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55 回神器

555回 神器

“这是你香粉的味道吗?”秦香疑‘惑’的看着小‘花’,有些怀疑了。

落‘花’早已想好了对策,于是委屈道:“小秦妹妹有所不知,我自幼便是鼻子失聪,闻不出味道。”

她如此一说,旁边的小二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敢于抹如此强悍的香味,原来是闻不到这味道。

秦香和思涯对视一眼,也相信了落‘花’的话。在比武招亲场入口之处之时,别人闻到秦香身上的香味都纷纷的躲开,只有她直扑了过来。若非是鼻子有问题,怎么会、怎么敢靠近那二人呢?

所幸刚才还多亏了她,否则被天龙帮之人盘问起来,若是一时的失口,便麻烦了。

此时秦香想起小二只给安排了一个房间之事,于是对小二道:“小二哥,给我们开两个房间吧。”

小二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于是又从柜台之内拿出个房牌,向思涯等人一鞠躬道:“三位请跟……”说到这里咳嗽了几声,又接着道:“……请跟我来。”

“三位?”思涯一愣,转脸向落‘花’看去。

落‘花’则是冲着他献媚的一笑,便要跟着上楼去。

秦香突然道:“你为何还跟着我们?”

落‘花’假装一愣道:“我没有跟的你们呀?冷翠楼就在前面,我回楼之时正好看到你们在这里,便想让西‘门’公子品评一下我新买的香粉。”

思涯和秦香一愣,因为附近真的有座青楼叫冷翠楼,只是在小‘花’头次说起之时,他们没有注意,此时才想了起来。

“刚才西‘门’公子已答应让我多陪他一晚的。”小红又委屈道。

秦香大怒,刚要再发火,小二却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陪着不太自然的笑脸道:“几位客官,我后面还有许多客人。”

思涯和秦香想想也是,耽搁了人家这么多的时间,更不好意思的是,自那半瓶“熏死你”撒出之后,店内的客人离开了不少,要进店的客人一闻到那异香,便都转身离开了。

小二不等三人答应,便提前向楼上走去。思涯和秦香连忙的跟上,落‘花’在后面冷冷一笑,突然上前捥住了思涯的手臂道:“西‘门’公子,我今晚当好好的服‘侍’你。”

思涯脸上一红,秦香则是醋意大发,突然问道:“小‘花’姐姐,我们公子可是没说过你欠他一铅银子。”

思涯也是一愣,心道极是,自己并未说过此事,只是给了她十两银子。

没想到落‘花’先是一犹豫,“难道不是欠西‘门’公子的吗?我这几天生意比较多,难道是记错了?”

秦香和思涯都是一咧嘴,心道欠人钱还有记错的,明明便是她故意的。

可是落‘花’突然又转成了笑脸道:“便是记错了也没有关系,西‘门’公子给的银子足够包我过夜了。”说着又贴了上来。

此时小二将三人带到楼上,他找着两处相邻的房间道:“便是这两间了,这间哪位姑娘住?”

秦香当仁不让,“我。”说着走了进去。

然后小二又指着另外一间道:“这间便是这位姑娘了。”

落‘花’微微一笑,也走了进去。

思涯见小二走身要走,连忙叫住他。

“客官还有何吩咐?”小二不高兴道,因为这三人已‘浪’费了他太多的时间了,他现在要下去将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通通空气。

“我住哪间?”思涯道。

小二却是一愣,上下打量下思涯道:“自然是您想与哪位姑娘好,便住哪间了。”小二说完真的转身走了。

思涯此时才明白小二的意思,原来是这样的。

思涯犹豫着,我该进哪个房间呢?

思涯想着,摇了摇头。这还用想吗?当然是要去秦香的房间了,那小‘花’毕竟是红尘‘女’子,自己与她在一起多有不便的。而与秦香……已相处了这么多日子,而且都已见过彼此的**了。

思涯想着朝秦香的房间走去。其实两个房间之内的‘女’子都在听着思涯的脚步之声,秦香听思涯朝自己的房间走来,心中大喜。只是又有些紧张,自己与他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该如何是好呀。

而另一间‘门’后的落‘花’听思涯朝秦香的房间走去,冷冷一笑。好个家伙,还真不把我看到眼里。我堂堂落‘花’,难道还比不过一个秦香‘诱’人吗?我倒要看看思涯是何货‘色’,是个伪君子还是有生理问题。

她想着把自己‘胸’口的衣襟一扯,‘露’出了大半个酥‘胸’,然而将‘门’一开,一把把思涯拉了进来。

思涯被落‘花’拉进房间之内,刚要说话,落‘花’却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中,踮起脚尖,把自己柔软的嘴‘唇’贴到了思涯的嘴上。

思涯的身子一震,只觉着一种从未感觉到的美妙从嘴‘唇’传递到了全身,身负外公白眉几十年内法的他,居然有些身体酥软。

落‘花’这还不算,她抓着思涯的手,放到了自己丰满柔软的‘胸’上。

触到那对超大的馒头,思涯的手一颤,想起了那日瀑布之下、还有躺在地上被点中了‘穴’道赤身**的秦香。

思涯有了反应,他有些主动了起来,而落‘花’心中则是冷冷的一笑,男人都不过如此,都是这个德兴,看我再挑逗挑逗他。

落‘花’此时已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被一根铁棍顶住,从感觉上来,那根铁棍的长度和硬度都让她十分的惊讶。

她的心头一‘荡’,若是过会儿被这东西“欺负”了,那该是什么样的感觉呀?落‘花’想着,再加上‘胸’部被思涯不停的‘揉’捏着,她的喘息之声也大了起来。她的手伸到了思涯的裆里,‘摸’到了那根铁棍,轻惊了一声。

果然是一件神器。她在南疆也见过不少男人,可是都没有如此的利器,况且这尺寸和硬度听到没有听说过。她的心头又是一‘荡’,而思涯则已是**难耐。他把落‘花’一下子按到了‘床’上,那小小的木‘床’被压的发出痛苦的**之声。

思涯三下两下除去了落‘花’的衣服,然后又脱去自己的衣服。落‘花’偷眼看去,一阵的紧张。那东西就要来了,那件神器。

思涯搬开了落‘花’的‘腿’,便要攻入,突然隔壁的秦香突然道:“那魔彩珠会在何处呢?念‘玉’会有事情吗?”

思涯听到秦香之言,冲到一半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那件利器也慢慢的缩了回去。是呀,自己还有大仇未报,还有许多事情未做呢。

刚才的**,一下子被浇灭了。

然而下面的落‘花’却不死心,她的**已被勾起。他见思涯不动,便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伸嘴便要向思涯的嘴亲去。

思涯把头一闪,伸手一点,占中了落‘花’的‘穴’道。

思涯这一下只用了少许的内法,他还是把眼前的小‘花’是一个普通的青楼‘女’子,否则又怎会对自己做出如此之事,居然伸手‘摸’到了自己的要害之处。

所以那一点并未封住落‘花’的‘穴’道,可是她却假装不能动弹,吃惊的看着思涯。

思涯把她的膀臂从自己的脖子之上拿开,目光在落‘花’的‘胸’脯之上停留了一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离开了。

然后便听到了隔壁房间‘门’开的声音。

“秦香,咱们离开这里吧。”思涯的声音之中带着自责。

“你不必管我,还是回去快活吧。”秦香低声道。

“我有大事未了,怎能沉‘迷’于那种事情。况且……”思涯说到这里,看看秦香。

秦香似乎猜到了他后面的话,有了许多的期许。

“况且……,况且若是与小红做了那事情,总觉着对不起你。”

秦香听到此言,身子一震,心头却是有些欢喜。原来他们还没有做成那件事情,还没有。

“还有对不起念‘玉’。”思涯又道。

秦香听到了念‘玉’的名字,心里又是一沉。但是微微的不高兴之后,她还是劝慰着自己。他刚才说的时候,自己还是排到了前面,而在前些日子,他总是先说起念‘玉’。

想到这里秦香舒了一口气,“那隔壁的小‘花’怎么办?”

“我轻点了她的‘穴’道,几个时辰就可以自动解开。”思涯道。

秦香点了点头,在房间之内放下一锭银子,开窗飞走了。

听到隔壁二人的谈话,落‘花’咬紧了嘴‘唇’,刚才都到了那般境地了,思涯居然停了下来。他是为了秦香,还有念‘玉’。何时才有一个男子,能为了自己做出如此之事呢?

落‘花’想着叹了一口气,可是体内已是火烧火了的。于是一只手轻‘揉’着自己的**,另一只手伸向了腹下。

突然窗户一动,一人已站到了赤身**的落‘花’的身前。落‘花’微微一惊,马上认出了来人是谁。

魔君。

原来是落‘花’头日听到了秦香的计策,便有了如此的打扮。而且他这几日所见妓‘女’之态,她学的十分的相象,再加上思涯和秦香并未与真正的红尘‘女’子打过‘交’到,所以便没有发觉身边之人,居然是南疆的落‘花’。

此时落‘花’感觉到了魔君到来,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反而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得晨看着落‘花’扭动的身体,眼中也要喷出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