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67 回谋划

567回 谋划

“吴伤??”念玉重复了一句??点点头??果然是吴天之子??只是这个老五和空中的那个脾气居然有天壤之别??那个脾气暴躁??当着李宽和江文广两个长辈的面都敢发火??而他们的大哥??那个长着肉翅的少年居然也不喝斥??只是说着自己的话

此时空中的几人也落下??听到了吴伤的介绍??于是那肉翅少年抱拳道:“李……李帮主、江……江公子??我乃吴……吴邪??这位是我……我的四弟吴……吴寒??”他说着??指指那发出寒气的少年

那少年“哼”了一声??气哼哼的向李宽等人抱下拳

吴邪不并理会吴寒的无礼??又重新介绍过了吴伤??然后道:“你……你们拿住的兄弟??叫……叫吴言??是我的二……二弟??”

众人点点头??向他们自我介绍着

此时不远之处飞來一群人??为首一人正是天龙帮的堂主于海

“帮主??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于海问道??原來于海在天龙帮留守??方才听到这边的巨大的打斗之声??才连忙的带人赶來??只是到了这里??才发现原來搭建的比武招亲的场地??此时已被完全的破坏了

李宽点点头道:“无事??你速与帮中的兄弟查看四周之人??若有伤亡着马上救治??”

“是??”于海说着??带人下去了

“魔……魔……”吴邪想问魔彩珠的下落

江文广听他说了两个魔字??于是接口道:“魔彩珠被思涯带走了??”

“什么??”吴寒突然道:“魔彩珠尚有大用??你们怎能不夺回??就知道你们沒用??连那个家伙也对付不了??”

地上的念玉听之大怒??“你们也不是被人骗了吗??”

吴寒有些恼羞成怒??身上寒气一闪??便要发火

念玉当然也不客气??身上五彩一闪??羽翼张开??腾空而起

“别……别吵了??”吴邪道

地上的吴伤见到了五彩霞衣??急飞而起??拦住了吴寒道:“四哥莫急??这是五彩霞衣??”

“那便怎样??我的天钉也是世间的至宝??若是以御寒之术而论??世上未必有人是我的对手??”吴寒横道

“不是那个??这五彩霞衣应是徐师伯之物??她或许是徐师伯的后人??”吴伤道

经吴伤的提醒??吴邪和吴寒都是一愣??吴寒也收起了法气??三兄弟不停的打量着念玉??口中忍不住自语道:“徐师叔的后人吗??听父亲说徐师叔美若天仙??只有冰中的衫姨能与之相比……”

念玉听他们夸奖母亲??特别还是出自于吴天之口??心中的气稍消??于是哼了一声??也收起了羽翼和身是的金光

“徐……徐师叔??是……是你……”

念玉听着吴邪的结巴有些着急??于是不等他说完??便抢先回答道:“你们所说的徐师叔??乃是我的母亲??”

吴邪和吴伤闻听此言??连连的点头??“果然如此??有你如此漂亮??你的母亲定然也是如此的??”吴伤道

念玉脸上微红道:“我的相貌??不及母亲的十一??”

“啊??”吴伤大惊??他不知念玉只是客气之言

吴寒听了众人的话??才仔细的打量起了念玉??他的心性极高??自以为除了五弟和父亲??天下便无人是他的对手了??于是自下山之后便很少正眼看别人??此时与两位兄弟仔细的打量了下念玉??才发现她果然美若天仙??此时居然有些看得痴了??脸上不屑的表情不知不觉的也收了起來??况且刚才念玉张开羽翼、身上发出金光之时所展现出的内法??并不在他之下

吴伤一推吴寒??然后连忙抱拳道:“原來是徐师伯的后人??怪不得法力不凡??父亲常常在我们面前提起徐师伯??”

“哦??”念玉连忙的还礼??“让三位师兄见笑了??”然而她却心中奇怪??母亲与吴师叔到底是什么关系??还被常常的提起??而且这三个法力高强的少年一听母亲之名居然都老实了起來??甚至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家伙也是如此??看來母亲虹光派法力第一的名号??并非是掌门和诸位首座们谦让??连被传为天人的吴师叔都对她如此敬佩??她的法力定然实至名归

想的这些??念玉的心情好了起來??脸上居然露出了笑

她这一笑??吴氏三兄弟居然有些看呆了??他们久在凝碧涯之上??极少见到美丽的女子??特别是刚一下山??便见到了如此极品的美女

江文广心道如此骄横的吴寒??一听到了徐若琪的名字??便老实了起來??看來吴天对徐若琪的评价极高??又见吴氏三兄弟如此的表现??于是干咳一声道:“既然大家都不是外人??便好好商议一下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吴邪点头??“就……就该如此??”

江文广一笑??继续道:“那思涯乃是來自于西域??是邪教白眉后人??他此來中原??便是为了报仇??”

“找谁报仇??”吴寒眉毛一挑道:“以他区区法力??刚才只是仗着血剑和魔彩珠逞强??若是沒有了异宝??他绝不是我对手??”

念玉一听他如此的狂言??眉头一皱??江文广却只是笑笑道:“吴寒少侠法力深厚??想來是这样??”

吴寒一听有人夸自己??于是脸上一喜

只是江文广脸色一沉道:“思涯也不能小视??他身兼三家之长??特别的传自于白眉的玄法??十分的强悍??以后诸位遇到还是要小心的??”

吴寒一听江文广换了语气??有些不耐烦道:“你只说魔彩珠如何找回便可??”

江文广看看他??心道这个家伙必定是从小骄横惯了??他的兄长和弟弟则早已习惯了他的作派??于是继续道:“那有了魔彩珠和血剑之后??必定后找他念玉的母亲和你们的父亲报仇??所以我们马上回碧云山加强戒备??你们也要吴阵首多加小心??”

“好……好??只能如此了??”吴邪道

“可是二哥怎么办??”吴寒又道

念玉听到他们说起吴言??于是脸上露出了怒色??“你的二哥做了许多的坏事??自然是要抓回他问罪的??”

“哼??我父亲为了天下百姓牺牲如此之大??二哥喜欢上几个女孩??便又如何??”吴寒道

李宽等人听吴寒如此狂言??都是脸色一变

李宽干咳了一声道:“吴寒贤侄??话不可如此说??你们需将此事禀报给你们父亲吴天??他自会定夺的??”

吴寒知其是天龙帮的帮主??于是便不再说什么??算是给了李宽个面子

此时江文广却道:“现下的问題是魔君带走吴剑做什么??还有秦香又去了哪里??”

此时旁边的叶长河咳嗽了两声??醒了过來

江文广连忙的上前??扶住他

叶长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看众人??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见旁边的婷婷还一动不动??于是大惊道:“师姐??师姐??我师姐她怎么了??”

“你放心??吴伤少侠已帮你们解了毒??只是你的法力深厚??所以才先醒了过來??婷婷还要再睡上一会儿??”江文广道

叶长河此时才放下了心??四下看看又问道:“那个瘸腿少年呢??”

“我们回來之时??便只有你和婷婷躺在这里??”江文广道

叶长河想了想??然后道:“是我们中了那瘸腿少年之计……”

听到叶长河连续的说二哥是瘸腿少年??吴寒怒道:“什么瘸腿少年??他是我二哥吴言??”

叶长河一愣??“你二哥??那个小**贼吗??”

“什么**贼??”吴寒大怒??身上法气一闪

“四哥不要着急??这位师兄说得不错??二哥是有些好色的??”吴伤道

叶长河沒有理吴寒于是继续道:“他故意受伤??在我和婷婷为他治伤之时??他却暗中使毒??让我们二人都中毒昏迷??”

众人面面相觑??居然是如此

“那你可知秦香去往何处吗??”念玉问道

叶长河想了想道:“我晕倒之前??见到秦香站在地上发愣??后來便不知道了??”

“不好??”念玉突然道:“定是那好色之徒劫了秦香??”

“啊??”叶长河大惊??心道幸亏众人回來的早??否则昏迷之中的婷婷说不定也会被那小**贼侮辱

江文广迅速的想了想??于是对吴邪道:“我看只能如此了??”

“江……公子??有……有何妙策??请……请讲??”吴邪道

“三位迅速将发生之事禀报吴阵首??看看他有何见解??特别是魔君带走吴剑之事??我们则留在此地??并请天龙帮帮忙寻找吴言和魔君的下落??吴言此时沒有了魔彩珠??还受了伤??不难对付??魔君也失去了血剑??比原來也弱了许多??想來也可以对付??另外断径便由我们审问??看看魔君此來中原到底是为了何事??”江文广道

吴邪想了想??“只……只能如此了??告辞??”

江文广等人也向他们抱拳

此时吴寒突然道:“你们见到了我二哥不可太过于用强??若是伤了他??我定人找你们算帐??连我父亲都让他三分??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

吴寒说完??身上寒气一闪??飞上了空中

吴伤也抱下拳??跟了上去

看着三人飞远??江文广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知道吴阵首在何处了??”

李宽一惊??念玉忍不住问道:“在何处??”

“凝碧涯??”江文广道:“此三人虽然法力高强??却是性情醇厚??即便是吴寒那般的坏脾气??却也是有一说一??不似他们的兄弟吴言??奸诈无比??所以他们飞走之时??并未避讳??而是径直向目的地的方向飞去??”

“那个方向??难道是凝碧涯吗??”叶长河惊道

此时李宽突然叹了一口气??“江公子猜的不错??吴兄弟就在凝碧涯之上??而且一直都在??已经十八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