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99 回怪鸟

599回 怪鸟

冯英雄曾一人喝倒了思涯和吴剑??他的酒量乃是家传??自然不容小视??而吴邪自三四岁之时??喝过了无忧谷晓峰和叶飞带去的美酒之后??从此便喜欢上了饮酒??此时喝到如此的美酒??居然说话都不结巴了

“冯公子果然好酒量??來??咱们再干一碗??”吴邪道

冯英雄也是“哈哈”大笑??举起碗來一饮而尽

吴寒终于打了个酒嗝??喝不下去了??江文广也是摇了摇头??停了下來

于是场中只树下冯英雄和吴邪在豪饮??真正的豪饮

原本准备的几坛子酒??不多时便喝尽了??于是又要來了几坛??江文广给冯英雄倒着酒??吴伤给吴邪倒酒

剩下之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两人??他们终于明白什么叫海量了

只是二人虽然还能喝下??却是也有些醉意了

“当……当年我爹最佩服之人??便是令尊??此时我喝酒最佩服的却是你??与我喝了这么的酒??居然还难分高下??”冯英雄拍着吴邪的肉翅道

“如此美酒??又有如此的酒友??不多喝几杯可惜了??”吴邪也道

于是二人“哈哈”大笑??片刻之间又喝下去了一坛??两人的醉意更浓了

江文广心道不好??冯英雄此次遇到对手??便是放开了??明日还有中阵修炼??而吴邪明日还要离开??若是喝多了??便不太好了

于是他干咳一声道:“师兄??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耽误事情了??”

冯英雄“哈哈”一笑道:“再……再让我喝上几杯??吴师叔祖还沒有尽兴呢??”

此时吴伤也连忙劝吴邪道:“大哥??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便要醉了??”

吴邪只是笑笑??又对着冯英雄举起了碗??“冯公子??再喝一杯??”

此时江文广一施眼色??张峰等人连忙将那几坛酒移开??换成了空酒坛子??等人那二人喝完要再倒之时??才发觉酒沒有了

“两位??咱们改日再喝??吴邪??我派人准备上几坛好酒??让你带走??”江文广道

“多谢江公子??”吴邪大喜??于是众人连拉带扯的将二人拉走

吴天本是天权堂的弟子??于是这吴氏兄弟被便安排到了天权峰之上休息

吴邪原本已是酒醉??躺下沒多久便“呼呼”睡去了

于是碧云山之上安静了下來??除了各峰之上的巡夜之人??还有不停闪过的光芒??山上静的吓人??连那些仙鸟灵兽都沒有动静了

转眼之间已进入了后半夜??突然一只大鸟飞上了山

那些巡夜之人见之??却并未十分的在意??因为山上的大鸟仙禽极多??此时夜间飞动??也很正常的

七座主峰之上有人巡夜??那两座辅峰之上却未有人看守??那只大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飞向了辅峰上的藏剑阁

虽然大家都沒有太在意??可是那只大鸟一飞到碧云山之上??却惊动了一人??那便是吴邪

他正在睡梦之中??突然怀中的魔彩珠发出一阵的异动??放出光芒??吴邪睁开蒙胧的醉眼??伸手轻拍两下锦盒??魔彩珠才安稳了下來??只是他此时有些尿意??起身向外走去

那美酒的后劲儿不小??吴邪走起來还是有些摇摇晃晃??所以他的肉翅下意识的张开??不停的碰到地面

吴伤醒了??抬头问道:“大哥??你干什么去??”

“尿……尿急??”吴邪又恢复了结巴

于是吴伤倒头接着睡去了??吴邪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天权峰之上守夜之人见一个张着翅膀之人突然走了出來大惊??只是看清楚是吴邪之后??连忙的抱拳道:“吴师兄??这么晚出來做什么??”

“我……我尿急??”吴邪道

那两名弟子暗笑??心道听说他与冯公子拼酒??两人一块居然喝下了七八坛酒??不尿急才怪??于是向一个房间指指道:“吴师兄??那边是茅厕??”

吴邪点点头??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个天权堂的弟子刚要提醒??另一人拉住他低声道:“他喝多了??由他去吧??”

于是二人看的吴邪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天权堂后

只是过了许久??却未见他出來??那二人大惊??堂后便是悬崖??有数百丈之高??他不会是掉下了吧??虽然他有翅膀??可是喝多的情况之下也难免摔伤

两人连忙的跑到天枢堂之后??却发现后面沒有吴邪的踪影

二人大惊??四下张望??却借着星光??发现空中有一物展翅向藏剑阁的方向飞去??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此事是否该却禀报师父

藏剑峰之上??那只大鸟落了下來??对着藏剑阁发出一声的鸣叫??巨鸟身上还发出微微的光芒

藏剑阁的门悄然而开??徐若琪走了出來

其实那只巨鸟刚飞近弼峰??徐若琪便觉出心头急跳一阵??显然是灵气极强之物飞近了??于是她连忙的起來??此时便听到了阁外的鸟鸣之声

徐若琪手持金蛇剑慢慢的走了出來??面对那只身上放出光芒的巨鸟??微微一惊

这只鸟儿似鹰似鹫??只是靠近头顶的位置的脖子之上??居然沒有羽毛覆盖??在它的头顶之上居然还有一处金色的羽毛放出光芒??仅以此看??它便非是凡禽

它见徐若琪出來??于是侧头盯着徐若琪??眼中放出金光

徐若琪也死死的盯着巨鸟??因为她感觉那灵气虽然强??然而让自己心跳的却不是这巨鸟的灵气??那股最强的灵气??來自于它的背上

徐若琪正想着??突然那只巨鸟一声的鸣叫??展开巨翅??扑了过來

徐若琪身上五彩一闪??向旁边闪开??同时金蛇剑飞出??在空中化成一条金蛇咬了过去

那只巨鸟居然毫不害怕??张嘴咬向了金蛇

“嘭”的一声巨响??金蛇剑居然被弹开??那只巨鸟也被震的后退一下

徐若琪大惊??此鸟之强也是罕见??她这一犹豫之间??突然那只巨鸟的后背之上闪出一道光芒??射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背上羽翼一展??便要飞开??可是不知何时??居然有两条怪蛇已缠住了她的羽翼??她一震翅之间??只是将那两只怪蛇震飞??那道击向自己的光芒却沒有躲开

“轰”的一声巨响??徐若琪被震到在地??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此时那巨鸟背后传來一人的冷笑??一个女子阴森的声音叫道:“徐若琪??你拿命來??”随着这声大喝??一道光芒又射向了地上的徐若琪

徐若琪想要躲开??可是胸口一痛??刚才所受的一击??已超乎她想象的厉害??以自己的法力??刚才击中自己的光芒??一定是由一件至宝发出的??虽然她受了重伤??却依然可以躲开

徐若琪想着??便要挥动羽翼??飞上空中??她倒要看看那巨牛的背上到底是何人??可是不知何时??那两条怪蛇又爬了过來??此时死死的缠住她的羽翼??张开巨口咬了上去

徐若琪心头一疼??只是心头一痛??多少年來??她每次穿上五彩霞衣??那对羽翼已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此时羽翼被咬??仿佛咬到了她的心上

那一咬之下??羽翼之上的颜色突变??显然那两条怪蛇还有剧毒??幸好五彩霞衣有部分逼毒之能??一般的毒气尚奈何不了徐若琪

然而如此一來??徐若琪的身子只是移动了半尺??那道光芒直击过來??她已无法躲闪了

巨鸟身上的女子发出阴森的笑声??显然是她也看出徐若琪无法躲开此击了

徐若琪身上光芒闪动??只求以自己的内法能震开部分的攻击

然而她原本已受了重伤??此时内法也只能发挥出四五成來

突然??空中一声的怪叫??一道奇异的光芒闪过??吴邪震翅飞到??他虽然尚在醉酒的状态??却也分的出谁好谁坏??他摇摇晃晃的飞着??看自己无法赶到跟前保护徐若琪??于是情急之下从怀中掏出魔彩珠抛了出去

那道奇异的光芒??便是魔彩珠发出的

魔彩珠急飞而至??挡在了那团击向徐若琪的光芒之前??想要将其拦下

“轰”的一声巨响??魔彩珠虽强??却是吴邪慌乱之中抛出??并未激发出它的灵气??所以它虽然挡开了那团光芒??却被震的急向下飞去

“嘭”的一声击到了徐若琪的胸口??徐若琪“噗”的一声再吐一口鲜血??昏厥了过去

那两条怪蛇被魔彩珠的光芒一照??连忙的躲开??不多时便不知躲到了何处

吴邪大怒??身上光芒一闪??一团红光射出击向了那只巨鸟

那只巨鸟身上之人见到了魔彩珠??再看到吴邪怪异的模样??还有远处有不少人正向这边飞來??于是身上光芒一闪??居然将吴邪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它则轻拍下巨鸟的后颈??向空中飞去??转眼便不见了

光芒闪过??离得最近的开阳峰和摇光堂方向有几人落下??为首一人当然是念玉

她远远看见空中光芒闪动??母亲被一物击中之后便不动了??于是她急飞而至??正好看到吴邪被震到地面??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