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56 回来信

556回 来信

他扑到了落花的身上??激烈的运动了起來??落花发出一阵阵的呻吟之声??而得晨边动着便问道:“你好自在??居然和秦香抢起思涯了??”

呻吟之中的落花断断续续道:“禀魔君??属下只是想从思涯口中套出吴天的下落??才想了如此下策??还请魔君责罚??”

得晨似乎很喜欢用自己强烈的冲顶??让落花的话断续起來??落花说完??得晨并沒有回答??而是沉浸到了那美妙之中

得晨的尺寸和硬度都不及思涯??便能让自己飘飘欲仙??若是换作思涯呢??落花想着??呻吟之声又大了起來??仿佛是思涯正压在自己的身上

不久之后??得晨和落花刚刚结束了旖旎之事??此时正赤身**的躺在**

“魔君??你们昨日可追到了那个少年??”落花拨弄着得晨的护心毛问道

“那小子御空之术十分的高明??我居然沒有追上??”得晨喝了一口茶道

“我看那小子法力不算高强??可是手中的珠子却是十分的厉害??”落花道

得晨听到那珠子??脸色凝重了起來??“若要找到吴天??不只是你要从思涯口中套出消息??或许那个瘸腿少年也是一个线索??”

“为何??”落花奇道

“那手中的珠子??颇像吴天的至宝魔彩珠??”得晨道

“啊??吴天的宝物??怎么会到了他的手上??”落花惊道

“你认为会是什么情况??”得晨的手轻抚过落花光滑的腰臀道

“难道他是吴他的传人或者后人??”落花道

“呵呵??”得晨干笑了两声??沒有说什么

落花并沒有再问下去??她十分了解得晨的脾气??虽然对自己器重??却是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而且所会的那莫族的法术??乃是天下独一份??连得晨对自己的宠幸??其实也是为了拉拢人心??而非是看重了自己的美色

自己擅自行动??魔君定然不悦??其原因非是行动本身??而是自己只身接近思涯??若是自己出事??魔君十几年來的计划便要泡汤了

于是她此时如小猫一样爬在得晨的身边??任由他摆布??只是她心头依然对思涯和秦香十分的愤恨??很希望能是自己从思涯口中套出吴天的下落??所以她仍想第二日去接近思涯

落花那样想着??口中却说着相反的话??“魔君??那思涯那边我便不去了??”

得晨想了一想道:“明后两天你依然去思涯那边??他与咱们非敌非友??况且有他外公的关系??而且都要找吴天??从此事之上说來??咱们与他都是同一边之人??你即便被他发觉了身份??也未必有事??”

“是??”落花心中一喜??此时魔君既然答应??自己便是按他的吩咐行事??相信自己不会拼不过那个身上喷着廉价胭脂的秦香

“接近思涯??你一定十分的高兴吧??”得晨又把落花压到了身下问道

落花一惊??脸上却带着媚笑道:“为魔君办事??落花万死不辞??”

得晨“嘿嘿”一笑道:“为何说起思涯??你的心跳如此之快??”

落花心中一惊??脸上却是一红道:“那时想起刚才魔君的威武??不知魔君还有兴趣再威武一番吗??”

金府之内??江文广有些闷闷不乐

叶长河看他情绪不高??于是劝道:“江公子??你不必如此??既然老夫人让你顺水推舟、将计就计的参加比武??那自然也有她的道理??”

江文广看看叶长河??心道你岂知我母亲的心思??她是想让我假戏真做??真的夺魁之后??再找机会说招念玉为妻之事??可是此时自己怎么能对叶长河说出口呢??念玉虽然不错??可是自己此时尚无成亲之念??而是自己与她辈分相差甚多??这十分的不和规矩

叶长河又是笑笑??“你若是不参加比武招亲??此事怎会有如此大的动静??而且你在场上??正好可防止变故??”

“其实有吴剑在暗中保护??我大可以与你扮成天龙帮弟子的??”江文广道??此时江文广突然想起一事??兴奋的对着叶长河道:“既然在场上可以保护念玉和婷婷??我看你大可以无忧谷弟子的身份参赛??那样影响力岂不更大??”

叶长河脸上的笑容一僵??连忙的摆手道:“不妥不妥??如此大事??若沒有谷主和长老的许可??岂能乱为??况且我若真的去了??婷婷师姐定不会轻饶了我的??”

江文广一笑??正要再劝??突然管家走了进來报道:“公子??天龙帮李帮主到了??”

江文广和叶长河对视一眼??心道刚刚与李宽分开沒多久??他为何又赶了过來??想着江文广高声道:“快请??”便要出门亲自却接??沒想到李宽居然大步的走了进來

看李宽大步流星??而且不顾礼数??显然是有要紧的事情

于是二人抱拳??“李帮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江公子??薛掌门的飞鸽传书到我天龙帮了??”李宽说着??递上一封短信

江文广和叶长河同时看到??只见信上寥寥数字:“南疆魔族入中原??恐有所图??吴天、黄衫大期将至??邪教余孽思涯入中原??恐生变故??请李帮主多加小心??”

江文广与叶长河面面相觑??从此信上看來??薛不才并不知潇州城之事??难道是自己的飞鸽传书??他们都沒有收到吗??这便奇怪了

“江公子??碧云山并未接到你的传书??”李宽收回信道

“我鑫瑞钱庄的飞鸽都是上品??极少有失误的情况??更别说是连续的四只皆沒有送到了??”江文广道

“如此说來??便是有人拦截了你的飞鸽??而且一只也沒有漏掉??”李宽道

江文广大惊??心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拦下四只飞鸽呢??而且每只鸽子飞行的路线都未必相同??若有都拦截下??那人只能在两个地方??一是目的地碧云山下??二便是发信之处潇州城了

“拦截飞鸽之人??必然是有所图??所以才阻断了公子和碧云山的联系??好减少公子的后援??”李宽道

江文广想了想??拍下手道:“如此说來??那些飞鸽定是还沒有飞出潇州城??便被拦截了??”

“公子想到了什么吗??”李宽问道

“以为猜测??拦截之人可能有三方??”江文广道

“三方??这么多??”李宽惊道

江文广点点头??“一來可能是南疆魔君??他一直想打听吴阵首之事??而且他此时也在潇州城内??”

叶长河一听此言??摇了摇头道:“他们虽然在潇州城内??却是一直很高调??而且他们已和江长老、徐前辈等人交过了手??所以他们行踪沒有隐藏的必要??而且看样子他们也不想隐藏??”

江文广再次的点头??显然同意叶长河的分析??他接着道:“二來??便可能是掳走了秦香的思涯??他是白眉后人??此时必定有所图谋??只是他虽然法力高强??可是毕竟人少力单??若是掌门等人來到??他还是应付不了的??”

“那第三方呢??”李宽问道

“第三??或许可能是那传说中的瘸腿公子??那人來历不明??而且身负着异宝??若按您的分析??极有可能是魔彩珠??”江文广道

李宽道:“我也只是听下属的描述而定??天下奇珠甚多??也有看错的可能??”

“若是那瘸腿少年的话??他的目的何在呢??”叶长河道

江文广摇了摇头??“这便难以知晓了??只是这三方的出现??似乎都与一人有了关联??魔君要找吴阵首??而邪教又是被吴阵首所灭??还有那瘸腿少年若所拿的若真是魔彩珠??便与吴阵首必有关联??所以说??若是知道我派的吴阵首到底在何处、在做什么??一切便会有了分晓了??”

江文广说完??目光炯炯的看着李宽??李宽也是上次凝碧涯之战的幸存者之一??吴天的下落??他也定然知晓

李宽自然听出了江文广的用意??于是一笑道:“既然薛掌门、叶谷主都未向你们说起过吴兄弟之事??此时我也不便多说??我只能说刚才信中所言??便是吴兄弟此时正在紧要之时??最好不要有人打搅他才对??”

“李帮主说的是那句:吴阵首和另一位黄前辈大期将至吗??”

“正是??”李宽说着叹了口气??想想吴天此时已坚守了十八年了

江文中和叶长河都听说过吴天的一些故事??知道黄衫是吴天的妻子??只是他们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无人向他们说过??此时李宽不想说??他们也不便勉强

正在三人商量之时??突然外面传來脚步之声??原來是管家又带进一人

李宽之徒杨坤

杨坤急匆匆的走进??向着众人抱下拳

“杨坤??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宽问道

“师父??刚刚收到了虹光派的第二封传书??”杨坤道

“拿來我看??”李宽说着??从杨坤手中接过了短信??看过之后脸色大变??然后递给了江文广

江文广接信??与叶长河同时看去??上面寥寥数字:吴天处有变??魔彩珠丢失

“啊??”江文广和叶长河同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