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46 回计策

546回 计策

当时二人进屋之后脸色的有异??她猜测是念玉拒绝了江文广??此时有了江老夫人做主??难道江文广还要再争取争取吗

知子莫若母??金贝贝已然看出了其然??而大笑道:“我儿??你想到了什么吗??”

江文广听母亲一说??此时才醒了过來??脸上一红??对着众人道:“那瘸腿少年好色??而念玉绝色无双??”

“啊??”叶长河大惊道:“江公子??你不是要以念玉为饵??引出那瘸腿少年吧??”

江小贝微微一笑??“正有此意??”

念玉也是一愣??惊讶的看看江文广??不知该说什么

叶长河想了一下道:“以念玉之美??不难引出那少年??可是如何才能让那少年知晓有个如此的美女呀??”

江文广想了想??微微一笑道:“这个最不是问題??只要念玉同意??我自有办法??”

众人目光都落到了念玉的身上??念玉想了一下??微微一笑道:“这有何不可??但听江公子安排??”

“如此甚好??”江文广高兴的拍了拍手

只是叶长河为人谨慎??于是提醒道:“江公子??此时难道不用禀报薛掌门和江长老吗??”

江文广想了想??“事不宜迟??我准备也需两天的时间??而飞鸽传书來回正好也是两天??我便双管齐下??相信掌门和父亲会答应的??”

叶长河还是一惊??如此大事??江文广便敢自己做决定??若是在无忧谷??此等事情必须由长老以上之人答应才可行事??怪不得虹光派发展速度超过了无忧谷??看來无忧谷的墨守成规便是阻碍之一

此时金贝贝笑道:“我儿??你此事有几成的把握??”

江文广想了想道:“念玉法力极高??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此一來??以我们五人之力必能治住那少年??此事我有八成的把握??”

“好??即有如此之高的把握??便要放开手脚??若是有了问題??你爹那边有我扛着??”

“多谢母亲??”江文广高兴道

“还跟娘客气??”金贝贝笑道:“快走吧??饭菜都要凉了??”

“你们先去??我要修书一封飞鸽传书回碧云山??然后再去吃饭??”江文广说的??向着母亲一抱拳??跑向了书房

金贝贝一笑??又拉起了念玉的手??一脸的怜爱

金贝贝拉着念玉走在前面??婷婷、叶长河走在后面??婷婷看着金贝贝看念玉的眼神??突然“噗哧”一笑

“你笑什么??”叶长河道

“我看江老夫人看上念玉妹妹了??想招她为儿媳??”婷婷道

“啊??那可不行??”叶长河道

婷婷怒道:“这干你什么事情??”

叶长河正色道:“他们辈分差出去许多??那样岂不乱了辈分??”

婷婷笑笑道:“虹光派??江长老??这等问題对于他來说都不叫问題了??除非……除非念玉心中已经有了他人??”

家宴已经开始??大家酒过了三巡??江文广才匆匆的走了进來

“我自罚三杯??”他说着连喝三杯??看來他是非常的高兴

“信可发了??”金贝贝笑道

“发了??我连发三封??相信掌门和爹爹定会收到的??”江文广道

“如此甚好??这样便能万无一失了??”金贝贝喜道??“文广??你怎么不敬念玉姑娘一杯呀??”

“啊??”文广一惊??念玉则连忙端起酒杯

“江公子是长辈??应由念玉敬酒才对??”念玉道

江文广连忙端酒??看一眼念玉??想起了母亲刚才之言??脸上不禁一红??一饮而尽

他们这边喝着??那跟三只信鸽已飞出了他家的大宅子

只是还沒飞出多远??地面之上突然光芒一闪??三只信鸽身子一震??同时飞了下去??落到了一人的手臂之上

“哇??又拦下了三只信鸽??”秦香喜道

“此处虽然安静??却是原來的潇州金府??便是江文广等人落脚之处了??”思涯冷笑道

“快看看??信上说得什么??”秦香说着??和思涯将三只信鸽腿上的信的取下??打开一看??居然相同

掌门、父亲在上??文广叩拜??两日之前??文广传书??可否收到??那少年猖狂??文广已想出引蛇出洞之计??以念玉为饵??引那少年入瓮??妥否??盼复

“那小子果然在潇州城??”思涯道

秦香也是大喜??想起自己在洗澡之时曾被那少年掳去??心头大愤??“思涯??你可是答应过我??一定要取这狗贼性命??”

“你放心??我一定办到??”思涯说着??心中却在想??好个江文广??居然让念玉做饵??你可知那少年的珠子之利害??我身负外公几十年的法力才堪堪受住??念玉虽然厉害??内法却不如我精深??那岂不是狼入虎口吗

思涯想着??旁边的念玉却有些神伤了

“你怎么了??”思涯问道

“我虽然逃出了碧云山??却是为了逃避吴剑??此时想來我父母定是非常的担心了??”原來是秦香想到了碧云山??有些思念起父母亲了

“既然如此??你便回山吧??”思涯嘴上如此说着??心中却盼着秦香不要答应??他自小便少与人交往??自己都与秦香赤身**的坦诚相见了??这样之人??相信世间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秦香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我不能回去??母亲自然万事依着我??可是我父亲乃是虹光派两堂首座??他一言九鼎??即便他知我不高兴??他还是会让我嫁给吴剑的??”

思涯一听此言??放心了不少??“那你当如何??”

“既然这信鸽是要飞往碧云山的??我住借它们之力??传信于我父母??让他们放心便是??”秦香道

“好??”思涯道:“只是那样他们便知你在潇州城了??”

“潇州极大??况且以咱们此时的装扮??即便走个面对面也未必能让出咱们來??”秦香突然笑道:“谁能想到自己被掳走的女儿??与强人穿着回门的衣服??穿梭于风云之城呢??”

潇州城内??最为繁华的有两处

一处是城南的三四层城墙之间??那里是近百家的妓院??各家妓院为了招揽客人??装修都可谓奢华??正如词中所言: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又道曰: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所谓天下的雅士??多汇于此??争风吃醋、挥金如土

另一处乃是城北的三四层城墙之间??那里有过百的赌场??可谓道:纵博千场万贯空??债台高筑不知愁

各地的富豪??多以在此豪赌而为荣??也曾有沉迷于其中者??落的身败名裂

然而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人们眼中只有那些一掷千金、万金之人??却不视路边因为输光了家产而自缢者

更有甚者??有人在原本三层城墙之外的护城水道的基础之上??略加的修改??便形成了一条南北贯通的水道

那些富家子弟一出赌场??便上了那一条条精美的画舫??径直向南城而去??一路之上少了车马的颠簸??还能在船上品尝到上好的美食??等酒足饭饱之时??已到了南城??便又是要开始声色之旅

虽然这两处每日人流过十万??可是却极少有打架械斗之事??因为这里是天龙帮的地盘

自李宽成为天龙帮帮主之后??其势力大为收缩??其它三大门派便让出潇州??由天龙帮來掌柜??也好成为他们的食邑

有了其他三大门派的支持??其他小门派便不敢与天龙帮争潇州这块肥地??所以天龙帮仅仅是依靠潇州一城??便养活了数千的弟子

只是这一日??天龙帮的堂主于海??带人进入了一家中等的妓院??劝说老板将丈家妓院卖出

老板当然不愿意??可是又不敢得罪天龙帮??若是得罪了天龙帮??自己就混不下去了??而且??买方所出的价钱??十分的诱人??即便他在这里干上十年??又不过如此

于是他欣然答应??妓院之内的用品留下??而姑娘们却一个不留

附近的几家妓院有些吃不准了??能在此处开妓院的??定是中原势力极大之人??才能说动天龙帮为其盘店??天龙帮虽然已入二流??可是实力只在虹光派、无忧谷、法相寺之下??一般人是根本请不动的

只是这个妓院连姑娘都被赶走了??那么将会來些什么人呢

新姑娘未到??却來了许多的工匠??潇州城内最好的工匠

于是只是过了一夜??旁边妓院的老板、姑娘们再出门之时??便以为走错了地方??忍不住的回去再看看??确认沒有错之后??才惊讶的打量着那家

那座楼此时已完全便了风格??由原本的大红大紫的艳丽之色??改成了清新淡雅的婉约之风??特别是与旁边的众家妓院对比??更显出此家不同之处

于是大家纷纷的打听??这家的后台老板是谁??这里是否还招姑娘??谁将是这里的头牌

沒人知道

只是与此同时??天龙帮向各家妓院传來了消息??若是发现有年纪十**岁的瘸腿少年??要马上向天龙帮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