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45 回乱点鸳鸯

545回 乱点鸳鸯

眼前的这位于堂主??原本是西山分舵夏中和首徒??当年大战之中受伤??便流落于民间??直到邪教被灭、白虎被驱??他伤势见好之时才重新出山

那时天龙帮之中所剩之人不多??而部分帮众听说了上官宇投靠邪教的丢人事情之后??便脱离了天龙帮??于是李宽便重用了于涛??此时他身居堂主之位??其实便是相当于副帮主??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

于涛听了江文广之言皱了皱眉??然后起身抱拳道:“既然如此??我便不打搅了??若是贵派有何消息??还请江公子速速通知于我??我们天龙帮会做配合??”

“好??”江文广等人也同时起身??将于涛送到了门口

此时吴剑忍了许久??终于张口问道:“于前辈??那少年手中所持的??真的是魔彩珠吗??”

于涛一笑道:“吴少侠??我帮之中只有帮主曾与贵派的吴大侠并肩作战??多次见过魔彩珠??他也是根据被击伤的弟子的描述??怀疑那瘸子所用的是魔彩珠??”

吴剑听了若有所思

于涛又道:“故而我帮帮主才将此事知会贵派??”于涛说完??抱拳走人了

而那几个年轻人回到了堂中

“相传那魔彩珠乃是我父亲所用宝物??”吴剑道:“此时却出现在一个少年手中??甚是奇怪??”

而念玉也点点头??忍不住问江文广??“江公子??本派的吴师叔到底去往了何处??你可知晓??”

江文广也摇摇头??“我也曾多次问过吴阵首之事??可是他只说那场大战之后??吴阵首便不知所踪??然而我却看出??他在其中必有隐瞒??似乎不便说与咱们听??”

念玉又转头面对吴剑道:“吴剑??你身为吴阵首之子??英子师叔未曾说过你父亲之事吗??”

吴剑也苦笑一声道:“母亲与长老所言一样??也并未对我多说??”

听吴天如此一说??念玉终于摇了摇头??连吴剑都不知其父亲的下落??如此说來在场的便无人可知了

江文广想了想道:“既然我父亲和吴剑的母亲所说的相同??看來他们已经统一了口径??吴阵首的身上??必定有一个极大的秘密??”

众人点头

此时叶长河和婷婷对视一眼??婷婷道:“我曾听我父母私下中说起过吴阵首之事??”

“哦??”众人一喜??想想上次大战之中??晓峰夫妇也是参与者之一??他们也定然知晓吴天的秘密??于是众人來了兴趣??侧耳倾听

“有次我经过父母房间之时??曾听他二老说起说吴阵首、黄衫??十八年不容易之事??只是他们听我走近了??便不再说下去??”婷婷道

众人本以为能听到吴天的故事??可是只听到如此一点??又纷纷的失望

江文广却是一喜??总结道:“如此也能说明一点??便是吴阵首还活着??而且正有重要之事??”

念玉又摇头道:“不对呀??若是吴阵首还在??他为何不出來与英子师叔相见呢??而且他还有个儿子??”念玉说着看看吴剑

吴剑也是一脸的失望

“或许吴阵首并不知英子前辈和吴剑之事??”叶长河分析道

“啊??”吴剑听了脸色一变??想起母亲虽然生下了自己??可见与父亲关系不一般??但其在碧云山上地位却不高??法力更弱

而此时叶长河又道:“据江湖传闻??吴阵首中意的女子名叫黄衫??而且……”他说着扫了念玉一眼

念玉看出他有话不好意思说出??于是道:“叶兄弟有话尽管说??”

叶长河稳了一下终于道:“而且传说吴阵首还有一位红颜知己??便是念玉的母亲??”

“啊??”念玉一惊??她久不在碧云山??这等事情还是头次听说

而江文广和吴剑久在碧云山之上??相关的传闻自然已听说了许多??所以听叶长河如此一说??吴剑身子又是一震

他说得沒错??自己母亲论美貌和法力都不出众??而徐师叔美貌天下第一??法力也是举世无双??吴天是何等人物??自己的母亲岂能配上他??虽然不知那位黄衫的前辈是何等角色??可是徐师叔这等极品的女子??才能配得上父亲那种英雄

母亲算什么??自己又算什么

他似乎明白为何母亲不愿将他的身世告诉他的原因了

看吴剑神色有变??江文广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于是道:“吴剑??个中原由尚未清楚??关于吴阵首之事??自会有掌门、首座们照应??他的故事或许不久便会大白于天下??”

“你如何知晓??”吴剑奇道

江文广微微一笑道:“方才婷婷说听到晓峰谷主夫妇曾说过什么十八年之事??屈指算來??现在距上次大战正好十八年了??而在这一年??邪教的思涯突然出现??南疆魔族也出现在了中原??还有那瘸腿的少年??再有便是中阵选拔赛??如此多的事情聚到了一块??决不是巧合??或许今年必有大事发生??”

众人一听??纷纷的点头

“据天龙帮的兄弟说??那瘸腿少年好色成性??在潇州城做了许多不轨之事??不论是妓女还是良家??被他糟蹋了不少??咱们当与天龙帮配合??除去此人??为民除害??”江文广道

“好??”众人一听除害??而且对方还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便來了兴趣

只是念玉却是低头沉思??沒有回答

婷婷见状上前道:“念玉妹妹??你怎么了??”

念玉尴尬一笑??摇头道:“沒什么??沒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只是潇州城户口百万??咱们却只有五人??而且若那少年手中所持真是魔彩珠??咱们还是要多加的小心的??”叶长河道

“区区魔彩珠有何了不起??”吴剑狂道

叶长河一愣??沒想到他如此的张狂

江文广连忙道:“据说那魔彩珠也是南疆之物??相当的厉害??中原之人??只有吴阵首可以驾驭??长河所说不错??那少年在暗处??咱们在明处??在潇州城找他??如大海捞针一般难??咱们需想个对策??把他引出來??”

众人都沉默了??一时谁也想不出办法來

就在众人沉思之时??堂后突然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她虽然年近四旬??却还有完美的身材??一颦一笑还有俏皮的样子

众人见她出一出??连忙的起身

江文广更是连忙上前搀住妇人的手臂道:“母亲??您怎么出來了??”

此贵妇正是江小贝之妻??原宏运钱庄的大小姐??金贝贝

金贝贝拍拍江文广的手??目光却在婷婷和念玉的身上打量几圈??最后落到了念玉的身上??一脸的欢喜

“我听说那天龙帮的客人走了??便已安排后厨备筵??”金贝贝说的走到了念玉的跟前??拉着念玉的手道:“果然漂亮??仿佛是让我见到了你娘当年的风采??”

念玉被说得脸上一红道:“江老夫人过奖了??念玉不敢当??只是人说当年老夫人才是美貌无双??让江长老一见倾心的??”念玉说着??拉住了金贝贝的手

金贝贝听念玉如此一说??虽然心知是客气话??可还是十分的高兴??于是喜道:“不愧是皮山国大将军之女??说话如此贴心??不似你娘当年说话都是冷冰冰的??除了对那吴天??”

一听吴天的名字??念玉的心头一沉??刚才众人已说母亲和吴天关系不一般??母亲是吴天的红颜知己之一??此时再听金贝贝如此一说??那便错不了了??只是母亲既然吴天关系如此亲密??却为何与父亲生了我

金贝贝此时十分的高兴??上下打量下念玉??再上下打量下儿子??似乎十分的般配??江文广立即看出了母亲所想??于是道:“娘??饭快好了吧??咱们去吧??”

金贝贝微微一笑??拉着江文广的手边走边悄声道:“这个姑娘未曾许配人家吧??”

江文广脸上一红道:“娘??您别乱想??辈分不同??”

金贝贝却是一笑道:“如此说來??你也喜欢这姑娘了??”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文广脸上更红了

“你这孩子??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此漂亮的姑娘??谁见了不喜欢呢??”金贝贝道

原本脸红的江小贝一听母亲此言??突然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口中重复着母亲刚才的话??“如此漂亮的姑娘??谁见了不喜欢呢??”

他不只是说着??还转头盯着念玉??念玉漂亮??众人皆知??只是漂亮的女子??反而不容易被人细看??因为与她们直面??是一件十分需要勇气之事??江文广一來是长辈??再來也沒有机会??三來更不好意思打量念玉??此时他直勾勾的盯着念玉??连连的点头??“果然是绝色美女??不会有男子不喜欢的??”

看他这样??念玉脸上一红??连忙的低头道:“江公子??你说什么呢??”

吴剑等人也是一愣??平时风度翩翩的江公子??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而让落落大方的念玉都害羞了

婷婷则想起了那日在小镇上之时??江文广曾叫念玉说过私房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