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57 回鼻子

557回 鼻子

“李帮主??这两封信虽然前后脚到达??都印有本判的火印??却非由两人所书??头一封乃是我派薛掌门的手书??而这一封却是我爹的亲笔??”

此时杨坤插嘴道:“正是??头一封來自于碧云山方向??而第二封却是來自于海州方向??”

“海州??”李宽听之大惊??海州方向??那便是凝碧涯的方向??难道江小贝到了凝碧涯上??只是吴天会有什么变故呢??以吴天的法力??谁能从他手中抢去魔彩珠呢

“李帮主??我爹这是什么意思呢??”江文广问道

李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相信江长老定会另有书信给公子的??个中原委??你还是听他亲说吧??”李宽说着??向他们一抱拳??“既然薛掌门和江长老都同时來信??我便也当回帮准备一下??以防有变??”

李宽说着便告辞了

江文广和叶长河品着刚才两封信的意思??这其中的关键??便是吴天了??这吴天不论是大英雄还是大恶人??掌门他们为何对他之事三缄其口、遮遮掩掩呢??而吴天与黄衫的“大限将至”??又是什么意思呢

江文广想着??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怎么了??”叶长河被吓了一跳

“那拦信之人既然能拦下我发出的四只飞鸽??那么也能拦下飞入之信鸽??”江文广说着??叫來了管家??让他亲去信鸽房问询是否有信鸽飞入

片刻之后管家回來禀报??并无信鸽飞回

江文广大急??心道父亲的的传书??定是被别人拦下了

“江公子不必担心??江长老未必知你到了潇州??所以他未必向这里发信??”叶长河劝道

江文广摇了摇头道:“父亲若是不知我在何处??便会向潇州和临江传信??而那两处便会将休息发往中原各分号??那时我论我在何处??都能收到消息了??”

江文广又沉了一下道:“只是不知父亲有何事要交代于我??”

“那……比武招亲之事是否继续呢??”叶长河感觉事情较多??于是问道

江文广想了想道:“既然事情已设计好了??咱们便继续下去??只是在对方知道我派的动向之前??还是要加快进度的??不要等到第三天了??明天咱们便上场??引出那瘸腿少年和南疆之人??”

“啊??咱们??”叶长河愣道

金府之外??两只信鸽呆呆的站在墙外??连旁边过人都不动一动??而它腿上的之信早已被人取走??转过了几个街角??一家小客栈之内??小二从一个客房中出來??马上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心中暗骂??这是那个楼姑娘??居然用这么冲的胭脂??那位公子爷居然还受的了她??难道她有什么**的异能??让人神魂颠倒??小二意**着??走远了

听着小二的脚步声越了??思涯才从怀中取出了两个纸条??那是他在傍晚时分拦下了要飞入金府的两只信鸽

秦香见思涯拿出了信??于是抢过了一封念道:“江公子??秦香与思涯可能在潇州城内??秦香应暂时无碍??你可告知吴剑??令尊远行??不日便有消息带回??你当仔细应对??看好吴剑??”

“呀??”秦香叫了一声道:“掌门果然厉害??通过上次的信鸽便可猜出咱们在潇州??只是后面一句看好吴剑是什么意思??”秦香说着??抢过了第二封信

“呀??这是江长老的笔体??”秦香念道:“文广??魔彩珠流落中原??持用着为一少年??腿脚有些不利??你千万当心??另切莫不可让吴剑在有月之夜与魔族之人交手??切记??”

“啊??”秦香又是惊叫一声??“吴剑怎么了??为何掌门和长老都提及了他??还要江公子小心他??”

思涯也摇了摇头??他却欣喜的很??魔彩珠流落到了中原??如此说來那少年手中之物极可能是魔彩珠??从他手中夺下??比起从吴天手中夺下应当容易的多

此时秦香见他沒有听自己说话??于是大怒??“你想什么呢??”

思涯愣了一下??如实道:“我在想??若是那瘸腿少年和魔族之人斗成了两败俱伤??我便可以渔翁得利了??”

“哼??”秦香气道:“你想的美??还有吴剑和江公子他们呢??谁是渔翁得利还不可知??”

思涯一愣??也觉有理??只是想到刚才自己的想法??也觉着有理??很明显??不论是薛不才还是江小贝??提醒江文广小心吴剑更胜于防备自己??那吴剑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呢??难道便是那夜在月光之下的突然异变吗

吴剑??魔族??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

“思涯??我看这第二封信咱们不可截下??”秦香道:“咱们还是原封的让那信鸽送去吧??”

“为何??”思涯问道

其实秦香是担心同门不知魔彩珠之事??若是无备而去??便要吃亏了??她不愿与吴剑成亲??却也不想因此而害了同门??于是她回答道:“你整日的说要保护念玉??她若是不知那少年手中的是魔彩珠??便要吃大亏了??”

思涯一愣??心道有理??于是高兴道:“多谢多谢??看來你真有可能是碧云山上的第二聪明之人??”

看着思涯高兴??秦香却有些失落??他一听说对念玉有利之事??便如此的高兴??都要承认我随口瞎说之事了??看來念玉在他的心中地位颇高??想着??心头微酸

沒过多久??这封信便到了江文广的手中??此时正是晚饭之时??念玉、吴剑等人都已在场??江文广看了看信上之事沒有要保密之事??于是让众人传看??他特别是要让吴剑看看??否则这家伙容易冲动??法力又高??到时恐怕谁也控制不住他

众人看后都是一脸的凝重??看來那瘸腿少年來头不小??只是他弄偷走魔彩珠??他与吴天又是什么关系呢

信到了吴剑的手上??他看完之后皱起了眉头

“吴剑??我父之言虽然我也不太明白是何意思??但你一定要谨记不可与魔族之人相见??特别是在有月之夜??”江文广道

吴剑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只是他正要将信交回??突然发现了什么??他将信放到鼻子底下??闻了几闻??脸色大变

“怎么了??信上有毒吗??”众人齐惊

“香味??”吴剑道

众人微微的失望??他们看信之时??早已闻到了上面的香味

吴剑见众人的表情??知道他们想的什么??于是道:“上面有秦香身上的香味??”

“啊??”众人齐惊??特别是念玉和婷婷??她们惊恐的看着吴剑??想不到他的鼻子如此之灵

婷婷接过信也闻了几闻??然后摇了摇头道:“我只闻到了廉价的胭脂味??闻不出秦香的味道??”

念玉闻过之后也摇了摇头

原來这信是由秦香缠到了信鸽的腿上??只是她操作之时??不小心把小半盒的“熏死你”撒到了信纸之上??故而众人接到信之时??都几乎被“熏死”

“吴剑??我看你被这香味熏着了吧??上面哪里有秦香的香味呀??她的香味淡雅而提神??这香味闻了只是让人头晕??”婷婷笑道

吴剑见众人闻不出來??只是摇了摇头??突然他想起一事??于是对江文广道:“江公子??晚间闻听贵府之上有犬吠之声??可否以贵府之犬??來辨别下味道??或许还能找出秦香的下落??”

“这……”江文广想了想??心道反正已被那香味熏得吃不下饭??如此也好??于是叫管家把看家的大狼狗牵來

片刻之后??管家牵來了狼狗

那狗极凶??见到了吴剑等陌生之人??居然呲起了牙??管家不敢让它靠人太近??于是从吴剑手中接过了信??放到了狼狗的鼻子之前

那狼狗伸鼻子用力一吸??突然发出一声的哀鸣??倒了下去

众人大惊??这香味之冲??居然将鼻子灵敏的狼狗都给熏昏厥了??实在太强大了??只是他们若是知晓了这香味之源乃是叫做“熏死你”的胭脂??不知会做何感想

管家一阵的心疼??连忙的交回信纸??与一个下人把那狼狗抱了下去

“吴剑??看來此计不行呀??”婷婷笑道

吴剑也摇了摇头??还是忍不住的闻了几闻??那浓重的香味之下??果然有那股熟悉的味道??他自小便一直闻着的味道??秦香身上独有的味道

此时管家摇着头走了回來??一边走??一边叹气

“怎么了??”江文广问道

“禀公子??那条狼狗鼻子被熏坏了??他居然把白菜当作了肉吃??此时香香的吃着??”管家遗憾道

念玉和婷婷却忍不的笑了起來??“这是条好狗狗??”

吴剑又叹了口气??看來此法是不行了??管家对那条狼狗十分的器重??此事又因自己而起??于是吴剑对着管家抱拳道:“都怪我鲁莽??只想借犬之嗅觉??找出这香味之來源??沒想到……”

管家连忙的还礼??只是他看了看吴剑手中的缠信的纸道:“这香味我想不出是何來源??只是这包信之纸我却认得??乃是产自我们潇州??”

“啊??”吴剑闻听大喜过望??“这是潇州的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