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60 回意外的胜利

560回 意外的胜利

李宽闻听此言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平静道:“不知魔君找吴兄弟所为何事??”

得晨微微点头道:“其实十数年前??我曾与吴天大战??当时吴天尚未成神功??我只是与他战成了平手??难分胜负??”

江文广和李宽听闻此言??再看着得晨的表情??似乎非是在说谎??于是心头齐惊??相传当年吴天深入南疆??几次的浴血奋战??那时他的法力已是非常的强大??而得晨居然能和他战成平手??可见其法力也是超强

特别是江文广??他未见过吴天的法力??可是他知徐若琪的法力??前几日徐若琪也只能和得晨战成平手??那手持血剑的得晨??定然非常的厉害

得晨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从前??他想了片刻又突然的醒來道:“虽然吴天破坏了我的大计??我却是借他之手消灭了魔尊??才使中原和南疆免遭屠戮??而让我能够独掌南疆??从这一点上來说??我还是要感谢他的??况且他原本便是我魔族之人??我此次找他??乃是为了魔族的将來??有事要与他商议的??”

江文广再次的大惊??吴天居然是魔族之人??怪不得他的儿子能够背生双翅

此时场中一声的大喝??断径祭起手中的枯木枝??一道红光击向了叶长河

叶长河大惊??身上光芒闪烁??剑气飞涨??一道剑光迎了上去

台上的婷婷大惊??此时自己在台上假扮小婷??无法与他双剑合璧??否则便可与那断径一战??胜负还未可知呢

“轰”的一声巨响??光芒在在众人头顶散开??荡起的气流将附近几人吹起??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那些嫖客、赌徒原本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见此状立刻又有许多人跑开??此时场中只剩下了为数不多之人??男女都算上??不过是几十人

思涯打量着这些人??心道那瘸腿公子会在他们之中吗??魔君厉害??还有江文广等人对自己敌视??而那瘸腿少年却是孤身一人??若是先从他手中抢下魔彩珠??那应当比抢血剑容易一些

若是他待会出现了??我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他才是??只是那样自己便暴露了身份??若是自己脱身并不难??那样秦香便无法追随自己了??不过此时场中有不少虹光派之人??她定然不会有事的

思涯想着??不知为何??心中居然有些不舍

突然秦香捅了捅他??思涯一愣??转头问道:“何事??”

秦香看看那边的小花??示意思涯低下头來

思涯低头??秦香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那个小花不是好人??”

小花见到了二人的窃窃私语??于是笑道:“这位姐姐说我坏话了吗??”

思涯只当是秦香和小花争风吃醋??于是便沒有理睬秦香

此时场中二人再交手一次??所施展的法力更超过了上一次

断径被震退两步??而叶长河则是退了七八步??脸上惨白

秦香大急??连忙道:“场中如此法力??小花都沒有反应??她岂是寻常之人??”

思涯听了一愣??便看小花??沒想到小花突然脸色煞白??她咬牙道:“若不是为了陪着公子??我早已坚持不住了??只要有公子的臂膀在??我便那挺住??”

思涯想想自己刚才一直在场中打量??根本沒有注意到小花的表现??或许她真的早是这样了??于是对秦香说:“你不可妄猜??”

秦香大急??便要发火

场上的二人再次对上了一下

“轰”的一声??叶长河被震退了十几步??身子摇了几摇??差点站立不住

江文广见势不好??连忙起身道:“叶少侠??断径族长厉害??我來会会他如何??”说着走到了场内

叶长河微微的喘了几口气??脸色好了一些??他看了江文广一眼??心道你总算上场了??不过江公子内法不及自己??他上场也是白搭??于是以眼光示意江文广小心??然后收起了长剑道:“多谢断径族长手下留情??”

断径笑着抱抱拳??可是也心中微惊??他的手此时还在微微的颤抖??刚才的连续三次交手??他所承受之力也不少

他看看上來的江文广??此时身上光芒一闪??一道剑气闪过??一柄古剑飞出

空中顿时光彩一片

断径脸色一变??单看这柄古剑??便可知江文广的法力也是不弱??况且自己刚长与叶长河大战??他明明落了下风??却不认输??原來是想耗损自己的内法??让后來者占了便宜

“在下鑫瑞钱庄江文广??断径族长请了??”江文广道

断径点点头??手中的枯木枝红光闪动

江文广再点先剑锋??突然身形一闪??剑气雨点般的击向了断径

快剑

江文广的剑法??多是由储志宏传授??而储志宏的手一快剑??在碧云山上无其右者??江文广天资聪明??深得其真传

此时的快剑造诣??未必在储志宏之下

所以断径此时居然被逼得连连的后退??若非是内法深厚??可能就败了

只是几十回合之后??断径已习惯了他的节奏??于是断径的反攻便开始了

所幸江文广的法力也不太弱??于是放弃快剑??而是稳扎稳打

只是虽然断径刚经过大战??但其法力毕竟极高??而且他想起那日与这几个年轻人大战??似乎还有两个姑娘的法力也极强??特别是那个徐若琪的后人??此时她们还沒有出现??自己还是要速战速决的

断径想着??手上加劲儿??片刻之间江文广便处于了下风??他原本便不想取胜??而且此时的大战只是为了引出那瘸腿少年??只是那瘸腿少年未出现??却引來了这麻烦的南疆之人

这一分神??江文广的形势更是岌岌可危??败北只是时间的问題了

台上的婷婷看着台下的叶长河并无大碍??才放下了心??但二人的目光相交被得晨看到了眼中??他再仔细的打量下台上的二女??心头一笑

原來是这两个女子??只是他们设这擂台原本便是一出戏??自己此來却为了打探那持魔彩珠的少年??并非是來争胜负的

得晨想着??突然起身道:“断径族长??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场上所剩之人原本不多??此时场中又不时的有剑气飞出??大家都有些受不了了??因此又有不少人离开??而闻听得晨此言??大家都停下了脚步

断径听到魔君之言??连忙的停手??回头诧异的看着得晨??“魔君??您让我停手吗??”

得晨笑笑道:“这本是年轻人的游戏??你老大年纪了??硬要抢人家的媳妇??有些老不要脸了??”

断径脸上一红??可是魔君如此说??他是断然不敢反驳的??于是点点头??对江文广道:“既然魔君有令??我便认输了??”

他此言一出??场外突然传出了一阵的欢呼之声??那些人都是押了江文广胜出的??此时见断径走出场來??而场上似乎再无人是江文广的对手??于是齐声的欢呼

只是他们庆祝的太早了??就在断径尚未走出比武场地之时??突然入影一闪??江文广已率先踏了出來??众人的欢呼之声戛然而止??因为按照规矩??谁先踏出场地??谁便输了

此时江文广先踏了出來??显然便是他输了??那些欢呼的人们??笑容还留在脸上??可是眼神却变的悲催了起來

“他……他怎能这样??那天仙般的紫瑄姑娘??难道不是他想得到的吗??”一位压了巨资的赌徒??说完上面的几句话??突然狂喷出一口是鲜血??倒地而亡

是呀??不论那人多强??如此的大喜又大悲之下??心脏难免会受不了的

“江公子??你……”李宽也惊道

而台上的两位姑娘见此状??则是各自的心情不一

江文广尴尬的一笑道:“我原本不是断径族长的对手??早该输了??”其实他心中在想??若是自己胜了??那瘸腿少年再不來??母亲便有话说了??虽然念玉已说过她已有了心上之人李明昊??如此之下??自己更不能淌这浑水了

断径和得晨脸上也的一惊??他们不知江文广心中所想

“魔君??这……”断径看看得晨??再看看彩台之上的美女??有些不舍

得晨心头微怒??心道你居然沒有看出这原本是设的一个局??咱们入局却是破坏了人家的好事??于是气道:“你若想比下去??便去吧??”说完转身坐了下來

断径大喜??重新回到了场中??四下的看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而太阳业也西沉??只等落山之后??自己便可抱美人归了

这台上的小姐美貌??那个丫环也不错??有朝一日??将她带入床帏

于是断径的目光不停的朝台上看去??让念玉和婷婷心生厌恶之色

思涯见此状??心道不好

看來今日断径取胜之面极大??场中人已无人是他的对手??除非的吴剑出手

可是比赛至今??却一直沒有见过吴剑的影子??他究竟躲到了何处呢

此时秦香发觉另一侧的小花的眼神不对??便要再提醒思涯

可是思涯却推开了他们二人道:“你们且离开这里??我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