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5 回驱毒

575回 **驱毒

吴言想着,有些懊恼。 自己刚才被思涯的两式和落‘花’之言吓到,为了保命便转身就跑。若是中间停下回头看看,说不定此时早已在品味落‘花’那丰满的身体了。

他想着,急飞而回。然而离镇子还有很远,便看到那镇子上空飞舞着数人,看打扮似乎是天龙帮之人,还有几人似乎是虹光派的。

吴言心中大惊。连忙的飞低,心道四大‘门’派之人果然到了,自己便无法靠近了。自己出‘门’之时带着魔彩珠,而此时魔彩珠已失,父亲复活母亲之日临近,自己若空手回去,再加上自己有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必定会受到父亲重重的责罚。

想着他又微微一笑。父亲的法力通天,自己的几个兄弟也已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况且还有四大‘门’派之人帮忙,父亲若想找回魔彩珠反而是易如凡掌,这自然不必自己‘操’心的。

既然此时无处可去,不如再回到潇州城,那上百家的妓院只逛过了五六十家,尚有几十家没有去过呢。况且此时谁也想不到自己会躲在潇州,躲在天龙帮和金家的眼皮底下。

吴言想着,脸上微微一笑,向潇州城的方向悄悄飞去。

那个不大的镇子之中,那家‘药’铺‘门’前,储志宏和冯英雄看着那中毒而死的三人,脸‘色’凝重。

“什么人如此歹毒,竟然对无辜的百姓下如此之毒。”冯英雄怒道。

储志宏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下毒之人非是要毒死这几人,而是另有目标。镇中的百姓说,昨晚之时空中有一人手持一柄血红的剑,与一人大战之后,便飞走不见了。”

“思涯?”冯英雄早已听说了发生之事,于是道。

储志宏点点头,四下的打量道:“马上通知天龙帮和本堂的弟子们,马上围绕这镇子向八方搜索。”

“是。”冯英雄说着,飞身而起。

血剑灵气果然强大。它带着思涯和落‘花’一阵的飞行,居然飞出了几十里之远。然后才重重的落到一处山头之上,昏‘迷’之中的二人身体弹起,然后又落下,落到了冰冷的山涧之中,漂了起来。

此处山涧并不深,也不算浅。冰冷的水冲着二人,向下游漂去。

他们不知,若非的这山涧之水将他们冲走。两三个时辰之后,便会有虹光派之人搜到了这里,发现他们。

只是他们却是恰巧的落入了水中,才免去了被发现,保住‘性’命。

思涯的强行施法,已使毒‘性’侵入了内腑。而落‘花’原本便受了很重的内伤,虽然吃了树宫之籽,却又因为强行的施法,使她伤上加伤。

幸好,那树宫之籽的灵气极强。原本正在将灵气慢慢散开的树宫之籽,此时遇到了那毒气,居然将那毒气顶住,没有马上的扩散。而落‘花’随身的九转玲珑珠,此时也发出了光芒,将落‘花’身上之毒一点点的带出来。

于是,落‘花’便先醒了。

虽然醒了,她的脸上还是闪着绿气。她大惊之下四下看看,见此时她与思涯已被冲到了一处浅滩之上,然而她身上的毒气尚在,于是连忙的施法。

那九转玲珑珠则围绕在她的身体周围不停的旋转着,那九‘色’的光芒不停的穿过她的身体,将她体内之毒带了出来,甩到了水中。然而片刻之后,那水中居然有许多的死鱼虾漂了起来,可见能毒气之大。

不知过了多久,落‘花’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思涯脸上已是绿气一片,若非是魔彩珠在他的‘胸’口发出光芒护住了他的心脉,此时那毒气恐怕早已擒入了心脉,便是大罗神仙也无法救治了。

落‘花’‘摸’下思涯的脉‘门’,心中一惊。他居然还活着,他居然有如此顽强的生命了。

她想着,手上光芒一闪,摄起了血剑。她知血剑有使人发疯的血气,故而不白以手接触,而是以法力摄起。

她勉强的站起,便要向外走去。

可是走了几步,还是停了下来。

因为落‘花’想不出自己应该去哪里。

按理说,自己应当带着血剑,甚至是在保护着思涯‘性’命的魔彩珠去找魔君。可是想起魔君‘逼’迫自己勉强施法,而不顾自己死活之事,心中满是失望之‘色’。若非是思涯及时的赶到,破坏自己施法,自己此时恐怕已是‘精’力耗尽而亡了。

况且他还帮自己疗伤,如此说来,他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落‘花’回头看着思涯,想起了自己假扮妓‘女’,与秦香争宠之事。于是脸上一笑,既然他救了自己一命,自己便要救他一命,那样便算是持平了。

只是他此时中毒太深,若要借九转玲珑珠之灵气驱毒,自己需要和他合为一体。

落‘花’想着脸上居然一红。所谓的合为一体,便是与他呈男‘女’‘交’合之态,然后再施法。

自己已是残‘花’败柳,被那魔君当做玩物好几年了,还在乎这个吗?

落‘花’想着,轻轻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蹲到了思涯是身边,轻轻解开了他的衣服。

当思涯古铜‘色’的肌肤完**‘露’在落‘花’的眼前之时,落‘花’的心中一‘荡’。她轻抚着思涯的肌‘肉’,呼吸急促了起来。可是昏‘迷’之中的思涯却是毫无感觉,即便是面前有如此一个‘诱’人的‘女’子。

落‘花’的是手伸到了思涯的裆部。

渐渐的,思涯有了反应。落‘花’继续努力,思涯的反应终于强烈了起来。

落‘花’大喜,分开‘腿’坐到了思涯的身上。一边努力的上下动作着,一步念动咒语,九转玲珑珠飞了起来,九‘色’这光扫过二人的身体,带出了毒气。

然而那‘逼’出的毒气,顺流而下,却惊动了一个‘女’子。

她正在小溪之旁呆坐,突然感觉出那水中的味道不对头,于是脸‘色’一变。接着便看到了大片的死鱼虾漂了过来,而那水中居然有黑绿之‘色’,还带着一股的腥臭之气。

她大惊,显然是有人在水中放了毒。

于是她忍不住慢慢的顺流而上,走出一截,便听到了前方发出了“嗡嗡”之声,而且还感觉出了法力。

她大惊,顺手取下背上的剑,加倍小心的走了过去。

落‘花’正在施法,突然她感觉到一股香味顺风而来。那香味极其的独特,淡雅而幽深。

落‘花’心中大惊,这香味如此的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对了,便是在秦香的身上闻到过,这原来是秦香身上的味道。

她已感觉到身还有人走来,只是她此时正在施法的关键时刻,若是突然的停下,那些毒气便会飞灌入她与思涯的体内,甚至直冲入二人的心脉,当场死亡。

秦香看到了一个‘女’子起伏的、‘裸’‘露’的后背,一颗闪亮的珠子发出九‘色’,围绕着那‘女’子旋转。

不只是一个‘女’子,那‘女’子的身上居然还躺着一个男子。居然是一对男‘女’在此做着苟且之事。

秦香脸上一红,便要退开。可是她突然觉着那辗转的珠子十分的面熟,对了南疆魔族的那个叫落‘花’的‘女’子便是使着一颗如此的珠子。

秦香再仔细打量那‘女’子的背影,果然是落‘花’。那落‘花’法力极高,自己距离他不足八丈,她定是发现了自己。可是为何她却一动不动呢?

难道是她正在施法,而不能动态?

这‘女’子歹毒之极,曾经数次要害自己和思涯。如今趁她不能动弹之机,不妨除去她,还有她身下的那个‘奸’夫。

秦香想着,身上光芒一闪,手中剑飞祭而气,在空中化成一道三‘色’彩虹直击向了落‘花’的后背。

落‘花’此时正在施法的关键时刻,不但身体要在思涯的身上不停的动着,此时思涯中毒,若是她一停下,恐怕思涯便要疲软。

若是思涯一疲软,落‘花’便无法给他驱毒了。

可是秦香一击之下,又不能不防。

幸好,秦香的法力不高,如此一击只有三虹境界。落‘花’情急之下,想出一法。

她将那九转玲珑珠催至极至,那九‘色’的光芒再涨一圈。

秦香一剑刺下,那三‘色’的彩虹被那九转玲珑珠的光芒一‘荡’,居然被‘荡’散了两‘色’。而秦香的身体也有些摇晃,她毕竟内法有限,又极少的修炼,此时这三虹境界已是她极限。

只是那旋转的光芒虽然强烈,可是虹光派的剑气也是不弱。虽然那三‘色’彩虹被‘荡’散了两‘色’,可是最后的一‘色’,还是刺了进去。

落‘花’**的后背之上,留下了一条伤痕。秦香则大叫一声,被那气息‘荡’飞。

只是她落下之处,已非是落‘花’的背后,而是到了落‘花’的前面。

此时落‘花’已感觉出来身下的思涯那入体之物有了变化,此时已是奇硬无比。他已到**,马上便要如狂‘潮’般的**而出了。

那如铁‘棒’一样的东西刺入落‘花’的体内,让她兴奋异常。此时虽然有秦香在她的面前,她却依然忍不住的叫了起来。而那九转玲珑珠发出的光彩与随着她的**之声而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那便带出的毒起越来越多。

终于,落‘花’一声的高叫停了下来,那珠子已慢慢的收去了光彩,飘在落‘花’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