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36 回被迫出手

536回 被迫出手

这里明明在打斗??连猪都知道??她來这里干什么

此时那农妇已经走近??她抬头也看到了思涯??然后叫道:“思涯??是我??我是秦香??”

思涯一愣??仔细看去??果然是秦香??于是指尖之上的光芒飞出??那头肥猪听话的站到了一旁??一动不动??只是口鼻之中不停的“哼哼”

“你怎么來了??”思涯拉着秦香??躲到一间空房间之内??借着月光??上下打量着秦香??她此时身上穿着件十分不合身的、满是补丁的粗布衣裳

秦香脸上一红道:“我……我怕你不回來找我??我便过來了??”

“那这头肥猪??”思涯奇道

“只有猪粪的味道能摭住我身上的香味??”秦香道

“这个我知道??可是你为何赶了一头猪來呢??”思涯又问道

秦香突然大怒??狠狠的瞪了一眼思涯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把猪粪抹到身上吗??”

思涯一愣??心道自己沒有这个意思呀??他却不知秦香为了能赶到这里來??开始的想法便是将猪粪抹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尚未实施??只是走到了猪粪的跟前??便是一阵的恶心

她正着急之时??却听到了旁边猪圈之内肥猪的哼哼声??看着满是是猪粪的肥猪??她突然心生一计??自己不用将猪粪抹到身上??因为前面这头肥猪却满身是猪粪??奇臭无比??于是她便赶着猪??向镇子之中赶來

刚才听到思涯问自己为何赶猪來时??她便沒有由头的大怒??而此时她冷静了下來??想想思涯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再看着思涯无辜的表情??秦香突然又笑了??让思涯更加诧异??这片刻之间由怒转笑??这个女孩为何如此的擅变

只听秦香笑道:“我看着猪窝里的肥猪满身是粪??臭气熏天??于是便赶着它过來了??半路之上还捡了件农妇的粗衣??于是套在了身上??你说我聪明吗??”

思涯无意识的点了点头??“聪明??”

此时空中传出了一声的大叫之声??原來是念玉躲闪的慢了??被血剑的剑气扫中??身上五彩一乱??飞向了别处

思涯见状大急??便要持木剑飞出

“不能去??”秦香拉住了他??“你若出去??咱们便都暴露了??”

“可是念玉她……”思涯着急的说着??突然发现两人原來是躲进一家当铺之内??只是此时当铺之内已空无一人??而当铺里面的典当的东西大部分还在

其中有一柄剑看起來不错??于是思涯大喜??飞出一掌击碎了当铺的铁护栏??摄出了剑

剑入手??有些轻??原來是个女子使用的宝剑??但是剑一出鞘??光芒四射??看來不是一般的钢剑??应当颇有些來历的

他又从旁边捡起一件袍子??穿在了身上??还蒙上了脸??然后对秦香道:“你躲在这里别动??我马上便回來??”

“你……”秦香知他是要去救念玉??心头不知为何一酸??但还是道:“你要小心??”

思涯一笑??俯身出了当铺

空中那四人已然被得晨逼得连连的后退??得晨则是一阵的大笑

“四个娃娃??看你们法力不弱??只是我若是伤了你们??吴天会不会出來帮你们报仇呢??”得晨笑道

思涯冷冷一笑??原來他还在找吴天

此时得晨挥出一道血气??而那四人内法未稳??只能勉强的施展出一击

思涯突然哑着嗓子叫道:“我來也??”

随着这声大喝??将那本宝剑祭起??空中闪过一道七色的彩虹??横挂于整个镇子之上

念玉等人一惊??但见是本派中人??也不及多想??于是同时出手

只是此时血剑光芒正盛??念玉、江文广、叶长河和婷婷四人被那血气一照??心头顿时气血翻滚??忍不住以内法自保??所以发出的剑气弱了许多

而思涯却猛冲而上??是不知血剑的厉害还是根本不怕那血剑

得晨也是一愣??这小子为何能穿过血气呢

“轰”的一声巨响??大意的得晨被震退两丈??而思涯则被震退数丈??只是他不等得晨喘过气來??又急冲而上

他知念玉与自己同在李玦门下修炼多年??彼此之间十分的熟悉??于是不用自己平时的路子??而是学习江文广以快剑攻上

而得晨心中疑团未解??这小子不怕血剑血气??想着便要再试??于是手中血剑血光大盛??与思涯战到了一起

叶长河等人还要攻上??江文广叫住了他们

“咱们受不得那血剑血气??上去也无用??若要脱身??还要另图他策??”江文广道

念玉看着思涯的身影??突然觉着有些面熟

此时江文广向下扫去??突然扫见了落花和断径??于是有了主意

“三位??下面那两个南疆之人此时沒有防备??咱们若能念下他们??或许可以让这个魔君住手??”

“好??”三人答应道

于是江文广做好安排??四人散开??向落花和断径围了过去

此时思涯已落入了下风??若非得晨不想伤人??他早已落败

“小子??你到底有什么法术??居然不怕血剑血气??”得晨问道

思涯冷冷一笑??并不回答??只是偷眼看去??念玉等人已散开??心道等他们走远之后??我便要想法脱身??只是得晨法力极高??自己脱身还真的很困难??若实在不行??便要明确自己的身份??以吴天的下落为筹码了

江文广、叶长河、婷婷三人分从两个方向突然出手

落花和断径正看得空中的大战入迷??突然受到了攻击??连忙的还手

只是断径被无忧谷的二人缠上??而江文广则被落花逼得连连的后退

落花一阵的狞笑??“我不惹你们??你们却想伤我??看我如何了结你??”说着祭出一只黑鸟??江文广硬接下??居然被震退了三四丈

只是江文广被击退是真??而退后的方向却是有讲究的

落花又出一击??江文广又退??脸上已有吃惊之色

落花大喜??便要再击??突然身后五彩一闪??落花脸色一变??心道自己中了江文广之计??以他的法力??不至于连连的后退??只是念玉借五彩霞衣之能來速极快??落花尚未來得及反应??后心一麻??已被念玉点住了穴道

“住手??”江文广突然对着空中大喝一声

思涯已然不堪??连忙的退后??而得晨向下一看落花被制住??脸色大变

“且莫伤她??有话好说??”得晨叫道

众人齐齐的住手??思涯见状也连忙的落下藏身??以免众人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大家注意力都在得晨身上??虽然心头也诧异他的來路??尚來不及去询问

“魔君??你速速交出思涯和秦香??我们便放了你族中之人??”江文广高声道

得晨生怕念玉伤了落花??于是道:“几位??我与虹光派并无恩怨??所以也不知你们说得思涯和秦香在何处??”

“你胡说??”念玉突然高声道:“我与母亲离开之时??那二人尚与你在一起??”

“念玉姑娘??你所言不假??只是他们随后便离开??我也不知去向??”得晨道

此时思涯看着得晨手中的血剑??瞳孔集到了一处??自己如何才能夺下血剑呢

他想着??便偷偷的朝得晨下方移去

江文广听了得晨之言??眉头一皱??因为看上去得晨不似在说谎??而且大战了这许久??也并未见到思涯和秦香出手

于是江文广冷冷一笑道:“既然魔君与我帮派并无恩怨??我们便放了这位姑娘??还请你速速的离开这个镇子??”

“好??”得晨答应的十分的干脆

江文广与念玉等人对视一眼??于是放开了落花

落花一离开念玉之身??突然在空中转身??一只黑鸟飞击而至

念玉早有准备??身上金光一闪??金蛇剑飞出??迎上了黑鸟

“轰”的一声??震开了落花

得晨刚才受到了危险??早已大怒??大喝一声挥血剑击到

四人连忙齐齐的出手??却被震飞出数十丈

这边落花趁机刚要出手??却觉着下面剑气闪动??六点十字剑星飞刺而上??落花大惊??匆忙之中连忙的躲闪

却见一人已快速的飞到??一柄剑已架到了她的颈上

“住手??”思涯用沙哑的嗓子叫道

得晨见落花再次被擒??心中大惊??若是落花有事??此处入中原要做之事便无法办到了

他想着??马上的停手

江文广等人连喘几口气??才缓过劲儿來

“魔君??你言而无信??”江文广怒道

得晨看看落花??再看看思涯??沉着脸道:“你放了她??我们马上离开??”

思涯冷冷的一笑??正要开腔??却在身前的落花却是一动??他连忙手上加劲儿??可是低头之时??却发现落花胸口的衣襟居然是打开了??胸口白生生人肉球似乎要跳出來??思涯看的“心惊肉跳”??连忙的稳住心神

此时江文广道:“我们已上当一次??怎会再上第二次??你若是真心??便马上的离开??我们自会放开她的??”

得晨盯着众人??显然已是心头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