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2 回坏法

572回 坏法

得晨见是只蜥蜴,此时才放下了心。?然后继续对落‘花’道:“你也休息了一会儿,便再试试如何?”

落‘花’幽怨的看着得晨,没有马上回答。

得晨终于大怒,他抓住落‘花’的下巴摇晃道:“你是我魔族之人。此时已关系到我魔族以后数百年的兴衰,你便今日便是一死,也一定要成功。”得晨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颗闪闪发光的东西,塞到了落‘花’的口中。

落‘花’先是一愣,随即她的脸上身上发出了光芒。即便是远在十几丈外的思涯都感觉到了。

那喂入落‘花’口中之物,必是提升内法的极品之物。

得晨后退几步,看着匆忙调息的落‘花’道:“这便是树宫之籽,百年只产三粒。第一粒被九陌服下,第二粒我已吞服,剩下最后一粒今日便给了你。”

看来那树宫之籽的威力极大,此时落‘花’的身上居然冒出了白烟,显然是体内极热。落‘花’没有功夫感谢得晨,而是连忙的调息施法,将那树宫之籽的灵气吸收。

得晨叹了一口气道:“这树宫之籽虽强,却只能让你暂时的提高内法,剩下的灵气你是否能吸收,便看你的造化了。只需完成今日之事,你的任务便可完成,以后可以不听我的号令。”

闻听此言,落‘花’的身子一震。然后又马上的凝神调息。

大约两盏茶的功夫,落‘花’身上的光芒消失,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借着折‘射’而入的光芒,思涯看出落‘花’此时脸‘色’红润,显然内法比刚才强了不少。只是她身上发出的气息却是极不稳定,时强时弱。

得晨见状大喜,于是问道:“你感觉可好?”

“多谢魔君,我比刚才好了许多。”落‘花’冷冷道。

得晨似乎没有听出落‘花’口中的冷峻之气,而是惊喜道:“你便在‘药’力失去之前,速速的施法吧。”

落‘花’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于是得晨站到了吴剑的对面,吴剑虽然不能言语,可是脸上却是古怪的表情。他狠狠的瞪着得晨,不知要他要做什么。

得晨一笑,突然伸指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一下。

思涯大惊,这分明是得晨自己封住了自己的一处大‘穴’,让自己动弹不得。此时那点中‘穴’道之手,还悬在空中,不能放下

得晨大笑道:“此种的封‘穴’之法,与用在你身上的相同,只有我的法力可以解开。落‘花’,施法吧。”

落‘花’稳了下心神,然后双眼紧闭,身上瑟瑟发抖。口中念着奇怪的咒语,九转玲珑珠则飞到了空中,九‘色’之光渐渐的强了起来。

思涯见状大惊,因为怀中的魔彩珠和背后的血剑同时一颤。他连忙以手安抚,才让它们暂时的安静了下来。

那九‘色’之光在空中不停的转动,九转玲珑珠也飞到了得晨和吴剑的中间。

得晨看着那珠子,眼中放出了异样的光彩,而吴剑却感觉自己的魂魄有一种要离开自己身体的感觉。

落‘花’身上的光芒又强了几分,那九转玲珑珠在空中发出嗡鸣之声。四周的山‘洞’似乎在这光芒的照‘射’之下也齐声的颤抖着。

珠子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九‘色’光芒已分不清楚轮廓,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光球。

光球仍在不停的增大,最后将得晨和吴剑都笼罩到了其中。

那九种颜‘色’不停的穿过得晨和吴剑的身体,从一人身上带出了什么,又输入到了另一人的身上。

得晨发出一声的狂啸,显然这法术让他十分的难受。而吴剑‘穴’道被封发不出声来,只是脸上的表情痛苦,想来也定是十分的难受。

那九‘色’光芒从二人体内带出的东西越来越多,同样带入另一人体内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然而那光芒突然的不稳定起来,时弱时强。那边落‘花’的额头又冒出了蒸汽,脸上更是冷汗直流。

突然之间,施法的落‘花’身子一震。显然如此程度的施法,让原本受了内伤的她有些受不了了。

“落‘花’,不可停下,否则前功尽弃了。”得晨突然叫道。

落‘花’点点头,强提内法继续施法。

思涯看着球中的二人,似乎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那是那九‘色’光芒将两人的内法和魂魄从他的体内吸出,同时传入另一人的体内。

九转玲珑,原来这个意思。

突然那光球一阵是收缩,落‘花’终于坚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球内的得晨大惊,连忙喝道:“落‘花’,你再坚持片刻,便能大功告成了。”

落‘花’的眼中‘露’出了厌恶之‘色’,魔君只是为了他自己,而不顾她的‘性’命。只是她仍然没有停下,刚才魔君说过,自己一旦施法成功,便获得了自由之身。那时即便自己身无法力,也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了。

虽然鲜血不时的喷出,可是落‘花’仍在坚持。

思涯看着场中的变化,心道这便是得晨所说的“天下无敌”之术吗?若是成功,他便真的会天下无敌的。那时定会对自己不利,因为正是自己从他手中抢走了血剑。

思涯正想着,那魔彩珠和血剑似乎理会到了他的心意,突然光芒大盛。

这两件宝贝的光芒一出,那九转玲珑珠的光芒便弱了许多。

得晨发觉山‘洞’之中还有他人之时,他已无法动弹。

落‘花’原本便以内法不济,此时被血剑和魔彩珠的灵气‘逼’迫,法术更是无法施展了。

思涯见自己暴‘露’,心道一不作、二不休,直接结果了得晨和吴剑的‘性’命便可。

于是手中血剑血气大涨,化成一道七‘色’彩虹,飞击而下。

落‘花’见状脸‘色’一变,但她已来不及收法。

“轰”的一声巨响,血剑居然被灵气已到极致的九转玲珑珠弹回。

而那光球受了如此一击,正在迅速的缩小,而那九‘色’之光居然反转了起来,将吴剑和得晨原本身上之物又运了回去。

“哇”的一声,落‘花’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那九转玲珑珠终于也收去了光芒,飞回到了落‘花’的手上。

思涯见状,挥血剑便飞身而上。

又一道七‘色’彩虹闪过,击向了得晨和吴剑。

没想到那二人被那法术施展到一半又逆转回去,居然都被冲开了‘穴’道。

那二人手中虽然没有法宝,却也同时出手。

一道红光、一道掌剑同时飞出。

吴剑一惊,没想到那二人居然还可以出手。略一迟疑之下,内法未及完全的施展。

“轰”的一声,他居然被震退,正好落到了落‘花’的身边。

思涯心道不好,此二人法力不弱,而且那断径也不见踪影。若是他三人连手,自己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他正想着,突然魔君口中念动咒语。思涯手中的血剑突然光芒大盛,似乎想挣脱他的控制,而飞回到魔君的手中。

思涯大惊,连忙内法狂吐,定住了血剑。

此时吴剑从旁边捡起他的剑,突然一声狂啸,“‘**’贼,拿命来。”

空中闪过一道巨大的七‘色’彩虹,直击向了思涯。

思涯大惊,此时手中的血剑无法使用,只好挥动魔彩珠,‘射’出一道异彩迎上了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山‘洞’之上的石块被震的纷纷的掉落,这山‘洞’连受这法力奇高的三人法力连续的撞击,此时已有坍塌之意了。

思涯心道不好,此地不可久待。

得晨施法抢夺思涯手中的血剑,吴剑则再次的攻来。

“轰”的又一声巨响,思涯终究不是那二人联手的对手,特别是威力巨大的血剑,此时反而成了他的累赘,不但无法施展,反而处处妨碍他法力的施展。

思涯被吴剑的一击,震到了地面,双‘腿’居然深深的陷入到了石头之内。而此时山‘洞’已开始坍塌,那二人也不敢再强攻,而是开始自保。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思涯想着,便要飞起。突然一只手抓住的他的‘腿’,他大惊之下便要击下。却是重伤的落‘花’抓住了自己,只听她虚弱道:“带我离开这里。”

思涯心道这落‘花’乃是魔族红人,她必然懂得一些驱动血剑之法。而自己正不知如何发挥这血剑的最大威力,将她带走,正好可以从她口中问出些消息。况且以刚才的情况看,她早已得罪了魔君,若是留下,恐怕也要凶多吉少,所以她才求自己带她走的。

思涯想到这里,正好得晨为躲闪巨石,而停止了念动咒语。思涯只觉手中血剑离开之意一松。

而吴剑再次攻下,思涯借血剑之力挥出一道七‘色’彩虹迎上,“轰”的一声,将吴剑震飞,口中居然还喷出了一口鲜血。

时机正好。

思涯想着,将魔彩珠放回到怀中,抓住落‘花’,借着那飞落石块的拥护,向一旁飞去。

吴剑见思涯飞远,不顾自己受伤,大喝一声便要急冲而上。

而得晨心知刚才落‘花’已然尽了全力,此时即便能救下她,恐怕也难以象原来那样施展法术了。况且另一关键吴剑此时已被冲开了‘穴’道,若是他逃脱了,那么自己的计划便完全失败了。

因为即便九转玲珑之术未成,他还有后招。而那后招,则需要吴剑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