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6 回**

576回 **

落‘花’大口的喘着气,她的身上已是汗水淋淋,这一番的动作,已驱出了思涯体内大部分的毒气。?思涯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此时正在甛甛的睡去。

落‘花’看着思涯,他给了她不同于以往的感觉,她的心头此时一片的畅亮。原本她以为天便是魔君,只有伺候好了魔君,便能得到一切。然而此时看来,天下还有许多的奇男子。便如这个思涯,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法力,还能让自己也飘飘‘欲’仙、‘欲’罢不能。

她正美着,突然感觉身前剑气一‘荡’,秦香又祭起剑击来。

受了刚才的一‘荡’,秦香此次只挥出了两‘色’剑虹。

落‘花’冷冷一笑,九转玲珑珠飞出,便要击去。

然而秦香飞至半空,突然发出一声的惊叫,居然停了下来。

落‘花’也是一奇,连忙收住九转玲珑珠。

只见秦香向前走了两步,一脸惊讶的看着落‘花’身下之人。

落‘花’一见此状,‘浪’笑着,学着前几人扮作小‘花’时的声调道:“我说姐姐呀,你连西‘门’公子也不认识了?”

她说出此言之时,秦香也看清楚了地上之人。

果然是那“西‘门’公子”,思涯。

秦香的脸都要被气紫了,思涯此时为何躲在这山‘洞’之中与落‘花’做着男‘女’之事?而且他连眼睛的又睁看看上自己一眼,对了,他一定是羞于面对自己。

她的脸上怆然一笑,似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原本便是虹光派的敌人,自己又是虹光派首座的‘女’儿,与他原本不是一路人的。虽然自离开碧云山以来的种种,让他与她就像是一对小情人一样,甚至于对彼此有了许多的幻想和憧憬,甚至于还相互看过了对方的**。可是那一切都过去了,他此时已有了血剑和魔彩珠在手,便要去报仇了。

而他的两个仇人,便是本派的两大高手。

落‘花’这样的‘女’子,才是他需要的。法力高强、年轻貌美、心狠手辣。

秦香想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落‘花’见状心中大爽,于是又笑道:“姐姐呀,你是来与我一同服‘侍’西‘门’公子的吗?”

秦香苦苦一笑,看着地上的思涯脸上居然‘露’出了微笑。心中一阵的难过。

他知我在跟前,即便这样也不避讳,那只说明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秦香想着,摇了摇头。自语道:“是我想的太天真了。我还以为他真的会带着我闯‘荡’江湖呢。”

秦香说的,慢慢的转身,漫无目的的走了。

落‘花’起身,随便的披上一件衣服,便想追去,可是刚走几步,脚下突然的一软。对了自己原本便是身负重伤,此时刚才只是勉强的出招。

于是她不再追,而是坐到了思涯的身前,坐下调息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落‘花’听到思涯口中发出声音。

她连忙睁开眼睛,却发现思涯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提鼻子闻闻,突然猛的跳起。口中大叫着:“秦香,秦香来了吗?”

只是他身体尚未恢复,站立不稳。然而他却不顾这些,四下的看着,寻找着秦香的影子。

落‘花’看着他,心中微酸。一个男人,刚刚与自己做完了那男‘女’之事,起身之后却是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不论这个‘女’人是如何的**,哪怕她是个妓‘女’,也会感觉到不舒服的。

所以落‘花’的脸便沉了下来,她冷冷道:“哪里有什么秦香,这里只有我。”

思涯听到了落‘花’的声音,猛然的回头。才发现自己此时是赤身**,而面前活落‘花’身是已只是披着件衣服。微黑的皮肤完全的‘裸’‘露’着,轻风一过,她‘胸’前的双峰‘露’了出来。

思涯连忙的转头避开,连忙的找了件衣服围在腰间。

“怎么会是这样?”思涯惊道。

“你都忘记了吗?”落‘花’冷冷道。

“我……”思涯想起自己和她都中了毒,自己勉强击退了吴言,然后借血剑之力向一处山涧飞去。他想着四下的打量,此时果然是在山涧之中。

只是自己与落‘花’怎会赤身**的相对呢?

落‘花’冷冷一笑,心道你居然张口便叫秦香,而对于救你‘性’命的我无视,我便让你有愧于我。

落‘花’想着,突然低下了头,还轻轻的‘抽’泣起来。

思涯大惊,看着这情景,难道是自己把她怎么样了?

“你哭什么?”思涯问道。

落‘花’心中一笑,‘抽’泣之声却大了起来。

思涯大急,虽然他的法力高强,而且‘性’情坚韧。面对痛苦,甚至于死他毫无畏惧,可是对于‘女’人的眼泪和哀求,他却是毫无免疫力。

当年便是经不住秦香的哀求,才带她走了一路。此时面对如此会演戏的落‘花’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思涯顿时的方寸大‘乱’。他上前几步,可是看到落‘花’的**,又连忙的停下侧头。

落‘花’见逗得差不多了,于是道:“我醒来之后,发现咱们已被涧水冲到了这里。我原本有伤,又中了毒,浑身难受动弹不得。我正无助之时,你却突然的压到了我的身上,对我做了男‘女’之事。”

“啊!”思涯大惊,“我……我怎么一点都记不得?”

“你……你怎么能这样,难道是你要不承认吗?”落‘花’说着又哭了起来。“我刚脱离了魔君的魔掌,此时又被你给欺负了。我……我不能活了。”

落‘花’说着,突然飞身而起,向着一旁的山涯撞去。

思涯大惊,连忙飞起,将她抱到了怀里。

二人落入了水中,那水流带走了落‘花’身上的衣服。

水滴凝聚在落‘花’的肌肤之上,反‘射’出点点的光芒。

落‘花’故意的脚下一滑,倒入到了思涯的怀中。

思涯下意识的抱住了她,只觉她柔软的‘胸’部贴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的心头不免的一‘荡’。

落‘花’低头看着思涯有了反应,想起了刚才思涯的强大,于是心中‘**’念大泛,她在思涯的怀中低声道:“你想起来了吗?”

思涯随着身体的反应,依稀记起曾与一‘女’子确实做过那旖旎之事。于是身子一颤,看来自己真得把落‘花’给占有了。

可是怀中的落‘花’却是羞涩道:“其实你虽然对我做了那事,却是因祸得福。你以你体内的法力刺‘激’了我的法力,而我的法力又驱动了九转玲珑珠。九转玲珑珠则帮我们二人吸出了大半的毒气。”

思涯一愣,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自己感觉身上的毒气少了许多。

而落‘花’伸手在思涯的‘胸’口轻轻的抚‘摸’着,柔声道:“其实说来,是你救了我的命。若不是你强行与我做事,我此时恐怕也中毒身亡了。”

落‘花’的小手很软,思涯的心中被她‘摸’的痒痒的,身体的反应进一步的加剧。

落‘花’低头看着,心头大喜。思涯的家伙,比起魔君要强大许多。刚才他只是在昏‘迷’之中,此时若是‘精’力旺盛之时,不知是何等的感受。

于是她又道:“你从魔君手中救了我,刚才又救了我。两次的救命之恩,我该如何报答你呢?”

思涯此时已被她撩拨的**焚身,身体微微的颤抖。

落‘花’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此时又小鸟依人的**俯在自己的‘胸’口。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任人摆布。我要她如何报答呢?我可以对她做什么呢?我做什么她都会同意的。

“我现在身无分文,所能做到的,只能是以身相许了。”落‘花’说着,慢慢的抬起了头,微微张开了嘴,闭上了眼睛。

落‘花’口中之气吹到了思涯的脸上,思涯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吻’了下去,她的嘴‘唇’、她的脖子、她的‘胸’脯……

落‘花’笑了。这个男子法力奇高,此时却已成了自己的玩物。有他在,自己便不怕魔君了。

星空万里。

月光如霜。

思涯醒来之时,发现落‘花’还在怀中熟睡。

思涯看着落‘花’的含笑的脸庞,想起了刚才她疯狂的模样,顿时觉着她原来也很美。

只是他哪里知道,落‘花’嘴角上的笑,却是另有含义。

她在走投无路之际,征服了一个男人。一个极其强大的男人。

思涯也曾见过秦香的**。只是秦香虽美,却没有落‘花’身上的那股野‘性’。

思涯想着,手伸到了落‘花’的‘胸’口之上。

落‘花’嘤咛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她居然脸红了,这次不是装的,而是因为刚才自己与思涯‘交’合时那过于疯狂的表现。

活到今天,她才知道了做‘女’人的乐趣。原来男‘女’之事,并非是‘女’人为了服‘侍’男人,男人也可以使‘女’人飘飘‘欲’仙。

看着落‘花’脸红,思涯一愣。突然想起了秦香,想起了念‘玉’。

他的手停了下来,人也僵硬了起来。

落‘花’一愣,思涯已慢慢的起身,穿上了衣服。

落‘花’不知发生了何事,于是也穿好衣服道:“你怎么了?”

“刚才你那珠子已吸光了咱们体内的毒气,我也给要离开了。”思涯道:“我还要去报仇。”

“你带上我吧。”落‘花’拉住了思涯是手臂。

“此事乃是我与虹光派之间的恩怨,与你无关的。”思涯想到了虹光派,便想起了秦香。吴言独自出现,并未带着秦香,或许秦香并不在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