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00 回施计

600回 施计

而击中母亲的??居然是魔彩珠

念玉沒有看到吴邪是为了替徐若琪挡下一击??才抛出的魔彩珠??此时见到母亲被魔彩珠击中??而吴邪还是一身的酒气??心头大怒

吴邪躺在地上??手一张??那魔彩珠便飞回到了他的怀中??他起了几下居然沒有起來??于是用肉翅将自己一包??又睡去了

此时薛不才、金梦洁等人也已飞到??念玉已将徐若琪揽到了怀中??只见徐若琪呼吸急促??面无血色??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薛不才大惊??看看空中??再看看地上团成一团的吴邪

“什么人如此之强??居然那将徐师妹伤成这样??”金梦洁说着??连忙取出几粒丹药喂入了徐若琪的口中??念玉则将母亲搀到了藏剑阁之内??安置她躺下

等她出來之时??派中首要们都已赶到??他们都感受到了那两次强劲的灵气对撞??知道派中出了大事

念玉手中金蛇剑闪着金光??狠狠的走向了睡着的吴邪

吴寒和吴伤一见连忙拦在前面:“念玉??你要做什么??”

“能将我母亲伤成这样??只有魔彩珠??”念玉怒道

“念玉师姐??”吴伤抱拳道:“这其中定有误会??我大哥虽然样子怪异??可是心地善良??连凝碧涯上的虫虫草草都不愿伤害??”

“误会??我亲眼看到魔彩珠击中的我母亲??那还有假??”念玉怒道

“念玉??”李玦喝道:“掌门和长老在处??不可无礼??”

闻听师父的呵斥??念玉才不再咄咄逼人

薛不才看着从藏剑阁之中走出的金梦洁道:“徐师妹伤势如何??”

金梦洁摇了摇头道:“她并无性命之忧??但却是伤的极重??若要复元??需要些时日??”

此时吴伤突然上前道:“掌门师伯??我们的魔彩珠有疗伤之用??待我大哥醒來之后??我便可以魔彩珠为徐师伯疗伤??”

“谁要你们疗伤??”念玉道:“我皮山国自有疗伤妙法??不用你们假好心??”

吴伤沒有表态??吴寒却是大怒??幸亏吴伤早有预料??连忙拉住了他

此时江文广飞到??手中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

“两位??这是醒酒汤??你们快让你们的大哥喝下吧??”江文广道

“多谢江公子??”吴伤说的??端过了碗??可是那醒酒汤极烫??于是他叫道:“四哥??”

吴寒闻之手中蓝光一闪??一道寒气飞过??那汤顿时凉了许多??然后兄弟二人设法将醒酒汤给吴邪灌下

“念玉??”薛不才道:“你可能真的错怪吴邪了??刚才不只是有那魔彩珠的灵气??还有另有一股强大的灵气出现??或许那才是真凶??”

听掌门如此一说??念玉也是一愣

“正是如此??”江小贝道:“其实事情不甚复杂??只需等徐若琪醒來便可??只是可怕的是居然能有人在一两招之间伤得了她??”

薛不才点点头??然后转头问江文广:“江公子??冯英雄醒了吗??”

江文广微微的尴尬??“我已喂了他醒酒汤??可是尚未醒來??”

薛不才脸色一沉??“明日他一醒來??中阵七人便要加紧的修炼??强敌在前??还要等你们做许多事情呢??”

“是??”江文广连忙抱拳道

“念玉??你们暂且各回各处休息??”薛不才道

“可是母亲她??”念玉显然是想留下來陪着母亲

“我与你金师伯他们留下照看你母亲??你们速速回去休息??明日继续修炼中阵??”薛不才道

闻听掌门亲自留下照看母亲??念玉便不再争执什么??于是抱拳离开

吴寒和吴伤喂了吴邪醒酒汤??也扶着他与江文广等人回天权峰

藏剑峰之上??只留下了当年的虹光三杰和金梦洁还有江小贝五人

“掌门师兄??天气凉了??咱们进屋照看师妹吧??”秦弄玉道

“好??”薛不才回答了一声??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

吃过奇效的丹药之后??徐若琪的脸色好了许多??毕竟她的内法极强??已强到了许多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刚才若非是估计不足??她已不会吃如此大亏

金梦洁看看徐若琪好了许多??才安心的向众人点点头

“江师叔祖??今日之事??你怎么看??”薛不才突然问道

江小贝想了想??“我看此事必有蹊跷??來人的來路一时也想不明白??”

薛不才点点头??“刚才有巡夜的弟子禀报??曾见一只怪鸟飞到山上??他们以为是山上的灵禽??所以沒有十分的在意??如此看來??问題便出在那只怪鸟的身上了??”

“哦??”江小贝听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來回的踱步几圈??抬头道:“我突然想到一人??他的嫌疑最大??”

“是思涯吗??”李玦突然道

“正是??”江小贝点头

“他有西夜国的御兽之术??而且修为极高??看來那只巨鸟便是他御动的??”江小贝道“而且刚才在屋外??我还闻到了一股的腥臭之气??徐师妹十分的喜爱干净??藏剑峰上几乎是一尘不染??那腥臭之气??显然是刚刚出现了??”

“腥臭之气??”薛不才奇道:“难道除了那巨鸟??还有别的禽兽??”

“极有可能??否则便是那思涯亲來??也不是徐若琪的对手??”江小贝道

薛不才点点头??“刚才之事??显然是冲着徐师妹的??若说是思涯所为??倒是有些可能??他说他的母亲要他杀了徐师妹报仇??他上次与徐师妹大战而侥幸逃脱??还受了伤??他此次前來??定然是以诡计才伤了徐师妹??这个人是个麻烦……”

江小贝喃喃道:“不论來人是不是思涯??來人的目的便是要杀徐若琪??如此一來……”

江小贝说着??突然眼中一亮

“江师叔祖有何妙计??”薛不才喜道

江小贝笑笑??“此计虽好??却有些一阴损??对我名门正派有些不太合适??”

“如此时候??还讲什么阴不阴损??你且说來无妨??”薛不才急道

“此计虽妙??却要把念玉叫才來才行??”江小贝笑道

众人一愣??李玦突然起身道:“我去叫她??”

“等等??”江小贝道:“你叫她之时……”江小贝把嘴贴到了李玦的耳朵之上??连薛不才等人都听不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只是李玦听完??却皱起了眉头??“江师叔祖??这……合适吗??”

“依计行事??”江小贝笑道

“好吧??”李玦说着??转身出了藏剑阁

刚才它发的变故??让摇光堂的众弟子们几乎都醒了??她们见师父急和念玉急匆匆的出去??许久之后只有念玉回來

英子问过是发生之事??得知掌门和首座守在藏剑阁之后??便招呼大家继续睡觉

只是大家刚刚躺下??尚未闭上眼睛??便听到堂门被人重重的砸着

“快开门??快开门??”李玦边叫着??边用力的敲着摇光堂的堂门

守夜之人连忙将门打开??见李玦急匆匆的走了进來??吓了一跳

“李……李师叔??出什么事了??”一名女弟子问道

“出大事了??”李玦道:“快把念玉叫出來??”

李玦的声音很大??念玉早就听到了??此时听到李玦叫自己??心头一禁的一沉??难道是母亲出了什么状况??不对呀??自己出來之时??母亲还是好好的睡着

想着念玉不敢怠慢??叫声“师父??”身形一闪到了摇光堂的门口??一脸疑惑的看着李玦

“快跟我來??你娘不太好了??快跟我走??”李玦急道

“啊??”念玉一惊??吓得腿都有些软了??此时英子听到李玦的叫声??也走了出來??又听到他说徐若琪有事??心中也是大惊??便要同念玉、李玦一同过去看看

李玦眉头一皱道:“英子师妹??你便不用过去了??”

英子一愣??说话间念玉已飞了出去??然后李玦对众人道:“你们继续休息??有事再通知你们??”说着转身追念玉去了

虽然沒有五彩霞衣??心中着急的念玉依然飞的极快??她直冲入了藏剑阁内??看到母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念玉心头大急??自己刚刚和母亲相认??便要分开吗

于是她不分三七二十一??扑向了母亲

金梦洁见念玉悲痛的表情??知道她是当了真??于是连忙上前想要拦住她??说明情况??可是她刚刚拉住念玉的手??悲痛欲绝的念玉手上光芒一闪??居然推开了金梦洁

金梦洁后退几步??秦弄玉轻轻扶住了她

金梦洁脸色一变??心道真是长江后浪催前浪??都说吴天之子厉害??这徐若琪之女也是非常了得??只是可惜徐若琪和吴天二人的感情??被岁月给**了

念玉一下子扑到了徐若琪的身上??边摇晃边哭叫着:“娘??娘??你睁开眼睛呀??”哭着爬在徐若琪的胸口痛哭起來

虽然知道徐若琪并沒有死??可是薛不才等人看着悲痛的念玉??想起了刚刚离去不久的胡若愚??也忍不住的悲伤起來

念玉哭了片刻??突然她听到了别人的哭泣??起初她并沒有在意??以为是金梦洁的哭声??直到一只手轻扶着她的秀发??她才突然发觉??这哭声居然是母亲发出的