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94 回应战

594回 应战

只有战胜他??才能夺回魔彩珠??吴天才有复活黄衫的机会??徐若琪心道??只是他此时有两件至宝在手??虽然他的法力不及自己??可是自己却不能丝毫的大意

而虹光派之人不分老幼都惊呆了

因为此时空中的徐若琪宛然是一个仙女下凡??还是一个极厉害的仙女??她那冷艳的美已无法用语言形容??即便是长着和母亲同样脸庞的念玉??此时也惊叹于母亲的美貌和所修炼《金蛇秘籍》的造诣

原來能强至如此

思涯见状心中大惊??他突然有些后悔了??虽然自己有学习了御血剑之法??自觉强大了许多??可是见徐若琪如此惊艳的法气??自己似乎还有些不如

对了??普通之人都害怕魔彩珠??而且自己的内法通过魔彩珠发出似乎能增强不少??虽然这可能只是魔彩珠最基本的功能??非是它的全部??自己为了提高内法??也要用上了

况且还有血剑??还有外公传给自己的一身内法??几十年的修为

思涯想着一声的暴喝??身上玄光突然暴涨

手中血剑血光冲天??附近修为稍低的虹光派弟子只觉心头气息翻滚??连忙的后退??便是强如薛不才、秦弄玉等人也感觉呼吸不畅

这还不算??他另一只手上的魔彩珠似乎明白他的心意??突然放出万丈的光彩??它自吸收了钻石蛋和金舍利的灵气之后??每次被催至极致之时??便发出这样的光彩??只是思涯内法尚浅??又不知御珠之术??他无法让其中四大圣兽的灵气施展出來??否则徐若琪哪里是对手

魔彩珠一出??那些年轻弟子又后退了数步

徐若琪是长辈??况且刚才思涯说过要以晚辈之礼向徐若琪挑战??所以她并未出手??而是等着思涯先出手

思涯向徐若琪抱下拳??突然一声的大喝??手中血剑飞祭而出??一道血光击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冷冷一笑??金光一闪??金蛇剑化成的金蛇发出“嘶嘶”之声扑了上去

薛不才等人见状脸色一变??心知这一击必定威力非凡??破坏力惊人

于是不等那两股法力撞上??便运起了内法??保护自己

“轰”的一声巨响??金光撞上了血光

巨大的光球向四方炸起??光球下面的地面如碎纸一样被“撕”碎??地面上的石板居然被那强大的法力碾成了粉末

然而光芒未散??却见那二人居然已战到了一起??其实刚才的一击??徐若琪已占了上风??她只是身子一晃??而思涯则被震的后退数步

徐若琪背上羽翼一展??穿过光芒急冲而上??便想凭借自己的速度压制思涯??可是思涯早有了准备??他自知无法马上再出如此强大的一击??于是左手的内法一吐??将魔彩珠向前递出

一道异彩射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虽然法力高强??却还是受不得这异彩的??于是身形一转??飞到了思涯的另一侧

便是这刹那间的空隙??思涯已喘足了气??手中血剑一挥??与徐若琪战到一起

那些已跑到远远的弟子们看着空中的二人都惊呆了??特别是曾与思涯交过手的孟飞、江文广和冯英雄此时看着都有些后怕??自己曾与这样的人交过手吗??连徐若琪都无法拿下他??自己曾与之交战了数十回合吗

想着??手心之上突然有些湿了

被人搀扶的吴剑看着思涯与徐若琪的大战??终于心服了??他一直认为自己与思涯不相上下??只是自己的内法不若思涯的雄厚??可是此时看來??思涯确实高过了自己许多??单是那份心计便是自己无法比的

薛不才、秦弄玉等人看得提心吊胆??为徐若琪捏了一把汗??她多年未与人大战??此时出手却比当年又强了不少??只是思涯手中的血剑和魔彩珠却是至宝??与之相比??徐若琪的金蛇剑和五彩霞衣便差了一截

况且十多招之后??思涯将手中的血剑和魔彩珠越用越熟??反而不似刚才那样紧张了

突然旁边有人叹了一口气??江小贝

“江师叔祖??你因何叹气呀??”秦弄玉问道

“如此的大战??如此的情景??十八年前曾经见过呀??”江小贝感慨道

薛不才、秦弄玉看着场中??徐若琪当年便是如此??而对面的思涯手持血剑和魔彩珠??却像极了那个人

薛不才和秦弄玉等人看着这些??突然心头一动

思涯为何也不怕血剑和魔彩珠??他究竟是什么人

江小贝见他们的脸上有变??心中明白他们和自己有了同样的想法

只是那可能吗??徐若琪曾问过思涯的年龄??与大家预想的碰不上呀

此时徐若琪见思涯手中血剑的威力越发的强大??而思涯的脸上居然有了血红之色??显然他越是发挥血剑的威力??血剑是张狂之气便越会侵入他的身体

看來不可久战??要速战速决才对??否则那万一再发挥出魔彩珠的威力??那样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徐若琪深知魔彩珠和血剑的威力??于是不敢大意??她想着身上突然的加速??内法浅之人只见空中闪过五彩??却看不到徐若琪之人??还以为她施展了什么隐身之法

思涯脸色一变??心道不好??徐若琪的五彩霞衣太过于厉害??再加上从若琪操作的得当??居然能飞行的如此之快

片刻之间思涯只是凭借血剑和魔彩珠处于守势??只盼着徐若琪如此急速的飞行能耗费许多的内法??等到她慢下來时再与她正面对抗

可是又过十几回合??徐若琪根本沒有慢下來的意思??反而越转越快??思涯想错了??他哪里知道??这五彩霞衣那是由仙鸟的仙羽制成??飞行起來不单速度极快??还十分的节省内法

思涯的身上已挨了几下??鲜血流了下來??只是鲜血溅到血剑之上??血剑的血光突然一荡??顿时又强大了几分

虽然如此??他仍不是徐若琪的对手??徐若琪不单内法强大??速度也是极快??快到了极致

想当年的剑魔和玄武都追不上她呀??那可是一魔一圣

思涯只是勉强的支撑着??失败只是时间问題了

薛不才等人终于放下了心??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徐若琪??她此时不但将内法发挥到了极致??还将金蛇剑和五彩霞衣的功效发挥到了极致??原本占下风的两件宝贝??与思涯手中血剑魔彩珠比起來??反而显得更强

若是不出意外??思涯片刻之后便会被拿下??魔彩珠到手??便可以给吴天送去了

有徐若琪在??意外是不会发生的

又过几回合??思涯反而有些内法不济??他已失去了慢慢消磨对战的耐心??急于出狠招下狠手??与徐若琪正面对抗

如此一來??他是身上破绽百出

徐若琪趁他一击而空??突然伸出一掌??击到了思涯的后背之上

思涯踉跄向前??居然沒有摔倒??徐若琪暗中称赞??可是手中却未松懈??她手中金蛇剑突然化成一条金色的索链??缠住了思涯和血剑??而魔彩珠再“咕噜噜”滚落到地

众人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将魔彩珠围住

思涯挣扎几下??沒有挣脱??却是越挣扎越紧

虹光派的众弟子见徐若琪胜的漂亮干净??发出一阵的欢呼之声

徐若琪则上前一脚踏到了思涯的后背之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可服了??”徐若琪喝道

思涯又挣扎几下??终于沒有了力气??他沒有回答徐若琪的话??而是突然长叹道:“我此时被你拿住??自然无话可说??可是母亲怀我十四个月??我却无法完成她老人家的心愿??我已无脸回西域??你便杀了我吧??”

此时吴剑挣扎着过來??举剑便向思涯刺去??他恨极了思涯??便是他毁了自己和秦香原本的天作之合??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思涯当众说出秦香已怀了他的孩子??那便是羞辱了自己??无论如何??秦香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呀

金光一闪??吴剑手中的剑被徐若琪震飞??吴剑也被震的连退数步

“你说什么??”徐若琪脸色一变道

“我说我对不住母亲??”思涯说着??身上突然玄光大盛??身旁的血剑也血光大盛显然是想挣脱那金蛇剑

金蛇剑被血剑的血气一逼??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十分的痛苦

然而徐若琪似乎并沒有在意这些??而是问道:“我上次问你多大你说你十六岁??现在你又说你母亲怀了你十四个月??”

思涯沒有回答这些??因为他感觉到了身上的金蛇剑有些松了??他仍在努力的挣扎

可是他抬头之时??却看见得晨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这边??而偷偷的施法要摄走魔彩珠

“魔君??你不可带走魔彩珠??”思涯突然大叫道

此言一出??提醒了薛不才等人??他们回头看去??果然是魔君已经摄着魔彩珠飞起

薛不才等人连忙御剑而起??向得晨包围了过去

徐若琪沒有管这些??她沒有等到思涯的回答??正要再问??突然空中传來一声破空之声

“嗖”的一声??一支金箭射向了徐若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