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80 回死心

580回 死心

秦香感激到吴剑的目光??将手中的剑扔到了地上??然后冷冷道:“你……你怎么來了??”秦香低声道

吴剑沒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秦香

秦香心道虽然思涯不再理会自己??可是自己还有爹娘??自己还可以回虹光派??此时遇到了吴剑??且不说嫁不嫁给他之事??起码可以放心的回家了??自己玩也玩够了??疯也疯足了??世间的冷暖??也算是品尝了不少??通过思涯之事??她已知那门户之别??是多么的强大

况且吴剑刚才是想要救自己??秦香想着??突然感激吴剑也沒有那么不堪了??似乎还有些亲切

只是吴剑一直沒有开口??于是秦香转头向吴剑看去

看到了吴剑的目光??秦香的身体仿佛被冰冻了一样

吴剑的眼神寒冷的如极北的万年寒冰??让秦香忍不住要打起冷战來??他??怎么如此的看着自己

秦香又低下了头

吴剑看着秦香??这个原本在自己面前一直趾高气扬的大小姐??此时为何如此羞涩??显然是与人做了苟且之事??而羞于见人

想到这里??吴剑的眼中居然透出了厌恶之色??恰逢秦香再次的抬头??正好将那厌恶的表情看到眼里

“李……吴师弟??你为何不说话呀??”秦香鼓足了勇气道

“你还有脸叫我师弟??”吴剑狠狠道

“我……”秦香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呆呆的看着吴剑

“你被那两个坏蛋侮辱??此时已丢尽了虹光派的脸面??就连师父、师娘也无脸抬头见人??”吴剑又道

秦香的心里“咯噔”一下??身子一震??“我……我怎么丢了虹光派的人??”秦香含泪道??她此时身心憔悴??自己的未婚夫非但不安慰自己??反而对自己冷言相对??还是满脸的厌恶之色??他……他即便不是自己的未婚夫??起码也是自己的师弟??怎么能够这样

“你做过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吴剑早已听说了??前些日子的大战??徐若琪原本要带秦香回碧云山??可是她却跟思涯而去??再有便是在潇州城内之时??她与思涯出现之时??居然是身穿着妓女的衣服

那时从她跟思涯离开碧云山已有小半个月了??那小半个月内??他们孤男寡女的??能做出什么好事呢

想着吴剑眼中的目光复杂了起來??他看着秦香那凌乱的衣服??眼中恨恨的??自己那兄弟吴言??原本便是一个色鬼??潇州附近被他祸害的女子已不在少数??那日比武场大战之后??秦香被他带走??不说思涯之事??便是有了吴言这事??她已难保干净之身了

“我……我做过什么??”秦香含泪道

“你与思涯和吴言鬼混多日??今日还有脸问我??”吴剑狠狠道

秦香的身子再次的一震??想不到能从吴剑嘴里说出这话??她后退两步??坐倒在那大鹅卵石之上??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自己并沒有做过什么呀??虽然与思涯行为亲密??可是与他却是清清白白??思涯虽然是邪教之后??但其却是一个性情禀直的男子??难道……

对了??吴剑和吴言是兄弟??定是吴言将自己**之事告诉了吴剑??才让他如此生气??产生误会的??算了??我便不与他说了??先去见到母亲再说吧

自小从未离开过父母??前些日子有思涯陪伴并未觉着孤单??可是自见到思涯和落花做那事之后??为何自己的心便如死了一样的难受??难道是自己爱上了思涯吗

思涯可是邪教之后??还要杀派中的徐师叔和吴师叔报仇??似乎还伤了自己的母亲

虽然他有种种的不好??自己心里却一直为他找着借口??起码他到现在为止??尚未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还在“逃亡”的路上??一直都对自己言听计从

眼前这个吴剑??真的不值得自己同情??刚刚对他有了一些的好感??在他的冷言冷语之中??早已消失的烟消云散了

嫁给他??死也不会了

秦香想着??突然脸上恢复了原本高傲的神情??突然的挺胸站起??便要离开

“你要去哪里??”吴剑见秦香如此的表情??心头大怒

“你是我什么人??要你管??”秦香冷冷道

“我……我与你已有夫妻之约??自然要管你了??”吴剑道

秦香冷冷一笑??心中却是一疼??前几日自己被南疆之人拿住之时??思涯曾与吴剑商量先合力救下自己再说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可是吴剑居然毫不理会??他对自己??真的沒有思涯对自己好

秦香想着道:“我去见我爹娘??让他们解除咱们的婚约??那便不会让你难堪了??”

吴剑的脸上一红一白的??他的眼中突然射出了恶毒的光芒??“已经晚了??你我之婚约??天下尽知??而你这些天与那二人做的苟且之事??已使我蒙羞??我可是虹光派中阵之人??吴天之子呀??”

秦香气的浑身发抖??她想不到吴剑居然是这么一个自私之人??他自知是自己的未婚夫??不说在自己落难之时多多的安慰??反而是总想着自己丢了他的人

“你可想过??”吴剑突然又道:“你此回去??师父的颜面何在??虹光派的颜面何在??”

“你……”秦香被气的说不出话來了

吴剑咬了咬牙??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说的那句狠话??“你已是肮脏之身??如此回山??只是让整个虹光派无脸见人??若我是你??便挥剑自尽??那时我们杀了思涯、处置了吴言为你报仇??天下各帮??也都会为虹光派喝彩??”

吴剑说完??扫了一眼地上的剑??转身离开了

吴剑虽然走了??可是那股寒冰般的气息却沒有散去

秦香瘫到了地上??无助的哭着??不知哭了多久??只是天已经要黑了

都怪自己图一时之兴??跟思涯下了山??其实自己多和父亲说说??以父亲对自己的疼爱??他或许会解除自己和吴剑的婚约??可是一步走错??便无力回天了

父亲原本也是极为禀正之人??若是误听了吴剑之言??见到自己也说出了同样的话??那自己该如何呢

算了??算了

自己一生之中??有了和思涯一起的那些快乐日子??便已足够了??何必再回山受他们

“爹、娘??女儿无法在你们膝前尽孝了??”秦香说着??手中光芒一闪??那柄剑飞了起來??直刺向了自己的后颈

“思涯??再见了??”秦香说着??闭上了眼睛

那柄长剑马上便要刺入秦香的后颈了??突然蓝光一闪??卷住了钢剑

“叮”的一声??那柄钢剑钉到了石壁之上

秦香一惊??睁眼看去??只觉一股寒气正在渐渐的消散??这次不是心头的寒气??而是真正的冷气

“小姑娘家??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自尽是最傻的选择??”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秦香一惊??连忙的站起??向空中看去

只见一个中年美妇从空中落下??刚刚落地??便用力的吸了下??发出“咦”的一声

秦香见这女子面目和善??非是奸邪之人??心头才放心了不少??只是她刚才发出了寒气似乎在哪里见过??对了??便是那吴天之子中??有一个说话厉害的少年也是使用如此的法术

秦香尚未说话??那美妇首先道:“你是玄石什么人??”

秦香一愣??心道这女子怎么认识自己的母亲??于是道:“她是我的娘亲??”

那美妇脸上一喜??上下打量下秦香道:“不错不错??果然有几分你母亲的相貌??一样的漂亮??”说到这里??她突然的变色道:“好险好险??幸亏我早到一步??否则你便沒命了??”

秦香听着眼中又流出了泪水??只是她知礼节??于是万福道:“前辈既能认出我的母亲來??便定不是外人??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你爹娘难道沒有给你讲过??北山之时??曾有一位妹妹与他们并肩作战??”

秦香大惊??打量下那美妇??再想想刚才的法术??于是惊道:“你难道是千雪阿姨??”

千雪一笑??把秦香抱到了怀中??“正是我??孩子们都叫我雪姨??你也叫我雪姨吧??”

“雪姨??”秦香听父母说过千雪和吴天的故事??也知千雪乃是北山梭罗族的大小姐

“哎??”千雪笑着答应了一声??看着秦香喜道:“我一直想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可是他们魔族只生儿子??才放弃了那念头??”她说着??轻揽着秦香的后背??柔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居然要寻短见呢??”

闻听此言??秦香“哇”的哭出了声

千雪轻抚着秦香的秀发??沒有制止她的哭泣

她有想不开的??便让她痛快的哭一阵子吧??哭出來??许多心结便能解开了

又哭了许久??秦香居然睡着了??看着年轻的秦香??千雪感觉自己仿佛也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缠在大哥哥的身边??吃黄衫的醋??置徐若琪的气

只是过些日子??那大险之期便要到了??若是说出了真相??或许真的会天塌地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