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98 回拜祭

598回 拜祭

这一声“兄弟”??吴剑的眼中居然一热??看到了如今虹光派迎接那三人的派头:长老亲自下到山门去接??掌门亲候在天枢殿前迎候??便知吴天之子的威风

听吴邪这一声“兄弟”叫出口??他才感觉到原來这世间除了母亲??自己还有许多的亲人??自己也是吴天之子

只听吴邪结巴道:“兄……兄弟??你……你之事我已禀……禀报父亲??他屈……屈指算來??你是我们的……的五弟??”

吴伤此时上前施礼道:“五哥??我是你的六弟吴伤??”

吴剑大喜??连忙还礼叫道:“六弟??”

此时吴邪又介绍道:“五……五弟??这是你……你的四哥吴寒??”

吴剑连忙施礼叫道:“四哥??”

吴寒虽然依然面带不屑之色??却还是微微的抬手抱拳??答应了一声

吴剑想起上次他骂自己杂种??而此时已开始答应??心中还是一喜

薛不才见他们兄弟相认??便要带这三人进天枢殿休息??然后再说他事

可是吴邪突然道:“掌……掌门师伯??父……父亲得知胡……胡师伯的死讯??苦……苦于无法脱身??便……便让我们在胡……胡师伯灵前多……多磕几个头??”

闻听此言??薛不才点头??吴天还记着派中的老兄弟们??于是鼻子微酸??点头道:“好??我便派人带你们先去玉衡堂??”

玉衡堂内??以吴邪为首??对着胡若愚的灵位连叩几个响头??陪同的张峰等人见状想起师父??又是一阵的心酸

拜祭完毕??钱亚蛟带三人返回到了天枢峰、天枢殿之内

此时那些围观的弟子们才慢慢的散去??他们已从江文广等人口中得知??这三人的法力极高??甚至于超过了吴剑??众人议论着??慢慢的退开

天枢殿内??吴剑已持魔彩珠而立

而薛不才见三人进來??居然起座而相迎??三人大惊??连忙的快走几步??抱拳行礼

薛不才点点头道:“吴剑??你便将魔彩珠交与你大哥吧??”

“是??”吴剑说着??抱着一个锦盒递了过去

吴邪接过锦盒??打开一看

那魔彩珠似乎也似见到了故人??一见空气和吴邪等人突然的光芒大盛??连薛不才等人都连忙的后退

然而吴邪、吴寒、吴剑、吴伤四人却不为所动

吴邪见状连忙的将锦盒盖好??塞到了怀中

刚才拜祭了胡若愚??吴寒见张峰等人悲痛的表情??也被他们的悲伤所感染??再想起父亲听到胡若愚的死讯之时悲痛的表情??此时他义愤填膺??突然挺胸道:“掌门师伯??敢问是何人杀害了胡师伯??我们定杀之为胡师伯报仇??”

众人闻听此言纷纷的点头??心道这小子虽然高傲??却是疾恶如仇

薛不才也狠狠道:“凶手是南疆那莫族的神箭手龙目??”

“那……那莫族??”吴邪突然惊道??“雪……雪姨常常揶……揶揄父亲??说……”

吴邪说着??旁边的吴寒急道:“母亲说父亲曾和那莫族的大祭祀成亲??而且还帮他们对抗多诃族??他们的神箭手为何要杀害胡师伯呢??”

众人闻听都是一惊??只有知道真相的徐若琪轻哼了一声??“此事不假??当时吴师弟为了求大祭祀帮助复活黄衫??所以才不得以与之成亲的??”

薛不才等人咧咧嘴??连江小贝都不知此事??此时也是大惊??看來吴天真是老幼通吃了

“不错??”薛不才又道:“那莫族与我派并无过节??相反的吴师弟与他们还有颇多的渊源??龙目杀害胡师弟之事??我看其中必有内情??所以三位贤侄若是遇到了龙目??却不急于取他性命??而是要问明此事??另外……”

薛不才想到了徐若琪证明的那事??思涯也是他们的兄弟??吴天之子??只是看起來他自己并不知晓??还要找吴天、他的亲生父亲报仇??龙目离开之时与思涯在一起??思涯和龙目以及那落花的法力也都是极强??与这三人能有一拼??自己此时若告诉这三人思涯也是他们的兄弟??万一他们与思涯想遇到必定会手下留情??而思涯若是痛下杀手??那样他们便要吃亏了

江小贝见薛不才若有所思的样子??已猜出他在想什么??于是笑道:“一个月未见??你们父亲还好??千雪小姐和红羽小姐可好??”

吴寒和吴伤一听问到自己的母亲??于是连忙的施礼道:“多谢掌门师叔关心??父亲和母亲都很好??他们还常常的挂念各位??特别是父亲常常的说起徐师叔??说十八年未见??不知您可好??”

吴寒如实的说來??并沒有言外之意??可是徐若琪一听却是脸上一红??仿佛十**岁的少女似的??看徐若琪如此??倒是让吴寒一愣

“哈哈哈”江小贝突然大笑道:“吴寒??你回去之后可告知吴天??他的徐师师姐已修炼至返老还童的境界??比起当年还要年轻呀??”

吴寒等人打量打量徐若琪??再看看旁边的念玉??他们已得知这二人乃是母女??此时看着却似是姐妹??只是那二人被他们这么一看??念玉微微一笑??徐若琪则恢复了原本的冷峻之色

吴邪等人连忙的低头

“果然如此??”吴伤对吴寒道

吴寒却是点点头

此事被徐若琪听到??以为他们在说自己之事??于是问道:“小孩子偷偷说什么坏话??”

吴伤吓的一吐舌头??吴寒则道:“徐师伯??我们未说坏话??而是雪姨曾对我们讲过你们过去之事??其中还有衫姨之事??就是吴言的母亲之事??她说世上的女子??原本最漂亮的是衫姨的母亲如云夫人??现在却是衫姨和徐师伯甲天下了??”

“不错不错??理当如此??”江小贝等人笑道

“这个千雪??都这般年纪还如此的调皮??”徐若琪笑道

此时薛不才与江小贝窃窃私语??商量着如何将思涯之事告之吴天??突然门外一乱??冲进一人

那人未到??便闻到了一股香气

秦弄玉一愣??连忙的起身迎去??“你怎么來了??”

吴邪等三人见來得是个中年美妇??于是同时施礼道:“拜见伯母??”

原本慌张的玄石此时一见这三人拜见??再看到吴邪那怪异的样子??先是一愣

秦弄玉连忙道:“这三位便是吴师弟的儿子??吴邪、吴寒和吴伤??”

玄石毕竟是摩天族的大小姐??此时连忙整理下鬓角的乱发??挺直了身子道:“三位贤侄免礼??亏你们一下子便认出了我??”

吴伤此时笑道:“秦香姐姐与伯母颇有几分相像??而且身上都有那迷人的香味??我们自然一下子认出了伯母??”

听到女儿之事??玄石脸上又是一急??她不顾身份上前拉住了吴伤的手问道:“香儿可好??她……她……”玄石想问她有沒有如思涯所说已怀上了他的孩子??可是玄石张了半天口??却说不出來

吴寒此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的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到了秦弄玉的面前道:“秦师伯??这是家母的亲笔信??”

秦弄玉连忙的接过??信中定然是说得秦香之事

秦弄玉展信观看??玄石也凑上同看

看过几行??秦弄玉紧张的脸色缓解了下來??他迅速的看完??交到了玄石的手中??“哈哈”道:“这下子你放心了吧??香儿完好无损??”

玄石看过??也露出了笑??对着吴寒道:“回头替我转告千雪??说我谢谢她了??”

“是??只是家母已料到伯母如此说??她让我回复:自家的姐妹不用客气的??只是她要找秦师伯和伯母算帐??为了秦香师姐之事??”吴寒道

秦弄玉叹了一口气??玄石也摇了摇头

薛不才和江小贝此时已商量完毕??而且看出秦香无事??心头也是大爽??只有吴剑微微的惆怅

“香儿无事甚好??”薛不才道:“三位贤侄既然到了??便小住一晚??明日再走??”

“是??”吴邪等人答道

“那便由中阵七人陪你们在碧云山转转??晚上再让他们陪你们尝尝我们自酿的美酒??”江小贝笑道

“多……多谢长老??”吴邪好酒??只是偶尔才能喝到碧云山的自酿之酒??此时听说晚上有酒喝??于是大喜

酒宴开始的时候??薛不才和江小贝只是露了一个面??然后便离开了??喝酒时有长辈在场??那是非常不自在的??他们也都年轻过??当年吴天和黄衫在碧云山上之时??他们也如此的喝过酒

薛不才等人一走??中阵几人便与那三兄弟开怀畅饮起來??到家相互敬着酒??只是酒过三巡之后??酒量的高低立现

念玉只是点到为止??很早便停了下來??又过几巡??张峰、卫大虎、吴剑、钱亚蛟也停了下來??再喝就醉了??吴伤也停了下來??看着两位哥哥喝酒

此时只剩下久历商场的江文广??还能与那三人应付??但剩下的四人之中??高下已分??江文广大口改成了小口??显然也快到量了??而吴寒则以御寒之术将体内的酒凝结成冰逼出??倒是吴邪和冯英雄并不在意??而是相互之间敬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