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59 回魔君驾到

559回 魔君驾到

杨坤也沒想到叶长河居然如此轻易的接下了自己的一掌??正发愣间??叶长河低声道:“杨师兄??咱们此时虽然在撑场面??但都代表着各自的门派??不可太过于放松了??”

“好??”杨坤一听十分的有理??于是道:“那便得罪了??”他说着??突然身上金光闪动??最后汇集于右掌之上??然后一声的大喝??一掌击出

四条金龙咆哮而出??场中的众嫖客和姑娘们一下子安静了下來??此时才见到了真功夫呀

叶长河微微的点头??叫声好??背后长剑急飞而出??发出一道的剑光

“轰”的一声??杨坤居然被震退数步??而叶长河也退后了一步

叶长河大惊??都说天龙帮的降龙掌以内法见长??如此一见果然如此??自己刚才有些大意了??于是抖擞精神??与杨坤战到了一处

二人开始之时??虽然尽了全力??却只是相互的试探??并未真正的有对战的意思??可是几招之后??发觉对方之强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特别是杨坤对叶长河的感觉??于是杨坤便放开了手脚??全力的攻上

叶长河法力高出杨坤一截??若要取胜??不是问題??可是他也想多见识见识那降龙掌的厉害??于是与杨坤常缠斗到了一起

中原太平十八年??平日里极少能见到如此级别的对战??于是场中之人都看傻了眼??醒过來之时??才不停的叫好??那些赌徒、嫖客们??连身边的姑娘都顾不上了??直直的看着场中

思涯与叶长河对战过??知其能力??已知杨坤不是他的对手??于是便不看场中??而是向观众之中扫视

只是这千余观众之中??大约一半是男子??而那五百多男子??居然有五十多人与自己的打扮一样??是那瘸腿公子的样子

思涯的目光从那些人脸上一一的扫过??却感觉他们都非是那个少年??而且场中除了李宽等人法力高强之外??尚未觉出还有别人法力高强

难道南疆之人未到??那瘸腿少年也不在

他想着??找着??假扮成小花的落花??自然看出思涯再找什么??于是心头冷笑??你在找我们??却不知我已在你的身边

场上对战已过了六十回合??杨坤无论是如何进攻都无法靠近到叶长河身前一丈之处??心知自己不是对手??于是跳出圈外??向叶长河抱拳认输

“叶兄弟??佩服佩服??”杨坤道

叶长河也连忙抱拳道:“承让??”

杨坤擦擦额头的汗水??走出了比武场??向着李宽抱拳道:“师父??弟子露丑了??”

沒想到李宽微微一笑道:“你很好??师父当年之时??也不过如此??后承蒙虹光派吴兄弟指点??才有了长进??”

众人一惊??沒想到李宽的降龙掌??居然还受过吴天的指点

叶长河向众人再次的行礼??抱拳道:“在下无忧谷叶长河??向众位大侠讨教??”然而他连问数声??再无人敢上场

这还不算??场下之人还议论纷纷:“沒想到无忧谷弟子和虹光派弟子都是好色之徒??为了一个红尘女子??居然参加比武招亲??”

叶长河闻听此言??脸色一变??他开始不愿下场??便是因为这个原因??若是谷主和父亲责怪下來??自己吃不了要兜着走

于是叶长河不停的向江文广看來??心道他何时能上场??把自己替下去??沒想到江文广居然不向他这边看來??而是不时的与李宽聊着天

叶长河那个急呀??于是再四下的看看??不小心看到了台上婷婷怒气未消的脸??还有她翻的白眼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沒人上场向叶长河挑战??叶长河大窘??台上的婷婷不时的向他投來愤怒的目光??而江文广却始终不上场

叶长河突然有了种上当的感觉??若是南疆之人和那瘸腿少年不出现??江文广不上台??那岂是自己夺魁??如此一來??还不会被婷婷掐死呀

一个时辰了

江文广终于站了起來??正准备上场??叶长河心头大喜??心道他让我在场上晾了这许久??我要让他吃些苦头才行的??沒想到江文广起身??却转向了厕所的方向

叶长河大怒??他一定是在一个多时辰之内??水喝多了

想着突然想起一句话來:无奸不商??而他们开钱庄的??更是赚着商人的钱??也就是说他们比奸商还要奸

片刻之后??江文广如厕回來??伸伸胳膊、蹬蹬腿??似乎是要上场的样子

然而??他看看太阳尚高??又坐了下來

叶长河实在气的不行了??心道你不上场??我便主动下场去??想着便要迈步向下走去??突然门外传來了一声的大笑??血气一闪??众人只觉心头压抑??接着空中落下两人

空中二人刚刚落地??在场之人便感觉到胸口之中气血翻滚

而有法术之人??则连忙的施法抵御

江文广、念玉、李宽等人脸色一变??心道來了??南疆魔族來了

果不其然??得晨和断径自空中落下??而得晨手中的血气闪动??那柄血剑发出张狂的血气

围观之人连连的后退??甚至有那些终日沉迷于酒色场所的嫖客赌徒们??早已掏空了身体??被这血气一荡??顿时处于半昏迷之中??若非是天龙帮帮众将他们拖走??他们便很死在当场

那些妓院的姑娘们则纷纷的大叫??四散而逃??其中有不少人在回去之后的两三天时间之内??发狂而死

李宽脸色一变??连忙吩咐杨坤带着天龙帮之中几个法力较强之人??让那些观看之人后退

片刻之后??那些不懂法力之人已被赶了出去??而剩下的天龙帮众人??也都后退出十余丈、甚至更多??方才感觉好了许多

幸好得晨也收去了血剑之上的血气??大家才能在场中待住了

李宽此时上前抱拳道:“魔君??天龙帮李宽有礼了??”

“原來是李帮主??”得晨微微的颔首

李宽看看得晨身后之人??于是笑道:“听闻贵族的断径族长看上了紫瑄姑娘??也有意参加比武招亲??可有此事??”

得晨笑道:“确有此时??今日便是來了??”

“如此说來??还请魔君这边落座??请断径族长与无忧谷叶少侠比试??”李宽道

“好??”得晨答应一声??收起了血剑??与李宽到了彩台之旁??坐了下來

江文广也连忙上前与得晨打过了招呼??同时落坐

“在下无忧谷叶长河??”叶长河藏剑抱拳道

“老夫乃南疆断径??”断径也道

“请??”叶长河心知此人法了极高??自己需得小心??于是后退几步??掐动剑诀??长剑之上光芒闪动

断径微微一笑??上次交手??他已知眼前的少年法力不弱??即便自己也不能大意??于是取出枯木枝??上面红光一闪??二人战到一处

若论法力??断径高出叶长河

只是叶长河此时全力施为??一柄宝剑被他舞动的光彩四溢??剑气习习??断径虽强??可是一时间也无法速胜

场上的剑气和法气纵横??四周又有不少人受不了这种压迫??逃出了比武场

思涯、秦香、小花也跟着众人后退??只是思涯和秦香四下的打量??却依然未见那瘸腿少年的影子??只是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得晨手旁的血剑之上

要如何才能将那柄血剑夺到手上呢??若是硬拼??自己不是持血剑的得晨的对手??除非场中大乱??自己才有机会得手??而且还有那魔彩珠

自己承诺要杀那少年为秦香报仇??可是他不出现??该如何是好呢

此时秦香却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她与思涯是有法力之人??即便如此自己受到那血气的逼迫??刚才还是感觉呼吸困难??其他普通人就更别说了??有不少人已退了出去??此时剩下的都是些略懂法术的身强力壮之人

然而另一侧的小花在刚才血光照耀之下??居然毫不在乎??这便有些奇怪了

秦香再想起她是自动“投怀送抱”的找上了思涯和自己??难道她另有目的

此时江文广看着场中的叶长河虽然厉害??却不是断径的对手??想那断径身为南疆多诃族树下族族长??修炼多年??虽然自多诃族一统南疆之后变虽懒散了起來??可其几十年的修为仍是非同小可

虽然叶长河是中原后起之秀??可是其实战实在太少??特别是生死相搏之战??或许直到这些日子??他才遇到几个真正的对手

于是他落入了下风

江文广心中大急??而旁边的得晨看着他的表情??“呵呵”一笑道:“江公子??咱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呀??”

江文广冷冷一笑道:“阁下贵为南疆魔君??却入我中原之地??不知可是有所图谋??”

得晨好像是知道他会如此问的??于是笑笑道:“我记得我曾说过??我是來找吴天的??”

“哼??我派吴阵首闭关修炼多年??此时已飞升九天了??”江文广道

“呵??我刚入中原之时??原本也是如此认为的??只是这些日子我似乎想明白了吴天为何消失??”得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