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3 回擒拿

573回 擒拿

他想着,手中枯木枝突然红光大盛,向吴剑后心击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шШ..?。

吴剑大惊,感觉出身后法力不善,连忙的回身一剑。

“轰”的一声,吴剑被震退数十丈。他原本便被思涯击伤,而其法力也在得晨之下。

他勉强的爬起,正要再战,突然后心一麻,得晨也点中的他的‘穴’道。

“你不能‘乱’跑。”得晨冷冷一笑,看看思涯和落‘花’飞去的方向冷冷一笑,然后摄起吴剑向南飞去。

思涯带落‘花’向北飞去,只是刚飞了不久,便见到前面那几个天龙帮弟子重新飞了回来,而且人数比刚才还多了不少。

思涯不想与他们正面冲突,看看周围的树林,手中光芒一闪,数点光芒飞入了森林之中。

而天龙帮的弟子们已发现了思涯,只是他们已得到帮中的指示,前些日子有十多名帮住的兄弟死于魔君之手。所以法力强大的思涯和魔君,非是他们所能对付的。若是找到了他们的踪迹,只需向帮内报信便可。

于是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有几人已放出了信鸽,准备传信给帮内。

思涯冷冷一笑,心道若旁人可能拿拿那些信鸽没有办法,只是可惜这是遇到了自己。他想着手指再次的轻点。

那树丛之中传来了飞鸟的鸣叫和振翅之声。空中更是有几只苍鹰急冲而去,片刻之后,那几只信鸽便成了它们的腹中之食。

天龙帮弟子大惊,正不知所措,突然脚下的树林之中冲出了大批的飞鸟,扑向了他们。

天龙帮弟子们连忙结成一个伏龙阵,众人刀棍齐挥,杀散了飞鸟的进攻。可是等那些飞鸟死的死,散的散,空中安静下来之时,空中早已没有了思涯和落‘花’的影子。

“快,你们二人飞速回帮禀报帮主,我们再在这里找找。”一个年长些的弟子道。

“是。”二人言罢急飞而去。剩下的众人看着那塌陷了小半的小山,忍不住惊讶:“这是何等法力,居然有破山之能。”

那飞向天龙帮的二人,正好此思涯的头顶飞过。思涯看的抬头看看他们,却没有出手。

此时他怀中的落‘花’已经昏‘迷’不醒,搭下她的脉‘门’,脉相已然极弱。原本那跋扈的脸,此时已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原来这么厉害的‘女’子,睡着之后也如此的恬静。

思涯虽然口口说着要杀徐若琪和吴天报仇,可是自他出山以来,尚未杀过一人。况且他此时还有事要找落‘花’帮忙,尚不能让她死去。特别是死在自己的怀中。

思涯想着,四下的看看。此时天‘色’将晚,那不远处的小镇,不少酒家、富户已然掌灯。于是思涯带着落‘花’飞去。

一家‘药’店正在打烊,小伙计正要上最后两块的‘门’板,突然他只觉风声一响。他心头一奇,自语道:“好好的天,哪里来的怪风?”他说着上好了最后两块‘门’板,一转身,吓得叫出了声来。

‘药’店之内,不知何时已多了两个人。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上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让小伙计有些头晕。而他的怀中还有个美‘艳’的‘女’子,此时已是气若游丝。

小伙计自然不知那股奇异的气息乃是血剑发出的血气,他只是紧靠着‘门’板,不敢挪动半分。

“这……这位客官,我们已经打烊了。”小伙计道。

此时后店的老板也感觉到了前面的异状,也赶了出来。只是他一出来,也被那血剑之血气压迫,不敢动弹。

思涯看看他们,想起怀中尚有许多与秦香一起抢来的金银,于是掏出一把,扔给了那老板。

“我的朋友受了内伤,要借贵处的草‘药’疗伤。你们回到后面安心睡觉,否则……”思涯说着,突然手指轻点。

一只老鼠从柜角跳了出来,站到了老板的面前,龇牙咧嘴的叫着。

老板虽然知道些那修真之人能飞能化的事情,可是哪里见过老鼠如此张狂。他吓的‘腿’一软,以双扶住‘门’框,连连的点头。

“你……随便用。”说着,那小伙计也跑了过去,搀着老板返回了睡觉之处,‘蒙’上被子不敢‘露’头了。

老板娘见老板抱着自己‘蒙’着被子,不知发生了什么,狠狠在他的身上拧了一把,老板闷哼了一声,反而把老板娘抱的更紧了。

老板娘被搂的心中一‘荡’,低声道:“孩子还没有睡,你别着急呀。”

“别说话。”老板低声道:“店里来了个妖怪,能让老鼠说话。”

“啊!”老板娘发出一声的惊呼,可是那惊呼之出了一半声,便被老板捂了下去。

“噤声。”

思涯将落‘花’放在柜台之上,在那一排排的‘药’柜之上找着‘药’。

他所习是西夜国的驭兽之术中,有许多以兽为‘药’的知识,后又到了皮山国,耳闻目睹的看着李明昊、念‘玉’等人以草‘药’救人,也算是略知一二。

他知此时落‘花’的心脉极弱,需要大补心脉之物。

于是他翻来覆去,终于找到了一棵不大的人参。他心头大喜,拿来想要给落‘花’喂下。

可是落‘花’此时的牙关紧闭,别说吞下去了,便是放人口中也极为困难。

思涯想到了那天下无敌之法,无奈之下将那人参放入了自己的口中嚼碎,然后以手扒开落‘花’之口,那那嚼碎的人参口对口的喂了下去。

只是他的嘴‘唇’一挨着落‘花’的柔软的嘴‘唇’,心头不免的一‘荡’。

原来亲‘吻’的感‘激’如此美妙,只是,此时亲‘吻’的若是念‘玉’、秦香多好。

啊!他想到这里心中不禁的一惊,自己不是一直以来都喜欢念‘玉’吗?此时怎么会想到了秦香。

‘药’已入了落‘花’的口中,思涯的舌头搅动,落‘花’的喉咙一动,吞了下去。

思涯回过了神来,连忙让落‘花’坐起,双手伸出,抵在她的后背之上,内法轻吐,帮她疗伤。

随着思涯内法的灌入,渐渐的,落‘花’的脸‘色’重新红润了起来。然而让思涯想不到的是,那魔彩珠似乎是知道他的心思。突然的飞出,发出异样的光彩,围绕着二人旋转。

开始之时,思涯还想收住魔彩珠。因为他知魔彩珠发出的异彩,可以使人的皮肤变黑,按外公所言,那是吸去了人的‘精’气。可是白眉不知的是,自魔彩珠十八年前吸取了那两大珠的灵气之后,其‘性’状已与从前不同。

它的灵气现在空前的强大,已然凌驾于那两大奇珠之上。而且虽然偶尔的放出异彩,可是那吸人‘精’魄之力,却是消失了。

当年魔彩珠吸满碧云山的仙坑的灵气之后,也不再吸收人的‘精’魄,此时有了那两大奇珠的灵气,它更不必再吸收人的那点‘精’魄了。

当年的白眉,控制魔彩珠都需那枯木杖作为载体,他自是不知那魔彩珠的疗伤奇效。此时魔彩珠按思涯的心念,突然的飞出,放出光芒帮他们疗伤。让思涯顿感惊讶,只是片刻之后,他只觉在魔彩珠的光芒之下,前面落‘花’之伤似乎恢复的极快,他心下大喜,此时才知那魔彩珠之能。

于是他不禁的感慨,这魔彩珠和血剑一个是南疆多诃族的传世之宝,一件是那莫族的法宝,不知它们还有多少的秘密自己不知道。而眼前的落‘花’似乎是身兼两族的魔法,或许她能教会自己驾驭魔彩珠之能。

当然,如果她愿意的话。

眼前的落‘花’突然发出一声的**之声,思涯大喜。显然是疗伤有了效果,落‘花’就要醒来了。

他想着,加速了内法的运转。片刻之后,二人是身上发冒出了白烟。

然而的内法的增强,却惊动了镇中的一人。

镇子中首富小妾的屋内,那身材‘肥’胖的财主已被推到了地上,而那年芳十八的小妾在被一人压在身下,发出一阵阵的**之声。

财主在地上只是瞪大了眼睛,却说不出话来,显然是被点了‘穴’道。

然而那小妾身上之人,正在‘激’烈的运动之中突然的心头一颤,他停了下来。

他不顾身下那依然在不断的扭动着身体的、还有需求的美‘女’,而是抬头向着一个方向。

“魔彩珠,疗伤。”这少年说着,突然从那美‘女’的身上跳下。只是他走路之时,一条‘腿’似乎使不上力,有些瘸。

而且他的后背之上,还来两个大大的‘肉’疙瘩。‘床’上的美‘女’不知,只以为那是‘肉’瘤,其实那是一对在年少时便停止了生长的‘肉’翅。因为长年的蜷缩和被衣服的压迫,而便成‘肉’瘤状。

不错,这人正是吴言。他逃到此处,‘色’心大犯。听说了这财主家刚刚娶了七房,便趁夜进入了这家。点开小妾身旁已无力的财主,自己扑了上去。

他的能力极强,让那小妾飘飘‘欲’仙。只是他的突然离去,让那‘女’子有些遗憾。于是她翻身下‘床’,想要将那财主搬到‘床’上。可是那财主极重,非是她一个‘女’子能搞定的。于是她扑到了财主的身上,拨‘弄’着、‘吮’吸着,终于那财主有了反应。小妾大喜,坐到了他的身上,那青‘春’的身体不停的起伏着,可是那财主的脸‘色’突然一变,居然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