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68 回心烦之事

568回 心烦之事

这一场大战??整个潇洲场都看到了??那巨大的撞击之力??还有不时闪过天空的光芒

地面都有些颤抖??那些來这里图乐之人??此时才知道原來和平如此容易被打碎??老人说过的十八年前的大战??难道又要再现

于是人们各自有了各自的想法??一部分人更加变本加厉的行乐??而另一部分人则安稳了起來??与妻儿家老吃上一顿好饭??尽享天伦

李宽一边安排人安稳潇州场的百姓??另一方面江文广也回到了金府??将发生之事禀报母亲

金贝贝一听此言??却是笑了

“虽然魔族入中原??但有吴天的几个儿子在??还有吴天??那咱们便不用着急??匆匆已过了近二十年??那些孩子们都长大了??”

听母亲说着??江文广和念玉也一阵的感慨

“此事非是我们妇人家所能把握的??你速与李宽帮主去商议??另外快速的将此事禀报薛帮主和你父亲??”

“是??”江小贝答应一声??请母亲帮忙照看叶长河和婷婷??他与念玉直奔天龙帮

一路之上??江文广皱眉思考着发生之事??面色沉重??而念玉见他如此??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敬佩??虽然江文广是富甲天下的鑫瑞钱庄的少庄主??而且相貌不凡还法力高强??可是他却沒有什么纨绔子弟的不良习气??相反的??他做事为人十分的大气??比起他父亲來更像是一庄之主

自己追随他这几天??开始之时并看不上他??可是他为人处事却颇有大家风范??渐渐的让念玉、吴剑等人都十分的佩服??愿意听从他的安排

念玉想的??忍不住的向江文广看去??江文广则是思考着发生之事??一脸的苦相??自己头次与派中之人应付事情??便处处受制??秦香失踪、吴剑被带走??这回山之后如何向掌门和父亲交待呀

他想着??感觉到了旁边念玉的目光??于是转头看去??念玉连忙的转回头來??不再看他

天龙帮内??李宽已将相关之事安排下去??此时正准备出门??见江文广迎面走來??面上大喜

“李帮主??”江文广抱拳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李宽摇了摇头道:“江公子??那断径……不见了??”

江文广一愣??心道吴邪说已点了他的穴道??为了快速的赶回才把他放到了原地

此时李宽又道:“我派人前去之时??断径已不在原地??他们四下的寻找??也未发现他的踪迹??”

“啊??”江文广和念玉都是一惊??心道断径失踪??他会是去了哪里呢

李宽看出了二人的想法??于是道:“以老夫观之??必定是魔君调虎离山之后??又返回去救走了断径??”

江文广想想??也觉着十分的有理

于是李宽招呼二人落坐

“李帮主??魔尊之事咱们无法知晓??只是他们带走的吴剑也是我派中之人??且吴剑又是吴阵首之子??所以此事吴阵首定会有决断??思涯要报仇??我们自可守株待兔??只是那秦香和吴言之事便麻烦了??”江文广道

李宽点点头道:“此事你还是尽快的禀报给薛掌门和江长老??我天龙帮势微??只能保护潇州周围的安全??”

“好??多谢李帮主??”江文广说着??起身告辞

念玉与他向金府飞回的路上??江文广对念玉道:“你有五彩霞衣飞行速度快??我看你还是速回碧云山将所发生之事??特别是秦香之事如实的禀报??另外还请令堂多多的防范??以防思涯的突然偷袭??”

念玉点点头??于是道:“我这便飞回??江公子保重??”

“好??你也要小心??”江文广道

念玉脸上一红??然后又道:“还请江公子代问江老夫人好??我便不去告辞了??”

江文广点点头??自然知道她其中之意

五彩一闪??念玉飞走了??江文广看着念玉飞远的背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母亲的眼光不错??她的确是个好姑娘??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法力高强??还识大体??只是她已有了心上人??自己与她又有辈分之别??所以只能祝她幸福了

此时他无暇顾及这些??家中还有叶长河和婷婷在??自己要回去赶紧的修书一封??向无忧谷说明发生之事??毕竟无忧谷主的爱女和未來的女婿为了虹光派之事而中了毒??此事还是要说清楚的??还有便是请无忧谷帮忙打探秦香、吴言之事

一羽信鸽飞出了金府??又飞出了潇州城

又向东南飞行了半天??在飞过一个小山头之时??突然山头之上光芒一闪??那信鸽身子一颤??然后直飞了下去

信鸽落到了一人的手臂之上??那人正是思涯

他打开信鸽腿上的信??看过之后??脸色大变

“吴言??那个瘸子居然叫吴言??”思涯自语道??“他若是带走了秦香??那秦香必定会是凶多吉少了??”

思涯想着心头大急??他将那信重新绑好??然后放信鸽飞走

他刚刚得到血剑和魔彩珠??虽然法宝已全??但是他知吴天和徐若琪都是法力超强之人??特别是吴天

所以自己必须能将这两件宝贝的灵气发挥到极致??才有取胜、报仇成功的可能??而这便需要御动之法??于是他离开潇州城之后??便躲在这个小山头之上勤加修炼??力求在有了突破之后??再去报仇??可是事情的进展??沒有他想象的顺利??虽然有了血剑和魔彩珠??他所施展出來的内法??已挺升了许多??可是这却并沒有发挥出血剑和魔彩珠的威力

刚才他正在休息??便听到了空中有振翅之声??抬头看去是一羽信鸽??便施法将其摄下

此时思涯已无心情修炼血剑和魔彩珠??只是想着秦香的事情??虽然四大门派人多势众??可是那吴言十分的狡猾??他带着秦香说不定躲到了什么秘密的地方??我当马上却找到他们??若是晚了……

思涯不敢再想下去了

空中玄光一闪??思涯飞到了空中??只是漫无目的

吴剑幽幽的醒來

他本想揉揉痛得要裂开的头??可是却发觉自己的双手不停使唤??原來自己被被人捆住??当然这还不算??身上的几处要穴也被奇怪的手法封住

他此时已是丝毫的动弹不得

而旁边不远之处??居然有法气散出??他转头看去之时??居然是有一男一女正赤身**的缠在一起??身上发出光芒

吴剑脸上大红??只是他依稀看出??那男子是魔君得晨??而女子居然是落花

而落花的身上??居然还有血渍

吴剑并不知自己被那吴邪等四兄弟与佛咒褪去了魔气之后、昏迷之时??思涯为救秦香??将落花击伤??在此时便想转过头去??可是随着身上的感知慢慢的恢复??他才发现??原來自己也几乎是赤身**的躺着

对了??大战之中??自己被月光照射后入魔??他入魔之时??身上的法气狂散??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击碎??后來得晨偷偷带他出來之时??也并未给他穿上衣服

他刚想施法冲开击穴道??却听到了得晨问道:“你的伤好些了吗??”

思涯心道这二做这种事情??难道是在疗伤??于是不再施法??而是闭上了眼睛??假装沒有醒來

只听落花呻吟了一声??“多谢魔君为我施法疗伤??再过两三日??我便可以痊愈了??”

得晨却皱眉道:“还要两三日吗??”

落花听出了得晨口中的不悦之色??她心知得晨要做什么??于是道:“落花被血剑击中??血气侵体??血气已侵入了内腑??若不及时调制??恐怕会落下伤病??”

得晨沒有说话??而是从落花的身上下來??穿上了衣服

落花也起身穿上衣服

“你何时可以施法??”得晨问道:“思涯身上有白眉的法力??而且兼备虹光派和西夜国的法术??咱们虽然封了他的穴道??可是却无法长久的制住他??所以九转之术??还是要尽快的??”

“是??”落花低声的答应了一声??心中却是极大的失望??原來得晨只是担心自己能否施法??而非是关心自己身体恢复的如何了??若是自己重伤无法恢复??或许此时已死在他的枯木枝下了

落花想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然而这声叹息却被得晨听到??他脸色一变??又迅速的恢复??他也感觉出自己刚才话语之中??有些太过于表露心计??于是连忙缓和了口气??上前抚摸着落花的秀发道:“落花??咱们刚刚擒下吴剑??虹光派和吴天两方都会寻找我们??此时失去了血剑??又不在树宫??咱们的法力不能完全的发挥??若是疾速的返回南疆??势必被他们发现??所以要迅速的在此完成那九转之法??才好回南疆谋大事??”

落花点点头??抬头看着得晨笑笑??只是未等得晨还以微笑??她便又低下了头

地上的吴剑心中一惊??得晨口中的九转之术是何法术??自己又怎会落到了他的手中??难道那九转之术还与自己有关

“落花??你也知那九转之术……”得晨还想再劝导下落花??可是落花却不想与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