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9 回伤心

579回 伤心

只是那缕弯月只在空中停留了一下??便象羞涩的姑娘似的??匆匆的隐去了??吴剑也恢复了正常??只是刚才的一片刻??他的伤势居然好了许多??或许这便是南疆第三族人独特之处

等天亮大家都醒來之时??吴剑的气色已好了许多??几乎看不出他昨晚曾受了重伤??众人一阵的惊讶??然后便聊起了掌门的安排??此时吴剑已经找到??剩下的便是要找秦香和吴言了

听到秦香的名字??吴剑的脸色沉了下來??如果找到秦香能如何??带她回山之接着与自己成亲吗

想起秦香曾先后被思涯和吴言掳去??她此刻实在难保清白之身了

众人吃过了早饭??便需去另一处找人??吴剑便跟随他们一起离开了小镇??向另一个地方飞去

有了吴剑的加入??众人心头都安稳了许多

出來之前??掌门和首座都曾吩咐过??那南疆的魔族之人和思涯都法力高强??他们这十几人??正好是两个小阵??若是真的遇到了他们??只可守不能攻??说得众人心头一阵的紧张??既希望能尽快的遇到那些人完成任务??又希望不要遇到他们??以免是一场的大战

在思涯和念玉未上山之前??二代弟子之中??大家公认吴剑的法力最强??此时有了他的同行??大家自感安全了许多??不再害怕那有血剑和魔彩珠的思涯了

而吴剑早已将思涯看做了仇人??秦香之事??便是由他而起??他恨不得马上找到思涯??将其一剑穿心

众人正飞着??突然吴剑闻到了什么??那是淡淡的香气

他飞的慢了下來??因为那香气十分的熟悉??只有他才能闻的到??秦香的体香

“吴师弟??你发现什么了??”钱亚蛟问道

吴剑微微的尴尬??众人都知秦香乃是自己的未婚妻??若是寻找到她??她说起那被人强迫之事??自己给如何处置呢

吴剑想着??尴尬一笑道:“无事??我只是要小解一下??你们先走??我马上追上??”

“好??”钱亚蛟答应一声??与其他人飞走了

吴剑顺着香味落了下去

一条小溪之旁??有一块巨大的鹅卵石??那石块之上??正愣愣的坐着一个女子

香味便是由她身上发出的??秦香正坐在那里??不知想着什么

吴剑脸色一变??看着秦香凌乱的衣服和头发??心中所想又肯定了几分

他咬咬牙??便要走过去

可是刚刚迈开脚步??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法气升起??非是中原所有

吴剑大惊??连忙的收身撤步??屏住气息??藏到了石块之后

石块之上的秦香并未察觉到什么??只是呆呆的坐着??仿佛是一尊雕像??吴剑心中大惊??她为何不动??难道是被人点中了穴道而不能动弹吗

吴剑正想着??人影一闪??一人已站到了秦香的身后??手中的枯木枝放出红光??对着秦香

刚才感觉到那法气之时??吴剑还以为是魔君出现??此时一见??却非是魔君??而是多诃族的长老断径

原來那日??得晨等人带着吴剑??趁着江文广、吴邪等人沒有注意离开了比武场之后??得晨心知那些人不久便会发现自己失踪??还带走了吴剑??于是便与断径换了衣服??吩咐他身上散出法气??引开可能追來之人??他与落花着带着吴剑??其实并未走远??而是藏到了附近

果然??片刻之后便见吴邪三兄弟追了上去

得晨大喜??此时才趁机溜走

断径飞行之术不慢??可是吴邪凭借双翅片刻间便追上了他??缠斗之下吴寒和吴伤也赶到??断径心知自己不是这三人的对手??于是便认输投降

可是吴邪等人江湖阅历毕竟不够??在封点断径穴道之时??并未发现他已施展了移宫换穴之法

三人拿下了断径??便发现了上当??便想急速的飞回??去找得晨等人??可是手中却多了断径这个累赘??于是便将断径扔到了地面??然后急飞在回

断径等那三人跑远之后??才连忙的起身??冷笑一声逃之夭夭了

这些日子??断径想起魔君让自己涉险引开追兵之事??心中便不平??况且此时有那年岁和资历远低于自己的落花守在得晨的旁边??自己作为长辈反而要受她的气??想着这些??断径便不急于回到得晨的身边??反而想起了潇州城妓院里那些**的姑娘们

这一日正向潇州城的方向赶去??却发现了空中飞过了虹光派之人??于是便连忙的落下??藏了起來

他等虹光派之人飞开之后??才重新上路??可是沒走多远??便闻到了一股的香味??他马上想到了曾被落花擒住的秦香??想起了秦香的美貌和体香??于是心中犯了色瘾??悄悄的靠近

可是他沒有想到高空飞过的吴剑嗅觉极灵??特别是对于秦香身上的香味??他居然已悄悄的落下??靠近了秦香

断径看秦香坐在石块之上??衣衫不整的样子??十分的性感??于是心头如百爪挠心??只是他不知秦香旁边是否还有他人??于是看了一会儿才慢慢的靠近

可是自己法气已经发出了??秦香居然还是一动不动??断径不知秦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愣了一下

吴剑也愣了??断径站立之地距秦香不足两丈??她早该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可是他依然一动不动??这是为何??难道她对断径并无敌意??他们二人也那样了吗

吴剑想着??心头大怒??只是刚才只是他的猜想??他还是沒有行动??只是看着那二人

断径站了一会儿??见秦香还是不动??他附近也沒有发觉有人??于是手中红光一闪??突然的出手

那股红光缠上秦香的腰了??她才发出一声的惊呼

但为时已晚??那道红光将她摄到了空中??最后落到了断径的身前

断径“哈哈”大笑??“老天待我不薄??居然能撞上如此的美人??”

他说着??伸手捏住了秦香的下巴

秦香大惊??一边叫着“你想干什么??”??一边奋力的挣扎??可是她的那点内法怎么能与断径相比呢

断径色迷迷的上下看着秦香??伸手便要解开秦香的衣服

突然??一道剑气从天上降??击向了他的后背??断径大惊??慌乱之中连忙的推开秦香??枯木枝一挥??一道红光飞出??迎上了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沒有准备充分的断径被震的后退数步??胸口气血翻滚??而秦香见是吴剑出现??心头一喜

“吴师弟救我??”秦香叫道

吴剑哼了一声??并沒有理会秦香??虽然他总是感觉秦香先跟着思涯又跟着吴言那小**贼??此时必定已不是清白之身??她已不配嫁给自己??他甚至觉着秦香此时若是死了??自己反而可以杀了思涯甚至于吴言为她报仇??反而落得个美名??但是他还是看不下去秦香被断径欺负的

此时他心头之怒都加到了断径的身上??若是算來??断径的法力不在吴剑之下??还略略的高出

可是刚才一击吴剑出手突然??断径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被吴剑一击似有受伤之意??然而吴剑并未停手??他双剑在手??同时出招??两道六色彩虹飞出

断径大惊??连忙的还手??可是仓促之中??再次的被震退数步

大怒之中的吴剑法力似乎又提高了不少??而断径这些年來沉迷于酒色之中??身体早已大不如前??特别是前些日子在潇州城的疯狂??至今都还沒有缓过劲儿來

于是在吴剑连续的攻击之下??断径连连的后退??十几招之后??他身上居然有受了几处小伤

断径的脸色此时已无血色??他想不到吴剑居然如此的恨自己??连下杀手??甚至于连同归于尽的招数的使了出來??如此下去??自己搞不好会死于他的剑下

吴剑占了上风??一阵的冷笑??他自两次魔变之后??感觉体内的法力比原來强了许多??此时正是得心应手??便要拿下断径的性命

又是几招过后??断径已是败相百出

吴剑正欲再接再厉的取下断径的性命??突然身后的秦香发出一声的尖叫??接着剑气一荡??分明是秦香与人对上了一剑??被震退数步

吴剑大惊??心道莫非是魔君等人出现??秦香定然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如此??自己便要腹背受敌了

他想着??猛攻了一招??然后转身??将秦香护到身后

那攻击秦香之人??居然是吴言

断径知道吴言与吴剑的关系??见这兄弟二人齐到??心中大惊??若是他们联手??自己便更难脱身了??他本欲逃走??可是却听到一阵的**笑??吴剑的脸色一变

“小美女??咱们又见面了??那日在小瀑布之下??你洗澡时美妙的身姿??我一直难以忘怀??只可惜我那日沒有争过思涯那厮??但从那日起我便对你朝思暮想??今日还要逃吗??不若便跟了我吧??”吴言**笑道

闻听此言??断径停下了脚步??看來这兄弟二人并不和睦??或许自己还能收渔翁之利

秦香闻之又羞又怒??刹那间恢复了原本小姐的脾气??“吴剑??给我杀了他??”

吴剑却是冷冷一笑??“你洗澡他都看到了??你还跟了思涯??”吴剑的脸色难看之极??人洗澡之时都不会穿着衣服的??而秦香却被两人男子争來争去??想來一个正常的男子??抢到了一个赤身**的美女??会发生什么事情

秦香一愣??心道他是吃醋了吗??可是看他的脸色??却是恨极了自己??自己是受害者??他不想着为自己报仇??却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他居然是个这样自私的人??秦香又想起了思涯??他曾答应过要为自己报仇的??可是此时与落花在一起

秦香想着有些心冷了??目光变的呆滞起來

“吴言兄长??你不可乱说??”吴剑道

吴言冷冷一笑道:“谁是你的兄长??别和我套近呼??”

吴剑脸色一变??压住火道:“我们同为吴天之子??你自然是我的兄长了??”

“呸??”吴言突然道:“你是哪里來的野种??居然敢跟我称兄弟??你若是我父之子??父亲为何从未提起过呢??”

吴剑的脸绿了??手中的双剑发出阵阵的剑气??他作为吴天之子、中阵成员的优越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特别是那“野种”二字??特别是这话是从吴言的口中说出的

吴言见吴剑动了杀气??也有些后悔自己话说重了??以自己的法力??除非有魔彩珠才是吴剑的对手??于是他“哈哈”大笑道:“那边是断径族长吧??晚辈有礼了??”

断径已看出了场中的形势??于是“哈哈”笑道:“吴少侠??久仰久仰??咱们在潇州城齐名??只可惜无缘相见??”

“正是正是??今日一见??方知乃是同道中人??”吴言道

那二人说着站到了一起??看着吴剑

吴剑愤怒之中??却未失去理智??他知断径厉害??刚才只是心虚才让自己占了上风??而此时还有会用毒的吴言??自己若是同时对付二人??便有些困难了??况且自己虽然已无心再娶秦香??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她便是自己的累赘

只是吴言和断径也知??这些日子四大门派之人在四处寻找着他们的下落??若是被人吴剑缠住??等到了后援??那便麻烦了

他二人已有了离开之意

吴剑从怀中取出了一枝信号火箭??断径不知那是何物??可是吴言见状脸色一变??他突然对断径道:“断径前辈??咱们不妨找地方小酌几杯??这里片刻之后便会有许多人打搅了??”

断径听出了吴言之意??也看明白了吴剑手中似乎是发信号之物??于是与吴言心领神会??二人同时的腾空而起??飞走了

吴剑本欲扔出手中的花旗火箭??却看到了身后的秦香??若是招來了同门??便知道了秦香被人侮辱之事??大家都知秦香乃是我的未婚妻??她受了侮辱便是等于我折损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