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93 回破阵

593回 破阵

想着思涯又道:“非是落花??而是秦香??”

“秦香”二字一出??吴剑脸色一变??全场哗然

不是说秦香被高人带走了吗??此时思涯为何要托人照看??况且思涯乃是本派敌人??是邪教之后??秦香乃的秦首座之女??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

而参与数次大战的念玉、江文广二人闻听此言??想起在那无名小镇、在潇州城外的比武招亲之处??秦香与思涯二人关系便有些暧昧??甚至于思涯还拼着自己受伤救下了秦香

难道

龙目自然不知秦香是何人??于是问道:“秦香是谁??”

“秦香……秦香是这位吴剑师兄的未婚妻??”思涯道

吴剑一听此言??眼中又露出了杀气??手上的内法又强了起來

龙目愣了??心道他人已将败??却托我照顾别人的未婚妻??难道是不神经错乱了??还是自己听错了

他刚要发问??只听思涯又道:“她虽是他的未婚妻??却不愿意下嫁于他??所以才求我救她出火坑的??”

“啊??”秦弄玉一听此言??身子一震??难道真是如此吗??香儿是为了这个才离开碧云山的吗??自己虽然想到了这个原因??却是不肯承认

此时不远处的徐若琪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秦弄玉一眼??秦弄玉心中“咯噔”一下??果然如此

吴剑一听思涯沒完沒了的说起了秦香??心头大怒??“咱们杀了他??”他大喝一声??便强施内法

其他六人则是一愣??内法有急有缓??中阵又是一乱

思涯见状心头大快??心道待说抛出杀手锏??破你们的中阵??于是他故意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与秦香一路之上却是暗生情愫??此时她已怀了我的孩子??”

“啊??”龙目愣了

整个虹光派都呆了

特别是那些将秦香奉为梦中情人的少年弟子??此时个个心如刀绞

闻听此言??吴剑彻底的怒了??他不顾在阵中??而是突然将自己的内法催至极致??从怀住取出短剑??双剑齐出

两条七色彩虹从天而降??击向了思涯

思涯冷冷一笑??心道你是双手剑虽然厉害??却不是我血剑的对手

想着一声的大啸??手中血剑血气暴涨迎击而上

“轰轰”两声??吴剑居然被再次的震飞??落地之时??站立不稳??旁边之人连忙的搀扶??却感觉他全身都在颤抖??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震的

“吴师兄??”那弟子叫了一声??想看看吴剑是否受了重伤

吴剑却突然的张口??“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空中的江文广等人见吴剑受伤??各自施展内法便要出手

思涯早已算到??他突然将怀中的魔彩珠祭出??空中闪过一道异彩

江文广等人只觉呼吸困难??接着便觉一道血气闪到??众人不知虚实??急忙的后退

等光芒消失之时??众人却发现空中的思涯手中多了一人??被他制住

念玉

思涯趁乱拿住了念玉??念玉脸色一变??想不到自己大意之下??居然被擒住

“刚才多谢你了??”思涯在念玉的耳边低声道

念玉脸上一红??沒有说话

虹光派见念玉被擒??纷纷的围了上來

地面上的龙目也飞身而起??手中划出了金弓金箭??这片刻的休息??他已恢复了不少的内法

思涯冷冷一笑道:“薛掌门??你刚才说的话可还算数??”

薛不才脸上阴晴不定??终于恨恨的点了点头

思涯又道:“相信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薛掌门不会食言的??”他说着用力一推??将念玉推了出去

念玉停住??回头看看思涯

思涯一笑??与龙目向外飞去

“不能??不能让他走??我要杀了他??”吴剑挣扎着站了起來??持剑向前走了两步??身子摇摇晃晃

思涯冷冷一笑??心道你行走都困难??还说什么杀我

此时虹光派众人脸上都有愤愤之色??一个是掳走秦香、击伤秦香母亲的邪教后人??一个是杀死本派首座的凶手??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

“掌门??”储志宏已是气愤之极??他叫道

薛不才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刚才中阵马上便要取胜??可是吴剑却中了思涯的激将之法??未等人家破阵??却自己搅乱了阵法??可是自己堂堂名门正派??如何能言而无信呢??特别别是面对许多别派之人

薛不才沒有发话??谁也沒有动??虹光派虽然看似宽松??其实各弟子都知那是明宽实严??况且掌门、长老以及各首座们虽然在口头之上沒有过多的要求众人??众人反而不好意思偷懒耍滑??自己对自己严格要求了

思涯感觉到了身上众人目光中的杀气??于是与龙目迅速的飞开??只是他就要飞出众人包围圈之时看到了徐若琪??想起了母亲的仇

思涯停了下來??龙目一愣

“快走呀??”龙目急道??虽然他的兄弟被擒??但自己尚有恢复那莫族、战败多诃族的大任完未成??此时也无法救他了

“你速速的离开??找到落花??我还有事??”思涯道

龙目一愣??看思涯脸色凝重??不似是说笑??况且此时可不是说笑的时候??于是他点点头??握了握思涯的手臂转身飞走了

见龙目飞走??玉衡堂的大弟子张峰终于忍耐不住??追了过去

光芒一闪??思涯拦住了他

虹光派众也见思涯留了下來??又重新将他围住

思涯看看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了徐若琪的身上??然后对薛不才道:“薛掌门??你们想要魔彩珠吗??”

薛不才一愣??心道檀心花开之日不久??吴天复活黄衫自然需要魔彩珠??自己虽然放思涯等人下山??却准备待他们离开之后??安排人手马上的追击??抓住这两人??抢回魔彩珠和血剑??却沒想到思涯突然的停下??问自己是否想要魔彩珠

吴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來??看思涯去而复返??于是叫道:“大家快围住他??别让他跑了??”

大家如梦方醒??“呼啦”一声将思涯围在当中??思涯冷冷一笑??并不在意

突然秦弄玉跳到了吴剑的身前??抡起巴掌给了他一下

这一下极重??血马上顺着吴剑的嘴角淌了下來

“师父??你??”吴剑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

此时秦弄玉已是恼羞成怒??他怒道:“中阵的威名??便毁在你手上了??”

吴剑知道是因为自己心急??而破坏了中阵的平衡??再想到秦香之事??于是低下了头

秦弄玉“哼”了一声道:“如此重大场合??轮不着你说话??”

“是??弟子知错了??”吴剑答应一声??不敢再说话

薛不才不知思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问道:“那原本是本派吴师弟的法宝??我们自然要取回??你可要双手奉上??”

思涯冷笑一声道:“自然不会??这魔彩珠乃是我费了大周转才得到??怎能轻易的易人??”

薛不才脸色微恼??瞪着思涯

思涯再次冷笑一声??抬起血剑指着徐若琪道:“我要向她挑战??”

念玉大惊??“思涯??刚才掌门已放你离去??你还不快快的离开??”

思涯看看念玉道:“母命难违??我此时便以江湖晚辈之礼向令堂挑战??我若战败??我便交出魔彩珠??我若取胜……”思涯并沒有说下去??显然他定要取徐若琪的性命为母亲报仇的

徐若琪知道思涯的母亲惊鸿之所以恨自己??便是因为当年在凝碧涯之上??自己出言将其从吴天的身边激走??于是冷冷一笑??看着掌门薛不才

众人都知徐若琪乃是派中第一高手??思涯虽然厉害却未必是徐若琪的对手??况且这是思涯主动要留下來??非是虹光派失信

于是众人纷纷道:“掌门??你答应吧??”

薛不才看看江小贝??江小贝点点头

薛不才向着徐若琪点点头??众人连忙的后退??让开了很大的一块地方

这二人法力不凡??对战起來必定是惊世骇俗??还是离远些好??而这位徐师叔被掌门、首座称为虹光第一高手??多年來从未见她与人对战过??便是当日的思涯、吴剑、念玉、婷婷乱战??她也只是一招便将他们分开

她强到什么程度??马上便知道了

而与她对战的思涯??此时有血剑、魔彩珠两件至宝??同过刚才与中阵一战??便可看出他的法力有了那两件至宝相助??比起中阵比赛之时又强大了不少

徐若琪不敢大意??她一伸手??金光一闪金蛇剑飞出??念玉终于还是担心母亲更多一些??从腰间取下那条五彩的丝带??抛了过來

“娘??”念玉叫了一声

徐若琪见状口中念动咒语??那丝带突然发出五色的光彩??“嘭”的一声??徐若琪的背后生出一对羽翼

这还不算??她不停的念动咒语身上的五彩之色不断的增强??空中的金蛇剑也发出一阵的轻嘶??在空中化成一条丈许的金蛇??张牙舞爪的对着思涯

此时徐若琪身上的法气??已将她的面部的白纱吹跑??她的黑发已被吹得向后飘去??徐若琪一脸的冷峻??丝毫不敢大意的看着思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