他不敢再看窗外??连忙的盘膝坐下??轻诵着母亲教给自己的那段佛咒

镇子上的战斗还在继续??虽然月明??却不及那剑气碰撞之光芒

镇子上的人们被这恐怖的剑气吓到了??特别是众人并沒有中剑??却死了不少的人??看來那血红之光十分的邪气??于是众人带着细软??纷纷的向镇外逃來

秦香躲在那农夫的院子附近??看着镇子上空闪过的剑气??不由的担心起來??如此强烈的斗法??即便是父亲在也不过如此??甚至还不如??思涯是否参战??吴剑若是发现了思涯是否会下重手

她想着??有些着急??而此时镇子的方向突然传來了一阵的嘈杂之声??居然有十來人拉家带口的跑了过來

他们边跑边嚷嚷着??还伴着孩子的哭声??老人的咳嗽声

秦香一惊??连忙藏到了树后??可是感觉脚下一软??借着月光低头看去??却是踩上了牛粪??秦香一阵的恶心??恨不得把自己的脚剁下來

此时那些人已跑到了农夫的院子之外??用力的敲着院门:“三狗子??三狗子??快开门??”

那人敲了许久??却未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于是他们又敲??“三狗子??我是你二大爷??快开门來??我们在你这里住上一晚??”

屋内传出了动静??却是一个女子是声音:“二大爷??我男人睡着了??我一个女人家不方便出去开门??”然后便是穿衣之时

秦香的脸上又是一红??因为她听的清清楚楚??里面的夫妻二人刚才已连做了两场??那女子的叫声让秦香的身上燥热

门外的二大爷一听此言居然大怒??“三狗子一定是又喝多了??这小子??等我进去给他两耳光??”

二大爷正说着??突然镇子上空传出一声的巨响??老者脸色一变??于是不分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撞撞开了院门??一行人挤了进去

秦香听着众人的对话??再看看镇子方向上空的光芒??心中担心??若是思涯回不來了??自己不过几天??便会被爹爹派出來的人抓回去的??她想着??有些心急??便想过去看看

可是想到吴剑那狗一样的鼻子??秦香皱起了眉头

若要进入战斗之处??又不被吴剑发现??必须摭去身上的香味??若要摭住身上的香味……

秦香想着??朝那堆猪粪看去……

镇子中的战斗更加的激烈了起來

江文广等人不知得晨有所收敛??进而施展出了全部的法力

得晨让招、那四人拼尽全力??如此一出一入??得晨居然丝毫的不敢大意

空中的剑气??让方圆二十丈的建筑都被催毁??镇中人见状??更是不敢在镇中久留??生怕如那酒楼的掌柜一样??身首异处

观战的落花和断径都是眉头一皱??他们怕得晨有失??便要上前助战

“不必??”得晨大喝一声??手中血剑突然血光大盛??江文光等人脸色一变??原本以为得晨已到了极限??未曾想他一直有所保留

得晨一加力??那四人顿时处于了下风??念玉还好??她的五彩霞衣速度极快??可以从血气之间穿过??而叶长河和婷婷依仗双剑合璧之力??可能堪堪的应付

只有江文广一时间都难于近得晨之身??他一旦靠近??便会被那血气逼的胸口气血大乱

再过片刻??连叶长河和婷婷也有些承受不住了??最多只能攻击到了得晨身外两丈之处

于是念玉便成了攻击的主力??而她所吸引的血气也是最多

顿时间险象环生??若非是有五彩霞衣保护??她早已性命不保了

见此状??江文广眼珠急速的转着??想着脱身之策

而下面的思涯见念玉有难??心头大急??他恨不得马上出手??只是自己若是出手救下了念玉??那么便得罪了南疆之人??而且虹光派的吴剑尚在暗长虎视眈眈??到时自己腹背受敌??便麻烦了

这怎么办呢??空中的念玉支持不了多久了

思涯正急着??突然闻到了一股的臭味??他转头看去??却见一农妇赶着一头大肥猪向这边跑來

而且那农妇的赶猪的技术不佳??那肥猪跑的曲曲折折??而它一跑歪??便会重重的挨上农妇一鞭子??肥猪便会发出一声的惨叫??拼命的向前跑去

思涯脸色一变??如此农妇为了肥猪居然不要命了??看來是肥猪受了惊吓??而朝这边跑來??而农妇却不舍肥猪??所以追了过來??殊不知这里危险??别说赶回肥猪了??便是她自己的性命也可能丢掉

此地离战场还远??于是思涯压着声音叫道:“快回去??这里危险??”

可是那农妇正在专心的赶猪??反到是那猪“哼哼”了两声??似乎心中有说不出的委屈

思涯又提醒了一声??那农妇赶着猪依然朝这边跑來??思涯心道她再靠前便要危险了??想着手指之上亮光一闪??便要施展驭兽之术让那肥猪向回跑了

可是法术尚未施展??他便发现出了不对之处

那臭味十分的熟悉??而且臭味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特殊的气息

香味

这个词跳入到思涯脑海之中时??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一个满身是粪的肥猪??居然和香味扯到了一起??若是真的要扯的话??也是肉香

可是眼前的是一头活生生的猪??思涯再仔细看去时??发现自己刚才想象的错了??并非是那猪要向这边跑來??而是那农妇再把猪向这边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